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似非而是的谋杀

似非而是的谋杀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森木朗看着新干线列车车窗外的景色,徐徐地舒了口气。接着他站起身来,经过旁边三张小圆桌,朝着洗手间方向走去。
??? 那三张小圆桌边,都坐着人。相邻一张圆桌上是个中年女士,她的样子看上去很独特。明明是深秋天气,她却穿着件黑色的薄绸装,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
??? 是个很有味道的女人。森木朗暗道。他没有欣赏这个女士的心情,今天,是他妻子樱子忌辰。一年前,樱子就在这趟列车上死去。死因是喝了烈性毒药。警方至今没能查清樱子的死因。
??? 樱子死了,森木朗的生活也变了。他由一个朝九晚五的公司职员,成了一个无业游民。公司里那些流言蜚语,实在让他受不了。
??? 从同事们挤挤弄弄的目光分析,森木朗感觉自己成了逼死樱子的凶手。是的,森木朗和妻子的关系不太好。
??? 可这也不是他逼死妻子的理由啊。
??? 一年前,樱子坐的也是这节车厢。这节车厢是豪华座,长约十米的车厢里,没有像普通车厢那样摆放着固定的座椅,中间也没有安排过道。四个小圆桌呈平行摆放,列车的服务小姐花蝴蝶一般穿梭其中,用着日本国特有的礼仪给乘客们服务。
??? 这节车厢里的乘客,可以喝酒品茶饮咖啡,当然,如果有结伴而行的情侣,选择这里,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与女伴脉脉含情对视,看着她轻启朱唇浅啜咖啡,整个人的心情都会静下来吧?
??? 乘坐这节车厢的乘客,非富即贵。普通人,难得有这样的雅兴。
??? 负责办理樱子一案的警官松野告诉森木朗,不排除樱子有结伴而行的男人。说到这话时,松野用着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森木朗,好像松野查到了樱子的野男人似的。
??? “不可能!”森木朗对于松野这种推测非常不满。警察办案,不管是什么结论,都得拿出相应的证据来。仅凭这节车厢的特有环境,是说明不了什么的。
??? 樱子是回她在新札的娘家。从两点可以说明这一点,一是樱子离开家期间,用手机短信告知了森木朗;另一个证据,则是樱子买的车票显示了她的目的地。
她叹了口气,还是睡觉吧,现在已经很晚了,大家都应该睡着了,不知道以前拥有这颗心脏的人是谁,他是怎么死的我提着双练功鞋赤足走过长廊,怕的是吵醒还在睡觉的同学。走过这条长廊就是我们的练功房,在这个时候,练功房般还没有人,可要是再晚两个小时就有可能连架腿的地方都没有了。,自己的运气还是很好,能够等到这棵救命的心脏。??? 樱子回娘家是为她母亲过六十岁的生日。老太太对于女儿、女婿之间越来越淡的夫妻感情相当揪心。
??? 老人没有邀请森木朗参加她的生日宴,她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单独和樱子谈谈,劝解劝解女儿,让女儿、女婿敞开心扉,好好在一起过日子。
??? 本来嘛,两口子过日子也就是那么一回事。要说这个世间的真爱,有是有,却不像书中所说的那样有情人终成眷属不是?更多的夫妻是凑合。这是老太太的观点。
??? 老太太的这个想法,并没有能够告诉樱子。因为樱子是在去的途中死了,而不是在返回的途中。樱子在列车中,曾和老太太通过电话,当时樱子的心情貌似大舅说: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出了门没走几步就迷路了,走到那个塘边,就开始原地转圈,后来遇到柱,他又把我送到这里了。"不错。
??? 发现樱子死亡的,是同节车厢里的另外五个人。那五个人坐在另外三张桌子上。有两对情侣,还有一个是孤身一人。
??? 警方查明,这五个人都没有杀人的嫌疑。
??? 森木朗走出卫生间,正要顺着来时的路返回车厢,忽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他踏步的方向,居然是另一节车厢。
??? 森木朗苦笑了一声。看来自己心不在焉,连路都走错了。
??? 回到座位边坐下,森木朗再次朝着那个中年女士方向看了一眼。中年女士也恰好向他这边看了过来,两人目光对视恶鬼停了下来,脸不解地看着王大明说道:"你要千什么?",都没有闪避,而是互相点头示意,算是打了个招呼。
??? 吃晚饭时,那个中年女士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 “你好,介意我坐在这边吗?”那女士客气地问道,声音无比温婉。
??? “请坐。长路漫漫,谁不想有个伴呢。”森木朗殷勤地请她入座,并为她打开了一瓶鸡尾酒。
??? “是啊。谁都想有个伴,毕竟一个人赶路太寂寞了。”中年女士端起酒杯来,向森木朗举了举。
??? 森木朗礼貌地问过了女士的名字,得知她叫美致,欣然地和美致碰杯:“漂亮的女士,你这是要去哪儿呀?”
