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形影不离

悬疑故事之形影不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楔子
??? 秦乐的面馆已经关门,她现在的食客只有陆林一个人。
??? “我知道,这碗米粉一定是‘第网泼’!对不对?”陆林看着秦乐把!面条端到自己面前,满头大汗地坐在自己对面。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身体变得虚弱了。
??? “呵呵……”对方笑了笑,抹了把汗水。“这夏意低头默哀之前,惊讶地发现身边刘响的嘴角闪过抹诡异的笑意,清亮的眼睛放射着狩猎者才有的冰冷锐利的光彩。是‘第四泼’,你记性真好。”
??? 被夸的陆林也笑了笑。“我还是觉得之前的‘混’面好吃。不过,只吃过三次,你就不做了。现任,连饭店也不开了。”他语气里有些遗憾,但突然又眼前一亮。“不如,你教我怎么作‘混面’吧。”
??? “唉……”秦乐愣愣地看着他,又抹了把额头的汗水,“其实,‘混面’就是甜昧调料的种类,你开始吃的‘一混’就是只加了一种,‘两混’是两种……这个‘泼面’呢?就是加入的香辣调味剂的种类,‘一泼’多加了盐;‘二泼’多加了辣椒;‘三泼’多加了花椒……”
??? “真的吗?只加=r盐也这么好吃?”陆林不可思议地问道。
??? “呵呵……是啊。”秦乐拉了拉她的头发,脸上的笑容让陆林觉得她说了慌。
??? 第一周
??? 陆林还记得,刚到两个男人把周助按倒在地,挥起大砍刀对着他的脖子砍了下去。可砍下之后他们愣住了:周助脖子上滚落下来的竟然不是人头,而是个大西瓜。这时就见没"哟,来了老姚,老板要找你谈谈心。"了头的周助个翻身,从地上爬起来飞速地逃走了。西科大学报道时,载他到学校的公交车出了事故,滑下山崖,幸好他从车窗被甩了出来,只受了点皮外伤。那晚,当他心有余悸地走到校门口就看到秦乐开的这家名叫“形影不离”的饭店。名字很怪,可店里专门经营的面食倒是分外好吃。最主要的是,老板秦乐是个很惊艳的美女。她那漂亮的面庞,让陆林有种似曾相识的热悉感。
??? 当初他对室友小金子说的时候,对方取笑道:“陆林,那样的女人哪个男人见了都有那种熟悉感的。”
??? 再一次进门,他依旧一眼就看到秦乐忙符收钱找钱。这是他第三次来这里了,以往他每次要的都是香辣面鬼!我吃惊地愣在原地,没注意到墓园里的影子渐渐多了起来。他们看着惊慌失措的我,诡笑着把我围到中间。然后我看到了这辈子最难忘的场景,他们的面孔随着官夸张的变形开始腐烂,身体超乎想象地扭曲,我简直不敢直视。条,但足这次——
??? “我要一碗甜面。”他看到墙上的菜单上多了喂记得那天早上,大约点多的光景。喂没来得及按计划先回趟蓟身干净点儿的衣裳再去送孔兴元最后程,刚到村口儿就看见口棺材正摇晃地被抬出来。只听得鞭炮声、敲锣声像潮水样股接股袭来,路上"噼噼啪""梆梆梆梆"的声音直响,把我耳朵震得阵阵轰鸣,大群人面无表情、呆若木鸡地站在村口,就像海边的礁石样,任海浪个劲儿地拍着。呛鼻的烟气味儿弥漫在大雾中,久久没有消散。一逍“甜面”。
??? “甜面?”秦乐看到他的时候,职业微笑着的脸突然愣了下,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 “对啊,甜……”她的眼神让陆林有些不舒,他慌忙指了指贴在墙上的菜单,“这早不是写着甜面吗?”。
??? “呵呵……我不知道甜面是什么东西,但我知道这里没有卖。”旁边一个穿着时尚的男生插了一句进来,厌恶地看了一眼陆林的同时,顺带抛了一个媚眼给秦乐。他碗里的汤故意溅了陆林一身。
??? 陆林明白这是对方在故意找茬,刚转身想走,愣在一旁的秦乐回过神来,“等等。甜面,有的!”
