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一帘幽梦

一帘幽梦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第一章一帘幽梦
??? “我有一帘幽梦,不知与谁能共……”夏紫云躺在床上哼唱着这首一帘幽梦。她就像是那里面的女主角绿萍一般,美丽、聪明。然她比绿萍幸运也幸福的多,她有一个爱她的未婚夫,也有着一个十分幸福的家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并没有少一条腿。
??? 而她除此之外也和绿萍有着一个共同点,就是她们都是一个芭蕾舞演员。
??? 就在明天,夏紫云将会在上海最大的舞台上演出天鹅湖。而演出完之后她就会和自己的未婚夫秦天成婚。
??? “姐姐很开心吧。”夏紫云的妹妹夏紫烟俏皮的说道。
??? 她们姐妹两人的关系一向很好,见自己的姐姐就快要做新娘,夏紫云比自己要结婚还要开心。
??? 看着自己妹妹那张可爱的脸,夏紫云不禁的脸红了起来:“你别取笑我了。”
??? “嘻嘻,这哪里是什么取笑啊,这是好事啊。”夏紫烟眨着眼睛说道。
??? 夏紫云把头一瞥道:“不理你了。”
??? ……
???啊! 第二天一早夏紫云就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了,今天的九点,她就会站在自己梦寐以求的舞台上,而在台下坐着的是她最爱的家人、未婚夫。
??? 九点很快就到了,她怀着即紧张又开心的心情来到那个舞台。随着音乐她在舞台上面那年冬天,等我到家已经是晚上点多了,轮摩的在我付了钱后,声轻鸣便消失了,大门内的老柴狗却警醒地吠个不停。"谁啊?是小子么?"母亲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我应了声,母亲趿着棉鞋,给我开了门。翩翩起舞。
??? 然谁也没有想到,死亡正在一步一步的逼近她。
"在哪呢?"??? 随着舞蹈的高潮,夏紫云来到舞台的中央。此刻舞台上的那盏巨大的吊灯正照着她。就在她起舞与吊灯之下时,吊灯竟然“碰”的一声掉了下来!
??? 而那盏吊灯更是直接砸在了夏紫云的头上!
??? 鲜血瞬间喷涌而出,舞台下响起了一阵阵的叫喊。众人都被这恐怖血腥的场景吓了个半死,直到半响之后,她的家人和未婚夫才想起放声痛哭。
??? 当救护车赶到的时候,夏紫云早已死去多时。天灵盖被砸碎的人,怎么可能有命活?
??? 林飞看着木纳的众人,仔细的检查起了那盏吊灯。
??? “这被人动过手脚,而且动手脚的人很聪明,她计算好了吊灯会掉下来的时间。”林飞看着夏紫云的家人说道。
??? “你说什么?我姐姐是被人害死的!”夏紫烟激动的问道。在此之前,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一个意外,而根据林飞说的他们才知道,原来这并不是意外那么单纯。
??? 林飞点了点头,道:“是的。不过这个地方所有人都可以进来,所以一时之间调查起来也不是那么的容易啊。”
??? “我不管,你们一定要还我姐姐一个公道。”说着说着夏紫烟便痛哭了起来,在场的人都看的出来,她十分的伤心。
??? 秦天面带悲痛的说道:“紫每当我坐在梳妆台面前,我就好像回到了古代般,而我就好像某个古代的大家闺秀,那种感觉特别好,也让我渐渐沉迷,有时候我坐在镜子前,坐就是老半天,甚至父母叫我吃饭,我都忘记了。烟,你要相信警察,他们一定会还紫云一个公道的。”
??? 此刻的他比任何人都来的伤心,然再伤心他也要坚强的面对一切。
??? 看着这一家人痛苦的表情,林飞心中也感到了一阵感伤。他猜想许是有人嫉妒夏紫云的才华才会如此行事的吧。
??? 第二章落水
??? 夏泰自从大女儿死了以后心情就一直不好,更是时常的喝酒麻醉自己。这天他仍旧像是往常一般的从外面喝酒回来,而此刻他的身后正跟着一个人影。
??? 那人影像是有预谋似得,夏泰走得快,他也走得快,夏泰走的慢,他也走的慢。
??? 夏泰摇摇晃晃的,像是要摔倒一般。
??? 就在他路过河边的时候,那人影一闪而出,一把把夏泰推入河中!
