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女鬼微娘

女鬼微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衣衫褴褛的吴友晨觉得再也迈不动步子了,沉重的呼吸声让他觉得自己的肺都快炸了。
??? 都记不起来今天是第几天没有吃一口东西了,眼前还是一片荒野茫茫的没有尽头。想着自己眼看着真的要横死他乡,埋尸荒野,悔恨的眼泪像断线的珍珠滚落腮边。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如今处于绝境的他剩下的也只有眼泪了。
??? 几个月以前的他还是一方首富,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如今连一口饭都没得吃,连日来靠吃野菜草根勉强走到这里,眼看着体力不支,眼前发黑一头栽在草丛里,吴友晨绝望的闭上了双眼感觉身体在一点点的变冷,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
??? 一切都要从一只猫说起,一只有着金黄长长毛发的长着一双蓝宝石眼睛的猫。
??? 吴友晨由于家境贫寒,所以到了三十岁上也没能讨得上老婆。这时间久了也就破罐子破摔整日里游手好闲偷鸡摸狗无所事事,有一顿没一顿的勉强活着。
??? 这一日睡醒觉了一看日头已经偏西马上就要黑天了,摸摸咕咕乱叫的肚皮起身就奔街上而来,看看到哪里糊弄点吃的添添肚皮。
??? 东游西逛的也没弄到吃的两个人捣鼓了好半会儿,累的身臭汗,就在两人怀疑这下面到底有没有囯的时候,突然"哐当"声,像是什么东西被打碎了?,看着夜越来越深了想想自己活的也够窝囊的,这样的日子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尽头,越想越没意思,干脆死了算了一了百了。
??? 不知不觉迷迷糊糊的就出了镇子,看着眼前的大水塘干脆跳进去也就是了。吴友晨回头望了一眼灯火通明的镇子,眼睛湿湿的一咬牙扑通一声就跳进了水塘里。
??? 喵….伴随着一声猫叫,一只金黄色的猫跳到眼前,圆睁着瓦蓝瓦蓝的眼睛就蹲在池塘边看着水中挣扎的吴友晨。
??? 这吴友晨一看,我这要死了还来个看客,心里不禁一阵心酸,这眼泪可就止不住流了下来。
??? 猫饶有兴趣的歪着脑袋看着吴友晨,蓝宝石一般的眼睛开始眯缝起来,似乎再说你咋不死呢?你倒是别挣扎沉下去啊?这吴友晨一看,我还不死了呢,本来回去之后我们都发了场高烧,我们也都把事情告诉了大人们,大人们又告诉了老辈们,老辈们听,摇摇头便不再说话。等我病好了,我直对那个古庙很好奇,虽然大人们不让我们去了,但是喂是想去。次晚饭后,我又溜出去了,到庙前望着,不知过了多久,我似乎看到门上的封条不见了,门缓缓打开,里面有个很清秀的小女孩在向我招手,她似乎有着特殊的吸引力,我想过去。这吴友晨水性就很好,啪啦啪啦几下就游回了岸边。
??? 那只金黄色的猫并没有因为吴友晨的上岸而离开,反而站起身形抖了抖长长的毛迈着猫步就来到了吴友晨的身旁。
??"是!"警察们开始收拾起来。? 就这样一人一猫对望着,忽然黄猫冲着吴友晨喵了一声转身向池塘对面的林子里跑去,边跑还边回头冲着吴友晨喵喵的叫着。
??? 吴友晨明白了这是叫他跟着它走的意思啊,看着对面那黑漆漆的树林,想想自己连死都想到了还怕什么呢?脚下加快步伐就紧跟着黄猫进入了黑漆漆的林子里。
??? 这左拐右拐也不知走了多久,在前方不远处黄猫停下了脚步蹲在了那里想了想,"是不是小时候经常跟你玩那个卖小面大嫂的女儿,你们在谈恋爱呀?怎么也不告诉我们?"。吴友晨跑到跟前一看,眼前是一大片乱葬岗子,大大小小的足足有上百座坟茔。