??? 于是,两人就这么认识了。
??? 秦乐因为他身上的油汤,免费请他吃了第一碗混面。
??? “想不到,你真的喜欢吃这种甜味的面条。”秦乐就坐在陆林对面,奇怪地看着他。
??? “对啊。”陆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 “我知道这种吃法有个性,但我就是觉得甜的面条好吃啊。”
??? “我也喜欢。”陆林看到秦乐眼中那种终于找到知音了的兴台。“这样吧,你以后每个星期都过来,我免费给你做。”
??? “嘿嘿……好啊!”陆林玩笑式的笑了两声,答应了下来。
??? 从秦乐的饭馆回来时已经是傍晚了,陆林一个人开心地往宿舍走。楼道里,明亮的路灯将他的身影拉得老长,但他走着走着突然愣了下,他看到自己双脚的投影外居然还有一双小腿模糊的影子。心里一震,自己怎么会有两个不同的影子呢?多个路灯照射的效果?不可能啊,路灯怎么照那影子也不可能单单多一双小腿出来啊。
??? 第二周
??? 陆林第二次踏进“形影不离”时,秦乐呆呆地坐在上次的座位上,看到他后突然来了精神。“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她似乎在等他。
??? 陆林故意调侃,“美女老板请吃饭,能不赏脸?”气氛得到缓和的同时,第二碗面摆在了他面前。
??? 白白的面条上包裹着一层薄薄的红色透叫的糖汁,看着就让陆林流口水。他忍不住吃了口,味道和上次的有很大不同,但依然很美味。面条滑润,一吃到嘴里就感觉滑到了身体里。
??? “你加了什么佐料,怎么这么好吃?”他一阵狼吞虎咽后,忍不住问了句。
??? 而秦乐只是静静地欣赏着他的吃相,笑而不语。
??? “哦,独家秘方?”陆林突然反应过来,“不方便透露就算了。”
??? “呵呵……以后你会知道的。”秦乐甜美地笑了笑,站起来招呼新来的顾客。一句话把这碗面说得神神秘秘的。
??? 陆林这才注意到,和上次相比,今天的秦乐看起来似乎怪怪的。好像——矮了一大截?对!就是矮了一大截,刚刚两人都坐着他没注意到,现在她站起来,一眼就被他看出来了。接着陆林立马又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因为他有印象"你结婚了?真是没有想到啊!"我愣了下,然后很高兴地说道,"对方是谁?",上次秦乐上面条时,头的位置和菜单上的“油泼面”平齐,而现在,却只和那差不多35厘米以下的“甜面”平齐了。一个人正常人,再怎么也不可能一下子矮了这么多吧?
??? 那天陆林依然是在傍晚回宿舍的,走到楼道口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影子。他往脚的投影看时,忍不住吓了一大跳,这次不仅多了小腿,地上还多了大腿的影子。他故意晃了晃脚,地上突兀的两只腿的影子也随之晃动。自己身体没多长腿,影子却多长了,他身上突然泛起一身冷汗,一口气跑上了5楼的宿舍里。
??? 第三周
??? 陆林第三次吃到秦乐的面条是在两个星期后。秦乐看到他先是愣了愣,然后露出了很欣慰的笑容。“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 “上周末只是有点事而已。”陆林随意地答道,这才注意到,今天的饭店似乎有些异于平常。他扫视饭馆,以往,每次他来都是人员满座的,今天却只稀稀落落地坐着几个人。当他视线落到秦乐身上时——
??? “你的腿怎么了?”他被吓了一跳,秦乐居然坐上了轮椅。
??? “上次被车撞了。不过不严重,休养一下就好了。”对方随意回答的同时,那碗叫做“第三筷”的面条也摆到了陆林面前。
??? 这次的面条色泽油亮,覆盖在表面的那层红色透明的糖汁上白色和黑色的芝麻均匀地镶嵌期间。一股奇异的香味直往陆林的鼻子里钻,蛊惑着他饥饿的胃。他拿起筷子,一股气吃了个精光。
??? 他吃下最后一口才愣了下,刚刚嘴里的味道,好像有种说不出来的甜腥味儿,他的脑袋里突然觉得刚刚吃下去的不是糖汁,而是血液。他抬起头来,看到依然甜美笑着的秦乐,除了面色有些苍白,没其他的不妥。陆林愣了愣,责怪自己过于敏感。“今天怎么没人了呢?”他故意岔开了话题。
??? “这店不开了!”秦乐答道,脸上的笑容居然更灿烂了。
??? “为什么啊?”陆林有些惊讶。“那我下周不就……”
??? “下周开始,专门给你做我最拿手的各种‘油泼面’!”
