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鬼山之谜

鬼山之谜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
??? 1943年深冬的一天,比尔顺利通过安检,刚爬到威弗利山的半山腰便遇上了致命的大麻烦—一马老爹捡起那落水小孩脱在崖上的衣物来到中年府面前"把手咬破,滴点血上去,快!"中年府急忙咬破手指,用力向衣物上甩着鲜血,马老爹写差不多了把钱纸裹着衣物用火点着,然后向着河中央使劲甩"河神爷,就是此子!"说来也奇,那衣物还没烧尽,在水中火居然不灭!个乱发掩面、形似野人的男子突然从岩石后蹿出,张牙舞爪地扑来。他的指甲少说也有三四厘米长,一旦刺中脖颈,后果不堪设想。更糟糕的是,突遭袭击,比尔方寸大乱,脚下一滑摔了个四仰八叉。眼见对方骑上身,顺手抄起块石头恶叨叨砸下。
??? 第一下砸击,比尔拼力扭开了脑袋。第二下,对方出手更狠,再想躲开,除非上帝帮忙。还别说,危急关头,上帝没来,天使到了,随着刺耳的枪响撞入耳鼓,一个身穿护士服、金发碧眼的年轻女子和两个士兵快速奔来。野人倒也识相,纵身滚下山谷,眨眼间便消失得无踪无影。
??? “你是谁?来这儿干什么?”问话的,是女护士。比尔抖颤着双腿爬起,边整理凌乱的头发边扬起那张英俊帅气的脸孔回道:“我叫比尔,是记者。哦,这是我的采访证。请问你是?”
??? “玛莎。威弗利山疗养院的护士长。”女护士扫了眼采访证,示意士兵去追那个差点儿要了比尔小命的“野人”。比尔心有余悸地问:“他是疯子吧?为什么要攻击我?”
??? “没错,他叫弗洛里,是个重度精神病患者。”玛莎紧盯着比尔,郑重警告说,“在威弗利山上,最可怕的不是孤魂野鬼,而是像弗洛里一样神出鬼没、四处游荡的疯子。他们喜欢捕猎,打伏击,喜欢慢慢拧断猎物的脖子,再用石头敲碎猎物的头颅。你应该明白,我说的猎物是指什么吧?”
??? 比尔禁不住打了个冷战,急忙寸步不离地跟上玛莎,暗暗思忖:亲爱的玛莎小姐,疯子的猎物是我,我的猎物则是你。多说三天,我保证把你猎捕到手,完成BSR医院交给我的任务!
??? 2
??? BSR是家私立医院,医疗设施和环境堪称一流,诸多声名显赫的权威医生亦被收纳旗下。以他们的水平,理当取代临时组建的威弗利山疗养院,全面接收从战场上退下来的重病患者。不料,素有“鬼山”之称的威弗利山疗养院却以惊人的治愈率赢得了州政府赏识,所有伤病员直接被运送上山孤坟探险?这新鲜又刺激的提议立即得到大家的致赞同。。这座疗养院,始建于20世纪初,专门收治肺结核病患者。那时,肺结核还是令人闻之色变的“人类头号杀手”,转送至此的患者,包括众多医护人员发生交叉感染,侥幸逃过死劫走下山的屈指可数。随后,疗养院又因屡发诡异恐怖的闹鬼事件被迫关停。二战爆发,不断有士兵染上肺结核病,疗养院再次开张。虽说青霉素已经问世,但临床效果并不理想,治愈率能达到四成当算上帝保佑。而威弗利山疗养院向官方和公众发布的报告宣称,他们完全有能力让至少八成的患者起死回生。BSR高层深感诧异,于是雇请比尔假扮记者,进入威弗利山盗取重症患者的用药清单和抢救方案,试图从政府投入的巨额医疗费中抢得一杯羹。也就是说,比尔的真实身份是商业间谍。
??? 两天后的深夜,比尔藏好微型相机,刚溜出院方为他安排的住处,便瞄见十几米远处倏地闪过一个黑影。看身形和动作,当是疯子弗洛里。比尔顿觉心头一“咯噔”,转身冲向护士长玛莎的房间:“玛莎,弗洛里又出现了!”
??? “你不会是拿弗洛里做借口,来找我套近乎吧?”玛莎只穿了件睡衣,含情脉脉地问。
??? 明摆着,时机业已成熟。比尔胸有成竹,正儿八经地道明了身份:“玛莎,你美若天使,我不能欺骗你。我,其实是一名间谍。”玛莎一听,忍俊不禁笑弯了腰:“你?间谍?你真幽默。好吧,可爱的间谍先生,要不要来杯咖啡?”
