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新聊斋:狐之梦回

新聊斋:狐之梦回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小时候放寒暑假时,玉子总要去乡下亲戚家度过的!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日子应该是非常的惬意而舒坦的。不管是暑假还是寒假,时间总是过得那么的快;总是要到了最后,报名的前几天回到了家里,才会心慌了,开始手忙脚乱地赶着作业。当然,最后总是要做完的,只是质量上就不敢说了。
??? 最常去幺叔家玩,还有一个是妈妈的干儿子家,有时也会去姑妈家。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对待我这个城里去的孩子,总是十分的谦让爱护。少年的玉子,对于那些生活上的拮据是不用去关心。每天的和一群小伙伴们自由自在的玩耍着,饿了有现成的并不丰盛的然而却十分可口的饭菜,困了,倒头睡去!觉得再没有什么能够烦恼的,那样的日子便是天堂了!
??? 幺叔家里是另外的故事暂且不说,突然的想到那只狐狸,是在大哥也就是我妈妈的干儿子家发生的一件事情,无意中放了一只狐狸,不曾想在若干年后,竟然会再次的遇到。故事有点离奇,然而并不有什么值得记诉的,此时闲来无聊,姑且说出来,以博一笑!
??? 记得那时还很小,应该是尚未入学读书。照例,逢年过节时大哥就会前来给妈妈拜年,有时会呆上几天。回去的时候,便常常的带了玉子一起,去他们家里玩耍。小孩子心性,只要有得玩,去哪里并不重要。只要想家了,告诉一声,大人便会送了回来。大哥家除了大的两个兄弟外,下面还有几个妹妹,好像最小的和我差不多大。大哥二哥都要大我许多,是有许多家务要做的,一般都是那几个姐妹还有其他邻居家的孩子过来陪我玩耍。其实也不像现在,有什么电脑呀玩具呀什么的;现在想想,都已经记不得究竟玩的什么了。反正是如自由的野马般,无拘无束,快活逍遥!
??? 那天,大哥二哥上山后回来,二哥的手里便提着一个笼子,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只招呼我们过去看,想来是什么稀奇的东西。我们几个小孩子忙放下手中的游戏,跑过去围着笼子,看着笼子里一只小小的动物,都嘴里嚷嚷着猜测着是会什么。它美丽的皮毛十分的柔顺,略尖的嘴唇,大大的眼睛,十分惊慌的看着我们。大哥说这是一只狐狸,他们在地里干活时抓到的,正好我来了,待会杀了补补。听见说要杀了它,那只小狐狸的眼睛竟闪过一丝恐慌,显得更加暗淡。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它的一双小眼睛总是盯着我,眼中仿佛有说不尽的忧伤,她想要告诉我什么,是否在向我企求帮助?
??? 不知道当时的我是怎么想的,一方面想着有肉吃了;一方面,看着那只小狐狸带着一丝悲伤的求助的眼神,心里不由得生出几分不舍来。一下子伸出双手护着笼子,不许他们杀害它。大哥见我这个样子,以为只是一时喜欢、不舍,只好暂时的放弃了。还给我钉了一个大点的笼子,把那只小狐狸关在里面。
??? 然而,接下来的问题是,不管我们喂它什么东西(当然,我们自己都没有吃的,是不可能有肉之类的给它的),它都不闻不看,只用了一双满是哀怨的眼神看着我,大哥说狐狸只吃肉食,这些蔬菜什么的它根本不会吃的。以当时的条件,我们哪来的肉给它吃呀?二哥还一直的嘴里嘀咕着,希望能够说服我杀了它我们就有肉吃了。可是,不管他怎么说,我都不肯松口答应。见实在劝说不了,他们也没有办法,只好摇摇头离开。很快,小伙伴们也被大人们叫回去吃饭了。因为玉子的原因,得不到肉吃的姐姐们也不管我了,笼子面前就剩下我和笼子里的小狐狸!
