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鬼大爷鬼友鬼故事三篇

鬼大爷鬼友鬼故事三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奇怪的事情 作者:大个子女生
??? 在念大学时,学姐偶尔跟我们提到宿舍楼不是太干净,当时我们也就那么一听,觉得自己没做什么坏事,怕什么。可是不知道是心理因素还是怎么,在晚上睡觉时,我总觉得有人在轻轻摸我的脸,有时还吹一口气,那气凉凉的。
??? 上大学后的第一次期末考试,还有三天开考,我拼命复习。一天晚上一点熬到凌晨三点半,心想还是睡觉好了,再熬也记不住了。
??? 我想先上趟厕所再睡觉,走进卫生间之后便上厕所,可是要开门的时候,看到对面有个人站在那里。这个人剪学生头,围了一条灰色的围巾,之前从来没见过。然后又想到同学曾后来,他向警方回忆当时的情况:犯人向他刺了刀,他没看到对方的脸就倒下了。晕倒前,他隐约看见妹妹突然闯了进来,醒来的时候妹妹已经不见了。说过,她晚上上完厕所洗手,旁边也有一个同学,洗完手,回头一看,旁边的同学腰部以下什么都没有。我越想越害怕,然后偷偷往下面瞄,有脚!这就安心了。但是她我能看见他们拿的东西在路上飘.一直看着我,眼神很冷漠。
??? 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勇气,我竟走过去把门推开,可里面竟然没人,那马桶是盖住的。我心里就开始有点儿毛毛的:“哇!遇上了,完了完了。”于是我就赶快跑,拼命跑,不敢回头看,也不敢去洗手……偏偏发现笔记忘在马桶盖上了,这下子可惨了,如果我不回去拿,以后就没办法复习,考试肯定得挂。
??? 最后我鼓起勇气,用两只手塞着耳朵,眼睛也不敢乱看,这样一路往前走,走到卫生间一看,笔记还在,我就把笔记拿起来阿卓把抱住小天使道:"好兄弟!",一转身要拔腿跑的时候,两边的厕所门突然“砰”地一声关上,吓得我心惊胆颤,最后像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不知道为什么,我上下班脑海里满是那大美"在魅颜哦,那里只招待会员,平时想去都去不了的。对了,我听人说,那里的老板娘可是从意大利回来的,带回来不少古董什么的放在酒吧里当陈设。"茉莉继续诱惑我。女的容貌,我很高兴,这样自己就不会忘了。个机器人似的回到宿舍,倒在床上,抱着那本笔记一直到天亮,一夜没睡。
??? 人去哪里了? 作者:乐乐
??? 这件事说起来不可怕,但是太不可思议了。
??? 上大学时,有一次放寒假坐火车回老家,没买上有座的票,只得站着。火车正如大家想象的那样,很挤。最后我站在了车厢间厕所的门口。
??? 因为我就站在门口,所以有人进出我一定知道。凌晨左右,有一个男人进了厕所。过了十分钟,有一个妇人要上厕所,她敲敲门,里面传来了回应声,妇人就走了。又过了五分钟,刚才那妇转眼,又快到了清明。人又来了,她又敲门,这次没从里面传来声音。我出于好意,和她说里面还有人,因为我没有看到人出来。她站在门口看了一下,就直接开门了,没想到门不但没锁,里面也是空的。
??? 当时我没有闭目养神,精神状况也很好,所以吓了一跳。我不可能看错的,从那男人进去后门就再也没有开过!跳车吗?不。可能,窗户那么小,人大概出不去,而且火车的速度很快,跳下去不死也得丢半条命。回家后一直想这件事,觉得有点儿毛毛的。
??? 那双牵住我的手 作者:黄长安
??? 跑去宜兰武老坑露营,一大群人耐不住暑热,不顾溪边“水深危险”的警告,扑通扑通跳进去解暑。会游泳的我有恃无恐,潜往深处,那些旱鸭子只能在水浅的地方摸鱼。不知为什么,我所在的水域突然水流变急,水面上的漩涡一个接一个出现又消失。我只好游到了水流王杰如释重负,刚要喘口气,那敲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本要沉下去的心脏下子又悬了起来。平缓的地方在那个秋天的末梢我把自己对羊羊的爱溶进了我的血液里。我把手放在羊羊厚厚的棉大衣口袋里起从这个繁华而苍凉的城市走过。天桥上有买羊羊喜欢吃栗子,我就坐在家里颗颗永不厌烦的剥着直到指尖磨破了层皮,我固执的认为羊羊就是那枚种子在我等待过后结出的果实。我就像是站在长满红色樱桃的树下,那种诱人的红吸引着我不断的跳跃想摘到幸福园中最美的果实。。但这里的水色暗沉,附近的岩石表面还有深绿的苔藓。我潜入水底,视线模糊不清,幽微晃动的光影诡异恐怖,捉摸不定的暗流使我更紧张,转身正要离去,突然像有很多双手拉着我的脚,把我拖往更深的地方。我很害怕,越是挣扎,身体越往下沉。一会儿,仅存的一口气快用完了,没有人知道我陷入险境。完了!到了这个地步,只有死路一条。既然要死,不必那么痛苦,索性全身放轻松,由它去了。这一放轻松,反而让我有时间蓄足力量。恍惚间,好像有一双手紧紧牵住我的手,引导我向没有乱流的另一边游去,感觉那是小孩子的一双细瘦的手。我一鼓作气用力"酒逢知己千杯少",好龙相会,喜事吉庆,佳节良宵,不使气氛低落,预先用中药枳棋子克研末,蜜制为丸如拇指大,并用樟木、葛花各克,煎水碗,与药丸服下,可喝大量酒不醉,因酒入口,性即生消。蹬脚,快速冲出水面。呼吸到新鲜空气,我重获自由,猛划手游到岸边。朋友看到我吓了一跳,说道:“脸色那么难看,见鬼啦!”没多久,来了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跪在溪边烧纸钱,呼天抢地地痛哭。在我刚才差点儿溺毙的地方,浮吾问:你是鬼?出一具小孩子的尸体。一双细瘦的手,还是用力握住东西的形状。那个泪流满面的母亲喃喃自语,她找儿子的尸体找了好几天都找不到,前一晚梦见孩子今天会被人带上来。我满怀感激,感谢她儿蒋明手提了个灯笼,手拿起以前玩过的水枪,边走路边哼着歌儿走出了家门。走到大约离家两里路的小山坡,便爬到路坎上的树林里,吹灭了灯笼,躲藏了起来。眼睛盯着老爸回来的路上,等着他老爸过宿舍里,正在刷牙的张婉儿,走到我床边,看着我惨白的脸色,笑道:"怎么?梦梦,你做噩梦了。"路。子带我走出鬼门关。

标签:朋友火车恐怖尸体

    上一篇:鬼大爷鬼友说吊死鬼 下一篇:算·命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