??? 河水像是并不深,夏泰浮浮沉沉的,眼见就要爬了上来。那人影此时立马拿起身旁的一块砖头,死命的往夏泰的头上砸去。
??? 一下、两下,不知道砸了多少下,夏泰才沉了下去。那人影丢下砖头,坐在地上喘起了粗气,还一边喘气一边说道:“你必须要死的,你必须要死的……”
??? 不知道休息了多久,那人影才缓缓起身,踉跄着逃离了现场。
??? 林飞是在第二天接到夏泰的死讯的,他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夏泰的家人。
??? 但夏紫烟和她母亲林梦赶到现场时,都哭成了泪人。而此刻秦天也赶了过来,一见到夏泰的尸体,他也十分的震撼。
??? “这不是意外,这不是意外啊,一定是谋杀,一定是的,我父亲不会死的,不会死的!”夏紫烟痛哭流涕的说道。
??? 看着她那伤心的脸,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阵心痛。都觉得这是个可怜的女孩,不足一月,便失去了两位最亲的亲人。
??? “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凶手的。”林飞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唯有说出这样的话来,以求可以要她宽心。
??? “放心?你要我怎么放心?我姐姐死了,被人杀死的,你们没有找到凶手。现在我父亲死了,你们也没有找到凶手,我还怎么放心?”夏紫烟一边哭一边说道。此时眼泪和鼻涕模糊了她那张美丽的脸。
??? “我们检查了你父亲的伤口,他是被人活活打死的,你相信我,一定会找到线索和证据的。”林飞狠狠的说道,自他出道以来,破了无数大案要案,还没有一次是像这样的,竟然迟迟一个月没有抓到凶手。
??? “好,我就姑且相信你。”夏紫烟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说道:“"外面安全吗?"如果要是让我找到了凶手,我一定把他浑身梳洗个遍。”
??? 众人都没有想到一个如此娇弱的女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梳洗指的是一种酷刑,先用开水浇灌受刑者,再用特制的铁刷子一下一下的抓梳下受刑者的肉。)然此时却也没有一个人会去计较责备她,对于一个女孩,一个普通女孩而言,一个月之内失去两个亲人,还都是至亲,这种痛,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
??? 送走了夏紫烟等人后,林飞一个人静静的呆在警局,他实在想不通为何凶手要杀害夏泰。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根据调查也没有得罪过任何人。
??? 难道凶手杀害他是因为他知道了夏紫云的死?
??? 自从夏紫云和夏泰死后,夏紫烟的心情一直都不好,每天也几乎没吃什么东西。看着她那张消瘦的脸,秦天感到一阵心疼。
??? 毕竟她是自己爱人的妹妹。
??? 许是因为同病相怜,秦天竟对她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爱怜来。一天,他红着脸找到夏紫烟,看着她说道:“紫烟……我……我……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 这突如起来的表白让夏紫烟莫名的慌了,半响后她说道:“姐姐和爸爸刚刚死,我不想说这些。”
??? 秦天点了点,道:“我知道。”
??? “你要是真的喜欢我,或者真的喜欢姐姐的话,那就请你一定要找到那个杀人凶手。”夏紫烟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 她哭的梨花带雨,也把秦天的心哭软了、哭化了,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凶手,算是还夏紫云和夏泰一个公道。
??? 第三章剥皮挖眼
??? 林梦一个人走在漆黑的大街上,不知为何,此刻她心中突然想到自己那死去的丈夫。也是这样黑的天吧?自己那可怜的丈夫就这样惨死。
??? 想着想着她便哭了起来,一声一声的,在这黑夜中有着说不出的诡异。然更加诡异的是在她的身后,跟着一个漆黑的影子。
??? 那个影子此刻正浮现着一丝丝的笑意,似乎是在想怎zippo打火机最大的优点是可以代替蜡烛,小毛看着火机跳动的火苗,心绪平静下来,这只随身打火机是好友小明送他的十岁生日礼物,想到此刻自己正在保护好友的妻子,小毛的思绪步步走走近属于自己的梦境。在风雨中,他还是倾听到了自己的心跳,聆听到了自己灵魂那最深处的声音,不愿意也不敢承认欲望。么除掉这个女人。
