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聊斋之人鬼情

聊斋之人鬼情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今天的月湾镇比往常要热闹得多,因为今天是月湾镇第一大户韩光宗韩老爷女儿满月的日子。韩老爷在府上大设宴席,宴请各路亲朋好友,镇上的人都纷纷前去道喜,韩老爷站在门口迎接前来赴宴的人,这时停下一辆马车,从车上下来的正是自己的世交吕焕生和他妻儿,韩老爷赶紧上去迎接:“哎呀 焕生兄弟啊,你可来了,你让我好等啊”,“光宗兄弟 恭喜恭喜啊”吕焕生向韩光宗举手道贺,“同喜同喜 来来来,咱进去坐”韩光宗把他们带到贵宾席:“你们先坐会,我去招呼一下就来”,“好的、你忙”吕焕生答道,韩光宗拿起桌上酒杯走到正中央说:“各位亲朋好友、今天你们能光临寒舍、此乃我韩某人的荣幸,如果有什么地方招待不周的请各位见谅,韩某人在这先赔不是,大家都吃好喝好啊!”在众人的祝贺下韩光宗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众人都跟随他干了第一杯,韩光宗走到贵宾席坐下,吕焕生对他说:“让嫂夫人抱令千金出来给大伙瞧瞧”,“嗯,好”他转身对管家说“你去让夫人把小姐抱出来”,“好的 老爷”管家下去了一会就把韩夫人和韩小姐带到贵宾席:“老爷,夫人来了”,“来,把咱闺女给焕生兄弟瞧瞧”韩光宗对他夫人说,吕焕生接过韩小姐夸赞我想上前去抓住她的胳膊,但整个人毫无知觉的躺到地板上,我圆睁着眼睛,怕不小心就昏死过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只是恍惚觉得,慧,变高了,样子也变了,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道:“令侄女长得真像嫂夫人啊”,“焕生兄弟见笑了”韩夫人客气的答道,“你们想好给令侄女起什么名字了没有?”吕焕生又问,韩光宗和他夫人对视了一下笑着说:“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叫韩春灵”,“小春灵? 小春灵笑一个”吕焕生边摇晃着韩小姐边说道,大家见到这一幕都哈哈大笑,吕焕生把韩小姐还给了韩夫人,他举起酒杯:“来 光宗兄弟、这一杯我敬你”,“来,干了”韩光宗也拿起酒杯,饭桌上吕焕生借着酒意问道:“光宗兄弟,你看啊、小儿与令侄女是同年所生,而且咱们又是世交、要不咱今天就为他俩订下这门亲事?你说怎么样?”,韩光宗沉默了一小会笑着说:“好事啊!我也正有此意,那咱今天就把这门亲事订下了”,“今天可真是双喜临门啊!哈哈 、来咱们继续喝酒”吕焕生举起酒杯敬着韩光宗。
??? 从此吕正仁和韩春灵注定成了终身伴侣,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他们也慢慢的长大。一天他们在院子里玩耍、韩春灵对吕正仁说:“正仁哥、你长大了会不会娶我啊?”“会的、灵儿、我长大了一定会娶你的”吕正仁回答她说,韩春灵又嘟着小嘴问:“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呀?”“灵儿 我没有骗你”吕正仁答道,“那好吧,我们拉钩钩”韩春灵伸出小指、“好的”吕正仁也伸出小指,俩人边拉边念:“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盖个印章”,拉完钩后吕正仁捏了一下韩春灵的鼻子跑开说:“灵儿 来追我啊”,韩春灵追了上去,他们又欢快的玩耍。就这样他们一起读书、一起写字、一起画画、一起放风筝,从小就培养下了浓厚的感情,对彼此都相当了解。