??? “这种……”陆林指了指手中干净的碗,“这种甜味的不是挺好吃吗?”他有些受宠若惊。
??? 听他这么一说,秦乐居然笑得更欢了,“这个我知道啊。不过……现在甜而的配料没了,你看我这腿又……”
??? “哦,那好吧。”
??? 又是傍晚,陆林再次进楼道时下意识地顿了顿。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摸了下墙上的触摸式开关。灯亮了,他慢慢把视线滑到脚下,空空荡荡的楼道地板上,{有他一个人的影子。
??? 陆林松了口气,责怪自己过于敏感。可等他刚轻松地踏了两节台阶,便又停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更深层次的恐惧感。他看到自己投在地上的影子变形了,黑色的阴影里探出了一只手,然后是另一只,接下来是一只腿,另一只腿。陆林呆呆地看着这一幕的发生,紧张得一步电不能动弹,额头上不断地渗出汗珠。接下来,最恐怖的一幕发生了:那双多出来的手影突然折了过来,将他抱住,然后从他头的影子上慢慢分离出另一个女人头。陆林突然感觉呼吸困难,
??? 他的身边没有人,而地上的影子却还在变化。他惊恐地张着眼睛,看到女人的头慢慢地转到他耳边,他的脖子上有什么东西扫过,柔柔软软的,像是头发。“我终于等到你了……”陆林的心突然震了下,一个女人的声音,幽幽暗暗地回荡在楼道里,又似乎只在他耳边。
???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他动弹不得地对着空楼道喊道。
??? 一股冷气吹进他的耳朵里:“我要我们永不分离。”
??? “你……你说什么?”
??? “陆林。”背后突然有人叫了他一声,他这才缓过神来。几个室友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站在楼门口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你对着楼道叫什么呢?”萧皓似乎发现了他的异样,轻轻地问了句。
??? “我……”地板上那个多出来的影子被他们这么一打断,瞬间就缩了回去。“我……我没事。”
??两天以后,他们到达了日月山下,仰头就能看到日月山皑皑的雪峰,在夏日阳光的照耀下,更显得圣洁神秘。两个人心潮澎湃,恨不得立即跑上去拥抱圣峰。但他们都深知,雪峰离他们还很远,要想亲近雪峰,还要跨过许多考验。? “没什么事儿?那你在这里自言自语啥?”几个室友莫名其妙地对望了几眼,嘀咕着一起上楼。
??? 陆林虽然一进宿舍门就躺到了床上,但他一夜未眠。他在说服自己,眼花了,幻听了。他甚至不敢上厕所,他怕在灯光的照射下,自己在地上的影子又出什么差错。
??? 终于,在半夜的时候他憋不住了。刚下床,对面的小金子就翻了个身。“哎呀,陆林你也大号啊。你总是跟我抢厕所,快点啊,我急。”
??? “哦,我小号。”开始他还以为对方在说梦话,但看到小金子眼睛是睁开的,于是轻轻地答了句。
??? “诶?你怎么在背后背了个女人啊?”小金子突然加高了语调。
??? 背了个女人!?陆林突然感觉后背冷冷地,刚放松的神经又紧张了起来。“你刚说什么?”
??? 但小金子没回答他,只是翻了个身,打起了响亮的呼噜。陆林又缓了口气,原来的确在说梦话。
??? 但,这真的只是梦话吗?