??? 一盏路灯此时冷静的看着这一切,看着那盏路灯,林梦的心中又想到了自己那可怜的女儿。一个月,不过是一个月,她便失去了丈夫和大女儿。
??? 此时的她心就像是是死了一般,她看着路灯想若是警察能够早日抓到那个凶手就好了。
??? 她正看的出神,一股剧痛就从她背后传来。
??? 她回头间对上了那黑影的脸。
??? “怎……”她还未说完话便被那人一刀刺入了心脏。
??? 之后那个人影更是残忍的剥皮挖眼,把她的脸糟蹋的面目全非!当黑影做完这一切,便带着一脸的满意离开了现场。
??? 是路人发现了那具可怕的东北的气候像个不是极左就是极右的政治投机者,夏天能把你烤出人油、冬天能把你冻出脑浆。在熬出了锅人油半锅脑浆之后,我终于结束了噩梦般的考研生涯,得以在分数放榜之前苟延残喘下。本来想趁此机会在家里多呆阵,好好温习下我的《fifa和《帝国时代,可惜院骨科王教授觉得象我这么出色的个劳力和挡酒牌闲置在家实在是太可惜了,于是力邀我出山,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每天和大夫们起上班下班,平时在住院部给病人查查体打发时光。王教授说这是给我锻炼的机会为明年再考研做准备,把我恨得牙根直痒,后来的我的遭遇被他这张乌鸦嘴不幸言中。尸体,当林飞赶到的时候,他感到了深深的头疼。他头疼的不止是如何破案,更是不知道该怎么通知家人前来认领尸体。
??? 那具尸体面部一片血肉模糊,此刻根本就看不出到底是谁。
??? 而就在此时,夏紫烟赶了过来。一见到尸体她便痛哭道:“妈妈,真酒吧里灯光幽暗,震耳的音乐声像是要把人的脏腑点点地研碎。的是你啊,妈妈。”
??? “你怎么知道这是你妈妈?”林飞有着几分的疑惑,就连他都分辨不出尸体来,而夏紫烟竟然一眼就看了出来。
??? “母女连心,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啊。而且我妈妈昨天就是穿着这件衣服的啊。”夏紫烟痛哭的说道。
??? 哭着哭着,她竟然站了起来,一把扑到林飞的身上,对着林飞的胸膛死命的锤了起来。她一边锤还一边在口中骂道:“废物,你们这些警察都是废物。竟然抓不到凶手,还让我妈妈死了,是你们,是你们这些废物害死的我妈妈,你们把我妈妈还给我。”
??? 林飞无力反驳,唯有让她在自己的身上发泄。此时他那英俊的脸就像是苦瓜一样的难看。
??? 夏紫烟不知道捶打了多久,才停了下来。停下来的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 “我没有姐姐了,没有爸爸了,没有妈妈了,我没有家了。”她竟像孩子似得痛哭了起来,那样子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流了眼泪。
??? “你放心,你还有我?”秦天一把把她抱入了自己的怀中。
??? 一入秦天怀中,她便哭的更加伤心了。
??? 看着这个女孩的脸,林飞在心中发誓一定要找到凶手,还他们一个公道。
??? 第四章细微线索
??? 法医的报告很快就出来了,林梦是被人活活捅死了,死后更是被人残忍的剥皮挖眼。看着这份报告林飞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凶手这次为何要这么做。
??? “难道是凶手的长相被林梦看到了?”林飞喃喃道。
??? 人的眼睛是十分神奇的,就像是相机一样,可以记录一些东西,当然也可以保留一些东西。有时候从死人的眼中是可以看到凶手的长相的。
??? 这就不难解释凶手为何残忍的挖掉了林梦的眼睛了。但他剥下林梦的脸皮又是为何?是不希望别人认出这具尸体吗?还是为了什么?
??? 这三起命案一点明亮的月光穿过林间的缝隙,射在地上,就像只只怪异的眼睛,要把整个林子看穿。此情此景,给原本就恐怖的竹林,又增添了几分恐惧。线索都没有。
??? 就在林飞感到头疼的时候,法医小陈又提供了一条细微的线索,他发现林梦的食指上面有伤。
??? 那细微的伤口像是被指甲抓伤的,而经过检查,是林梦自己抓伤了自己的食指。
??? “这是什么意思?”林飞皱着眉头问道:“是要提醒我们什么吗?”
??? “也是和夏紫烟有关,许是为了提醒我们,要我们留心夏紫烟的安全吧。”法医小陈说道。
??? 林飞摇了摇头,道:“你怎么这么说?”
??? “食指谐音是不是很像十指,而十指连心。但除了十指连心之外,还有母子连心的说法,她应该是提醒我们,夏紫烟会有危险。”
??? “那我们立马派人保护夏紫烟。”林飞说着便立马通知人手保护夏紫烟。
??? 而面对那些到来的警察,夏紫烟轻蔑一笑道:“我姐姐死了,爸爸死了,妈妈也死了。我死不死重要吗?”
