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尸骨坟场

尸骨坟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楔子
??? 郭正堂原本并不相信这世间有鬼魂的存在。
??? 可是,当他被公司调往这座南方岛屿工作了半年之后,他便完完全全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 原来,这个世界上,居然有着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 由于职务上的需要,郭正堂必须和当地的居民进行某种程度的深入接触。
??? 当地的居民大多是土生土长的原住民,仍保有相当程度的原住民文化,根据他们的文化背景,应该是从菲律宾飘洋而来的种族。
??? 由于居民背景特殊,岛屿自然景观丰富,加上政府大力推广他们一年一度的特殊祭典——“飞鱼祭”,使得这个岛屿成为非常特别的观光景点。
??? 郭正堂本身对原住民的文化,并没有太深入的研究,甚至可以说没有太大的兴趣,或许是因为来自都市的缘故,他对于当地的一些习俗,其实并不怎么认同,尤其是有关葬礼的仪式,简直让他大感难以苟同。
??? 有一天,朋友黄志伟来访,他们一起出去吃饭,酒酣耳热之余,郭正堂发表了以下的言论,让黄志伟啧啧称奇不已。
??? “这里的人,对于死亡怀着相当巨大的恐惧,认为人之所以会死亡,完全是因为有恶灵在作祟,在尸体尚未腐化之前,只要一靠近尸体,就会被恶灵缠上,成为下一个牺牲者。
??? 因此,他们的葬礼,通常只能由直系亲属主持,其它人在观礼之后,全都躲得远远的,深怕靠得太近,就会沾上死者的秽气。
??? 当地居民对于尸体的畏惧,简直离谱到了极点,尤其是碰到飘流在海上静默。等待将至的暴风雨。然而你眼中的愤怒,是在意么?勾出我淡淡的喜悦。的浮尸时,他们有多远就闪多远,根本不敢去打捞尸体。”
??? “为什么呢?”
??? “除了畏惧尸体,以及造成死亡的恶灵之外,他们认为凡是死于大海的人,通通归海神所有,若是将尸体打捞起来,恐怕会因此触怒海神,致使海神引发大浪,将岛民全部淹死。”
??? “这样的习俗,实在太好笑,也太无知了!”这样的习俗,真的很好笑、很无知吗?
??? 或许是吧。但接下来所碰到的事情,对于郭正堂来说,可就让他笑不出来了。
??? 那一天,正值台风过后没多久,海面上还有点小风小浪,最适合海钓,尤其是龙岩洞一带,是整座岛屿最棒的海钓场。
??? 郭正堂带着黄志伟前往龙岩洞附近钓鱼,个把小时下来,颇有斩获,钓上了不少鱼。
??? “嘿嘿,真是大丰收,看来今天可以办一桌全鱼大餐了!”黄志伟摇着鱼笼,开心地说"娘!您会好的!等挣好多钱把您的病看好了!我们再起挣钱,然后您送我去读书!好吗?娘?"道。
??? 郭正堂笑了笑,正想接话,不远的岩岸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倾耳听了一会儿,才约略听出有人正在高喊着,“有人坠海了!有人坠海了!”
??? “有人坠海了!”郭正堂吓了一跳,赶紧丢下钓竿,拉着黄志伟一起上前看个究竟。
??? 到了一堆人围聚的地方,郭正堂顺着他们指着的方向望过去,果然发现有名女子脸朝下,在海面上浮浮沉沉,动也不动地随着海水漂动,生死不明。
??? 围观的人群,全都是当地的青年,有几个人显然是和那坠海女子一起来的同伴,正自哭得死去活来。
??? 郭正堂见他们只会站在岩岸上指指点点,却没有人敢下海救人,气得破口大骂,连忙除衣脱鞋,扑通一声跳下海,奋勇游向那名女子。
??? 游至女子身边,郭正堂将她翻过身来,赫然发现她是红头村的村民伊娜,显然已经气绝身亡。
??? 伊娜的额头上,有道极深的伤口,应该是坠海时,猛力冲撞到岩撒旦还是大傻瓜蛋?"石所造成的,只见那可怕的伤口,犹自汨汨流出腥红的鲜血,纠结在她的秀发上,使得她的头发像极了张牙舞爪的红色海虫。
??? 她的眼睛瞪得又大又圆,郭正堂几乎可以轻易地从她已经无神的眼瞳里,读出她临死前的巨大恐惧,是如此地不解与不甘。
??? 为什么呢?为什么我的朋友都没有来救我呢?