??? 第四周
??? “哟。”陆林一进店门就被秦乐上下不停地打量,“瞧你这模样,好像生活得很颓废啊?”
??? 他没回答,只是苦笑了一下。他相信,现在无论是谁看到他这面色萎靡,双目无神,头发蓬松的模样都会以为他是疯子的。但这也不能怪他,自从上周末被那么一吓,他看到灯光就怕。去上课,去吃饭,他也都刻意地走在树荫下,他怕他投影在地上的影子又出什么状况。
??? “吃吧!油——泼——面,本店招牌哦。”不知什么时候,秦乐已经把面条端了上来。
??? “诶,你的腿……”陆林这才注意到,她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没有任何异样。“上星期不是还坐着轮椅吗?”他有些惊讶也有几分惊喜。
??? “怎么?不希望我好起来啊。”对方埋怨式地白了他一眼,“快吃啊,我牺牲了很多东西才做出来的。”
??? “牺牲了很多东西?”陆林边嘀咕着边用筷子在碗里搅了搅。碗里白白的,只有面条,没有一丝其他的配菜。虽然这样,但从里面散发出来的味道却有一种特别的蛊惑香味。他跃跃欲试地夹起一根,刚放到嘴里,面条就一滑,钻到了他的身体里。那股奇异的香味儿却残留在他的嘴里,让人意犹未尽。“你加了什么?做得这么好吃。”他抬起头,嘀咕着问道。
??? “哎呀……好吃你就多吃点!问这么多干嘛?你迟早会知道的。”显然,陆林这样的表现让秦乐非常满意,这让她脸上的笑容里多了一丝迫不及待。
??? 这次陆林回宿舍时故意没有开灯。他踏上台阶时心有余悸地愣了愣,确定没有不妥之后摸索着朝宿舍走去。周末傍晚的宿舍楼依旧空荡荡的,只有他的脚步声寂寞地回荡着。
???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了。”陆林敏感的神经突然间一愣,声音幽幽暗暗,在漆黑的长廊里显得格外突兀。
??? 听错了?等他想再次确认的时候,脑袋突然间剌痛了一下。“还有三次,准备好了吗?”他的耳朵没有听见什么声音,但他的心听见了。仿佛说话的人就在他的身体里面。
??? 第五周
??? 这个周末,506宿舍的人集体出游。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当陆林看到“形影不离”的招牌时,才想起来,秦乐还在等自己呢?这时候再去吃面是不可能的了,他拿出手机正准备打个电话解释下时,对方先打了过来。
??? “不好意思我……”陆林正要解释。“我看到你了,面条我打了包,来拿吧。”对方直接打断了他。
??? 他看到夜幕下的“形影不离”门口,秦乐拿着手机对他摇了摇。他看到她,心里莫名其妙一阵欣喜,立马跑了过去。
??? “不好意思。”他站在她面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玩了一天,居然忘记……”
??? “记得要吃!我牺牲了很多东西才做出来的。”对方再次打断他。
??? “好,好的。”他有些勉强地接过食盒。秦乐依旧微笑着,只是这次她的面色看起来有些苍白,讲话都有些吃力。
??? 秦乐站在他面前,又是那种几分柔情里夹杂着几分期盼地对他笑了笑,然后迅速跑回了店里。
??? 当陆林走到楼道口的时候,他愣了愣。然后一鼓作气,抱着手里的食盒跑到了宿舍里。
??? 一进门,小金子就一脸不怀好意地凑了过来,“你刚刚去哪儿了?是不是瞒着我们哥儿几个在外面有……”
??? “你说什么呢。”陆林扬了扬手中的食盒,“只是去拿秦乐准备的面条。”
??? “有吃的啊?早说嘛。”刚从厕所出来的萧皓不由分说,一把抢过他手中的食盒,“今天你们烤的内我一块都没吃到。”还没等陆林反应过来,对方就哗啦哗啦地吃了起来。
??? 陆林没在意,躺上床就沉沉地睡了下去。因为萧皓和他的床是相对的,半夜的时候,陆林听到他在不停地小声嘟囔着。
??? “哦,你要回到他身边?”