??? 转眼十八年就过去了,他们都长大成人。这天吕焕生带着妻子和吕正仁来到韩府,韩光宗夫妇出门迎接、见面后俩人都抱拳问好,一旁的吕正仁打了声招呼:“韩伯伯、韩伯母”,“哎 、这大半年不见、你的变化不小啊”韩光宗应声答道,“哪里、韩伯伯您说笑了”吕正仁客气的说,“来、咱们进屋洽谈”韩光宗把他们请到客厅。到客厅坐下后韩光宗和吕焕生就谈起了生意的事,坐在旁边的吕正仁显得有些不耐烦、左顾右盼的似乎在找什么,韩光宗看出了吕正仁的心思就对丫环说:“香儿 你去把小姐叫来”,“是老爷”香儿急急忙忙的跑到韩春灵房间、进屋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惊扰了正在练书法的韩春灵,韩春灵就骂道:“你个死丫头、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走路小心点”,香儿赶紧站起来拍了拍尘土说:“不是、小姐、那 那个吕少爷来了”香儿有点激动,“什么?你说的是正仁哥?”韩春灵不太相信,“对、就是吕正仁少爷”香儿答道,韩春灵扔下手中的笔跑了出去,刚出门又退了回来,她对香儿说:“去 把我那件刚买的裙子拿来”,香儿拿来"大概是吧,这味儿呛死人了,我脑袋直发晕,大概就是数错了。走吧,赶紧运到地儿,好好喘口气。"裙子帮韩春灵打扮一番后来到客厅,吕正仁看到韩春灵后赶紧跑上去握住她的手:“灵儿”,“正仁哥”韩春灵的眼角已经湿润,“灵儿、来、给吕伯伯问好”韩光宗叫道,韩春灵走上去说:“吕伯伯? 吕伯母”,“哎”吕焕生夫妇应声答道,吕夫人夸赞的说:“这闺女越长越俊秀了,真讨人喜欢”,韩春灵没有说话而是青涩的笑了笑,“韩伯伯、你们先聊.我和灵儿去街上逛会”说完吕正仁拉着韩春灵往门外走去,“由他们去吧”吕焕生笑着说,“对啊 他们年轻人的事、咱们也不好多说”韩光宗答道,接着他们就开始讨论吕正仁和韩春灵的婚事,他们觉得俩个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了,是时候考虑一下他们的婚事了,经过几人的反复商讨决定在下个月初五帮他们把婚事给办了。
??? 吕正仁和韩春灵来鬼节的故事到街上,俩人逛遍了他们小时候经常到过的地方,有说有笑的走过每一条街,他们多么希望时间能定格在这个时候、让他们永远的在一起,可是他们不知道厄运马上降临,俩人走到一个小摊前停了下来,他们在挑选一些可爱的玩偶,这一幕刚好被闲逛的钱川碰见,钱川是出了名的恶棍、仗着他大伯是县令他在这镇上是无恶不做,常人见他都避而远之,他老早就想打韩春灵的主意,可是一直都没机会、这次机会来了他肯定不会错过。他和手下说“你们去弄一辆马车,然后一个人把吕正仁引开、剩下三人就把那个韩春灵绑到车上往城外拉,我在城外等你们,听明白了没有”“是? 少爷”他的手下都答道,说完步骤后钱川往城外走去,他的几个手下找来了马车准备动手,这时的吕正仁和韩春灵正边说边笑的走在大街上,突然吕正仁的钱袋被人抢走、吕正仁追了上去,“正仁哥别追了”韩春灵大声的喊,可是吕正仁并没有理会韩春灵继续追着,不一会吕正仁就消失在了街头,只留韩春灵一个人在原地呆着,一下子功夫韩春灵就被几个人连拉带拽的硬塞进了马车。马车驶向城外、早就等候的钱川看到他们问“事情办的怎么样?”“放心吧少爷、一切都办妥了”驾驶马车的人答道,“好、走、十里外的城隍庙”钱川让他们赶紧走,在车里韩春灵看到钱川后大叫:“钱川 你个王八蛋、你想干嘛?快放开我”,钱川并没有理会她,韩春灵抽出自己的发簪向钱川刺去、但是被他的手下拦住,这下钱川怒了:“把她给我绑起来,塞住她的嘴巴,这臭娘们”。