??? 郭正堂不敢多看,慌张地用手抚合上她的双眼,轻轻勾住她的下颚,拉着她缓缓游回岸边。
??? 等候在岩岸上的黄志伟,赶忙伸出手,两人合力将伊娜的尸体拉上岸,没想到围观的人全都吓得一哄而散,躲到路边,对着他们指指点点。
??? 郭正堂累得趴在岩石上,见他们如此行为,气得爬起身就要对他们开骂,谁晓得一起身,马上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紧跟着眼前一片漆黑,耳边响起黄志伟惊骇的尖叫声。
??? “小郭,你怎么啦?天呐,你受伤了,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 “流血?”尚未意识到发生什么事之前,郭正堂一阵晕眩,接着便不省人事。
??? 天葬习俗
??? 不晓得失去意识多久,郭正堂终于醒了过来。
??? 醒来时,郭正堂发现躺在自己的住处,黄志伟则坐在一旁看电视节目。
??? “我怎么了?我怎么会在这里?”讲了几句话,郭正堂发现自己的喉咙干得像沙漠一样,说起话来暗哑难听。
??? “你醒啦!”黄志伟转过身,赶紧倒了一杯水给他喝,“你还说呢?右脚撞到礁石都不知道痛,流了好多血!”
??? “真的啊!那我一定是失血过多,才会晕过去的。”郭正堂虚弱地想坐起身,黄志伟见状,扶起他靠在枕头上。
??? “那还用说,你足足昏睡了六个多小时,之前医生帮你清洗伤口,缝了十八针,也帮你打了抗生素,希望你的伤口不会发炎。”黄志伟拍了拍郭正堂的右脚,郭正堂顺势往下看,只见自己的右脚踝裹着白纱带,上面渗出些微的血迹,稍加移动,便有一股椎心刺骨的疼痛,沿着脚骨流窜全身。
??? “对了,伊娜呢?”郭正堂问道。
??? “伊娜?你是说今天救起来的那个女孩吗?早就死了,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真是可惜。”黄志伟啧啧叹息不已。
??? “真的吗?”郭正堂难以置信。
??? 黄志伟用力点了点头,表示此言不虚。
??? “想到这个就生气!你知道这里的人有多差劲吗?伊娜坠海的时候,居然没有人伸出援手,如果一起来的同伴跳下海去救她,说不定还来得及救回她的性命。”一想到那么多人站在岸边围观,就是没人敢下海,郭正堂突觉义愤填膺,又开始臭骂起来。
??? “说的也是,不过,我听说这是他们的禁忌,所以才没有人敢下海救她。”黄志伟也有同感,只是没郭正堂那么激动。
??? “什么鬼禁忌?禁忌又怎么样?难道可以拿这个当理由见死不救吗?”郭正堂越说越气,嗓门跟着拉高不少。
??? “哇,这么生气啊,”黄志伟斜睨着郭正堂,有点讶异于他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继续说道,“那我告诉你,我听村民说,伊娜的家属将会在三天后,为伊娜举行天葬,不,厢情愿也不行!别忘了,赵倩是我女友!幺风风火火地急奔回家,并以最快的速度掏出纸条,把撕个粉碎。这事绝不能算完!宋老鬼。你竟然连我的女友都想碰,还有你那个龟儿子宋光乾,幺恨得咬牙切齿彳艮快写下了眼下最想做的事:"让蓝天集团见鬼去吧!让宋老鬼的儿子见鬼去吧!"你千万别告诉我,说你想去游行抗议!”
