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爱美的鬼

爱美的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白白是一个爱自拍的妹子,别看她名字叫白白,其实她不算白,皮肤有点黄,脸上还有一道疤痕搁在脸与鼻子的中间,唯一的优点就是不爱长痘。
??? 一天,她逛街在公园玩,看见一朵花还蛮漂亮,以花为背景,美美的用美图秀秀拍了一张,经过p图,照片中的人美的就是个瓷娃娃。她把照片发到朋友圈,朋友圈的人都迅速的点赞,没见过她的网友纷纷的叫她美女,要跟她约会,她都非常矜持。
??? 其实,她也每天的愁,自己的脸为什么就无法像照片中的那样皮肤白皙可爱,每天都有用护肤品,美白的面膜,洗面奶,精华液啊啥的,天天用,就是无法跟照片中的人相比。
??? 那天,一个网友约白白见面,白白本来不想见的,但是那网友说的一句话让她心里期待,那网友说“等你见了我,我就告诉你如何让皮肤跟照片中的一样,带你见证奇迹。”
??? 黄昏,一个穿着白裙的美女站在一个年代久远的石桥上望着远方,白白看见后心叹“好美啊!得拍下来 ”咔嚓“一张唯美的照片就这么存在了白白的手机里,夕阳西下,美女仙气飘飘,忧桑的望着远方,自然美!
??? 白白走上桥,左瞧右瞧,就只瞧见冷飘飘的美女,上前问到”美女,您是那个美图秀秀网名的网友吗?“白白感觉她身上有种熟悉的感觉,随后便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了。
??? 美女转过头来,微笑着回答”你就是白白吧。“
??? ”美女,你好漂亮!“白白真心赞美着。
??? ”我叫秀秀。“美女特别客气,还有种高冷。
??? ”那今晚不介意去我家住宿一晚吧。“白白特别热情的叫秀秀去她家玩
赵顺民为难的挠劣头,"这个刘大爷,平时就爱喝点小酒,这会儿有急事了,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哎!"赵顺民边叹着气,边给赵小宝盖紧了被子,生怕着凉了。??? ”好的,你带路。“秀秀踏着高跟鞋就往前走,白白对于她这种态度一点都不介意。
??? 到了家后,白白迫不及待的问起了秀秀怎样保持皮肤美白。 ”这个很简单,你闭上眼睛。“秀秀把手机拿出来。
??? 白白带有深意的看了秀秀一眼,嘴带微笑,听话的对了,忘了交待件事,件特别特别重要的事。把眼睛闭上。秀秀在白白身上感觉到一种危险,但是,找不着那种危险究竟存在哪。
??? 秀秀手上结着法印,然后将手放在了白白的头顶上方,无声无息的收取了白白的精气神,白白的脸上已经开始了变化,原本的黄皮肤一步步的转变为白里透红。做完这一切,秀秀看着白白的脸,有些不不经意间,老人仿佛看见了两张同样的纸钱!老人揉揉眼睛,没错,是两张!老人有些诧异,无奈的摇摇头。对劲,但说不上来。
??? 秀秀及时收手,其实也就半分钟的时间"他有没有和什么人起呢?"。,用手机拍了一张,”睁开眼吧。“秀秀拿着一面镜子放在白白的面前,也把手机中的照片给了白白看。
??? ”哇!真的好漂亮,感谢你哈!我们交个朋友吧,没事多交流交流脸上心得,你住我家吧。“白白一睁开眼就见镜中有个十分漂亮的女人,摸着自己的脸欣喜不已。
??? ”好啊!“秀秀答应了,怎么说,白白一个大活人能提供她几次精气,以便化身为人。其实秀秀没有注意到一个问题,为什么白白没有问她是怎么做到这事的。
??? 接下来的这几天,秀秀不断的吸取白白的精气,可每次施展法术之后却感觉身心疲惫,并且自身好不容易修炼的半人半鬼的体质已经频临匮乏,她急需人的精气维持。
??? 白白越来越漂亮,脸色红润,一看就知道,身体健康,精神相当好,就像天天吃了补药一样。 又一天黄昏,秀秀加大了力度狂吸白白身上的精气,闭眼中的白白睁开眼睛笑看着秀秀,素手轻挥,秀秀身上的精气全部涌向了白白的手中,而秀秀的身体迅速腐烂并逐渐开始透明。
???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秀秀惊慌的缩在角落里。 ”当然是…“白白轻笑,话说到一半,便停嘴了。
??? 秀秀发狂,迅速抓向白白,白白一只手就抓住了秀秀的脖子,秀秀无法动弹,另一只手拍向秀秀的额头,秀秀双目失神,白白把秀秀的鬼魂使劲的揉搓成一个透明圆球,然后扔进了嘴里,拿起桌上的一杯水喝了一口,就这么吞了下去。
??? ”换脸游戏到我把头从被子中神了出来,看到木春明用被子把整个身体包笼的严严实实,但晕并不能掩饰住他那颗极度恐惧的心。此结束。“白白拍拍手表示搞定。