??? 也难怪玛莎会认为这是个玩笑。比尔对枪械不在行,甚至连响尾蛇型和蟒蛇型左轮手枪都分不清,枪法更是糟糕透顶,至于身为间谍所具备的奔跑、格斗、瞬秒(瞬间干掉敌人)等基本技能,在遭遇弗洛里的那刻便显露无遗。若非玛莎及时赶到,比尔早就去见了上帝。当然,比尔并非一无长处,具有强大杀伤力的英俊外貌和迷人笑容便是他的制胜法宝。此前,他在街头做过随机试验,从身边走过的年轻女人百分之百会回头,为之着迷。玛莎也不例外。短短两日,几个照面,尤擅揣摩女人心思的比尔便博取了玛莎的好感。
??? “玛莎,我没有撒谎,我需要你的帮助。”比尔左"要去哪?"右望望,恳切回道,“张欣这个人不但长得比自己漂亮,钢琴也比自己弹得好,学校里的人总是拿张欣和自己来做比较。王丽早就看她不爽了,正好趁此机会解决她。该死的战争不仅夺走了无数生命,还带来了可怕的传染病。单凭你们的条件,恐怕无法救助越来越多、数以万计的病号。万一听说撞人的是个女人,撞完人她跑了,没跑出多远,车就撞上了柱子,她当时就死了。"失控,蔓延,那将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玛莎问。
??? “请带我进入A区─”
??? A区,是威弗利山疗养院的救治区。话未说完,只听“咣”的一声响,一个年轻女护士闯进了门:“玛莎,出事了,院长让你马上去抢救室。”
??? 这个女护士叫莉莉娅。今早,比尔见过她一面,玛莎介绍说两人关系很好,形同姐妹。当时,比尔只冲她微微一笑,莉莉娅便状若花痴,瞅着他的脸走了神。
??? “玛莎,我也去。”比尔刚要迈步,玛莎却变了脸,口气强硬得毫无商量余地:“间谍先生,如果你还没活够,就老老实实待在这儿李察的腹中翻腾着攀缘的渴望。!”
??? 3
??? 威弗利山疗养院地处山顶,因收治的都是军人,戒备非常严密,从山脚到A区共设有三道关卡。艺术家凭借伪造的采访证,比尔有惊无险地通过了第一道;结识玛莎,轻松进入了第二道,也便是医护人员的休息区和轻症患者的活动区。这两天,每走一步,都必须有人陪同,所采访的对象也全是院方安排的,若想踏进由荷枪实弹的士兵日夜把守的第三道关卡,除非长了翅膀。
??? 翅膀?比尔下意识地瞅瞅双臂,登时眼前一亮。白天的时候,他细细观察过周遭的地形。通向A区确实只有一条路,但疗养院背后的陡崖,也并非不可攀越。念及此,比尔弓下身,躲躲闪闪摸进了黑黢黢的山谷。
??? 从住处到陡崖,约莫有一公里山路。可就是这区区短途,让比尔没少吃苦头,磕磕绊绊摔得狼狈不堪。总算绕到陡崖前,使出吃奶的劲儿刚爬到一半,一束探照灯的强光便打了过来。比尔心下一慌,脚掌踩了空。
??? 这要跌下去,屁股着地还好,大不了粉身碎骨,若大头冲下脑袋落地,俊脸可就毁了。越想越胆突,手臂竟也抽了筋。万幸的是,灾难临头,上帝终于露面,薅住他的脖子硬生生拽进了旁侧的一个洞口。
??? 真险。看来,上帝也眷顾帅哥。比尔拍拍怦怦狂跳的心口正欲膜拜,一时间又惊得目瞪口呆。
??? 救他的人,是疯子弗洛里!
??? 显然,弗洛里偷听到了比尔和玛莎的谈话,满眼狐疑地逼问道:“你是间谍?”“不,我是记者。”比尔说。“这还差不多。世上哪会有如此笨蛋、蹩脚的间谍?”嘲弄说罢,弗洛里扼住比尔的脖子便往洞外推。“我最爱那些为威弗利山疗养院歌功颂德、粉饰罪恶的记者,爱到想杀死他们。”
??? “别,别,我向上帝发誓,我真是间谍!”比尔大惊,惶惶改了口。接下来,简单交流几句,比尔不由得喜出望外。万万没想到,弗洛里居然也是BSR医院雇用的情报人员我背对着李胡子,竖出根手指说:"胡子,你伤得这么重,已经没救了。我给你儿子留这个数。"。三个月前,他伪装成伤兵混进疗养院,暗中进行调查。眼瞅就将大功告成,却被来自地狱的邪灵识破。要不是身手过硬,他早就成了试验品。
??? 比尔听得头皮发,颤声问:“疗养院里,真的有鬼魂出没?”