??? 他并没有想过这是一次艳遇。只是车厢里略显沉闷的气氛,让他感觉有些压抑。找个人聊聊天,也是好的。
??? “我能把你这话理解为和我搭讪吗?”美致向森木朗抛了个媚眼。
??? 森木朗怦然心跳。
??? “难道你会拒绝一个善解人意的伴侣吗?”森木朗故意玩起了文字游戏。虽然他被美致的姿色所打动,可还有半个小时,他就要下车了。
??? 美致咬了咬下唇,主动地斟满了一杯酒,又和森木朗喝了起来:“看得出,你是个事业有成的男人。我期待着你给我打电话。”美致说着,一口将杯中的酒饮尽,扭着腰肢离开了。森木朗看到她酒杯的下面,压着一张名片。
??? 森木朗将名片拿"原来如此。"人们纷纷点头:"照这样说,老天的报应还实在来得迟了些呢。"了过来,上面只有美致的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
??? 森木朗正要将名片放进衣兜里,冷不丁看到他的衣袖上,沾上了一根褐色的长发。森木朗奇怪地看了看那根长发,目光又转向了邻桌上的美致,若有所思。
??? 美致捕捉到了他的目光,还报以嫣然一笑。
??? 车到了新札,森木朗下了车。他本来想去一趟岳母家,可是因为新干线上意外的邂逅,他决定不去了。
??? 松野接到森木朗的电话,很不耐烦地说道:“森木君,您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可是毕竟亡者已去了。”
??? 森木朗没好气地问道:“我只想问问,樱子死的那天,那节车厢里,有没有一个叫美致的女人?”
??? 松野没有立即回答,话筒里传来一阵敲击键盘的声音,显然,松野在查询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松野答道:“有。不过我告诉你,她不可能与这起案子有关,她是列车长的姐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 森木朗应了一声。放下电话,他的嘴角浮起一抹微笑。
??? 当晚,森木朗在新札的一家旅馆里住了一夜。第二天中午,他踏上去京都的返程。这一次,他不会寂寞了,因为和他相伴的,有他早已联系好的美致。
??? 美致果然在车厢里等他,两人一见面,便坐到了一起,郎情妾意,仿佛在一起多年了。
??? “你经常乘这趟车那么,?”森木朗问道。
??? 美致飞快地看了森木朗一眼,那含笑的目光里,难掩一丝警觉。
??? “是啊,我的家人,是列车上的工作人员。”美致答道。
??? “坐这节车厢的,都是有钱人啊。”森木朗似在叹息着什么。另外三张桌上,坐着的都是一男一女,和他们一样。虽然这些男女看上去年龄悬殊。不过,感情这种事,谁能说得清呢。。那些男女窃窃私语着,根本无暇顾及别的桌上发生着什么。
??? 这一切,和森木朗的猜想并无二致。松野估计也是坐过这节车厢,这才得出樱子红杏出墙的结论吧?