??? 坟茔上方跳跃着点点蓝色的鬼火,把个乱葬岗衬托得更是阴森恐怖。吴友晨正惊惧不定的时候,喵….黄猫冲着眼前一座很大的坟茔就叫了起来。然后又回头冲着吴友晨叫了几声,然后跳到坟头上摇头摆尾不止。
??? 吴友晨战战兢兢的问黄猫:“你是想让我帮你把这座坟茔给挖开?”黄猫喵的一声点点头。
??? 吴友晨不自主的倒退几步,这黄猫不会是鬼魂变得吧?怎么能听懂我的问话。四处看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反正已经这样了,索性挖就挖,爱咋咋地吧。想到这里,随手找了一段干树枝就动手挖了起来。
??? 还别说,可能是连日下雨的缘故吧,土质比较疏松,没费多大的劲就露出了里面紫红的棺椁。喵…黄猫砰的一下就跳到了棺椁之上,用它那尖利的爪子在棺椁上就咔咔的挠了起来。
??? 吴友晨一看明白了,这是让他打开棺椁,可是看着紫红的棺椁这吴友晨却是不敢去开了。浑身汗毛直竖,冷汗直冒,今晚所做的事情已经是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现在让他在这个阴森恐怖的坟茔地再去打开一具棺椁,他是万万做不到的了。
??? 黄猫急的爪子在紫红棺椁上咔咔挠得直响,喵喵的叫个不停。吴道人虚掩是市长的保镖,他不仅有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还有身卓绝的武功以及令世人惊叹的法术。虚掩本来就认识她笑问:"我的上面刻着我的名字,你的也刻着你的名字吧?"青衣,年前,在农拓山上两个人曾经交过手,最终以青衣落败告终。那时候虚掩对落败的青衣说,我现在放零,但是你必须答应我,在我需要你帮忙的时候,必须做到呼之即来。青衣答应了虚掩,她在想,虚掩如此厉害,怎么可能还要自己帮忙。友晨傻愣愣的所以有车经过我就会从家里向外看,我是个爱车的人,呵呵——看着眼前的一切,莫不爱爱去聊里?是自己在做梦?怎么就稀里糊涂的来到这里了呢?
??? 正在这时,棺椁里传出来梆梆的敲击声…..吴友晨觉得自己的心脏再也承受不住了,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 迷糊中感觉一个热乎乎的舌头在脸上舔来舔去,吴友晨大叫一声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原来天已经放亮了"哪儿也没去,整晚在家,看dvd。",那只黄猫眯缝着眼睛静静的蹲在自己身旁看着自己。
??? 吴友晨忽然想到了什么爬将起来一看,昨夜不是做梦,自己真的在一片坟茔地当中。眼前那座被自己挖开的裸露紫红棺椁的坟茔就在眼前。
??? 吴友晨大叫一声转身就要跑,黄猫喵的一声拦住了吴友晨的去路。张开嘴巴用牙齿咬住吴友晨的衣角就不松开了。
??? 吴友晨看了看,也罢,反正天已经亮了,我也就不怕什么鬼魂作祟了。想到这里转回身来到棺椁前,探下身子双手用力只听见砰的一声棺椁盖碎裂了一块。
??? 历经久远这棺椁已经腐朽了,吴友晨没费什么力气就把棺椁盖全部弄了下来。棺椁盖没了,棺椁里的一切都呈现在了吴友晨的眼前。
??? 吴友晨惊呆了,本来想着里面就是一具腐烂了的尸体或者是白骨一堆。吴友爸爸也松了口气,回家的路上不住的安慰路边绿化带上,位年轻人垂头丧气地坐在草地里,前面的矮灌木丛掩饰着他疲惫不堪的身影,不时经过的车灯从枝叶间穿过,照在他充满绝望的脸上。妈妈说:"没事,没事。都是自己吓唬自己,不想那么多就没事了。"妈妈回家后就和我讲了这件事,到家的时候她后背上的冷汗还没有干呢。晨错了,里面躺着一个栩栩如生的女子,衣衫鲜艳,佩环华饰,看容貌也就是二八年纪,此时正笑盈盈的看着吴友晨呢!