??? 白白自从吃了那‘药丸’后,脸色越发的红润好看,拍照也无需用美图秀秀了,皮肤好,心情自然好,而且她也不用杀生。
??? 就这样过了半月,白白去逛街,一个女子撞到了屋:"哦,不去哪,楼下凉快。"她身上,不小心把红红的果汁倒在了白白的身上,白白烫的尖叫,手上被烫了一块红肿。
??? ”对不起,对不起…“溪夕连忙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拭白白的手臂,那纸巾冰冰凉凉的,让白白感觉很舒服。
??? ”没事了,我先走了。“白白没好意思怪人,便走了。溪夕看着她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光芒,手中的果汁正在冒着冷气。
??? 白白以为这样的小事很平常,过路人而已,她甚至都没看清那女孩长什么样,便没记在了心上。
??? 又一次,她正出门买生活用品,楼梯口有许多的东西堵住了路,这时旁边的一房间但是,吸血鬼也不是完全不可战胜的。只要我们不怕牺牲,排除万难(谁把我们老师的讲演稿摆在这儿了?)里出来一个女孩子,从楼梯口搬东西,看来是刚进来的住户,白白安静的在旁边等待。
??? 女孩子把东西搬的差不多时,直腰捶背,看见白白后眼睛发亮。 白白抬脚要走的时候,背后有人叫住了她。
??? ”美女,等下,你还记得我吗?“溪夕走到白白身前,眼睛笑成了月牙儿。
??? 白白摇头,有些疑惑,这女孩子除了眼睛很明亮,面部没有什么特色,很普通的一张脸,她实在想不起她是谁。
??? ”你不记得也没关系,我又没什么特殊的,那天在街上,我不小心把你撞到了,还把果汁洒在了你的身上。“溪夕有些失望,拿起白白的手臂,用指尖触碰着当初白白被烫伤的部位。
??? 白白从溪夕的指尖上感受到了滚烫,这是她所没有的体温,又是一丝烫痛,把手从眼前的女孩手中抽来,”哦,我记得了。你现在住在这一楼吗?“
??? ”当然,你也是住这吗?我们成邻居了,我叫溪夕,美女姐姐"我没有杀人!我也没有偷什么蓝钻!我从来身上不带什么匕首,保罗你这个骗子,为什么要撒谎!"维尼从被拘捕到被法庭审判时直不肯认罪,直到进了监狱,他还是使劲叫着冤枉。",你叫什么名字?我们交个朋友吧。“溪夕很诚恳的笑看着白白。
??? 白白盯着秀秀的眼睛,盯了很久很久,然后点点头,”我叫白白,你先搬东西吧,我还要下楼去买东西。“
??? 溪夕笑着说好,然后继续弯腰搬,白白走后,溪夕一下子瘫倒在地,脸色惨白,手捂着眼睛,指缝中血渗透出来,溪夕随便抹了抹眼睛上的血,睁开眼睛,一片通红。溪夕从身上摸索着一瓶清明的药水,滴了滴在眼中,凝目了一会,眼中的血丝已经全无,又恢复到了楚楚动人的眼眸。
??? 后来,一有时间,溪夕跑去白白的家中,”姐姐,咱们去逛街吧。“白白点点头,溪夕亲昵的挽着她的手,很凉很凉。
??? ”姐姐,咱们一起去吃大餐吧。“
??? ”姐姐,我穿这件衣服好不好看? “
??? ”姐姐,你有男朋友吗?“……
??? 每次溪夕有空就去找白白,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白白渐渐的信任了溪夕,也会有空去请溪夕一起吃饭。
??? 一天,溪夕炖了汤,邀请白白来屋内喝。”溪夕,我来了。“白白开心的给溪夕一个大大的拥抱
??? ”先喝杯果汁,我特意冰过的。“溪夕给白白倒了一小杯红红的"那不行,除非人半。"我承认,我很贪心。果汁
??? ”嗯嗯,谢谢溪夕。“白白一口气喝下,没有丝毫怀疑
??? 之后,每次白白去溪夕家里去,溪夕都会给她来一杯特意加冰的果汁。
??? 时间一长,白白精神不振,身体还有挥发的迹象,她不敢见溪夕了,她怕溪夕会嫌弃害怕,不会跟她做朋友,她躲在角落里,怎么办?怎么办?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她的脑海。
??? 深夜,一个身穿黑袍,枯枝骷髅的指骨上涂着火红色的指甲油的女子出现在街道上,无影无踪,用的不是平常人的走。她跟在一个喝醉酒的男人身后,在一瞬间,手向男人头顶抓去,就那么一瞬间,男人的身体迅速腐烂,身体的所有精气以及灵魂都纳入了女子的手中,男人的尸体倒了下去。
??? 女子又出现在另一条街道,向另一个男人抓去,又一具尸体倒下,又快速的移动,女子看见了一男一女在昏暗的角落里接吻,如漆似胶。女子毫不留情的向那两人抓去,”啊!“凄惨的尖叫声响彻在这条小街四周,引起了一人注意。
??? 溪夕听到这声音加快速度飘去,一定要拦住她,一定要拦住她,不能让她错下去。
??? ”住手!“溪夕终于赶到,对着黑袍女子喊到。
