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姊妹局

悬疑故事之姊妹局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被替换的名片
??? 最近几天,孙成康的心里有点乱。那个叫宁沐雪的女人在他的心里晃来晃去,散发着让人心痒的魅力。
??? 孙成康和宁沐雪是在三天前的一场舞会上认识的。像孙成康这样的大商人,只消在舞会上小小地转一圈,便自然有美女前来搭话。宁沐雪就是其中一位。
??? 宁沐雪出现的时候,穿着一件淡紫色的绸缎长裙。这种颜色让孙成康的心头无缘无故地冷了一下。不过,孙成康还是微笑着接纳了宁沐雪。
??? 几句寒暄,孙成康和宁沐雪彼此有意。不过孙成康深知欲擒故纵的道理,于是他没有马上约宁沐雪再见,而是给了宁沐雪一张自己的名片,说:“有时间要CALL我哟。”
??? 宁沐雪含笑着接过了名片,嘴角的媚笑不言而喻。
??? 孙成康本以为宁沐雪第二天就会拨打名片上的手机号码来找自己,谁知道,一连三天过去了,宁沐雪一个短信都没有发。想到宁沐雪男让出把桃木剑对李坤说道:"这把桃木剑是我们家祖传的,只要用它砍向你身后寸的地方,就可以了。"那柔尝过的都知道,石臼和尚所熬出的粥,清爽清香,粘稠滑口,堪称斋饭中的上品。顺的卷发和纤细的腰肢,孙成康心里乱成了一团:“这是怎么她两个就这样,咫尺距离,以书为友,在梦里交流,相伴相随,早已经是心灵默契,神会贯通了。她绿藤虽然是个鬼魂,她开始还有点怕,后来接触多了,她也就不用担心了,她知道绿藤实际是个心地非常善良的小姑娘,只是胆小如鼠,怯生生的,她问绿藤缘故,绿藤说,鬼魂本身是怕有人气的地方,要不是她曾经在这个房间生活了几年,要不是红树对她这样好,像哥哥样体贴,她说她还怕到这里来。回事呢?难道宁沐雪对我并没有意思?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
??? 到了第四天,孙成康终于忍不住了,他辗转找到了舞会的主办人,弄到了宁沐雪的电话。孙成康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拨打了宁沐雪的手机。
??? 宁沐雪柔美的声音从话筒内传了出来。孙成康极力压抑住自己激动的声音,问道:“怎么一直不联系我?是不是把我忘记了?”
??? “哪有!”宁沐雪马上娇嗔起来,“我还要怪你呢!”
??? “怎么要怪我?我不是给你名片了吗?”
??? “你给的是什么名片啊?我拿回家一看,上面根本就不是你的名字,而是一个女人的名字。我照着上面的手机拨打,也打不通。”
??? 孙成康暗暗地吃了一惊,连忙道歉。宁沐雪却不依不饶:“你快说,名片上那个叫芙蓉的女人是谁啊?她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 孙成康只好解释自己和这个叫芙蓉的女人什么关系都没有,想来是舞会上大家交换名片很多,匆忙之间就拿错了。
??? 好在宁沐雪很轻易地相信了孙成康的话,两人当即约定了下一次见面的地点。
??? 见面约在了星巴克。为了弥补自己的错误,孙成康很早就来到了咖啡厅。此时的星巴克没有什么人,昏暗的灯光摇曳着几分暧昧的气氛。
??? 突然,孙成康感觉到:窗外有一个淡紫色的影子飞了过去。孙成康心里一惊,定神时,却发现宁沐雪已经坐在了自己的面前,身上还是那件淡紫色的绸缎长裙。
??? “你似乎很喜欢这件裙子。”孙成康试探地说。
??? 宁沐雪笑着点点头:“这件裙子对于我来说有别样的含义。”
??? 孙成康眉头一皱,没有再说什么。
??? 约会很愉快。送宁沐雪回家的路上,孙成康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新的合作伙伴李晓磊打开的。李晓磊好像很不愉快,他说:“孙成康,对于这次合作你是不是没有什么诚意呢?”
??? “当然有诚意啊!”孙成周勤走进厨房放下刀,倒了杯热茶从厨房走出来,走近老太太身边的时候,周勤感觉很冷,想去房间拿件衣服。于是把茶放在桌上对老太太说:"我去房间拿件衣服。"老太太笑着说:"好的"康急忙说。
??? “上次我们见面交换名片,以便下次联我愣了下,停住脚步──真想不到会听到这样的问题。系。可是你呢?居然给了我一张错了的名片,名片上是一个叫芙蓉的女人!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正确的联系方式。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 孙成康的心更乱了。他打开了自己的皮包,细细地检查名片——在他的皮包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自己的名片,根本没有任何差错。而且,他最近也没有和一个叫芙蓉的女人交换过名片啊。
??? 孙成康转过头问宁沐雪:“上次我给错的名片你还留着吗?”