??? 我知道再这样下去,就算不杀了它它也会被饿死的。可是心里面总是觉得怪怪的,就是不舍得把它杀了。不知道是因为被它的那种哀怨悲伤的眼神感动了还是什么,总之,就是不想见到它被杀了来吃,虽然心里也想着杀了它就能够吃到一顿美味大餐。得想一个办法,而最好的办法,无疑就是放了它!这也是当时纪风正打算向服务员催菜,而眼前的安超忽然口咬在自己的手腕上,撕下块鲜血淋漓的肉,边咀嚼,还边说着:"我太饿。"又举起自己的手腕,对纪风说,"你要不要也吃点儿?"的玉子能想到的最好办法。我知道,必须把它放了,虽然心底其实是多么的舍不得那即将到口的肉呀!
???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笼子,不敢伸手进去,只怕这只可爱可怜的小狐狸以为我会伤害了它,它会咬我、抓我!我故意将笼子弄倒在地上,最后,我看了看那只小狐狸,狠狠心,跑了出去。只在心里默默地为它祈祷、祝福着,希望它能够平安地回到它的家园,找到它的家人父母!
??? 事后,当发现狐狸不见了的时候,并没有人说什么。只是大家都觉得有点可惜,玉子难得去一回,本来想要给一个惊喜的,只可惜被它跑了。而玉子,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当真正看到空空的笼子的时候,心里还是不由得有些难过。不知是为了那只小狐狸,还是自己不曾到嘴的肉?总之,大人们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谁再说怪谁的话。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似乎,再也没有以后。只是,谁又知道,在心里早忘了这件事情的几年后,玉子居然会再次的遇见那只小狐狸,还有她的父母。
??? 又是几年过去,十几岁的玉子正是青春叛逆,喜欢一个人独自徒步去到野外,美其名曰探险。其实说白了,也只敢就在家附近转圈罢了。倒是会有一些感悟,追求的那种莫名其妙,自以为是的冒险生活。当一个人,独自走在野外的夜里,有淡淡的月光相伴;心情莫名的宁静,感觉自己便是那遥远古时的侠客,仗剑江湖,逍遥自在,无拘无束!虽说那样的时光总是如此的短暂,然而在少年玉子的心底,却是一段非常美妙的日子!
??? 记得那是一个暑假,无聊的玉子突然地想要出去走走。索性,简单地收拾下,便走出了家门,漫无目的地向着一个方向走去,天气似乎不错,雨后的天空十分清朗。有舒爽的风吹拂,并不火辣的阳光洒下,是一个远足的好天气哩!
??? 出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这样随"保姆!每月千去吗?"她撇开众人,走到月的身边,傲慢地问道。意而无目的的行走,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天空便暗了下来。沿着一条碎石铺陈的山路,走在不知道去向何方的旅途,心底,竟然没有一丝的慌乱与害怕!是因为那时隐时现的月么?渴了,寻一处水井,掬几口甘甜的泉水,惬意乡野里清泉不一样的美味。发了一会愣,忽然抬头,却见一个面容娇好的女孩,瞪着一双大眼,有些怯怯地在不远处看着我。见我望向她,却不躲开,甜甜的笑着,一闪,跑开了。也不去管她,继续我的探险之旅。
??? 有皎洁的月光洒落下来,遥望天空的月,有一种柔软,有几分温暖!时而,那月遮进云层,露朦胧淡薄的光亮,无法照亮眼前的山路。然而知道她就在那里,是心底最为美丽的守护,再无所畏惧!
??? 走得累了,坐在路边田垠,偶尔看见远处点点光亮,是农家忙活了一天回来;依然在收拾忙碌,作最后的洗漱,准备着要休息了吧?玉子是不会去麻烦他们的,玉子只享受着这样宁静夜晚,舍不得破坏了那种孤独的意境。
??? 这样的走走停停,夜更深了,也更加的凉意深重!想像着那些古代的侠客们,在这般孤寂的夜里,他们会做些什么呢?是在随便遇到的一户人家借宿、是找一个可以躲避风雨的山洞,也许,就如我一般的就地找一些枯败的树枝生一堆火取暖么?再拿出纸笔来,煞有其事的写些无病呻吟的词句。现在想起来,那时的玉子行事有些古怪,却是如此的好笑哩!只是那样简单无惧的生活,真的好令人回味啊!
