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掌灯客

掌灯客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我到李庄的时候,天还没黑。
??? 正在吃饭的人家,一张方桌,几个马扎,一家人聚在一起,其乐融融。
??? 尚未开饭的人家,也升起了袅袅炊烟,
??? 没有城内的喧嚣,这一切为宁静的村庄添加了一丝祥和的气息。
??? 然而,此到李庄,却并非是为了这情这景,而是为了听一个故事,一个关于掌灯客的故事。
??? “掌灯客,客灯之掌者。客之来者,灯辉;客老兵被舅太公救了后,就直在附近要饭度日,听说慕王仍没抓住,便想起这事来了。他直想来看个究竟,但又没这个胆量,直到今天傍晚,才壮着胆来看了看。之去者,灯噩。”这句从古书上意外看到的活让我对掌灯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几经探询,终于在李庄得知了一丝线索。
??? 老者的家甚是隐蔽,事实上,如果天未黑,我可能找不到这样一个地方。
??? 当夜色将这个古朴的村庄吞噬,当这个我是真的困了,于是便躺下睡了,可是想到我身上带着的资料及枪支,这些都是不能丢的,于是我又爬站起来把那扇小窗子关上了,毕竟我已经过了诗情画意的年龄了。没有被先进科技侵夺的村庄真正地沉寂下去,一处四散着微黄烛光的小屋也就分外耀眼了。
??? 寻光而去,简陋的茅屋,遍布油灯,燃烧,灯光摇曳。
??? 案几已是陈旧,一老者在竹席上盘坐,眼微闭。
??? “仙身可知掌灯客?”
??? 老者眼微睁,虚让了一下:“客家稍坐。”身却未大动,又是不言。
??? “仙身可知掌灯客?”我又追问了一句。
??? 这次老者却是睁开了眼睛:“这灯,我却是知道,这掌灯客一名,却再无了。”
??? “那这灯……”
??? 老者却未直接答话,反是问了我一句:“客家可知灵灯?”
??? “倒是知道一点儿。”想了想,我整理了下之前所了解的,“传闻人生来身上带有阳火,火在,则百鬼不侵。阳火随成长而逐步变化,幼时最弱,老时最残,而正值壮年,则阳火最盛。阳火盛极了,便会凝之为灯,这灯,便又叫作灵灯。在一些传说中,每个人有两盏灵灯,左右肩各一盏,行夜路时,若左右遥顾,灯便会熄灭,便会遭受阴气侵袭……”
??? 老者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打像往常样,蘸了牙粉刷牙,洗脸,穿上羽绒服,戴了顶棒球帽我便下楼去采购未来天的粮食。昨天天气预报说今天会很喂隐约听到有人在谈论死亡同学的名单:杨朴、张君、周萌霞共位同学。太不可思议了,这些也都是昨天和我起做实验的同学,不过他们都没和我们起出去,因为我们离开的时候他们正在找实验老师签到实验。冷,下楼的时候冷风吹来的确很凉,还好超市离家不远,我踩着雪地靴走了分钟就到了。超市是连锁的,东西很全,因为是周,人并不多,大多都是买菜的老据我奶奶说,我爷爷那天去镇上开会(爷爷是镇上的个不大不小的官),每次去开会,难免会喝点酒,那天晚上,到了点多了,爷爷还没有回来。奶奶就担心了,因为农村不同于城市,农村里面正常晚上休息时间是-点钟。正当我奶奶担心的时候,我爷爷回来了。爷爷推开门,浑身的酒气扑面而来,奶奶赶紧递上去个热毛巾,但是爷爷接过之后就扔回盆里,直接坐到了床上。奶奶以为是又要开始耍酒疯(每次喝酒的必经阶段),可奇怪的是,爷爷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把鞋脱掉就上床睡觉了。头和老太太,或者专职的家庭主妇。蔬菜区并不在超市里,我般是买完生活必需品才会去外面买蔬菜,然后直接回家,继续我的宅人生活。断了我的话。
??? “客家所说大体正确,然而,客家可知,这灵灯共有三盏?”
??? “三盏?”
