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梦中的男童

梦中的男童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01
??? 阳光灿烂的午后,凯瑟琳独自坐在阳台上喝咖啡。突然,她眼前出现了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接着男孩的嘴里流出了鲜红的血。凯瑟琳吓了一跳,正想询问,男孩却转身朝花园右侧的花树下跑去,还发出欢快悦耳的笑声。凯瑟琳追了过去,耳边传来男孩幽幽的呼唤声:“我好痛,救救我!”凯瑟琳追到花树下爱华拿这解剖刀,开始就在尸体的颈部割开了个小口子爱华和小来毕竟是学习好的学生,解剖的技术算是很不错了,非常干净和利落。最后,他们那组得了第。时,男孩突然不见了。凯瑟琳打了个冷战醒了,原来又做了那个可怕的噩梦。凯瑟琳每年都会做几次同样的梦。梦中,那个浑身带血、满面惊恐的小男孩总在她眼前挥之不去,最后在花树下消失。
??? 第二天早上,凯瑟琳的父亲瑞德请来了工匠改建花园。她的妈妈卡茜在她很小的时候离开爸爸,嫁给了一个英国商人。这么多年来老者说着落泪,深深地叹了口气。,为了她,父亲一直未娶。现在,父亲要结婚了,所以准备将别墅重新翻修一下。据说,父亲年轻时曾爱过另外一个女人,妈妈走后,不知为什么,爸爸却没有和她在一起,而是爱上了现在要娶的这个苏格兰女人。
??? 中午时分,工匠们居然在花树下挖出了一具被肢解的人的骨架,骨架身材不高,像大家肯定也都注意过关闭的电视屏幕,灰黑的屏幕可以清晰的倒映出电视前的景物。我正盯着电视机里自己的影子发楞,突然我从电视屏幕倒映的影子里面发现从我背后的门口走进来个人!因为家里就我个人,我又没有听到有人开门进来。所以我第反映就是进来小偷了。我赶忙回头看,门口什么也没有。屋子里静静的,还是只有我个人。个小孩。瑞德马上给警局打了个电话,探长唐苑没一会就赶了过来。唐苑勘查后当即断定,这是一个七八岁男孩的骨架,死亡时间有待测定。凯瑟那现在怎么办?啊?!琳突然想到了昨晚的噩梦,难道,这具骨架就是梦中的那个小男孩?想到这里,凯瑟琳不由得毛骨悚然,赶紧将噩梦的事情告诉了唐苑。唐苑感到很奇怪,经检验,从骨头上的被利器砍过的伤痕来看,有被肢解过的痕迹,被害时间在15年到20年之间。瑞德说,这栋别墅有上百年的历史了,他是在20年前买的。那么,瑞德应该认识这个小孩,可他却说不知此事。唐苑不由得狐疑起来,难道这个神秘儿童和他有关?
??? 02
??? 这天,唐苑又接到报案,说某建筑工地在施工时挖掘出一个破旧的铁箱,从里面发现了一包被肢解的尸体。真是诡异,不到半月,竟发现两起被肢解尸体的命案!唐苑带人立刻前往调查,他从那个破旧铁箱里看到了一具被肢解的无头女人的尸体。因为铁箱封闭得好,里面还装满了工业防腐剂,被肢解的尸体像被保鲜了一样。法医这墓室里怎么会有人?说,暂时无法确定确切的死亡时间。凶手是用一件女人上衣来包裹尸体,唐苑觉得那件上衣很特别,是从左边系带子的,看来凶手有可能是个左撇子,还有可能是个变态性杀手。女尸除了头部没有"姐,我讲了哦,你听完之后要睡觉,不能再缠我啦,明天喂要早起去打球呢。"之外,左上臂和右手腕的皮肤有明显的刮痕。唐苑认为,凶手之所以刮掉被害者的皮肤,极有可能受害者身上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特征。凶手为了遮掩侦查视线,砍下了死者的头部。
??? 由于两起命案都没有搜索到太多线索,唐苑只好吩咐手下请媒体帮忙发布,看一下民众是否能提供一些有价值的线索。现在,最让唐苑感到不可思议的就是凯瑟琳那个每年都会重复的噩梦。为了解开心中的谜团,唐苑找到了心理医生史蒂文。史蒂文说:“我们暂时无法肯定,到底凯瑟琳的噩梦和男童案是否存在某些联系,但是,她每年都会梦见同样的噩梦,我觉得她可能有某些记忆深处的东西因恐惧而被遗忘了。刚才,我对凯瑟琳的情况进行了分析,我觉得任何梦境中的巧合,都和现实有着某种联系,根据梦境分析理论来推测,凯瑟琳的梦境和脑中闪现的场景,肯定是某种现实状况的再现,只是形式上可能有点扭曲而已。…‘你是说,这些场景,凯瑟琳曾经见过?”“是的,只是她不记得而已。但我可以用催眠术,尝试着让她说出当年发生的事情。不过,在进行催眠前,你们有必要将被害男孩的头骨复原,这样效果会更好一些。”