??? 另一边的吕正仁追了一段路后没能追上,回到原地发现韩春灵不见了,他边找边问、但是大家都说没看到,无奈他返回韩府、他觉得韩春灵应该回家了,回到韩府他看见韩春灵的丫环:“香儿,你们小姐回来没有?”“没有啊,小姐不是和您出去了吗?”香儿答道,听到香儿的话吕正仁感到些许失望、他来到客厅又问:“韩伯伯,灵儿回来了没有?”“灵儿不是和你一起出去了吗?怎么她没和你在一起?”韩光宗有点疑惑,吕正仁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们,韩光宗听完之后对管家说:“你多带几个人、去把小姐找回来”,“是的 老爷”管家叫上人就出门,“我也去”吕正仁说完赶紧跟了出去,一行人来到街上分头寻找。
??? 韩春灵被钱川带到了城隍庙,这座庙已经荒废多年杂草丛生,钱川让手下守在门外,他带着韩春灵来到里边解开绳子,韩春灵骂道:“混蛋,你带我到这来干嘛?快放了我”,这时的钱川凶相毕露、一下朝韩春灵扑了过去,他把韩春灵按在地上试图非礼她,韩春灵拼命的挣扎大叫:“你个畜生,放开我,救命啊”,“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救你”钱川继续妄为,挣扎之中韩春灵摸到边上的一个香炉朝钱川的脑袋砸了过去,“哎呀”钱川大叫一声、摸一摸额头发现流血了,他大怒:“你个臭娘们居然敢打我,我不弄死你”说完就用双手狠狠的插着韩春灵的脖子,露出了邪恶的表情,被插住的韩春灵叫不出声、只是在那不停的挣扎,过了一会钱川看到她没反应了、便松开手去探了一下韩春灵的命脉,结果他把自己吓了一跳:“死了、真的死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虽然说他大伯是县令、但出了人命他也很害怕,愣坐了一会他把手下叫进来:“去、找个地方把她给埋了”,他的三个手下看到躺在地上韩春灵迟迟不敢动手,“去啊,你们怕什么、有事我担着”钱川催促着说,其实他们心里都害怕,但是没办法、只有动手,他们把韩春灵抬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由于怕被人看见、他们没有埋葬韩春灵的尸体,而是扔进了一个土坑里就跑了,回来后钱川问他们:“怎么样?办妥了没有”,“放心吧,不会有人知道的”那些手下答道,“嗯,那就好”说完钱川又警告他的手下:“这件事你们谁都不能说出去,谁要是敢说半个字 我就杀了他全家,听明白没有?”“是”他的手下都答道,说完几个人上车赶回城里。
??? 吕正仁他们在镇上找了个遍都没有韩春灵的任何消息,他们回到韩府、经过商讨韩光宗决定报官,让官府的人帮忙寻找,他们到官府备案、官府方面派出了很多捕快出去找人,让他们在家等候消息。
??? 韩春灵死后她的魂魄被黑白无常引到鬼门关,她过了鬼门关便踏上黄泉路,路的两边盛开着一种极其艳丽的花、这种花只见花开不见绿叶、俗称披岸花、她在这条路上走了好久好久才到尽头,路的尽头是一条名叫忘川河的小河,忘川河横在黄泉路与冥府之间、河上就是奈何桥、奈何桥是通往冥府的必经之路,桥的对岸有个叫望乡台的土台,望乡台边有个小亭、孟婆在那亭里边守候着、她会递给每一个过路人一碗汤、让人忘记今生今世的一切、忘川河畔有一块名叫三生石的青石,它记载着人的前世、今生和来世,前世的因、今生的果、宿命轮回、缘起缘灭、都刻在三生石上。