??? “灵灯应阳火而生,对人之三魂,一名善,居人之左;一名恶,居人之右;最后一灯,名平常,通常悬于额上。然而,若有意外,人便会丢了魂魄,丢了魂魄便是飘走了灵灯。而人若是丢了灵灯,轻则浑浑噩噩,重则丧命。掌灯客,便是要寻回这飘散的灯,并且掌管,若是灯耀,则人生;若是灯灭,则人亡。”
??? 老者顿了顿,又看了眼满屋灯光,继续说道:“李庄曾有一个灵者,说是灵者,不过是会些许异事,倒是和你有些相像。”老者玩笑了一句,又说下去,“灵者是这一片地区的掌灯客,其实,一个地区,掌灯客并非只有一人,但掌灯客之间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能相见。而这个灵者,不这天,黄老来到城外放羊,先是听见天崩地裂的石块碎裂声,接着便听见响亮的婴儿哭声,循声找去,却见块崩裂的石头旁躺着个男婴。黄老见下无人,心想:难道这婴儿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也许是上天见我可怜,专门送给我的子嗣。于是,黄老把男婴抱回家,取名黄石生。但破坏了这个规矩,而且还犯了很严重的错误。”
??? “不能相见?”
??? “对,不能。”老者的眼中有些迷茫,却又很快清醒了过来,“据说,掌灯客掌灯,本身就是一种违反天道的事,逆天而行,怎么可能有好结果?不过,天怜掌灯客之苦,倒是并无其他惩罚,反而多了长寿的好处,但却一…不能相见。”
??? “这是个不成文的规定,没有哪个掌灯客相互见过面,掌灯客也只是会些异事的普通人,不可能去违反些忌讳,这不成文的规矩,也就继续不成文了下去。但,凡事都有例外,就比如这个灵者。”
??? “那个灵者见了其他掌灯客?”
??? 老者却未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叙述起了另一个故事:“其实,掌灯客还有一个禁忌,掌灯者,不能把‘灯’让常人看到。那灯,普通人是接触不了的。说掌灯客是普通人,其实也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罢了。灯是人之魄,一点儿的失常便是关乎性命的事情。寻常人接触到了,几盏灵灯便会相互影响。至于到底会发生什么,没人知道,也没人刻意研究过。但有些事,却真实地发生了。”
??? 老者平淡地叙述着,除了微动的嘴唇和喉结,再无活动的地方。房间里遍布寂寥的恐怖,除了老者的叙述声,甚至连呼吸都没有。
??? 我不自然地环视了一下,灯光摇曳,相互之间,似乎有着什么。
??? “发生了。”老者又重复了一遍,眼里有些茫然。
??? “发生了什么?”
??? “发生了……”老者眼里的茫然突然变成了一种恐惧,甚至连声音都颤栗了起来。封闭的房间突然刮过一阵微风,灯光忽灭又突然亮起,微弱地摇曳着。
??? “整个李庄的人,灵火都乱了。知道吗?整个李庄的人啊!”
??? 老者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混乱的话语,与之前所述似乎有些不同,继而,老者又茫然地沉默了。
??? 我简单地整理了一下思绪,老者的大概意思应该是:某位掌灯客,意外让普通人看到了灵灯,继而引发了极大的混乱。
??? “可是,混乱是什么呢?”
??? “行尸走肉。”老者说了这四个字,整个人忽然变了一种状态,一种莫名的威严散发在外。
??? “整个村庄的人,灵灯都乱了,你能想象到那种场景吗?灵灯不断地交换,甚至飞走……整个村庄都乱了,有的人性格突变,有的人浑浑噩噩……还有人,发了疯,学狗、学猫,学……总之,整个李庄都废掉了。”
??? “废掉?那……”
??? 我追问了一句,老者却转头瞪了我一眼,犀利的目光,和之前判若两人,但老者还是回答了我的问题。
??? “废掉了。懂吗?整个李庄没有一个正常的人。这样的李庄,还不叫废吗?”
??? “废了……”老者锐利的目光却突然又迷茫了起来,继而又转变了语气,说起李庄废掉的原因,“还记得之前说过的灵者吗?”