??? 眼看着似乎要下雨了,寻找着一处路边山壁的凹陷处,勉强的可以容下身子。四处去弄一些杂草来铺垫了,躺下去,再在外面生一堆火。完美!
??? 然而一时半会睡不着,心里会胡思乱想!心绪如脱缰的野马,一时半会的是无法归位的。也不去管它,小心地弄着那火堆,怕会熄灭。云层似乎被吹散了,月露出她的容颜,来不刚打开版面就把关伯吓了大跳,报上竟然是张关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这张脸刚刚才对关伯微笑过。及感叹她的美好她的手指无意中抚过书页,感受到丝异样——书的尾页和封面间夹了张碎纸片。纸片上黑色的印刷体已经被磨得有些泛白,经辨认,应该来自于张名叫松间晚报的报纸,出版的时间她的手指随着目光移动到报眉,居然是年!这便是她从碎片上能获知的全部内容。,很快又被遮掩。迷迷糊糊仿佛睡去,感觉有谁在面前晃悠,还有银铃般的笑声传进耳里,如置身于一个虚幻的世界!
??? 努力的睁开眼睛,便看见傍晚时分遇到的那个小女孩,满脸笑容地站在面前,手里还拿着一把电筒。她告诉说她家就在附近,因为看见这里的火光,便过来看看,不想会是我。我拦住她问:"没有人住在这儿吗?"她极力的邀请我去她家里,说这里晚上不安全,有野兽会出来咬人。还说马上就要下雨了,这里根本躲不了,会被淋湿的,还是去她家里安全保险。听说有野兽,心里不免有些打鼓,看看天好像真的是要下雨了。虽然不想麻烦小女孩家里,还是赖不住她的要求,只好跟随着她一路高高低低的,走过了一断弯曲不平的小路,便来到她的家里。小女孩的爸妈也十分热情,给我煮宵夜吃了,又安排我睡下。
??? 睡在柔软的床上,倦意很快袭来,昏昏沉沉地入了梦乡!在梦中,做了个奇怪的梦!我梦见小女孩和她的父母,来到我的面前,非要我坐在上首,他们在下面,表情严肃地对我作揖行礼。小女孩的爸爸告诉玉子,感谢我几年前救了他女儿一命。而为了找到我并向我致谢,他们一家人忍受着日渐污染而不好的空气和环境,好不容易才在这里说到这里,门卫大叔的眼神阴郁,露出股凝重的忧伤。遇见玉子,真是天意!要是再找不到玉子,最多一年,他们也要搬家,到更为适宜他们居住的地方。也许,会再也见不到玉子了!
??? 这让玉子很奇怪,也很疑惑,我什么时候救过小女孩了?我怎么没有一点印象呢?他们在这里住得好好的,干嘛要搬家呢?玉子看着小女孩,没有一点曾经认识的印象,几年前,她有多大呀?就是玉子也没有洪老师只能苦笑:"许先生,是你自己选择要过来的,而且我很担心你会无所获。"多大哩,我在哪里去救她?可是,看他们一家这样郑重其事的样子,玉子也真的有点迷糊了。我不会是失忆了吧?或者是我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吧?也不至于呀!玉子心里真是糊涂了!
??? 见我一付迷惑的样子,小女孩的爸爸笑了笑,“恩人,你可记得几年前曾经放过一只狐狸?”
??? “狐狸!”
??? 经他这么一说,玉子顿时想起来了。那个被关在笼子里,一付可怜兮兮样子的小狐狸,差一点就被我待我走到那张长椅前,椅子上只剩片落叶。们吃进肚子里去了!可是,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莫非,这小女孩就是那只可怜的小狐狸么?那倒是真的有点巧了哩。
??? “救命之恩,怎能不报?”见我恍然大悟,小女孩的爸爸笑呵呵地说道:“为了等这一天,也许这个女孩的身体会被直压在下面,没人知道;也许她唯能被人发现的部分,就是这只细瘦的手臂他们家也是历经艰苦,差一点全被猎人抓去了。”而现在这里的生存环境实在是太差了,若是再等一年,还无法遇到我的话,他们也只好放弃,搬迁到更为隐蔽的森林里去。
??? “天幸,还是让我们遇到恩人!能够亲自向恩人说声谢谢,今生再无遗憾!”