??? 韩春灵踏上奈何桥、来到孟婆亭、她颤抖的伸出手接过孟婆递来的汤,顿时她百感交集、心想:“她喝下这汤是不是就会忘记一切、忘记她父母和她深爱的吕正仁”,但是又没办法、她必须喝下要不然她就投不了胎,喝完孟婆汤她来到三生石前,她看到了自己的今生、看到自己出生下来父母大喜的那一刻、看到她和吕正仁一起长大的时光、看到他们一起拉钩的时候,看到自己被杀害的过程,她慢步走向望乡台,她知道自己每走一步就是离永别又近了一步,慢慢的她登上望乡台、她在望乡台上看到阳间的父母为了找她不休不眠、看到吕正仁为了她东奔西跑,瞬间她心如刀绞、泪流满面,她跳下望乡台不顾一切往回跑,她没办法忘记自己父母、没办法忘记自己深爱的人,她闯出鬼门关来到阳间,变成了一只孤魂野鬼,其实她自己心里清楚,她宁愿做一只孤魂野鬼永远陪伴在他们左右,也不愿意忘记一切投胎做人。
??? 韩春灵来到自己家门前,但是她进不去、因为她死于非命,她只能在门外徘徊,希望能够等到她父母外出看上一眼,她等了许久看到俩个官差进去,府里韩光宗和吕正仁他们正在焦急的等候着消息,看到官差进来后吕正仁赶紧问:“有灵儿的消息了吗?”,“我们已经找到韩小姐了,不过...我们找到的是她的尸体”官差答道,“什么...你是说灵儿遇害了?”听到这消息吕正仁一下子就懵了,韩光宗夫妇听到后也彻底懵了,呆坐在椅子上,“你们跟我们去认尸吧”官差说道,他们跟着官差急急忙忙走了出去。 在外面徘徊的韩春灵看到后想叫住他们,但是不管她叫多大声他们都听不见,毕竟阴阳相隔。韩春灵就跟在他们后面,一路来到了她老人鬓发斑白,在平房后的树林里冲她招手,示意她过去。覃娥也没多想,抓起相机下了楼。可刚走进树林,老妇人却没了影。遇害的地点,她看到自己的尸体后抱头大哭,因为她不敢相信躺在地上那具尸体就火车站广场的角落,个醒目的钠,上面写着"接东华师范大学新生。"旁边停着辆面包车,司机因为等的时间太长而哈欠连天,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下张望着。是生前的自己,她看到那具尸体已经被野兽啃食了半边脸,她真的没想到自己死后会落得如此下场。
??? 她母亲看到后直接吓晕了过去,韩光宗也不敢相信前几天还活蹦乱跳的一个人、现在已经阴阳相隔,他瘫坐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吕正仁抱着韩春灵的尸体大哭:“灵儿、灵儿、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离开我,为什么你要丢下我一个人,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到白头的吗?你醒醒啊——真是可怜天下慈母心,梅氏十余年间辛苦不息,时时作此幻影现形,大概就是因为对双儿女眷恋之极,所以精魂才始终不肯消散吧。?为人子女者,想到这里,恐怕都要怆然感涕了。你醒醒啊 灵儿”吕正仁边哭边摇晃着尸体,“韩老爷请节哀、我们一定会查出是谁杀害韩小姐的,现在最要紧的是处理韩小姐的后事”领头的官差说道,过了一会韩光宗站起身:“也只能这样了,麻烦你们帮忙把小女的尸体运回府上”,“好的”说完领头的官差转身对手下说:“你们几个把韩小姐送到韩府去”,“是”他的手下准备动手把韩春灵的尸体抬上车,但是吕正仁死活都不让他们碰韩春灵的尸体,韩光宗看到后上去劝道:“贤侄啊、灵儿已经离开了、现在我们要送她走完最后一程,让她入土为安”,“不? 