??? 几天后,唐苑命人将被害男孩的头骨复原,然后请凯瑟琳来确认。凯瑟琳看后惊讶不已,这不就是在梦中出现的那个男孩吗?这时,史蒂文来了。他温柔地安抚凯瑟琳惊恐的情绪:“凯瑟琳小姐,请你尽量放松,然后你现在要告诉自己,你是一个几岁的小孩,你走进了一个房间,看到了地上很多鲜血。你很惊恐,因为你看到了一些害怕的东西。你现在慢慢回想,然后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史蒂文在借助他的专业知识来引导凯瑟琳进入催眠状阿范在巫婆的门口再练习着祈求的话语,希望对方能从里面感受到她的诚心,好帮助她实现愿望。态。这时的凯瑟琳似乎在拼命挣扎,满汗大汗。突然,凯瑟琳睁开了眼睛,脸上的表情显得很痛苦。“你看到什么了,凯瑟琳?”史蒂文关切地问。凯瑟琳说,她看到了一个小男孩儿躺在地上,浑身上下都是鲜血,有一个头发长长的人正在用利器肢解他的尸体。可是,她却无法看清凶手的样子,只看到一个背影。史蒂文告诉唐苑,幼时的凯瑟琳肯定是目睹了当年那场血案。正是那段记忆,变成了凯瑟琳一生挥之不去的噩梦。
??? 唐苑暗想,既然年幼的凯瑟琳是目击者,那么,凶手和男孩会不会就是她熟悉或亲近的人呢?与此同时,铁箱内的女尸被害时间勘察结果也出来了,死者被害在15~20年前。这时,唐苑接到了一个叫媚兰的中年妇女打来的电话,说她能提供铁箱女尸的线索。
??? 03
??? 媚兰四十五岁左右,面容姣好,气质优雅。她告诉唐苑,那个在铁箱里的女子很可能是她的好友。唐苑让媚兰提供一下有关她好友的详细资料。媚兰说,20年前,她的好友说要嫁给一个英国商人,可是至今却没有任何音信。
??? “既然这样,你怎么就断定铁箱中的女尸就是你朋友呢?”“她当初说嫁到国外后会很快联系我,可是都20年了却仍没有消息。昨晚看到新闻后,我有种特别不好的预感。我发现女尸身上被刮的伤痕处,和我朋友身上的两个刺青处位置一样。所以我怀疑,铁箱中的女尸可能是她。”唐苑若有所悟地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怀疑她这么多年都没有和你联系,可能是根本就没有出国就被人害死了是吗?”媚兰点点头。
??? 唐苑觉得媚兰提供的线索比较简单,铁箱的女尸没有头部,面貌难辨,仅凭她朋友身上的特征和女尸身上的两处刮痕相吻合,还是无法断定她们是同一人。媚兰突然说:“我和她以前的家人,还有她在外国的丈夫都失去了联络,我希望你们可以帮我找到联络她家人或者丈夫的方式,这样我也不用整天在怀疑,那具尸体是不是就是我的朋友。”
??? 当媚兰说她的朋友叫卡茜时,唐苑愣住了。卡茜正是凯瑟琳妈妈的名字,世上居然有这么巧的事。凯瑟琳曾告诉过他,她妈妈卡茜在她小时候离开了父亲,嫁给了一个英国商人。如果铁箱里的女尸是卡茜,那么她真的就是凯瑟琳的妈妈吗?难道这是一起连环碎尸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只有调查一下当年那个英国商人的下落。媚兰说,那个英国商人叫约翰逊,是伦敦一个房地产的职员,当年他曾苦苦追求过卡茜。媚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茜和约翰逊的合影。唐苑让媚兰留下相片和她的具体联系方式,然后通过伦敦的警方,查找一下约翰逊的下落。
??? 几天后,调查结果出来了。约翰逊的现任妻子不是卡茜,20年前,原本约翰逊准备接卡茜一起回英国结婚,但那天他在伦敦机场等了一天都没有见到卡茜,后来一直也联系不上她。他以为卡茜后悔了,所以没再找她,至今20年没有联系了。唐苑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媚兰,媚兰伤心地哭了。唐苑说:“虽然尚未找到尸体的头部,但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尸体就是卡茜了。媚兰女士,你知道吗?半月前,在西郊瑞德别墅的花树下发现了一具被肢解的男童骨架,我们怀疑,男童和别墅的主人瑞德有关。现在又发现了疑似卡茜的尸体,据我们了解,瑞德的前妻也叫卡茜,据说她也在20年前远嫁英国,不知道这两个卡茜是不是同一个人?男童和卡茜被害的时间也极其接近,不知道你认不认识瑞德先生?”