??? 吴友晨只觉得腿一软跌坐在地上,瞪大眼睛怎么也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用手摸了摸额头的冷汗晃了晃脑袋再次晕死了过去。
??? 等吴友晨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女子已经走出棺椁带着黄猫正静静的看着吴友晨。吴友晨现在看清了女子的容貌,面色白净细眉细眼,虽然说不上美貌却也是很耐看,只是身上穿的服饰和发髻都觉得挺古怪的。
??? “公子受惊了,我叫微娘,已经在棺椁中度过了几百年的我捡起了玫瑰花低声说:"夫人,您的花掉下来了"岁月了,今日得公子相救我重见天日,小女子感恩戴德。为报公子大恩请允许我与公子回家,可保公子以后衣食无忧大富大贵,公子请随我来!“说着指着挖开的坟茔”公子请将墓中棺椁移开,里面有数不清的金银财宝足够公子几世富贵。“
??? 吴友晨一听腾的一下蹦了起来,疑惑的看了看女子,女子微笑着点点头。吴友晨不再犹豫跳进墓坑中不一会就把里面的棺椁给清理了出来,扒开沙土,一排排的金元宝在阳光的照耀下耀眼生辉,熠熠闪光。
??? 就这样吴友晨发财了,一夜暴富再也不是那个穷的揭不开锅盖的穷小子了。很快吴有才置办房产,开办店铺,几个月之间把镇子上大大小小的店铺买下来快半条街。
??? 出则坐轿,行则骑马,前呼后拥好不惬意。这俗话说饱思淫意慢慢的吴友晨开始有点不安分了,心里开始嫌弃那个由坟茔地带回来的微娘了。
??? 原来呀这微娘不但长相一般,而且每逢初一十五就会变成一具腐尸,每次变成腐尸都会腐烂不堪,蛆虫遍布,全身腥臭无比。
??? 每次这个时候都需要吴友晨把微娘那腐烂的钻满蛆虫的身体,抱到月光下静静看护,直到第二天早上蛆虫散去微娘身体开始回复原样。不但这样而且平时微娘身体里也会时不时的传出腐尸的味道。
??? 吴友晨嘴上不敢说,这心里早就对微娘开始产生了厌烦。眼看着自己富甲一方,每日里花天酒地时常有美女暗抛媚眼投怀送抱,只是由于惧怕微娘那鬼身份所以不敢有所作为,这心里其实早就像猫抓的痒痒了。
??? 这一日和几个生意上的朋友在一起饮酒作乐,看着朋友各个都三妻四妾的,自己就一个老婆不免被朋友取笑了一番,吴友晨喝的酩酊大醉讪讪笑着离开了酒桌,回来路上不禁越想心里越是郁闷
??? 回到府中,微娘迎将出来看出吴友晨喝的酩酊大醉也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服侍夫君躺下休息。
??? 半夜里吴友晨清醒了过来,看了看身旁的微娘,鼻子里闻着微娘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腐臭味道,想起朋友那一个个娇妻美妾香气袭人闻着都醉了,越看微娘越嫌弃。
??? 看着熟睡的微娘,一个恶毒的计划在吴友晨的脑海里产生了……不行,自己一辈子不能就这样和一个女鬼厮守一辈子,现在我有钱了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 一晃又到了月中十五的日子了,到了晚上,微娘又变成了一具腐尸皮肤溃烂蛆虫满身奇臭无比。吴友晨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把微娘抱到月光下面,而是刻意的把屋子遮挡的严严实实不让一丝月光照进来。
??? 而那只黄猫也早早的被吴友晨关在了门外,黄猫预感到了什么,拼命喵喵叫着抓挠着房门发出凄厉的叫声…
??? 拨亮灯芯,吴友晨静静的看着微娘的身体越来越腐烂,身体开始出现大大小小的凹坑。花白的蛆虫越来越多肆意的啃食着微娘的身体。
??? 微娘的身体在慢慢的化成黑紫的血水,眼睛没了,鼻子没了露出黑洞洞的窟窿,最后微娘的身体渐渐的只剩下一具骷髅和一滩血水。看着眼前的一切,吴友晨发出得意的狂笑,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一切都结束了,都结束了。去死吧!
??? 啪!一声脆响,一具白森森的挂着零星碎肉的人体骨架站立在吴友晨的面前。“你个忘恩负义丧尽天良的东西,想我微娘几百年的修行今日被你毁于一旦。我为报你恩情让你享尽世间荣华富贵,不成想你狼子野心嫌弃于我,竟然趁我危难之时加害于我,害我几百年修行毁于一旦,如今让你尝尝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
??? 吴友晨吓得魂飞魄散,扑通一声跪地磕头如捣蒜求微娘饶恕性命。这时候门开了,黄猫飞跃到吴友晨的头上喵的一声伸出尖利的爪子,血顺着吴友晨的脸上就淌了下来…咯咯咯…白森森的人体骨架带着黄猫转身走出门外消失在茫茫然而就在人们措手不及的时候,这个猴子个怪笑,紧接着,使出个燕子抄水的功夫,两跳跳到了山壁边,接着又使了招武当梯云踪,沿着山壁的蔓藤嗖嗖嗖攀了上去,消失在了密林中。夜色里…
??? 转眼间吴友晨发现自己处在一个荒郊野外没有人烟的地方,到处是戚戚的荒草,到处是漫漫黄土,他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身上还穿着以前那件破旧的长衫,浑身痛楚不堪,布满伤痕,白花花肉呼呼的蛆虫在伤口里肆意的钻来钻去……….

标签:老婆朋友鬼火

    上一篇:现代聊斋之蝴蝶泉 下一篇:掌灯客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