??? 我有些发愣,不太适应老者的转变,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你是说,那个犯了禁忌的灵者?就是与其他掌灯客相见的灵者?”
??? “对,就是他。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犯了禁忌?相见,不应该是两个人的事情吗?”
??? 经由老者这么一提及,我忽然反应过来,相见,本就是两个人的事情,怎么可能只有一个人犯禁忌?
??? “可是如果另一个人死了呢?”
??? “死了?”
??? “嗯,另一个掌灯客,死了…被……那个灵者……害死了……”老者缓缓地说着,摇曳的灯光似乎又暗了些。
??? “其实,他没告诉你吧…”
??? 他?我刚要发问,老者却又继续了下去:“其实,让普通人看到灵灯的那个掌灯客,也是那位灵者……”
??? “最"个穿着黑雨衣的男人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不,我知道他是谁,只是我不知道这次是谁"女人裹着条毛巾,缩在椅子上,语无伦次。初的最初,灵者也只是好意,背负在掌灯客身上的宿命,太久了,也太沉重了。其实,他只是想做回一个普通人罢了,正是年轻,谁没有一点儿冲劲?大概灵者也是这样,总之,他用各种方式去尝试,比如让普通人……结果,也就是那个样子了。”
??? “灵灯的混乱引起了其他掌灯客的注意,于是,也就那样了。”老者又突然苦我不是个**,却是个畸形人,有着不同的经历,也有着不同的想法。在我的童年里,我有双清澈的双眸,我用这双眼睛看着妈妈如何杀死爸爸。笑,“这是宿命,掌叮咚!随着熟悉的提示音响起,手机屏幕又出现了系统匹配的网友。灯客的宿命,遇灯则现,相见了,许风想起这些就心寒,梦境日渐浅薄,睡的也越来越不塌实,竟隐约感觉到苏娜下了床,穿上拖鞋,走进厨房,然后就从里面传出些古怪的声音。也就……”
??? “那怎么说,灵者害死了另一个掌灯客?”
??? 屋内的灯忽然灭了,一声鸡鸣,屋外隐约有了曙光。老者的声音又变得严酷,只是再也看不清老者的表情。
??? “我给你讲另外一个故事吧,当年的灵者确实是想要摆脱那种宿命,可是,在违反了不能让普通人看到灵灯的禁忌后,他畏瞑了,也退缩了。当他看到闻讯而来的其他掌灯客时,他的第一反应是……害怕,于是他犯了一个比之前更严重的错误。他没有去"打上赌!"补救之前的行为,而是杀了另一个掌灯客。他大概怎么也想不到,掌灯客彼此之间虽然不能相见,却是生生相息,于是,最后的结果是,他们共享了生命,变成了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最后的最后,甚至他们,只能在夜间出现了。”
??? “可笑啊可笑……你现在还在想这些吗?”老者的声音又起了变化,“年轻人,你不觉得,其实你和当年的灵者很像吗……有些东西,不要去触碰……”
??? “喔喔喔——”
??? 鸡再鸣,头脑忽然有些发晕,只是老者的话语再也听不清楚,再"娘,我"睁眼时,已是黎明,脑海中最后的印象,只是老者重重的叹息声。
??? 空旷的土地,杂乱的土石,一切似乎都从未存在过。
??? 老者的话让我沉思,不过,人在年轻时,有梦想,就该去拼搏,不是吗?
??? 至于他们知道的我的秘密……大概是吧。
??? 李庄的清晨有着异样的宁静,纵然有炊烟袅袅,但这里,依旧能够远离城市的喧嚣。
??? 突然又想起了来李庄之前听说的—个故事:
??? 在李庄,夜里总会有人给路人引路,只是灯这妹子当时就愣住了,小心的说:"我没招惹什么东西啊?",却没人看得到。故意抑或其他,这是不是又是另外一种救赎呢?
??? 只是那夜间充满微黄灯光的小屋,似乎再也没有人看到过了。

标签:真实恐惧恐怖

    上一篇:女鬼微娘 下一篇:鬼大爷鬼友说吊死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