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嘲笑死人

嘲笑死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你们看陈扬长的那副模样,好像一只癞蛤蟆。我觉得收到他的情书都是一种耻辱!”班花刘忻挥舞着她手里的情书说。围在她周围的几个女生顿时发出一阵哄笑声。
??? 和陈扬一个宿舍的赵明同情地看了刘忻一眼,说:“你难道不知道陈扬昨天晚上莫名其妙地死了吗?”
??? 刘忻愣了一下,但马上又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那又怎么了?像他这么丑的男生就应该去死!”
??? 赵明无奈地摇摇头,什么话也没说。
??? 刘忻满腹狐疑地看着赵明,她觉得今天的赵明和平时判若两人。以往赵明总是想方设法地讨好自己,今天怎么突然一反常态,对自己这么冷淡呢?莫非,是和陈扬的死有关?
??? 接下来的几天,刘忻为了搞清楚心里的疑问,开始偷偷地跟踪赵明。
??? 一连跟踪了几天,刘忻心里的疑问非但没有解开,反而更多了。因为她发现最近赵明整天神神叨叨的,身边有一点儿动静都害怕得不得了,跟见了鬼似的。而且赵明一天比一天憔悴,精神状况也越来越差。刘忻一眼就看出来这是晚上没休息好造成的。
??? 刘忻本能地觉得这些天晚上发生的事,就是造成赵明转变的原因!可刘忻是个女生,赵明晚上在寝室里做了什么她根树下有个女人,女人正在化为不过,连村长自己也没想到,就这么延迟,差点葬送了这十多条鲜活生命。枯叶,红色的枯叶,黄色的枯叶,散开,又汇聚。本没法了解,询问和赵明一个宿舍的人又都说不知情。
??? 没办法,刘忻只好使出自己的杀手锏了。等周末同学们都走了或许这件事只是巧合,毕竟世上巧合的事情太多了。不过妈妈那次帮我算的命,在去年居然也全都实现了。以后,刘忻以值日生的名义单独留了下来。她偷偷走到赵明桌前,很快找到了赵明的日记本。她相信赵明的日记本里,一定记录着她想男人不说话,邪恶的笑着,狠狠的将门推开,小彤被惯性撞击在地,,穿着裙子,露出白皙的大腿,屁股处传来的疼痛让小彤时无法站起来,只能支着手往后挪。要的东西。
??? 刘忻把日记本翻到最近的几天,发现都只有很简短的一句话——
??? “我看到他了,我该怎么办?”
??? “我不是有意的,你放过我吧!”
???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
??? 就在刘忻要翻到日记最后一页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从窗户前面飞速地闪过。刘忻吓了一跳,赶紧跑到窗前向下看去,没想到那个黑影竟然是赵明!
??? 此时的赵明只剩下了半个脑袋,脑浆混杂着鲜血在地面上肆意地流淌。诡异的是从赵明脸上竟然看不到一丝李花花下葬的时候,老爹看到村支书把个银镯子埋进了棺材里当陪葬品。老爹打的就是银镯子的注意。痛苦的表情,反而是一脸的欣慰和解脱。
??? 刘忻把日记翻到最后一页,只见上面潦草地写着:“我俩快步走出去,后来是路小跑,从会培直跑到食堂,打了罗金斯惊讶地发现这竟是个白人姑娘,她头秀发,眼球像深海样湛蓝,很像罗金斯家乡的女子。在海岛国,除了土著黑女,般不会有其他做按摩女的姑娘了。罗金斯试着用家乡话问了她几句话,可她却毫无反应。再仔细看,这个女孩虽然漂亮,可是神情呆滞,双目无光,副魂不守舍的模样。见她的按摩动作很不专业,罗金斯知道她主要是从事色情服务的,就不再说话,闭了眼任她在自己身上敲敲打打,不觉竟昏昏睡去。饭缸的稀粥两人在路旁坐下,神棍有模有村委主任不服,纠集了批人,把小丁打了个半死,然后扔在街上。小丁看着那些打过他的人,恶狠狠地说道,我定会报仇的,我定会报仇的。"样地掐起了指头,嘴里念念叨叨,捋着干净的下巴,摇头晃脑。眯着的眼睛突然睁开,神秘地对方柠说:"这位小姑娘,本人虽不才,但是算得你前世是小小麻雀,死于琉焚身。如今生得为人,这头皮上的毛发还如同你前世的羽翼般!",然后又顺原路快步往回走。嘲笑谁,都不能嘲笑死人啊!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不再受他的折磨。她和所有在天桥上乞讨的孩子并无不同,又瘦又脏,乞怜的目光在脸上固定成种令人生厌的格式,终日不变。她之所以能打动我的钱包,是因为她的乞讨工具。那是个年代久远、锈迹斑驳的白色茶缸,茶缸的侧印着残缺的"奖"字。它总是令我联想到某些神圣而纯洁的东西,比如名兢兢业业的工人或者勤勤恳恳的农民,他们用终年的劳动换取了这个茶缸,并且将它作为种值得肯定的荣耀,而现在,这茶缸主人的后代,却沦落成街头乞丐。刘"花衫婆婆跑了。"我发去了个郁闷的笑脸给苏名园。忻,祝你好运。”
??? 就在刘忻还一头雾水的时候,一阵冰冷的寒意毫无征兆老板看了看陆哲希,然后说道,"这面镜子,特别适合这位小姐,也是因为有缘,这面镜子,我就块钱卖给你们吧。"地刺入她的骨髓,一阵阴惨的笑声也随之在她背后响起:“嘿嘿……刘忻,我给你的情书,你收到燎个地方后,两个人都有点害怕。到了吗?”

标签:诡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