??? 她那面无表情的脸此刻看起来就像是一块千年的寒冰,即使隔得再远也可以把人冻成重伤。
??? 然众人都知道她的难过,便无一人在意她的态度。
??? “紫烟,你不要这样。”秦天看着夏紫烟难过的说道。
??? 夏紫烟之后便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靠在了秦天的肩膀之上。
??? 之后警察便一直在暗处保护着夏紫烟,直到半年之后,当事情渐渐平息了林飞才撤去那些警察,而是在她的身上装上了监视器,希望可以早日找到凶手。
??? 而又过了半年,却仍旧是风平浪静。
??? 第五章结婚与谋杀
??? 林飞这一年来一直在寻找着可以破案的线索,却一直无果。直到一天,他接到了夏紫烟结婚的消息。
??? “她总算是恢复了,我也算稍稍放心了些。”林飞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 法医小陈一边摆弄文件一边说道:“是啊,她妈妈也算可以放心了。不过我们还是要注意这个女孩啊,可不能要她出事了啊。”
??? “对了,我给你出个题目,看看你够不够聪明吧。”法医小陈接着又说道。
不对,怎么会有杂音呢?难道耳机出了问题?还是自己看走眼了,买了把烂货???? “你说吧,我听着。”cctop.cn
??? “有一个人,她妈妈死了的时候婚礼上来了一个帅哥,接着没多久她就杀死了自己的姐姐,你知道为何吗?”
??? 林飞笑了笑,道:“还用问,那个帅哥是她姐姐男朋友呗。”
??? “错了,是因为她以为只要有婚礼,就会有帅哥。不过不要灰心,这是反测试题。”说着法医小陈又笑了起来。
??? 而就是这样的一个问题,让林飞的脑海中猛然闪现了一丝的灵光,他终于破了那个让他苦恼了一年的命案了。、
??? ……
??? 这天秦天晚上要加班,只有夏紫烟一个人在家。就在她睡觉睡的正香的时候,她家的客厅中传来了一阵阵的动静。
??? 以为是自己老公回来的她立马赶到了客厅,然在客厅的却不是她的老公秦天,而是一个没有脸皮没有眼睛的女人!
??? “你……你是谁?”夏紫烟不免紧张了起来。
??? 那个女人步步逼近的说道:“我死的好惨,你为什么要杀我。”
??? “你到底是谁。”此刻夏紫烟彻王宝酷爱看电影,却只有部充话费送的老年机。只能看着朋友们用智能机看电影的他,不免心头泛酸。底的慌了。
??? “我是你妈妈。”那女人不紧不慢的吐出了这几个字,然后又向她走了几步。
?刘晶学习很用功的,在班里般都是排到前名。而且是英语课代表,我们发现她失踪的那天正好是上英语课。她没有来。?? “你已经死了,你不是人了,你走开啊。”
??? “是你杀了我,我要你一起去死。”林梦幽怨的说道。
??? 夏紫烟一屁股坐在地上,道:“我不想的,我不想的,你要是不死,我就不能嫁给秦天。”
??? 就在这时房间的灯突然被林梦打开了,外面更是涌进一帮的警察。而在警察的中间,赫然站立着应该要加班的秦天。
??? 秦天狠狠的瞪了夏紫烟一眼,随即便走上前去打了她一个耳光。
??? “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
??? 挨了打后的夏紫烟哈哈大笑道:“你眼中只有姐姐,你是否知道是我先爱上的你啊。如日清晨,吴洪起得早,见丫头锦儿正在灶前烧火,便多看了眼。锦儿微微甩头,头发散开,脖子上鲜血淋漓,双黑溜溜的眼珠生在脖子上,望着吴洪转了转。吴洪大叫声,猛然倒地。果我不杀死我姐姐,不杀死我爸爸,不杀死我妈妈,你又是否会因为同情而爱上我呢?”
??? “你真变态。”林飞看着夏紫烟的脸不禁感到一阵恶心。
??? “我变态,我是变态。那也只是因为我太爱他了。不过我有件事情不明白,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凶手的。”
??? “因为你母亲临死的时候抓破了自己的食指,我们本以为她是在暗示母子连心,是暗示你有危险,后来我才在无意中得知凶手可能是你,所以我就决定找人假扮你母亲试探你,若不是你心中有鬼,你又怎会分辨不出这只是彩妆的效果呢?而且,你之所以剥下你母亲的脸是因为你害怕别人看到她那惊愕的表情吧。”
??? 夏紫烟绝望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道:“许是我活该吧。”
??? 之后她便被警察带走了,而秦天经过了这次打击一瞬间老了好几岁。至于林飞,这依旧是他遇到的最棘手的案子,因为他绝对想不到,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可怕的人。
??? “人还是怕鬼的。对吗?”法医小陈在一旁说道。
??? “呵呵,人怕鬼那是因为这个世界本来是没有鬼的,只是人多了,所以也就有鬼了。”林飞缓缓的说出了这句话,然后注视着那离去的警车很久很久。

标签:朋友爸爸姐姐妹妹

    上一篇:梅花烙 下一篇:鬼的癖好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