??? 媚兰露出惊讶的表情说:“天啊,我的朋友卡茜的丈夫也叫瑞德。他们以前也住在西郊别墅,看来是同一个人,瑞德很有嫌疑。当初,卡茜想嫁给英国商人,那时他们的婚姻早已破裂,瑞德很可能怀恨起了杀心。而那个被肢解的男孩,难道……难道是瑞德和卡茜的儿子?当年卡茜有个六七岁的儿子,会不会是瑞德杀了妻子后,一气之下又将儿子杀害肢解,然后埋葬在花树下?”
??? 唐苑对媚兰的见解十分赞同,准备深入再调查一下。媚兰走时,凯瑟琳正好进屋,她是来向唐苑了解案情的。唐苑发现,媚兰看到凯瑟琳来了,打量了她一番才走。媚兰走后,凯瑟琳告诉唐苑,她经常在门外看见父亲和这个女人争吵。唐苑非常惊讶,难道媚兰和瑞德之间有什么过节?他们会不会有什么特殊关系?现在看来,瑞德的疑点越来越多。
??? 周末,唐苑再次上瑞德家拜访。在瑞德的书房里,他随手翻出一本书,无意间发现了一张相片。相片上的是年轻时的瑞德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他们每人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唐苑仔细一看,发现女人怀里抱着的男孩竟和头骨复原后的男孩一模一样。他再次坚信了自己的推断,这个男孩就是凯瑟琳的哥哥。另外,年轻时的瑞德竟留着一头漂亮的长发。唐苑不由得想到了凯瑟琳梦境中所说的那个长头发的身影。看来,瑞德绝对有重大的作案嫌疑,而且,前后发现的两起案件,很可能是同一个案件。可唐苑还有一些不解,如果瑞德杀死了儿子,明知花树下有儿子的遗骨,为什么还要在那改建花园呢?而且,瑞德并不是一个左撇子,而那个在铁箱给女尸包裹上衣的人分明是左撇子。唐苑有些困惑不解了,难道除了凶手以外,还有一个左撇子的帮凶?
??? 唐苑决定和瑞德做一次深入的沟通。经过询问,瑞德承认了20年前他和妻子卡茜发生了一些感情矛盾。当年,卡茜离开他要嫁给英国商人,还带走了他们的儿子。卡茜离开的那天,他有事晚归,回来后发现卡茜和儿子不见了,却看到在房中吓得发抖的凯瑟琳。从那以后,他再也没见过卡茜母子。后来,一直活泼开朗的凯瑟琳变得沉默寡言,晚上还经常做噩梦,甚至忘记了她有一个哥哥。他带女儿去看心理医生,心理医生说,凯瑟琳可能是受到了惊吓和伤害,导致她患上了局部性失忆症。瑞德说,凯瑟琳一直想不起来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和她还有个哥哥的事实。为了避免再让她受到刺激,他一直瞒着凯瑟琳,其实她还有个大她两岁的哥哥。
??? 唐苑想起凯瑟琳曾告诉过他,她爸爸曾和媚兰争吵过,于是问道:“请问你认识媚兰女士吗?”瑞德犹豫了一下,坦白说,媚兰曾经是他的情人,彼此曾经相爱过,但由于他和卡茜结婚了,还有两个孩子,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和她分开了。可是,这件事情被卡茜知道了,她不依不饶,经常和他吵架,最后她嫁给了一个英国商人。
??? 唐苑有些不解地问道:“那卡茜走后,你为什么没有和媚兰在一起呢?”“后来,媚兰确实想和我复合,可是我发现她的情绪不太稳定,经常莫名其妙冲我发脾气。我觉得她并不合适我,所以最后分手了。后来,我有了别的女人,媚兰经常和我争吵不休。”
??? 唐苑沉吟,事情如此巧合,两案之间一定有着必然的联系。20年前那个特殊的夜晚,凯瑟琳肯定看到了让她极其害怕的一幕,才会令她选择失忆忘记这一切。如果依照瑞德所说,他没有杀害妻子和儿子,那么真凶是谁?那个埋葬在花树下的男童骨架和躺在铁箱内的女尸到底是不是一对母子呢?为了解开这个谜团,唐苑请求将男童骨架和铁箱内女人的尸骨做了DNA鉴定。结果表明,两者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唐苑又将男童的骨架和瑞德做了DNA鉴定,结果表明,男童和瑞德确实是父子。那么,这个铁箱中的女尸不是卡茜又会是谁呢?
