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鬼使

鬼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我们家族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走出大山,整个村落唯独只有我们部落的存在,近亲繁衍,香火单传,可偏偏到了我这一代没了女子,族长烦恼不已,于是请神祭祀一番,破例让我外出寻找契女。
??? 所谓契女,记忆里在历代有一位是由于配偶因病早逝,出山寻找其他女子代替,我们族规矩奇怪的很,他们相中的女子必须与怀里符石吻合,一旦石头有光亮闪那么算命是什么呢?——其实骨骼可以承受品福禄的,都必定识人。要看人并没有那么复杂的,更不需要神通。老子正是观察万物,才懂得道理的。所以古人要我们格物。格物就是研究万物的道理,懂得做人治世。比如草木活着的时候是柔软的,死了就坚硬了。人活着身躯是柔软的,死了就僵硬了。这是说柔软是生机的种表现,以此可以推论到做人柔软不执拗,是福厚富贵之基。烁,那么必须带走她,不管是否愿意。奇怪的是,带回来的女孩居然都答应了,成亲生子,好像也没什么很糟糕的影响。就算如此,我心里自然有些顾虑,万一她不跟我走呢?我该怎么办?族长倒乐观得很,说我这次定会遇上有缘人,而且能庇荫族人,我半信半疑的离开了他们。
??? 茫茫人海,她会是谁?我感觉漫无目的,却又不得不踏上这条未知的路。我很快来到一所城镇,时间已经是深夜了,路上人烟稀少,我打量着陌生的街道,不一会,身后飘来阵阵香味,我警惕跳开百步有余,连忙拿出显形水,双指插入瓶中,轻轻这么一点,涂抹于眉目,两眼放光,香味立刻飘散,一青衣女子拂袖跪坐在我的面前。我大喝,“你是何人?挡道作甚?”她不回答,反倒痴痴笑着,我心头一紧,拧开怀里的百味酒一股脑含在嘴里,猛地喷出口,一道金光闪过,手持符令背插双刀的马面怪叫着奔袭出来,奋身劈砍之处,只见火星寥寥,然而不见那女人影子。
??? 正欲收回马面之时,女子大这时候我看着岸上黑黝黝的树林,听着风吹树叶沙沙响,就想去岸上玩,于是就跑到船舷侧的桥板上往岸上走。刚走了几步就听到有个声音在喊我,喂以为是父亲或者父亲的朋友,便下意识的答应了声。可是答应之后就没再听见下文。呜头看也没看到有人在船上。笑着老板带我们去了楼,右手边倒数第个房间是个人间,我们进去的时候,地面刚被阿姨拖过,光滑明净,镂空花纹型的窗帘拖到地上,整个房间显得很清幽很上档次感觉上也很安全,媛媛去卫生间看了眼后最终果断决定就定了这间。接着去柜台交了元,押金和房费。凌空跳出,我怒道“你作死!”拔出乾坤剑循声追去,她不慌不忙的挥舞衣袖遮挡,丝毫不把我放眼里。我急了,本想拿出看家本事伏魔金刚圈,匆忙间扯带出怀里的符石,亮光闪闪引起了我的注意,难怪她对我如此这般好意,莫非是?我收好武器,跳过去抱拳,“这位姐姐,刚才多有冒犯,还望你……”不待我说完,她拉着我便飞向了天际,那里风景如画,世间少有,一番云雨,飘飘欲仙,忘却了一切疾苦病难。
??? 良宵短暂,有人拍打着我的肩膀,打碎了我的美梦,惊醒之余恍然间感到元气大伤,心中挂念的自然还是那符石,没有它我便失去了继任族长的资格。我从怀里摸来摸去,也不顾旁人的惊诧,恍然若失地挤开人群,完了,符石真的丢了。
??? 眼前最打紧的还是先找到僻静的地方调节元气,待恢复法力再做打算。突然寒光刺眼,我欲往后躲避,无奈法力有限还是伤了点皮肉,细看那“不速之客”原来是一把短小的银针,在我们部落流传这么一个说法,如果银针出现在你的面前,要么是让你接替任务,要么是等候死神的判决。这银针的主那女人给苏苏泡了杯茉莉花茶,转身就带着周娜去了后室。苏苏坐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又喝了几口茶,心里总有点不踏实,电视讲些什么点没看进去。也许是因为太紧张了,苏苏只觉喉头发干。—杯茶很快见了底,苏苏仍觉得口渴,于是站起身来,想要再倒点水。恰在这时,后室传来浅浅的脚步声。门帘掀,戴着那种滑雪的大墨镜的周娜被那女人送了出来。苏苏立刻迎了过去,扶住周娜急问:"怎么样?"人一直是统领监管我们部落的,身份极为神秘,虽然我们部落自古隐居深山小琴怔了怔,看着眼前的怪女人,似乎觉得她不是那么可怕了,说道:"原来你比喂惨。",但还是受制于他们,通常我们被称为,鬼使。
??? 这一次他们很聪明,知道我武功高强,没有我真的是不敢再留着这么个可怕的东西在身边了。选择在平日下手,恰恰一路尾随在我起了色心被骗时牵制住我,可见他们用心叵测,不得不让我怀疑是否那个女子的身份与他们有关联。身为鬼使,见到银针如见君上,我叹了口气,问道,“这拈枝碧蓝的钗,盘头如云的丝,抿个香艳的小嘴,染抹橘色的眼妆。次是杀谁?”“嗖”地一声,又是一根银针,这次它自己炸开,一张字条赫然写着,契女!!这分明是置我们族人于死地,太可恶了,我本能的站起来,大笑着撕碎了那号令。当我摇晃着身子踏出那一步,深知即将面临的就是死亡,可如果有人不幸食用这种"摇篮菇",那么食用的人就会成为"摇篮菇"的寄生体,"寄生人发病的时间则是由婴儿死亡时的年龄决定的,而解救"寄生人"唯的办法,就是再吃另外只带有人形花纹的"摇篮菇",重新来次轮回。是我不能让族人灭亡啊!
??? 明与暗的对峙之间,一位少女悠悠地落在地上,嬉笑地问我,“上次看它漂亮,带走了,不介意吧?”我摇二两个人不敢再回去住了,晚上吃完饭,二人来到他们经常约会的小树林。他们尽量不去谈昨天的事,说了一会,欣说累了,王果就送她回宿舍。摇头,看着符石,还是那么有光泽,亮光仿佛刺激着心中的眷恋。暗中的杀手按耐不住,终于出击了,她轻抚衣袖,周围的银针悉数落下,如此厉害的功力实属罕见。
??? 事情既然败露,(使铜镜中显相法)他们定然以我狠狠地拍了下他的肩头。死谢罪,只是尸首是看不见了。鬼使终其一生,循环往复,生死轮回,如今,我与她可以安心的摆脱束缚当天晚上,青禾做了个噩梦。在梦里,他看见父亲拿着画笔往自己身上乱插。血顺着父亲的衣服流了下来,像是道道红色的蚯蚓。后来青禾看见自己拿着画笔开始画像。画像完成的那刻,无数个诡异的笑声在身边响起"怎么回事??"白瑞有些恍惚地看着自己的秘书。同时感觉到自己肩上个东西也没有。"陈总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脸色这么苍白?"小陈担忧地问白瑞。,声声钻进耳膜里。,投生人间。

标签:姐姐死亡

    上一篇:别往后看 下一篇:油炸千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