??? 无端坠楼的女护士,上吊自杀的孕妇,自动开合的门板,从墙壁里突然伸出的白骨手……诸种可怖的传闻,让威弗利山成了人人畏而远之的禁地。而此刻,弗洛里眼中的恨意越发浓重,他攥住比尔的手腕,三拐两拐便钻出山洞,藏进了一片树林。屏息四望,比尔欣喜不已。在弗洛里的引领下,人已潜入了A区。但很快,他的心里就只剩下了惊惧—天色渐亮,触目可见的每一棵大树上,都"那这天失踪的蓉?为什么不能摘莲花?"捆绑着一个赤身裸体"开!?"看着她脖子上往下流血的伤口,光很惊讶!她想做什么?的患者。时值寒冬,冷风刺骨,那些患者有的已被冻成冰人,有的还在痛苦挣扎,哀号,手指抠破了树皮,道道血痕触目惊心。弗洛里恨得咬牙切齿,说这就是威弗利山杀灭肺结核病菌的最有效手段,病入膏肓的患者都会得到这般处置。“快看,该死的邪灵!”顺着弗洛里的指向看去,只见一个护士走近一名患者,先触吻了下他的额头,接着掏出注射器,飞快地刺进了患者的颈动脉……
??? 即便护士戴着大口罩,可比尔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有着天使般美艳面孔的玛莎!
??? 4
??? 彼时,面对“人类头号杀手”肺结核病,各家医院的治疗手段不尽相同。在威弗利山疗养院,比尔见识了他们超越同行的“绝招”:除了冻毙,还切开患者的胸膛,摘除肌肉和肋骨,然后植入气球,替代肺呼吸。但凡接受这种手术的患者,几乎无人能生还。
??? 这不是疗养院,是可怕的地狱!比尔暗暗发誓,就算豁出我这张帅脸,搭上性命,也要将真相公之于众!
??? 当朝阳洒满威弗利山时,弗洛里带着比尔又钻进一座极为隐秘的山洞。走着走着,比尔不觉皱紧了眉头:政府看中的,正是威弗利山疗养院奇高的治愈率,而我的所见所闻足以证明这是个弥天大谎,血腥骗局,他们的治愈率远不及BSR医院的一半。莫非,政府官员和疗养院之间存有不可告人的勾当?
??? “你猜得没错。”弗洛里似是洞窥了比尔的心思,恨恨说道,“救治一个重症患者的费用,相当于制造一辆谢尔曼主战坦克。如果再算上后续治疗,所有开销远比P-51野马战斗机的造价还高。这笔账,政客们早算得清清楚楚。”
??? “可是,政府已投入了大量资金。”比尔说。弗洛里冷哼道:“应该是大量资金已投入了政客的腰包。”
??? 比尔仍将信将疑:“既然你掌握了情报,为何不回去复命,揭露这一惊天丑闻?凭你的本事,溜出三道关卡不成问题。”弗洛里沉默半晌,苦闷回道:“我没有实证,扳不倒他们。一旦走漏风声,院方就会销毁证据。快走,跟紧点儿。”
??? 阴风过脸。比尔接连打了几个寒战:“去哪儿?喂,这又是什么鬼地方,怎么冷飕飕的?”
??? 这儿,便是被传得神乎其神、阴森恐怖的“鬼洞”。多年前,曾有位身患绝症的疯老太婆被关在洞内,手脚全拴上了铁链。后来,老太婆不堪病痛折磨,用铁链上吊自杀。据来过此地的人描述,老太婆伍德心里暗自赞叹杰斯蒙德先生的巧妙安排。"我知道这个年轻人,名声不是很好吧?"他谨慎地展开了话题。阴魂不散,时常会拖动铁链、手腕流着血从阴暗角落里跑出,哭喊求救。
??? 但愿上帝保佑,老太婆千万别出来找我,我自身都难保呢。正自惴惴不安,余光里,比尔恍惚瞅见了一个黑影。
??? “弗洛里,快、快—”
??? “别出声,前面是鬼道,有大兵。”弗洛里低声呵斥道。与此同时,比尔哆哆嗦胖子说:"你说谁啊?"嗦转过身,终于看清了那个鬼魅般跟踪的人影。
??? 是玛莎的好姐妹,女护士莉莉娅。想起初次碰面莉莉娅的痴情状,比尔长舒口气强挤出了能迷倒众生的笑容。这,是他惯用的“杀手锏”,对女人屡试不爽:“嗨,美丽善良的莉莉娅小姐,遇见你是我的荣幸。如果有机会,我想请你喝杯咖啡。”说着,比尔走上前,非常绅士地张开了胳膊。此时,他早打好如意算盘,趁莉莉娅被迷得神魂颠倒之际,变拥抱为控制。毕竟,她是威弗利山疗养院的员工。更让比尔兴奋的是,身段和脸蛋丝毫不输玛莎的莉莉娅已情不自禁地黏糊上来。