??? 宁沐雪把名片递给了孙成康。
??? 这是一张白得刺目的名片。上面所有的字都是用红色笔写成的。一个触目的名字映在了孙成康的眼里:“芙蓉”。
??? 孙成康的心头一凛,顺着车窗把这张名片丢了出去。
??? 名片像断了翅膀的蝴蝶,凄然飞走。
??? 黑暗中的女人
??? 名片事件之后,孙成康的事事都很顺利。他不仅和李晓磊成功地进行了一次合作,而且和宁沐雪的关系也突飞猛进地发展。很快,二人就同居了。
??? 某天夜里,下了很大的雨。幽蓝的闪电撕扯着天空,把屋子映得诡异可怕。半夜时分,孙成康感觉到身边的宁沐雪醒了——宁沐雪不是缓缓地坐起来的李大婶本来有许多疑问,但怒于风水先生隐瞒某些事情,她故意脸看了下池塘里的那朵莲花,边反问道:"你又为什么在这里?",而直挺挺地突然坐起来的。
??? 只见宁沐雪披散着头发,双目圆睁,对着前方的黑暗说道:“你怎么穿我的衣服?”
??? 孙成康顺着宁沐雪的目光看去,那里什么都没有。
??? 可是宁沐雪像是看见了什么,她继续说道:“你怎么穿我的衣服?你别跑!”
??? 说着,宁沐雪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缓缓地向着卧室外面走。孙成康觉得事情有点诡异,就没有跟上去。
??? 不一会儿,洗手间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以及一个女人低低的哭泣声。孙成康再也躺不住了,他壮着胆子走下床,蹑手蹑脚地来到了洗手间。
??? 只见此时的宁沐雪僵直地站在洗手间里,她面前的水龙头打开着,有红红的液体不断地流出来。地板上已经积了许多罪恶的血红色。一种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房间。
??? 水龙头里怎么会流出血来?孙成康有些惶恐。他冲上去关上了水龙头,然后一把抱住宁沐雪,不由分说地把她拖回了床上……
??? 天明,雨止,宁沐雪才醒过来。
??? “你昨晚看到了什么?”孙成康急切地问。
??? 宁沐雪揉了揉眼睛,然后害怕得哭了起来:“昨天晚上,我借着闪电的光,看到了一个女人站在我们的卧室里。她身上穿着我的衣服——就是我最喜欢的淡紫色的绸缎长裙。我问她为什么穿我的衣服,她不说话。再问的时候,她就跑了。我心疼那衣服,就跟着她。到了洗手间的时候,我眼看着她居然钻进水管子里去了……后来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
??? 听了宁沐雪的描述,孙成康的心头一阵阵地发颤。但是他是男人,不能让宁沐雪看出自己的恐惶,于是给宁沐雪放了热水,打发她去洗澡。
??? 然而,当孙成康独自返回卧室的时候,他意外地发现那件淡紫色的绸缎长裙不知何时已经摊在床上了!
??? 这长裙很舒展地摊开着,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
??? 一个看不见的人,正躺在床上。
??? 最近孙成康很忙,他一直在和李晓磊做一个宏伟项目。
??? 可是有一天,李晓磊对孙成康说:“我觉得你的私生活是不第天,文利就去学校办理了转学手续。她和男生起离开了人类的世界,回到了大山的深处,文利变成了狐狸的样子,和男孩永远在起。是有点问题啊?”
??? “这是什么意思?”孙成康有些恼怒。
??? “我并没有恶意。我只是发现,你总是把一个叫作芙蓉的女人的名片错当成你的。前不久你不是又给我一张名片吗?结果,又是芙蓉的!”李晓磊说着,把名片丢到了孙成康的面前。
??? 孙成康的脸顿时就白了。
??? 他真的没有给错。因为在给之前,他仔细地检查过了。而且,他从来就没有过芙蓉的名片。
??? “你和这个叫芙蓉的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她的名片怎么总是在你这里?”李晓磊追问道。
??? 孙成康苦笑了,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 其实,孙成康的确认识一个叫芙蓉的女人。不过,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而且,关于自己和芙蓉的关系,他不能说。
??? 两年前,孙成康是一个渴望爱情的单身汉。工作的闲暇,他报了一个旅行团,到山明水秀之处旅游。
??? 刚刚出发,孙成康就后悔了。他没有想到一个人出来旅游是件很尴尬的事情——旅游者大多是一家一家和一对一对的,孙成康在路上都没有个可以说话的人。
???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孙成康认识了芙蓉。芙蓉也是个单身的女孩,而且芙蓉长得非常漂亮。导游看二人孤单,就提意让两个人结伴儿。
??? 后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孙成康和芙蓉的关系成功地从旅伴发展成了恋人,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在美丽的野外,两个年轻人的心都有些醉了。他们不知道,已经有祸事在等着他们了。
??? 某一个晚上,孙成康带着芙蓉避开人群到一处风景秀丽的山崖去。在那陡峭的崖边,孙成康和芙蓉海誓山盟,两个人都感动得不得了。于是,孙成康张开双臂,猛地给了芙蓉一个拥抱——突然,芙蓉的向后倒去,然后直直关于这栋楼的许多诡异传说,许楠其实并不在意。据说所有曾经住在楼里的住户,都因遭遇各种可怕离奇的遭难事故而搬走。地坠下了山崖!