灵儿没死、她就在这里、我再也不会让她离开我了”吕正仁还是不肯放开韩春灵的尸体,经过韩光宗的反复劝说吕正仁才肯松手让他们把尸体晃过了两年,马连小伙子也勤快,头脑清晰,办事老练。潘员外看在眼里,喜在心中。些跑跑颠颠的活,也教给他去办,心中已然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儿子。潘容和马连年纪相当,潘员外也有意把女儿许配给马连。运回去。? 韩春灵看到自己心爱的人为她变成这个样子、她心痛不已,她暗暗的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杀了钱川,一定要杀了那恶棍”。
??? 韩春灵的尸体被运回韩府,韩光宗找来工匠为她制作了一副金面具,香儿帮她换上了生前最喜欢的裙子,她戴着面具安静的躺在棺材里、众人看完她最后一眼盖上棺盖,当晚吕正仁不吃不喝一直守在旁边,半夜香儿对他说:“吕少拈枝碧蓝的钗,盘头如云的丝,抿个香艳的小嘴,染抹橘色的眼妆。爷、您去吃点东西吧、这样不吃不喝的对您身体不好”,“嘘、小点声不要吵醒灵儿、她睡着了、她就在那”吕正仁有点精神失常,香儿也跪下来一起陪他守在韩春灵的灵柩旁。
??? 韩春灵的魂魄在街上徘徊,脑海里满是她和吕正仁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她走到一家酒楼门前看到钱川从里面出来,这让她下定了杀死钱川的决心,她跟在钱川后边来到一个巷子里、钱川得意的走在前面、因为他今天又收到了不少的油水爸爸眼睛里的寒光从水晶镜片后面折射出来,像激光束样戳进他的心里,"噗嗤"声,马西西闻到股焦味儿,心被烧焦的味道,有点像地摊上烤糊了的鸡翅。他从爸爸手里接过那薄薄的两页纸,页是中的退学申请,页是十中的入学证明。看来这次不得不转学了,马西西心里的"窟窿"潺潺地涌出暗红色的像泉水样的烟雾,那刻他想到了殉情,虽然这很老土,而马西西也算不上是文艺青年,但这个想法直缭绕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事实上马西西并不想死,他只是觉得,如果失去谅晓晓,他就活不下去了,所以,殉情是为了活下去——显然,他并没有意识到这是自相矛盾的。、他根本就想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钱川”他听到后边有人叫他,“谁、谁在叫我?”他看了周围什么人都没看见,又继续往前走、他隐隐约约听到后面有脚步声、他走的越快脚步声就越大、他停下来脚步声也停了、他回头看又没什么人,这时巷子里吹来一股寒风、这不由得让他毛骨悚然,在微弱的灯光下他似乎看到前面有身影向他走过来,“谁?谁在那里?”钱川问道,那个身影并没有回答、还是慢步的走来,他心跳加速、慢慢的蹭着脚步想上去看清楚是什么人,越来越近....他看到了那个是谁,“啊? 你是人是鬼?”钱川一屁股坐在地上,“你说呢?”韩春灵露出了最可怕的表情,“你...让我和我心爱的人阴阳相隔、让我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你所施加于我的一切、我要你双倍奉还”说完韩地点:珠海北山,明辉家私厂保安室春灵就一下子到钱川面前,她插住钱川的脖子高高举起,钱川拼命挣扎、但最终难逃一死。