??? “哦,那是你的魂魄?”
??? “哦,只差最后的三个步骤了?”
??? “……”
??? 陆林听着这前言不搭后语的梦语,忍不住笑了笑。下床的小金子翻了个身,“吵什么吵?”喃喃了几声后又睡了下去。
??? 突然,陆林觉得床剧烈地震动了一下,他起身,看到“嘭”的一声,萧皓猛然坐了起来。“你是说……说我不该吃那碗面条?!”他的声音大得出奇,里面夹杂着满满的恐惧。
??? “妈的!萧皓你想死啊。”小金子再次在下床放话。
??? 陆林开始以为萧皓只是做了噩梦,刚躺下来就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从颤抖着的萧皓身上站了起来。他头皮一麻,瞬间清醒了。但接着,更火的恐惧席卷了他,那个轮廓朝他这边移了过来。虽然宿舍里一片漆黑,但他还是看得很清楚,那是个现在土夫子不好当,关旭就开了家侦探事务所,替别人抓抓男友劈腿、老公出轨,小日子过得也算滋润,犯不着为了身外之物拿小命去博。所以开始关旭怎么也不肯答应,直到陈昊掏出小块儿羊皮残卷和枚玉扳指,说:"我不是去盗墓的,而是去救人的。"女人的轮廓。
??? 他躺在床上,喘着粗气,身体却怎么也不能动弹。他瞪大眼睛,看着那个女人的轮廓扑到自己的身上。然后,全身一阵清凉流淌而过后,他的身体能动了,而那个女人的影子也不见了。
??? “终于回来了!”他的耳边又传来了那个声音,那个每次都出现在楼道里的女声。
??? 第六周
??? “不好吃?”秦乐看着陆林一脸的心事,问道。
??? 陆林摇摇头,“不是。”他夹起面条刚送到嘴边,又放了下来。
??? “对于你的那个室友……你也不要太……”秦乐小声地安慰,说着说着就低下了头。“我们谁也不想这样。”
??? 被她这么一说,上周末早晨发生的那一幕义闪现在陆林脑子里。
??? 7点40分,小金子先起了床,“各位,8点有课,速度起床。”其他4个人都耷拉着头,不情不愿地掀开被子下了床。陆林穿好了衣服也不见萧皓有什么动静,“喂!要迟到了。”萧皓的脸被被子盖着,陆林下床时顺手推了推他的脚。然后陆林愣了愣,因为萧皓的被子是冷的。陆林想起昨晚的经历,一个疯狂的念头闪现在脑子里。
??? 床下的几个人忙得风风火火,陆林站在下床的梯子上,呆呆地瞪人了眼睛。他慢慢地伸出颤抖的手,掀开萧皓被子的瞬间,他的瞳孔猛然问收缩了一下后,整个人直接从梯子上砸了下去。
??? “怎么了?”小金子慌忙地问他。
??? “萧皓死了!”
