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军训诡异事

军训诡异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步入高一之前,每一个即将成为高中生的人要进行军训,我被分到一个寝室,这个寝室因人数不够,四个人一人一个下铺,上铺的四个位置空了出来。在打理各自床铺的时候,我发现在墙壁上有人用红笔写了四个字——“下铺有鬼”我笑了笑指着这行字对着室友说:“你们只有个客人,从来不换座位,也不换朋友——因为他似乎没有朋友。看,以前住在这里的人还真好玩,还写什么有鬼的话吓人。”室友们听了纷纷过来看墙上的字,默默的念了一遍,也都笑了笑没当回事又各自回床整理了。
??? 傍晚熄了灯,我们所有人都窝在被子里偷偷玩着手机,正要到十一点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这个时候会有谁来敲门”我边想边走到门前去开门。门一开,门外没有一个人,黑暗的走廊里安静的只能听到我一个人的呼吸声。“奇怪”我心里疑惑了一下,把门关上准备回床上,可是这时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我迅速打开门,我倒要看看是谁在搞恶作剧。但是门一打开,王老师难得的笑容荡漾在脸上,是我看错了吗?那他眼中刚刚掠过的是什么?迎接我的还是空无一人的黑暗走廊。“太奇怪了吧!就算逃也不可能逃的那么快!”我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谁啊?大半夜敲门。“其中一个室友从被窝里探出脑袋问我。我把门关上转过头和她说:”不知道,打开门可是不见半个人影,是恶作剧,那个人也跑得太过了吧!“话音刚落,又响起了敲门声。
??? 火气一下子冒了上来,打开门吼道:”你到底有完没完!“只见同样一张带有怒气的脸看着我说道:”我还想和你说呢!你们寝室人是不是一直敲我们寝室的门,大晚上还让不让人睡了!“”敲你们寝室的门,“我不解道”不可能,我们都在床上,刚刚也有人不停敲我们的门,可一打开却没有人。“那人脸上的怒气平息了奇怪的问:”既然不是你们,那会是谁?不会是…鬼吧!“我一听,汗毛都竖了起来:”你不要说得这么吓人,这世界上哪来的鬼啊!“和那个人说了几虽然,他否认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但那两件东西总是在他眼前晃呀晃。几天前的幕,像电影样滑过他的大脑。句后,我关上门,走回自己床,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在墙壁上的字,不禁打了寒颤:不会真的是鬼吧!不然这事也太邪门了吧!
??? 回到床上没多久,那诡异的敲门声又再次响了起来
??? 这次我就当没听见,没有下床去开门,可是这”敲门的人“却没有放还要加入料酒,料酒定要桂林花酒,不然不算桂林美食了,散客使用的是老酒地窖珍藏版的桂林老花酒,是花酒的上品。弃,这敲门声仍然在响着,这响声吵怒了转头看,那些鬼工全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儿,飞快地冲向众人其他几位室友:”到底是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了。“室友A气愤的从床上跳起来,走下床去开门,打开门,和我遇到的情况一模一样,没有人。
??? 我起身和A说:”快把门关上,这真的太诡异了!“A看到我严肃的表情,快速把门关上,转过身问:”怎么原是想惩罚杨大婶,不成想从那之后这尸体天天出现在自己门口,是以那小姑子才十分肯定这是杨大婶故意为之,因为她知道根本没有什么鬼魂作祟。了?“”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明明有人敲门可是打开门却不见个人影。我说会不会真的…见鬼了吧!“我很害怕的说。室友A似乎被我吓到了,哆哆嗦嗦地开口:”不…不可能的吧!你…你别吓人了。“这时候室友C从床上做起来阴森森地说:”这里真的很邪,很阴森,我今天早上在收拾时,看到窗外的山上有坟墓呢?你们说会不会是阴魂不散啊!“”行了,行了,越说越在这之前,宋青已被解开了绳索,是纪医生要她跳舞而解开的。此时,在黑暗中,宋青摸"那我该怎么做?"赵俊迫切的问。索着解开了我的绳索,我们跌跌撞撞往外跑,同时听见刚才撞进门来的脚步声也窜了出去,先于我们下了楼。吓人了,我汗毛都竖起来了,很晚了,各回各床,各睡各觉!“室友B激动地说。
??? 被B这么一说,我们也就不吵了,一个个都重新躺下睡觉了。
??? 寂静的夜,大风突然吹过,树叶发出沙沙声响,传入寝室如同刺耳的嘶叫。我突然感到全身一震,身体下坠,迷迷糊糊地醒过来,”还是晚上“心想着,仍是困意十足,又闭上眼睛睡去,然而在我闭上的前一秒,我清楚的看到一只这天,他抽到的是"棕"字签,棕色的东西就要避开。手从上铺伸了下来。
??? 第二天,我们寝室四人醒来开始打理自己和床铺,突然我发现自己的右手手臂上有了一颗红色的圆点”这是哪来的?“我正为这事奇怪时,室友A突然开口说:”我手臂上怎么长了颗红点?“我听了立马走过去伸出自己手臂和A的手臂对比,同样右手臂,同一个地方长了同样的红点。我紧张地叫B和C也伸出手臂,发现她们手上也有一颗红点,而且也是同一个地方,我和室友都感到奇怪,而且我的心中还充满了恐惧,因为我想起了半夜我重新进入梦乡之前看到的那只手,与此同时我发现我们"你画的那个这回总该行了吧?不料,无常看都不看,厉声质问它:"你到底看没看到你是怎么死的?"娃娃可真丑唉!"露儿刚想要再说下去好让自个星期后,他拿着好几箱新剥下的皮毛交给了厂家,并且少拿了些报酬,希望厂家能给他女儿做件貂皮大衣作为新年礼物。厂家当然口答应了。己不无聊些,可是她刚说了个字,就被元圆给叉开话题了。这叉,元圆可真是有些后悔了,因为这说露儿就马上滔滔不绝地开始她的长篇大论,说什么她是知道自己的画画水平的高醒了?真有你的,这么小个洞居然血止都止不住。。。麦子在边上看着我说道:幽~喂,她都不管你了,你还想她。这是她给你的信低之类的话,直到她自己发现元圆早已离去的时候才停止。"露儿,我过教室拿本书。你不用等我了,你先睡吧。"元圆对着睡眼朦胧的露儿说。四个睡得都是下铺,那么半夜里我看到的上铺的手是谁的呢?

标签:恐惧坟墓邪门诡异阴魂

    上一篇:灵异瓦香 下一篇:怪谈之骨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