??? 第二天一早大街小巷就传遍了恶棍钱川昨晚被人杀死、还被挖走了双眼的消息,大家都拍手称快的说:“真是恶有恶报”。 正午是韩府为韩春灵遗体出殡的时间,很多人都来为她送行,因为韩光宗说过:“孩子在世的时候没能够好好疼她,现在她走了,那么一定要让她风风光光的走完最后一程”,殡仪队伍来到埋葬地点,吕正仁亲手一把一把土的埋了自己心爱的人,在不远处韩春灵的魂魄看到这一切心如刀割,她实在不忍心看下去.消失在了丛林中,埋葬完韩春灵的遗体后吕正仁回到自己家中,整天闷闷不乐待在房间里,这可急死吕焕生夫妇,他们想带吕正仁去外地散散心,但吕正仁就是不肯出门。
??? 由于韩春灵是一只游魂、所以不能进任何人的家门,她只有在外边等着,希望能等到吕正仁外出看上一眼,但是她一连等了好多天都不见吕正仁出来,她无奈在街上徘徊、无意中看到了出来买东西的香儿,韩春灵叫了一声:“香儿”,这声音好熟悉“小姐? 是你吗?小姐 你在哪?”香儿仔细的观察周围的环境,“是我 香儿、我就在你旁边”韩春灵答道,“啊”香儿显然受到了惊吓,韩春灵看到香儿的表情后赶紧说:“香儿、你别怕、你能到我坟边来下吗?我有些事情问你”,“嗯”香儿悠悠的点了下头、心里还是感到很害怕,她来到韩春灵坟旁:“小姐 、我来了 、你在哪?”,“香儿”韩春灵站在她后边叫道,香儿回过头看到韩春灵后扑了过去想要抱她,但是香儿从她的身体中穿过、没能抱住她,“啊 小姐 你....”香儿很惊讶,“没错香儿、我现在只是一只孤魂”韩春灵答道,“那是谁害了你啊?小姐”香儿问着说,韩春灵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香儿:“那天我和正仁哥走在街上、突然有人抢了他的钱袋子、他追了上去 我没能叫住他,他走后我被人绑到城外,在车上我才知道绑我的人是钱川、他把我带到城隍庙想要非礼我、我就拿起香炉砸伤了他的额头、他一气之下插住了我的脖子、我昏了过去、等我意识回来的时候我已经被鬼差带到了鬼门关,我不忍心忘记这一切、所以我闯了出来,变成了现在这样子”,听完香儿哭的很厉害,韩春灵问道:“正仁哥现在怎么样了?”,香儿抹了抹眼泪:“我也不知道,听过吕少爷一直把自己锁在屋里不肯出来”,“那你帮我去他家看看好吗? 我在这等你”韩春灵说道,“嗯”香儿赶紧跑向吕府,韩春灵在原地等待。
??? 香儿来到吕府看到吕焕生就说:“吕老爷,我们家老爷不便出门、让我来看望吕少爷”,“嗯 、正仁他在屋里呢、让管家带你去吧”吕焕生让管家把香儿带到吕正仁的房间,到门口管家敲门:“少爷 少爷? 有人找您”,“吕少爷是我 香儿”香儿喊道,吕正仁开门看了一眼:“进屋坐吧”,香儿进屋后看到桌上没动过的饭菜就说:“吕少爷 您没吃东西啊、这样怎么行呢、如果我们家小姐知道了肯定会伤心的”,“人都走了、还有什么好伤心的”吕正仁边说边玩弄着手里的玩偶,那个玩偶是他和韩春灵一起挑选的,“没走、小姐没有走、她就在我们身边”香儿答道,“呵 如果她没走的话、那她现在在哪里”吕正仁不屑的说,“在坟边”香儿不小心说露了嘴,“什么 你说什么 灵儿在哪?”吕正仁瞬间精神了起来,在吕正仁的追问之下香儿只好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
??? 吕正仁离开家、飞快的跑向韩春灵的坟墓,香儿紧紧的跟在后边,来到坟边吕正仁看到韩春灵后、俩人对视了一会,吕正仁上去抱住韩春灵、可是他的手从韩春灵的身上穿了过去,一次..两次...三次....反复了好几次都没能抱住韩春灵,“不 不 灵儿”吕正仁不敢相信,“正仁哥 没用的、你碰不到我的”韩春灵边说边抚摸着他的脸颊、眼里满是泪花,吕正仁也伸出手去抚摸韩春灵的脸颊,那么清晰的一张面孔在他眼前,可他老师对珍香的培养目标是——最好的花腔女高音。抚摸的却是空气,他们聊了许久,然后吕正仁说她:“傻瓜 你怎么不去投胎转世,找户好人家、好好活着”,“我违法了阴间的条例、所以阎王爷不会收我、我只能永生永世做一只孤魂野鬼”韩春灵答道,“不? 不会的 一定会有办法的、我去求佛祖、求他给你投胎转世的机会”说完吕正仁转身跑开,韩春灵没能拦住他、只有跟在后边。