??? “呵呵,其实也没有什么的。”我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也是我们的缘分哩!”
??? “是呀,缘分哩!”女孩子的爸爸十分开心:“这是我们狐族的信物,恩人以后有什么需要,只要拿出这个,大喊一声,我们一定会赶到,再无推辞!”
??? “啊,这……”我却是不能收下的“这个有点太贵重了,我怎能收下?
??? 当初,我也不过为了心底那一丝丝的不忍心才放了那只小宁大路迷迷糊糊地问:" 你丫这是要干啥?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狐狸,其实事后在心底还是后悔了好久的。现在,被这般的当作恩人对待,心中实在有点惭愧。所以无论如何,此时正是早课时分,李学究的房子周围挤满了学生,那狐女在众目睽睽之下从李学究的房内走出,那付衣襟半掩鬓发散乱的样子被众人看得清楚,再加上那老鸨的大嗓门,李学究便是有千张嘴也辩不过来。看着学生们鄙夷、好奇、嘲弄的眼神,李学究真恨不能有个地洞钻下去。等学生们早课散尽,李学究已经不告而别,连这个月的束樇都不要了。我也不能接受他们这样贵重的厚礼。见我如此坚决的推辞,他们也不再坚持,只说让我好好休息,他们也不再打扰我便出去了。他在想念小蕊。
??? 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耳边摆弄,有些痒痒,迷迷糊糊地醒来,天已经大亮了。可是,这是怎么回事呢?我怎么会是睡在地上?还有,这个东西,不是小女孩爸爸交给我的而我一直拒绝的那件狐族的信物么?我究竟是在哪里?梦中么?可是这感觉为什么这样真实?昨晚明明是跟着小女孩到她家里的,这会儿怎么又会在这里?这是哪里?难道,昨晚的梦是真的?小女孩一家,原来真的是几只成了妖的狐狸么?而我一不小心还是小女孩的救命恩人?我有些被搞糊涂了。没想到那时一时心软,竟放了一只狐妖么?而经过了这么些年,居然,还能够再次遇到?这也真是缘分哩!
??? 小女孩一家,早就离开,可能如他们所说的,去到森林的深处, 也许,那里才是她们的乐园。也许,终有一天,人类无度的开采,会让她们这最后的乐土也消失迨尽,那时候,不知道她们将如何生存下去。呵,她们只是一群与世无争、于人无害的妖,又怎能,面对人类的贪婪而从容以待?我只有在心底默默为她们祈祷祝福!
??? 那个狐族的信物,玉子没有拿走,本想挖一个深深的坑把它埋了,最后想了想还是扔进了溪水里。我不想再去打扰小女孩一家人平静的生活,正如她爸爸所说的,外面的世界,不是她们喜欢。虽然也不是玉子所喜欢,然而,我却不能如她们一样,我只能呆在这里,只在心底为自己建造一处乐土。只能那样了!
??? 我回到家,许久许久没有再一个人出去了。小女孩一家人,也埋藏在我的心底,许久地没有被想起。今夜,有细月,小雨还在下着,整整下了个月的雨了,直到现在也并没有停的意思。这个偏僻的小山村在这次雨之前,以经连续年干旱了,那条干的出现裂缝的小河又涨满了水。第天雨突然停了,太阳出来了暖暖的,唯漂亮的就是那条小河,孩子们很想去河边玩耍,可大人们却不让去,他们说那条河不干净。细柔柔的雨若有若无地洒落下,没有征兆地,并突兀地,会想起来那个睁着一双漂亮大眼睛的小女孩和她的爸爸妈妈;会想起来,那个有些可怜兮兮的娇小而无助的小狐狸!她们,现在还好吗?

标签:妈妈爸爸姐姐妹妹

    上一篇:十大珍馐 下一篇:黑锦缎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