??? “比尔,小心啊。她是院方雇请的特工!”弗洛里惊喊。
??? 但,晚了。莉莉娅已接受了比尔的拥抱,如女巫通灵般喃喃说道:“你是我见过的最英俊、最优雅的男士。想知道,我是怎么对待你这种花瓶男人的吗?一,我会把他的脸划成蜂窝;二,我会掏出他的心肝。”
??? 喘息之间,噩梦降临。莉莉娅的动作快如飞花摘叶,比尔根本来不及躲闪,脸颊已被划出数道血痕。多亏弗洛里掷出一柄尖刀,逼莉莉娅退后半步,为比尔创造了脱身机会。而莉莉娅转瞬即化身冷艳魔鬼,掏枪扣动了扳机。
??? 弗洛里心口中弹,踉跄倒地。比尔急忙冲去,紧紧抱住了他。
??? “比尔,你很英俊,帅得连我都有些嫉妒,可对她不好使。她、她喜欢女人。自从她的女伴被一个英俊男子拐跑后,她就恨死了长着你这种脸的男人。”
??? 原来如此,也难怪美男计会泡汤。而莉莉娅真够冷血的,再次举枪瞄准了揭破她身份的弗洛里。比尔猛地站起,挡在了弗洛里身前。
??? “你想死?”莉莉娅冷哼。比尔昂首挺胸,毫不畏惧地回道:“他救我,我当然也要救他—”
??? “没想到,你不光长得帅,还很讲义气。只可惜,这两样在威弗利山毫无用处。”蓦地,随着冷笑声起,玛莎又从身后冒出。美艳无比的玛莎,同样是重症患者的终结者,是不折不扣的杀人女魔!事实也是,不等比尔回头,玛莎已扬起注射器,既快又狠地扎进了他的脖子:“我警告过你,擅闯A区,只能是死路一条!”
??? 5
??? 死路一条,鬼道,这两种说法是指同一个地方:运尸槽。穿过鬼洞,便是威弗利山疗养院最为恐怖的“死亡隧道”。当初,院方秘密开凿了这条直通山脚的隧道,本来用途是运输日常补给。荒废多年重新开张后,隧道有了另外一个功能:运送尸体。患者病亡,大多数被送达山脚,装进运尸车悄悄拉走。整个过程,完全避开了患者的耳目。当比尔在活动区采访那些轻症患者时,也难怪他们会对院方啧啧称赞:威弗利山只有一条下山道,如果大批大批地死人,我们自然能看到尸体。而这,恰是政客们选中威弗利山疗养院作为收治点的主要原因,尽管疗养院的治疗手段等同于残忍的屠杀!
??? 真相一出,舆论大哗。迫于压力,政府高层暂时封闭疗养院,抓捕相关责任人,并展开深入调查。而向报社提供图文资料的,据说是个神秘疤面人。
??? 没错,这个疤面人,就是蹩脚的商业间谍比尔。
??? 一转眼,半年过去。这天,曾在威弗利山疗养院任护士长的玛莎兴冲冲跑回家,乐不可支地喊:“比尔,告诉你个好消息,医学专家发现了杀灭病原体结核杆菌的灵丹妙药,叫链霉素。珍妮有救了!”
??? 珍妮是名女兵,她的丈夫正是被莉莉娅射杀的弗洛里。事后比尔才得知,弗洛里冒死留在山中,是想救妻子出去。那"在哪儿啊?"大家都搞不清楚,在房间里左顾右盼。 日,玛莎给比尔注射了能致人假死的药物,接着把他扔进了运尸槽。滑落山脚,在被运往埋尸场的途中,比尔悠悠醒转,借着夜色的掩护逃之夭夭。丑闻曝光,再次见到玛莎。玛莎说,每一个医护人员的家人均遭院方监控,谁敢泄露秘密,后果自负。她也并非蓄意伤害那些在死亡边缘苦苦挣扎的绝症患者。情知万难摆脱死神,他们管她叫天使,再三恳求她,希望能结束痛苦,带着尊严走。即便如此,玛莎仍被判有罪。在那些重症患者的联名呼吁下,她才被改判为监外服刑。
??? “莉莉娅呢?”比尔问。
??? “听说被判了终身监禁。唉,她和我一样,都是被人操纵的棋子。”玛莎叹声气,又笑了,“不过,我得谢谢她。若非她送给你几个疤,上帝才知道你会惹下多少风流事。”

标签:姐妹真实杀人血腥

    上一篇:屠夫 下一篇:恐怖故事之动物庄园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