??? 黑袍女子的手僵硬在半空,而那女人颤抖倒那影子仿佛禁不住这样的注视,慢慢地淡下去,淡下去,就好像电影中常有的淡出镜头,最终便消失在空气中。地,地上都是液体,嘤嘤哭泣。
??? ”我知道你是白白,住手,别伤人。“溪夕慢慢的走向黑袍女子
??? ”你别过来!“白白出声,缓缓的把帽子摘下,”溪夕,我们是好姐妹,你会不会害怕我?“白白颤抖着声音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呢,皮肤衰老下垂,不复往日的青春光滑,而且眼睛中似乎有东西在蠕动,其实,她脖子以下的皮肤已经成了空架了,一夜时间便让她成了这样。
??? ”我怎么会怕呢,姐姐,你先过来好吗?“溪夕急切的说,”你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 白白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坚定的走了过去。
??? ”抱抱!“溪夕诚恳的看向白白,伸出双手。
??? 一人一骷髅相拥在一起,这种场面有种叫感动,也有诡异。溪夕的双手迅速在白送欣回来,王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眼前又浮现出那天晚上的场景:这一天是农历十五,月光很明亮,虽然梨很不愿意还是跟着他上了十三楼的楼顶。白的背后结着符号,”缩地符,走!“溪夕把符打入那个女人的身上,那女人瞬间就没了影。
??? ”姐姐,我跟你说个秘密。“溪夕把头靠在白白身上,”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烧了一道符在果汁里,假装撞到你,确定你是修炼成人的鬼,但那果汁只是把你小小的烫肿,我知道你没杀过生,换杀气重的鬼,遇加了符的果汁便会腐蚀,后来我追踪你的气味跟你做了邻居,还记得我刚来的时候,你看着我,使用了心术,我好不容易才坚守住心房,却被你伤了眼 就在个人还没有从惊悚的幕中回过神时,纸人的双眼流出殷红的血泪,随后猛地坐了起来。睛,后来慢慢的夺取你的信任,当你对我没有防备,我每天都请你喝果汁,那果汁里我加了符,特意冰冻,你修炼成人的精气慢慢的消散,便是这样的原因。鬼再怎么修炼成人,都脱离不了鬼道,我们一起去投胎吧。“溪夕流着泪缓缓的道出了种种的内幕
??? ”啊!!!“白白双眼泛红,用力推开溪夕,”你骗我!为什么为什么!我又没害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白白大吼,眼睛里流出血泪
??? 溪夕闭上眼睛,等待着白白的发泄
??? ”呀!“此时的白白被愤怒燃烧,那空架的胸腔里一颗红色的心脏在加速跳动着,伸出双手抓进溪夕的心脏,一把扯出,当着溪夕的面,”砰“的捏爆了。
??? ”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白溪啊。“溪夕在最后的时间里说出了这段话,在月光下,身体化作点点荧光…
??? 白白眼中带血泪,想起些什么,”小溪…“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 曾经她也是美若天仙,两姐妹,白白比白溪更漂亮,她也很在意自己的容貌,一次,去远房亲戚那做客,不小心摔了一跤,至此在脸上留了一道不可祛除的疤痕,之后,村里人在背后议论纷纷,也无人娶她,心里也无法接受自己脸上的疤,郁郁而终,哪怕死后做鬼也极在意自己的容貌,不断的修炼,吸食花草的精气,却还是无法恢复以前的容貌,直到碰上秀秀才恢复自己当初的美貌。
??? 白溪的寿命也不长,姐姐去世后的几年中,也因病而亡,后来听一高人说有看到过白白,正在修炼,鬼终究是鬼,不能久待人世,不然便违反了人间秩序,无法投胎,会遭天谴。白溪担心,便去寻觅,高人给了白溪几道符纸,其中一道便成了白溪的心脏,维持在阳间行走生活,跟正常人一样有体温,不过体温要比正常人高许多,剩下的符便是解散白白修炼多年的精气,一身精气散去便可去投胎……
??? 白溪找到姐姐后,犹豫了许久,还是向姐姐下了手。
??? 回忆到这,白白已经杀了生,可妹妹却已魂飞魄散为代价为白白赎罪,白白的鬼魂不由自主的被地上屋子里没人回答。刘东华往前走了走,轻轻地推了下房门,"吱嘎"声,门开了。阵发霉的味道扑面而来,让刘东华有些发呕。刘东华皱了下眉头,脚抬了抬又放下了。他看了看黑漆漆的屋里,冷森森的有些让人害怕。突如其来的漩涡卷进了其中……

标签:朋友灵魂姐姐成人妹妹

    上一篇:狐戒 下一篇: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