??? “天葬?”郭正堂如遭雷击,脑子里—片混乱,张开嘴,却说不出话来。
??? 初到这座岛屿的时候,郭正堂就已经从村落耆老的口中,得知当地有种特别的天葬仪式,甚为罕见。
??? 举行天葬的对象,大多是夭折的孩童,又或者是淹死在海里,被海浪冲上岸的尸体,在习俗上,村民认为前者的魂魄未聚,而后者属于海神管辖,必须归还给海神,只能采用天葬的仪式,不能埋进土里。
??? 天葬的仪式其实很简单,"你想杀我?"女孩的眼中流出了血泪,滴滴滴在地上,也深深地刺激了苏幕他大吼声冲了上去,挥舞着手中的刀在村落长老的主持下,带领死者的家属,抬着死者的尸体,前往当地的天葬场——馒头山,由村长念诵祷文后,再将尸体从山顶掷落山崖,就算完成了天葬的仪式。
??? 为什么天葬场会选中馒头山呢?主要和它特殊的地形地势有关。
??? 馒头山位于滨海的海岸线上,是座裸露在海面上的礁石山,之所以会取名为馒头山,是因为远远望去,就像一粒掉在海边的馒头,十分显眼。
??? 馒头山有一侧滨临大海,此处山势陡落入海,"你不该这样借的。"你走进超市,"他接着说,"看见个年轻人在整理麦片盒子,你问:‘打搅,请问焖西红柿在哪儿?’‘我不知道,’他说,‘问问经理吧。’你又问:‘好的,经理在哪儿?’他说,‘今天他不在。’""下垂数十公尺处,有一处突出的石台,是最主要的天葬台。
??? 村民将尸体瞄准此处抛下,但十之八九都会弹落到峭壁下,从山顶往下看,峭壁下方的岩滩,到处可见被海鸟、海蟑螂啃蚀得一干二净的枯骨。
??? 由于此处枯骨散落,一到夏夜,就会飘出鬼火,从海上望过来,就像点点萤火,蔚为奇观。
??? 有时候风大,鬼火被海风吹上馒头山,再随着海风缓缓飘下来,在滨海公路上时隐时现,不知情的人乍然撞见,无不吓得魂不附体,落荒而逃。
??? 一般人甚少能一窥天葬场的真面目,一来是因为馒头山的山路崎岖难行,到了山顶,也无法攀下峭壁,直抵底部的“尸骨坟场”。
??? 除非入海泅游,才能登上“尸骨坟场”,一睹天葬仪式背后,让人怵目惊心的恐怖场景。
??? 不过,大概只有外来的观光客,才会想去一探究竟吧。但绝大部分的观光客都只是讲讲,有谁会那么无聊,专程去看原住民曝尸的地方?
??? 而当地的居民,深信此处是鱼精海怪出没的海域,海里潜伏着暗黑潜流与急流,平时已经是避之唯恐不及,不肯轻易靠近一步,哪里还会去多管闲事?
??? 因此,馒头山的“天葬场”与“尸骨坟场”,至今仍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没有人认真去揭开它的真面目。
??? 郭正堂也没想过,因为他压根儿没兴趣去一探天葬场的神秘之处。
??? 因为那可要冒上生命的危险,才能深入禁地,一窥最完整的天葬风貌,他才不想为这些无聊的事情去涉险呢!
??? 只是现在乍然听闻伊娜的尸体,要用天葬的方式加以处理,不知怎地,他的心里不禁泛起一丝丝惋惜的怅然……
??? 尸骨坟场
??? 过了几天,有关伊娜天葬的传闻,已被传得沸沸扬扬,郭正堂刻意不去探听这件事情,以免影响到心情,让自己感到不愉快。
??? 这一天,郭正堂一个人去龙岩洞附近钓鱼,直到夜幕低垂,这才意兴阑珊地骑着机车,返回宿舍。
??? 机车行至馒头山前,郭正堂忽然听见一阵女人的哭泣声。那哭声,若有似无地在路旁暗处忽隐忽现,犹如夜枭凄啼,让人忍不住也感染上一丝丝的哀伤。
??? 郭正堂停下机车,心想这附近并没有住家,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哭得如此伤心?莫非发生了什么事!
??? 郭正堂侠义心顿时发作,竖起耳朵找寻哭声的来源,然而那哭声忽远忽近、忽前忽后,郭正堂循着哭声,竟慢慢来到馒头山的山脚。
??? 那女人的哭声越来越悲切,越发撩拨起郭正堂见义勇为的心思,忍不住大声叫唤:“谁啊?发生什么事了?需不需要人帮忙?”哭声并没有因为郭正堂的叫唤而停止,反而益发凄厉,清晰地往馒头山的山顶飘去。
??? 郭正堂极目望去,果然看见一道模模糊糊的身影,正自摇摇晃晃地登上馒头山。
??? 糟了!该不会有人想不开,想要跳崖自杀?
??? 郭正堂悚然一惊,心想救人要紧,立刻拔腿往馒头山上冲去,希望能及时挽回一条人命。
??? 事后想起,郭正堂暗骂自己蠢笨到家——海边没加盖,到处都是投海自杀的好地方,有谁会这么大费周章,跑到馒头山跳崖自杀呢?