??? 就在唐苑为这两宗案子绞尽脑汁时,他突然接到了凯瑟琳打来的电话,她爸爸瑞德自杀了。唐苑匆匆赶到瑞德家中。凯瑟琳流着泪交给唐苑一封信,这是一封瑞德写给凯瑟琳的遗书。遗书的大意是,当年他因工作压力大,脾气暴躁,经常和妻子吵架,甚至毒打自己的儿子。妻子不堪忍受才提出离婚。妻子走后不久又回来了,她要带走她最喜欢的儿子,却正好看到了他正在毒打只有7岁大的儿子。妻子王其久久地凝视着对面那个黑洞洞的窗口,沉思着。愤怒地冲上去和他扭打在一起了,他错手杀死了他们并把尸体肢解。
??? 可是,铁箱里的女尸不是卡茜,瑞德为什么要写这封遗书自杀呢?唐苑找到了笔迹鉴定专家。结果显示,遗书并非出自瑞德的手笔,书写这个遗书的人是个左撇子,难道瑞德死亡的背后还有一双黑手?左撇子?唐苑恍然大悟,他马上想到了为卡茜包裹衣服的人也是个左撇子。杀害瑞德的凶手和害死“卡茜”的人会不会就是同一个人?
??? 凶手作案手段十分高明,现场并未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瑞德是从四楼的阳台上摔下去摔死的。经检验,瑞德体内并没有产生酒精或药物反应,也就是说,当时的瑞德十分清醒,是谁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痛下杀手呢?唐苑认为,凶手可能是一个瑞德相当熟悉的人。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 他老婆说,我看你这么晚了还没回来,就让他们去接你去了啊。04
??? 就在唐苑绞尽脑汁分析案情时,凯瑟琳又给了他一封信。那是她在整理父亲瑞德的卧室时,在抽屉里发现的。这是一封发黄的情书,是媚兰写给瑞德的回信。书信大意是说她知道瑞德爱着她,愿意理解他作出分手的这个决定,并劝慰瑞德不要伤害卡茜,她其实也不愿意破坏他们的关系。抽屉里,还有一封是原封退回来的信,是瑞德写给媚兰的情书。唐苑将两封书信做了笔迹鉴定后,结果让他大吃一惊。瑞德的情书确实是出自他的手,而媚兰的这封回信却让唐苑起疑。唐苑的手上有媚兰找他提供线索时所留的联系方式,唐苑将情书和媚兰留下的联系方式一同做了笔迹鉴定,结果显示并非出自一人手笔。难道,此媚兰非彼媚兰?而且,书写联系方式的笔体居然是左撇子!给铁箱内女尸包裹上衣的人是个左撇子,会不会是这个提供线索的“媚兰”杀死了“卡茜”?如果那个“媚兰”并非真正的媚兰,那她到底是谁?思考半晌,一个大胆的推断在唐苑的心里形成了。
??? 第二天,唐苑亲自来到了媚兰家。面对突然到访的唐苑,媚兰显然有点意外,但很快镇定下来了。经过一番言语的激斗大家把它称为"死亡之虫",它就如同科幻电影中的怪异大虫样。,唐苑的心里更加有数了。最后,唐苑直截了当地说:“媚兰女士,所有的证据都显示你就是杀害’卡茜‘的凶手。”媚兰笑了:“探长先生,如果仅仅根据我是左撇子就断定我是杀害’卡茜‘的凶手,是不是太荒唐了?”“媚兰女士,有热茶吗?我有点口渴。”
??? “有,我这就给您端来。”媚兰端来了热茶,唐苑伸手相接,或许是茶太热的缘故吧,唐苑没有接好,热茶洒到媚兰的袖子上。“对不起,烫伤了吧?”唐苑讨好地为媚兰验看左手腕的烫伤。“没什么,探长先生。茶太热了,我去再给您倒一杯。”“不用了,卡茜,你的表演该到此结我为你卤零最爱吃的猪耳朵!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周末,外科医生的妻子也似乎愁眉尽展,她兴致勃勃地在厨房准备。过了会儿,便端着热气腾腾的卤肉出来,先用筷子夹了块,塞到丈夫的嘴里。束了。”唐苑声音不大,却柔中带威。媚兰回过身来:“探长先生,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唐苑嘿嘿笑道:“再好的演员也有演砸的时候,卡茜,你的戏演得还不到位呀!”