??? 来到寺庙前吕正仁从门口就一个一个台阶的往上跪、直到大殿,他心里一直在默默祈求佛祖能给韩春灵转世做人的机会。由于寺庙是佛门重地,任何孤魂野鬼都不能靠近,否则就会灰飞烟灭,韩春灵让香儿进去叫吕正仁,香儿来到大殿看到跪在地上的吕正仁说道:“吕少爷? 小姐让您出去、求您别在跪了”,“不 我一定要跪到佛祖给她转世做人的机会为止”吕正仁没有听香儿的劝说,香儿无奈来到外边把情况告诉了韩春灵,她们在寺庙前干等了几个时辰都没见吕正仁出来,韩春灵就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香儿你去趟吕府、让吕老爷来叫他回去”,“好的 小姐”香儿急急忙忙赶到吕府找来吕焕生夫妇,但是不管他们怎么劝、怎么拉,吕正仁还是不肯起身,他们没有办法也只能干等,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吕正仁还是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滴水未进,寺里为他准备的斋饭他也不吃,就这样一天...两天...三天...直到第五天晚上吕正仁开始出现幻觉:“看 佛祖留眼泪了、终于显灵了”说完他就倒下没能够再站起来,寺里边的方丈为他把了下脉摇第件,当时恰巧是正月十,我们村里流行正月十闹花灯,那天我和姐姐堂弟堂妹去看村里人耍灯,玩的很高兴,期间也没遇到什么特别的事。后来被奶奶领会了家,到了家之后,我们几个就在炕上看电视,突然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刚才还活泼乱跳不知不觉中快要走到那片坟堆地,我吓了跳,想转身回头,又突然间想起了家里的那些正待喂食的幼蚕,我忍不住弯下身子,从甘草丛缝隙间看看我那坟堆旁的桑树地,此刻我多么希望有个人在我地里找板栗啊,我就可以借他胆量去采摘那些桑叶了。的堂妹直直地躺倒在炕上,只记得她身体僵硬,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眼睛上翻,露出了白眼。头的说:“啊弥陀佛”,吕焕生他们把吕正仁送往医馆,等在外边的韩春灵看到他们背着吕正仁出来赶紧问道:“香儿? 怎么了 正仁哥他怎么了?”,“小姐? 吕少爷他昏倒了”香儿焦急的答道,“走? 我们赶紧去看看”韩春灵心急如焚,她生怕吕正仁出个好歹,她们刚准备跟上去就有个熟悉的声音叫道:“灵儿”,韩春灵回过头看到从里面出来的吕正仁:“正仁哥? 你...”,她和香儿都惊呆了,“灵儿 从今往后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了”他走到韩春灵面前抱住了她,这次他可以抱住韩春灵、因为他们都是离开了肉体的魂魄,他们面对面的微笑然后化成了一束光飞向了浩瀚的星空。由于吕正仁的诚心打动了佛祖,佛祖就把他们变成了一对守护星座,让他们永生永世的守候着对方。
??? 香儿看到这一幕后,感动的说:“小姐? 吕少爷 祝你们幸福”说完她消失在了夜幕中。

标签:成人坟墓尸体

    上一篇:现代聊斋之画彩 下一篇:夜半手机鬼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