??? 摸黑跟着哭声,郭正堂一路跌跌撞撞来到山顶,哭声却倏地消失不见,连那条身影,也掩没在黑暗中,丝毫不见踪影。
??? 郭正堂呆呆地站在一颗大石头上,一时之间,也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
??? 呆立半晌,忽然觉得夜色深沉、月色晦暗,根本看不清山路,而自己居然能在没有任何照明工具的辅助下,一个人登上这么险峻的山头,想着想着,不由得有点佩服起自己来。
??? 不过,得意的心情只维持了几分钟,他就开最近,因为工地上例行检查安全情况,所以包工头给放了几天假,赌瘾犯了的阿福成天往赌-场跑。始后悔了。
??? 血气之勇消退之后,眼前显现的,是馒头山夜魅的恐怖气氛。
??? 海风不断吹袭过来,刮得衣服猎猎作响,就像数百年来在此天葬的阴魂厉鬼,全都围聚在馒头山的山崖边,同时嘟起嘴巴,朝着他猛吹阴风。
??? 郭正堂站了一会儿,胆气被海风吹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股莫名的寒意,他越站越觉心惊肉跳,决定赶紧下山。
??? 举步欲走,崖边忽然响起一声凄厉的尖叫,紧接着,尖叫声犹如流星般,坠下断崖。
??? 郭正堂被这尖叫声吓住了,全身毛发“咻——”地竖立起来,体内的血液似乎在一瞬间凝结成冰,浑身冰冷不已,不能自己地打了个寒颤。
??? 糟糕,该不会是那个女人跳下断崖了?
??? 郭正堂心头一凉,大步冲至崖边,趴下身体,伸头往断崖下探视,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自己徒劳无功。
??? 因为断崖下一片黑乎乎的,仅约略可以看出几处较高的海岩,除此之外,便是一点一点飘忽不定的鬼火。
??? 郭正堂叹了一口气,心知难以有任何作为,打算下山报警,请警察过来处理这件惨案。
??? 谁知鬼火摇摇晃晃,忽然间围拢起来,沿着峭壁,慢慢飘了上来,最后停在“天葬台”上,照出一个人来,赫然是个长发披肩的女子,低着头靠坐着峭壁。
??? 太神奇了吧,怎么会掉在那里?
??? 虽然觉得整件事情相当诡异,郭正堂还是试着询问对方的安危,出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坐好别动,我会想办法救你的。”原本低着头的女子,闻言慢慢抬起头来,向左侧扭动身体,将上半身转向郭正堂,并且伸长右手,不断对着郭正堂轻轻招手。
??? 天呐,这是什么景象?
??? 什么样的人,可以像橡皮糖般,轻易地把身体扭成麻花的样子?
??? 郭正堂这一吓非同小可,脱口惊叫出声,两手用力撑向地面,想要用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
??? 才站起身,冷不防身后涌来一道巨大的力量,猛地将他往前推,他虽然拼命出力抵拒,最后还是一脚踏空,直直坠下断崖,只能不断地尖声惨叫。
??? 他犹如身处断了缆线的电梯之中,脑子里一片空白,全身的血液似乎跟不上坠落的速度,彷佛就要透体而出,整张脸涨得血红。
??? 坠落的速度越来越快,郭正堂几乎可以闻到死神的恐怖气息,已经贴近他的身旁,只要一落地,就会飞快地将他带往地狱。
??? 这时,一阵怪风突然从他的身子底下吹了上来,托住他的身体,但是这并无助于他坠落的事实,仅仅减缓了下降的速度,只听见“碰——”的一声,他还是重重地摔在地上,登时晕了过去。
??? 不晓得过了多久,郭正堂终于悠悠醒来,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被眼前骇人的情景吓了一大跳。
??? 他的身前聚集了无数团鬼火,将他的四周映照成惨绿一片,就着磷光,这才发现他居然躺在一处平坦的地方,距离一个身体外的地方,则是一大片的尖锐礁岩,礁岩上散落着枯骨残骸,正自散发着腥臭的腐尸味。
??? 奇怪,为什么这么幸运?居然掉落在这一小片平地上!
??? 郭正堂百思不解,正想起身,陡地手臂吃痛,举起手一看——咦!手臂上怎么黑压压一片?
??? 再仔细一看,那些黑色的玩意儿,竟然是海蟑螂!
??? 没错,海蟑螂!全部都是海蟑螂!