??? “您说我是卡茜,那么,躺在铁箱里的女人又是谁呢?”媚兰寸步不让。“躺在铁箱里的女人当然是被你肢解后的媚兰,你的情敌!如果我判断得不错,现在的你,只不过是整容成了媚兰的样子。你之所以刮掉了尸体上敏感地方的皮肤,目的就是想掩盖真相!我假意烫伤你的手腕,就是想看看你的左腕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果然,你的手腕上有一块刺青!”
??? “唐苑先生,如果我是卡茜,我杀了媚兰,为什么又给你们提供线索呢?”
??? “这就是我所要说的。你其实得了一种妄想型精神病。你离开你丈夫后,把自己的相貌整容成媚兰的样子。你以为只要你变成了不过,没过多久,不仅我有缘,全世界都有缘看到这只吸血鬼。媚兰,就会成为瑞德心中最爱的女人。所以,你杀了媚兰和你的儿伯父子,然后又杀死瑞德。有些时候,你是卡茜,有些时候,你是媚兰。你以为这样你才被瑞德深爱。卡茜,虽然你精神错乱,却是一个冷静的杀手。”
??? 原来,唐苑从笔迹上和铁箱内的女尸不是卡茜时就开始对媚兰起疑,他怀疑媚兰就是卡茜。当他从媚兰手腕上看到那块刺青的时候,更加证实了自己的判断,媚兰就是整容后的卡茜!她之所以报案,是患上了一种妄想型的精神病。
??? 听罢唐苑的推理,媚兰笑了:“探长先生,我佩服您的智慧,不错,我就是卡茜,我杀死了我的情敌媚兰,也杀死了不小心看到了我杀害媚兰的儿子,然后整容成她的模样,现在我又杀死了瑞德。谁让那个负心汉背叛我,这一切都是他罪有应得!”
??? 卡茜说着,指着门外的一棵花树说:“那棵树下就安放着媚兰的人头。这些年来,我一直想让她看着我如何得到瑞德的爱,可我还是失败了。”卡茜说着,来到花树下,挖出一个铁箱来。打开铁箱,唐苑一看,里边赫然摆放着和她一模一样的人头!大概也是因为放了防腐剂,人头保存完好。
??? “虽然我计划周全,可是,有些事情却还是事与愿违。我整容成媚兰的样子试图再度接近瑞德,瑞德却无论如何不再接受我的感情。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是上帝对我的惩罚吧!这么多年来,我只能在暗中默默关注瑞德和我的女儿。可就在前两天,我突然发现,瑞德竟然和另外一个苏格兰女人一直保持了多年的关系,并且还准备结婚。那时,我才知道,我和媚兰都被他欺骗了。所以,我积郁多年的不满终于爆发了出来。我将他推到了楼下,然后,冒充他的笔迹写了封遗书来转移你们的侦破视线。没想到,我还是露出了马脚。探长先生,请代我转告凯瑟琳,我对不起她!”卡茜说完时已经泪流满面。趁唐苑不留神,她从阳台上跳了下去。唐苑想要阻拦已来不及,只能看着她穿着红色衣裙的身子在阳光下化作了一抹嫣红……

标签:朋友妈妈爸爸哥哥

    上一篇:淮滨鬼故事-巨鼋 下一篇:鬼电影院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