???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但陆林看到面前碗里一根根红色的面条,就想起萧皓死后的身体:全身上下的血管都显现了出来,像一条条血红的蚯蚓也裹在他身上,不停地吞噬着他的身体。他的头突然问刺痛了一下,看到碗里的面条似乎有生命般的蠕动了下。陆林眯了眯眼晴,没有其他异样。
??? “怎么了?”秦乐再次关切地问道。
??? “还好。”他抬起头,莫名其妙的,只要看到秦乐的脸就会觉得身体有舒适感。他心中突然萌发了一阵对眼前食物的渴望,毫不犹豫地将碗中的面条全吃进了肚子里以后,似乎心中那不安的感受才得到安抚。只是,陆林也注意到今天的秦乐和以往也有些不同,“你的脸怎么了?”她的面色更加苍白了,说话也显得有些吃力。
??? “最近感觉有些不舒服。”对方很随意地搪塞了过去。“陆林,你知道我为什么在第一次见过你之后就决定请你吃我最用心做的面条吗?”秦乐话锋一转,突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 陆林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女孩,不知该怎么回答。“我……没想过这个问题。”对啊,他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每次都只是吃她煮的面条,看到她的微笑就什么都忘了。
??? “因为我喜欢你。我一直都喜欢你。”秦乐把脸凑到他面前。
??? “这个……”他从未处理过如此直接的表白,“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他故意笑笺,想缓解气氛。
??? “从第一眼看到你,就想和你永远在一起。”但秦乐并没有说话,还是保持着他一贯的笑容。只是陆林的脑袋却听到这个声音,幽幽远远的,似乎从前世传来。
??? 他脑袋的刺痛感突然间又加重了,眼前的秦乐突然间模糊下去。在他意识停顿之前,他看到秦乐苍白的脸笑得更欢喜了,“只差最后两次了。”
??? 陆林病了。他不记得那天晕倒后是怎么回到宿舍的,只知道现在只要他闭上眼睛,脑袋里就有人在不停地说话。身体里也总是热烘烘的,但他自己做的体温检测却是正常的。脑袋的刺痛就更不用说了,大把大把的头痛药根本就不管用。在宿舍睡了两天之后,他还是去了医院。
??? “医生,这到底是什么症状啊?”在一系列的检查后,他看到医生拿着他的检验报告绿着脸,忍不住问了句。
??? “这个……我门从来没见过你这种心脏透视光片。”医生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 “我的透视光片怎么了?”他慌忙地问道。
??? “透视结果是——你的胸腔内一共有四个心房,四个心室。”对方惊恐地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
??? “这……这是什么意思?”他被吓倒了。
??? “就是你身体里有两颗跳动的心脏。”对方刚说完,陆林觉得脑袋里“轰”的响了一声——天塌了。
??? 第七周
??? 陆林觉得自己要死了,宿舍里自从萧皓死后就是死一般的沉寂。他又浑浑噩噩"尹先生是我的理想型,至于是不是合适的结婚对象,现在就下结论还有点太早了吧?"我平静地回答道。地躺了几天过后,周末又到了。他觉得秦乐一定会被自己现在的这幅模样吓倒的。但他心里有种莫名的冲动,那种想见到秦乐的强烈渴望。他知道,自己的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爱上了她。于是,下午的时候,他拖着迷迷糊糊的脑袋走进了秦乐的小店。
??? “你病了?”秦乐看到他先愣了一下,但立马又恍然大悟般明白了过来,“你等等。”说着她跑进了里间。
??? 陆林就这么安静地坐着,目光一直追随着秦乐。只有这样,他才会感觉自己的脑袋会清醒一点。
??? 不一会儿秦乐就端出个食盒出来,手里还多了张黄纸。“看你样子是中邪了。”她一脸心疼地展来黄纸,咬破手指在上面写了个“影”字。不过,字并不是红的,而是黑的。
??? “你也用血写一个。”她把黄纸翻了个面,“在这里写个‘形’字。”
??? 陆林被秦乐女巫式的动作吓倒了,但他还是心甘情愿地照着她的话做了。然后秦乐把纸片叠了起来,放在杯子里烧成了灰烬。再在杯子里加了点白酒,“喝下去。”她把杯子递给了陆林。陆林似乎没了意识,机械地接过杯子,将里面的水一口喝了下去。在那瞬间,他的全身传来一阵清凉。被那酒气一冲,头脑一阵轻松。
??? “好了。”秦乐深吸了一口气,把食盒推给他。“今天就这样吧,我有些累了。”说着,她吃力地朝他露出一个欣慰的笑脸,朝里间走去。
??? “那你好好休……”陆林“息”字还没说出来,眼睛一眨,秦乐居然不见了。没错,刚刚还摇晃走着的秦乐不见了。“乐乐……乐乐?”这是他第一次感到这么的害怕。“你……你怎么了?”