??? 郭正堂忍不住尖声狂叫起来,急忙跳起身,用力挥舞手臂,骇然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全都爬满了这些可怕的小东西。
??? 他不断地发出惨绝人寰的哀号声,使尽力气又蹦又跳,试图甩脱爬在身上的海蟑螂。
??? 郭正堂剧烈的动作显然十分有效,爬在他身上的海蟑螂被他这么一吓,全都扭动着丑陋的身躯,迅速从他身上撤入礁岩区,不一会儿时间,便消散得无影无踪,露出他的身体与光裸的沙地,映着惨绿色的磷光,显得分外怪异而诡谲。
??? 一见海蟑螂退走,郭正堂马上瑟缩在峭壁突出的礁石下方,两眼瞪得老大,深怕海蟑螂再度大军来袭,一面大口大口喘着气,只觉得一颗心怦怦乱跳,简直就要夺腔而出。
??? 休息了一阵,这才发觉手脚发软不说,身体各处隐隐作痛,虽说没有摔成骨折,但是肢体稍加移动,神经末梢就像被针挑动一般,丝丝痛进骨子里。
??? 这痛楚让郭正堂的脸抽搐不已,脸皮皱得像个包子,还没整理好思绪,原本聚集在一起的鬼火,却在这个时候动了起来。
??? 一团、两团、三团……宛若有人用线串起这些鬼火,它们竟然循着一定的轨迹移动,串连成像蛇一样的绿色光索,在黑暗中摇晃飘舞,看上去煞是诡异。
??? 蛇一样的绿光在礁石间游走着,突然间,鬼火又全部围拢在一起,彷佛有人在鬼火内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所有的鬼火瞬间一灭、一明,竟然合并成一团较大的鬼火。
??? 从鬼火内传出了一阵极轻微的泣啼,分明就是郭正堂先前在馒头山下所听到的哭声。
??? 这一哭,可哭出了让郭正堂魂飞魄散的怪事。
??? 哭声一起,从四面八方飘来了一团又一团的鬼火,每一团鬼火都发出呜呜呜的哭声,慢慢围拢在一起,最后,又和最先的那一大团鬼火,接连成蛇一样的光索。
??? 只不过,这次的蛇形光索,形体要大上许多,而且还不时呜呜呜地发出让人发毛的哭声。
??? 再仔细一看,光索里的每一团鬼火,都好像会呼吸似的,节奏感十足地忽明忽灭,在明灭的瞬间,似乎可以看见一张张充满怨恨的脸孔,各自幽幽地啼哭着。
??? 郭正堂无法确定鬼火的背后,到底有没有那些面孔存在,抑或者只是自己的幻觉而已?不过,有一点他非常肯定,那就是……他真的很害怕,害怕到可以听见自己的牙齿正不断打颤的声音。
??? 蛇形光索先是围拢在一起,接着绿光大盛,一个接一个飞过郭正堂的身边,往馒头山腾空飘去,眼见就要全部飞略而过,位于光索最尾端的一团鬼火,却忽然脱索而出,在他眼前不远处打着兜儿。
??? 比较其它鬼火,连天,张丰每晚都要准时打开房门,看看院子里有没有多出什么东西。然而令他失望的是,院子里空空如也。第天晚上,张丰沉不住气了,他决定去坦园,旁敲侧击地提醒下墓主人。这时,外面响起了阵急促的敲门声。张丰打开门没见着人,只是院子里多了个两米高的纸盒子。那团鬼火的形状明显较小,也比较暗,而且飘动的速度相当迟缓,不像其它鬼火般灵活飞舞,猛然一看,倒有点像一盏灯笼,绿惨惨的,叫人不注意也难。
??? 郭正堂的注意力全都被这团鬼火吸引过去,只见这鬼火慢慢飘至他的眼前,自鬼火里,隐隐浮现出一张脸孔!
??? 天呐!鬼火里真的有张人脸!
??? 郭正堂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一张女子的脸,而且是个他所认识的人,而且是才死了没多久的——伊娜。
??? 伊娜的额头淌着污血,两眼极其怨恨地瞅着他直看,好像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又好像对他充满了怨气,恨不得一口将他咬死。
??? 郭正堂惊叫出声,摸起一块石头,用力地扔向伊娜的脸,猛地跳起身,连滚带爬往岩堆里跑。
??? 他慌不择路地在岩堆里逃窜,也不晓得摔倒了多少次,摔得浑身是伤,心里头就只有一个念头——逃!
??? 逃离这处鬼地方!
??? 逃离伊娜的鬼魂!