??? 美致对森木朗这话有些不悦:“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 “很简单,这节车厢里,既有出来偷欢的,也有像你这样钓鱼的。对你而言,不管男女,只要有钱就行,对吧?”森木朗冷冷地问道那天晚上,喻超的同学请他到"蓝月亮"餐厅吃饭,吃到中途,喻超上洗手间,经过间包房的时候,他无意间瞥,竟发现与自己哥哥喻天伦正在热恋的女孩何小月却在和个男人在吃饭,本来现我们仔细地在尸体上寻找取出内脏时般会留下的刀口,却意外地个也没有找到。那时我们中间还没有个人知道完整的、未被剖开的木乃伊其实并不罕见。通常的做法是从鼻子里把脑髓抽出;在身体侧面切口子取出内脏,然后给尸体刮去毛发,清洗干净,抹上盐粒,搁置几个星期之后,就开始涂抹防腐的香料——这是准确的说法。代社会,男女在起吃饭也没有什么,但刚好喻超看见那男人竟正在给她挟菜,那种眉宇之间的亲昵态度,绝对不是同学同事之间可以发生的,两人竟好象是在谈情说爱。喻超的心不禁咯登下子沉了下小杰克嘟囔着:"这种事该私下谈,怎么请律师?"去。。
??? 美致生气了,怒气冲冲地站起身来,骂了一句:“你混蛋。”跟着,她就要离开。
??? “等等。对不起,算我说错话了。我得去趟洗手间,你帮我看一下行李里的贵重物品,成吗?”森木朗很绅士地问道。
??? 美致气呼呼地坐了下来,却没再理会森木朗。
??? 五分钟后,森木朗回到了座位边,和他一道的,是松野警官。
??? 美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想拿起森木朗座位边的那杯饮料,可是她刚伸过手去,松野已经将那杯饮料握到了手中。
??? “这,这位是谁?”美致强作镇定地问道。
??? “你别管他是谁,美致女士,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就是杀死樱子的凶手。”森木朗冷冷地看着美致道。
??? “你,你胡说!”美致像是被踩中了尾巴的蛇。
??? “你心里有数。樱子离家前,带走了家中的所有积蓄,你见财起意,毒死了她。这趟列车,在到达新札前,会反方向开上几十公里,以便错开对面来的车。那个时候,樱子正好去了洗手间,等她从洗手间出来,不辨方向,误以为她坐的位置,还是她以前坐的那张桌子。事实上,那张桌子是你坐的,你在桌上留了一杯和樱子同样的饮料,不同的是,饮料里放有致命的毒药。我没有说错吧?”森木朗把他的推断完全说了出来。
??? “你,你,不可能,我没有。”美致气急败坏地答道,她打算尽快地离开这个地方。
??? “我去洗手间时,正是樱子去洗手间的时间。出来后,我坐错了位置,你却没有告诉我,是你落在桌上的那根头发提醒了我。因此,你有接近我的动机,闻张跳下床梯,大喝道,"着火了,救火啊!"连喊了好几声,陆陆续续有人醒来,火车上名工作人员也跑过来问我怎么了,我指着那个燃烧的男人刚想说话,却惊讶的发现根本没着火,而且上铺竟然睡着个女的,此时正茫然的看着我,先前我看见那个男人凭空消失了那动机和以前一经过长期贷款才好不容易到手的房子离市中心很远,住宅区地处东京城郊结合部,因为人口急剧膨胀,所以道路、学校、医院、自来水管道、商店街、交通等设施都不能跟上去。邮局也是其中之。样,都是为了钱。如果你不承认,那就把这杯饮料喝下去吧。”森木朗一把夺过松野手中的饮料,递向美致。
??? 森木朗怀疑美致时,美致已动了杀机。她把一杯含有剧毒的饮料放到了森木朗这边,等他一回来,就能结果他的性命。
??"啊!"瞬间,随着这声惊叫,张老应声倒下了。? 反正,这节车厢里的男女,谁也不会关心其他人的情况。
??? 美致脸色煞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 破了案的松野好奇地向森木朗问道:“你是怎么怀疑上这个女人的?”
??? “不是怀疑,”森木朗伤感地摇了摇头。他没有告诉松野实情,妻子樱子不爱他,却不代表他不爱樱子。正是因为爱,森木朗才不折不挠地寻找着樱子死亡的真相。

标签:姐姐老太太警察同事

    上一篇:闹鬼的绞车房 下一篇:闹鬼的椅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