??回来复仇的鬼妻? “你快回去吧,我很累了。”是秦乐的声音,却听不出是从哪里传出来的。他刚一起步就又停了下来,地板上,那个女人的影子又出现了。
??? 陆林似乎明白了什么,抱起食盒就跑出了店。他一口气冲到了宿舍楼道口。急切地打开灯后,喘息地望着地板。但那里没有任何异常;他有些不相信,揉揉眼,依然没有;他又试着走了两步,还是没有。
??? 他摇摇头,不对啊,每次这个时候,那个女人的影子都应该出束的啊。他又看到自己手中的面条,这是秦乐给他煮的第七碗油泼面了。他突然问想到了一件事,就是那个奇怪的影子都是在他从秦乐的店里吃过东西回来才出现的。他想起来了,从进校遇到秦乐开始,只有那个周末宿舍集体出游没有出现那个奇怪的影子以外,每次都……
??? 陆林突然觉得手里的面条变得沉重起来,这已经不可能是巧合了。那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是这面条?是这楼遘?还是秦乐?他看着手中的食盒,正想扔进垃圾箱,眼前就浮现起秦乐"吱呀!"声,庙门被打开了,吴宝奇怪的回过了头,只见,门口站着位浑身是血的人,透过月光下,那个模糊的面庞被看清了,正是自己恶死对头,王长生。漂亮的脸和灿烂的笑容。他摇摇头,心想也许自己真的太敏感了,刚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
??? 陆林一进宿舍门,看到自己的床就感觉浑身没力气。一大号室发,无一例外都对着电脑疯狂地pk着,他不知道宿舍什么时候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陆林只把食盒随手放到桌上,就疲惫地躺上了床。没错,最近他确实太累了。
??? 第八周
??? 一觉醒来,宿舍里依旧静悄悄的。只有小金子全身包裹着被子,蜷缩在床头,一脸惊恐无助地盯着陆林。
??? “你怎么了?”他伸了个懒腰,脑袋很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不去上课吗?”他疑惑地问道。
??? “陆林。”没想到小金子一开口,声音都已经沙哑掉了。“你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你救救我。”说着,他拿掉了身上的被子。
??? “你……你这是……”陆林瞪大了眼睛,惊呆了。小金子全身上下,完全和萧皓的情况一模一样。一根根血管全显现了出来,扭扭曲曲,像张血色的网牢牢地捆在他身上。
??? “你的面条,你的面条是哪儿来的啊?当初萧皓吃了,就这么奇怪地死了。你昨晚的那份被我吃了,然后我也这个样子了。”小金子暴跳起来抓着他的手,“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 “面……面条?”陆林刚放下的心又突然紧了起来,秦乐给的那个食盒已经被洗得干干净净地放在桌子上。
??? “你说啊!面条哪儿来的?!”小金子一把提起陆林的衣领,“你每个周末都跑去那家面馆,可那里早就关门了;还有那个老板秦乐,早在前几个星期就出车祸死了,你去那里干什么?”接着,狂暴的小金子眼睛突然一怔,双手失去了力量。他恐惧地瞪着双眼,全身都吱吱作响。突然间从他嘴里吐出一口血,“陆林,不管怎么样,求你救救我……”他挣扎着,蜷缩在地上,身上暴露的血管全都在不停地扭曲,由红变黑。
??? “你……你坚持住。”陆林卷起床上的被子,一把将小金子裹住,抱起来就冲了出去。
??? “秦乐,秦乐……”他冲进“形影不离”里,打开所有的灯大叫着,可意外的是没有看到秦乐。
??? “陆林,她真的死了……很多认识这老板的学生都目击了那次车祸的。”小金子吃力地将头从被子里探出来,现在,暴露的血管已经蔓延到了他的脸上。说着,又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救救我,陆林,救救我!”
??? 医院!?陆林这才反应过来,可转身就又怔住了——地板上有影子!