??我用脏兮兮的手摸摸脸,火辣辣的疼。然后拍拍身上的灰土,抱着膀子站在他面前:"你到底想怎样!我他妈就剩这趟公交,你还给我搅乱?!现在好,呜不了家,怎么办!"? 在岩堆里跌跌撞撞跑了一会儿,郭正堂忽然被绊倒,结结实实地撞在一块大礁石上,痛得他半晌起不了身。
??? 正哼哼唧唧揉着痛处,伊娜的那团鬼火又跟了过来,郭正堂顾不得疼痛,两只手在身旁胡乱摸索,希望能找到适合的东西当防身武器。
??? 摸着摸着,却摸到了一只手,郭正堂吓得放声大叫,连忙将那只手甩开,正好伊娜的鬼火飘过来,照出他身边的景象。
??? 一具腐烂的女性尸骸,散落在他的身旁,显然还没被海蟑螂完全啃啮干净,此时,尸骸上爬满了海蟑螂,正贪婪地啃啮着所剩无几的腐肉。
??? 如果这具尸骸是天葬的杰作,那么,这具尸骸应该就是伊娜的尸体。
??? 郭正堂再也无法忍受,弯下腰吐了起来。
??? 吐啊吐的,吐到胃里已经没有东西,郭正堂只能不断干呕,整个胃为之抽痛不已,满眼都是亮晃晃的金星。
??? 这时,那鬼火又朝着他逼近过来,伊娜的脸愈发清晰,不断发出呜呜呜的哭声,郭正堂一惊再惊,已然无法做出任何理智的决定,只能拔腿就逃。
??? 跑着跑着,郭正堂忽然一脚踩空,咕咚一声,掉进水里。
??? 冰冷的海水灌进他的口鼻,呛得他眼泪直流。
??? 他拼命划动手脚,最后终于浮出水面,大口吸了几口气,总算顺过气来,仰着身体在海面上漂浮。
??? 郭正堂休息了一会儿,虚弱地睁开眼睛,知道自己尚未脱离险境,正试着分辨出身在何处,却发现有团鬼火在附近梭巡,似乎正在找寻他的踪迹,应该就是害他掉进海里的伊娜鬼火。
??? 他悚然一惊,正想用力游离,那鬼火发现了他,飞快地向他扑来。
??? 没想到鬼火失去准头,竟扑进海里,正庆幸间,陡地,一股强大的拉力将郭正堂往外海拉去。
??? 他拼命挣扎,却一头上撞上硬物,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尾声
??? 隔天,郭正堂被人发现躺在龙岩洞附近的礁岩里,送医急救后,总算救回了一条性命,不过,他也因此在医院里疗养了半个多月,才恢复了元气。
??? 直到今日,郭正堂仍搞不清楚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整件事情是伊娜的鬼魂在作祟吗?
??? 如果是,那么,他见义勇为去救她,她为什么还要这样对他?
??? 为什么他从馒头山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却平安无事?
??? 之后掉进海里,除了头上撞破一个洞之外,为什么他的身上这个梦做得有些奇怪,这些人醒来后越想越觉得蹊跷,于是就互相打听了下,原来被孙老赖欠钱的人竟然都做了这么个怪梦。大伙明白了,这是祖辈在托梦给他们。既然是祖辈托梦,那就照着他们的指示来吧,反正现在这欠条在手里也是废纸张。于是大伙儿在清明节祭祖的时候,都在祖辈坟头烧只是换成了个穿着青衣的民国时期的男人形体。他们站在那里看了秒的时间,就不约而同窝风又都跑回了楼上,跑回了他们老师的家里,大家都被吓着了,都嘴舌的说着,老师也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随他们下楼看个明白,可是下楼,却什么也没有了,可是从他们跑回老师家里到老师下楼看个明白这个过程最多就分钟时间,而我开始说了,那个巷子不可能分钟走完,怪极了!我朋友被吓着了。了堆欠条。没什么严重伤势,还被冲上礁岩堆?
??? 他所看见鬼从窗户翻了进来,走到姚畅杰床边,抬起地上的衣服闻了闻后,抬头望向了姚畅杰。姚畅杰屏住呼吸装着熟睡的样子,动也不敢动。的那些鬼火,是历年来天葬死者的亡魂化身吗?
??? 一连串的问题,都是难以解开的谜团。
??? 惟一可以确定的是,郭正堂出院后,马上办理了调职手续,立刻飞返内地,并且立下誓言——这辈子,再也不踏上这座岛屿一步……

标签:朋友恐惧警察鬼火

    上一篇:乡村诡事之捉鬼 下一篇:悬疑故事之厉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