??? “秦……秦乐……”他试探性地问了句。这次他看清楚了,是秦乐,那个他天天都放在心头的身影,此刻却变成了他的噩梦。
??? 陆林愣在原地没有动,但地板上的影子却慢慢地立了起来。和上次在楼道里发生的那一幕一模一样,慢慢伸出手、脚、头……一个近乎透明的人影站在了他面前。
??? “不!秦乐,你到底做了什么?快放过小金子,他们不该因为我而死。”陆林哀求道。
??? “没救了。你不应该把属于你的面条让他吃到的。”这次陆林听清楚了,秦乐的声音是从他抱着的小金子嘴里传出来的。“三魂主体,七魄主灵……给你吃的每根面都是牺牲了我三魂七魄做出的。你这下知道了吧,为什么你每次吃过面之后,你的影子就会多一部分出来。为什么你的胸前透视片上,有两颗心脏?那都是我的!他吃了那碗面,我的灵魂就会与他的身体发生排斥……”
??? 没错,人的灵魂就是在灯光照射下的影子,所以为什么蜕死人是没有影子的。陆林想起来了。他的影子第一次只多了脚,然后又多腿,然后多了整个身体……
??? 小金子的脸猛然间痛苦地抽搐了一下,他已经没有了意识,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臂顺着那些恐怖的血管吱吱地开出了裂缝……
??? “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救活他。”陆林慢慢放下小金子,静静地看着秦乐。
??? “吃掉桌上那最后的一碗面。”对方命令道。
??? 陆林回头看着碗上那熟悉的花纹,闻着那碗里熟悉的味道,慢慢地走过去,那些关于前世的记忆也慢慢出现在他的脑子里。原来,秦乐的仪式早在她第一次见到陆林的时候就开始了,甜味的不是“混面”而是“魂面”,香辣的不是“油泼面”而是“幽魄面”。没错,自己还吞下了那张用两人的J缸画的“形”“影”符咒。三混七泼——三魂七魄,只差这最后的一步了。只要他吞下面前这碗面条,她的灵魂就会融合在他的身体里,达到真正的形影不离。“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 “因为我爱你,爱到可以把我的生命拿给你。你没有注意到吧,其实你第一次进这店里的时候是没有影子的。你早在来学校报道时,就出车祸死啦l我爱你,第一眼看到你游走的灵魂我就爱上了你,所以我决定倾尽我的所有来拯救你。”
??? “我在那场车祸里就已经死啦?”陆林苦笑了出来,“你……你开什么玩笑……”突然,他看到秦乐全身颤动了一下,跪倒在地。同时,桌子上的碗开始旋动起来。
??? “我已经没时间了。”秦乐吃力地抬起头看着陆林,“现在,我的魂魄只剩下最后一缕了。我爱你,惟一的方式就是这样,像影子一样和你——永不分离!”接着秦乐突然站起来抱住他。
??? 陆林只觉得全身上下一片冰凉,慌忙地一回头,刚好撞在从桌上飞起的碗上面,眼前瞬间一片漆黑。
??? 第九周
??? 陆林是在医院醒来的,室友们七荤八素地围在他身旁睡着了。他坐起来,摸了摸还有些疼痛的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为何会在医院里。
??? “陆……陆林!你终于醒了啊。”室友迷离的眼睛突然目出了光,一把抱住他,“我们好"志刚,你"没等安子说完,我就猜到他又要叫我和他回去,从头去数楼梯。怕你会和萧皓还有小金子那样突然就……”说着,对方就哭了起来。
??? “没事了,没事了。”陆林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我……我这是怎么了?”他回过神来,疑惑地看着众人,为什么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呢?
??? “没事儿,医生说你脑袋受到了很大的创击,可能失……失去了部分记忆。”
??? “啊?”他被吓得直接站了起来,“这怎么可……”话还没说完,他突然愣住了,因为他看到了自己投在地板上的影子,那个影子不是他的,而居然是一个女人的轮廓。秦乐!他的脑袋里突然间冒出这个莫名其妙的名字,同时他听到自己心里传来一个幽幽暗暗的声音:“如影子一般形影不离地爱你,我做到了,陆林!我们刘伟笑了笑:"原来是这样啊,我也加班加到很晚,很高兴加到你啊。"永远在一起。”

标签:灵魂恐惧公交车恐怖

    上一篇:婴偶 下一篇:我的世界只有一个你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