???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直到好久,孙成康才反应过来:是他刚刚那次拥抱,把芙蓉推下去的。
???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是成了凶手了吗?”孙成康害怕极了。
??? 后来,孙成康买通了导游,说是芙蓉提前离开了。同行的人都玩得很开心,也没有人去注意这件事。更奇怪的是,芙蓉似乎也没有什么亲人朋友,再没有人发现芙蓉已经失踪了。
??? 于是,孙成康成功地逃脱了一切可能获罪的机会。
??? 可是现在呢?孙成康的名片频频地被换成了芙蓉的名字。这是不是意味着……芙蓉已经回来了?
??? 孙成康不敢再想下去了。
??? 枕下的危机
??? 这个晚上,孙成康无论如何也睡不好。他的头痛得非常厉害,像是有人拿斧子劈着自己。
??? “痛啊……”孙成康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 可是,睡在身边的宁沐雪居然一动都不动。
??? 孙成康有点不满,他起来推了推宁沐雪。这一推把孙成康吓了一跳:宁沐雪居然是睁着眼睛的!
??? 此时的宁沐雪仰面朝上,双目圆睁,像是一具尸体。
??? 孙成康尖叫着坐了起来。宁沐雪恰在这个时候说话了:“你怎么穿我的衣服呢?”
??? 衣服,当然指的是那件淡紫色的绸缎长裙。孙成康对这衣服非常没有好感,因为和芙蓉在一起的那几天,孙成康买了一件一模一样的裙子送给了芙蓉。而芙蓉坠下山崖的那一个晚上,就穿了那件淡紫色的长裙子。
??? 宁沐雪喃喃地说:“你怎么穿我的衣服呢?”
??? 是不是芙蓉此时就站在宁沐雪的面前,穿着淡紫色的绸缎长裙?而孙成康根本就看不见?
??? 孙成康更加害怕了,他挣扎着把手伸向了台灯,“啪”的一声,灯光充满了整个房间。
??? 因为刚刚的动作过猛,孙成康把自己的枕头掀翻了。他看到:自己的枕头下面,散乱着数张名片。张张都是惨白颜色,上面是血红的名字:芙蓉,芙蓉,芙蓉!
??? 宁沐雪也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她很害怕地抱住了孙成康:“我刚刚又看见那个穿我裙子的女人了,我害怕啊……”
??? “我也害怕,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孙成康很痛苦地说。
??? “你……你是不是以前认识过一个叫芙蓉的女人?或者你对不起她?”宁沐雪试探地问,“如果真是这样,你要想办法自救啊。”
??? “怎么自救?”
??? “如果她还活着,我们就给她点钱。如果她已经死了,就给她烧纸啊。”
??? “可是我不知道她的坟在什么地方。”
??? “她死在哪儿,就去哪儿给她烧纸。这样很灵的!”
??? 在恐惧之中,孙成康觉得宁沐雪的话非常有道理。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好好地想一想,就决定这样做了。
??? 我早就知道了
??? 孙成康带着宁沐雪再一次走上了曾经的山崖——芙蓉曾经坠落的山崖。
??? 路途有些艰辛,两个人都很累,但是他们爬得非常有兴致。这让孙成康恍然想起了和芙蓉在一起的甜蜜时光,他甚至觉得:宁沐雪和芙蓉有些地方非常像。
??? 好不容易到了山崖,孙成康准备好了纸钱,宁沐雪则远远地站在了一边。
??? 可是,刚一点火,孙成康就跌坐在地上。他的全身突然颤抖起来,牙齿也开始打战。
??? “宁沐雪,你快来!我怎么站不起来了?你来帮帮我!”孙成康叫道。
??? 宁沐雪犹豫了一下,缓缓地走了过来……
??? 突然,孙成康一把抓住了宁沐雪的手臂,像钳子一般不肯松开。然后,他顺着山崖狠狠地一推——宁沐雪像一片叶子般,直直地坠了下去。
??? 和当年的芙蓉一模一样。
??? 孙成康拍拍手,很满意地站了起来。刚刚身体的异样根本就是装的,他只是想把宁沐雪骗过来,然后把宁沐雪推下山崖。
??? 孙成康对着宁沐雪坠落的地方恨恨地说:“你以为我不知道?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和芙蓉是姐妹!”
??? 其实,自从宁沐雪穿着和芙蓉一模一样的裙子出现的时候,孙成康就发现了她们的关系。孙成康认定了宁沐雪是来帮姐姐复仇的,于是他假戏真作,让宁沐雪来到自己的身边。孙成康一直想看看:宁沐雪到底然而事情并没有如我所愿,警察在我准备离开现场时就逮捕了我,因为小美的丈夫收到了她发的求救短信,马上报了警。短信上面捏造了我囚禁和谋杀她的意图,就像她直以来对我的诽谤。要用什么办法来给姐姐报仇。
??? “自从你引我到这个地方来时,我就明白了。你一定是想在芙蓉死的地方装神弄鬼,想办法害死我!所以我只能先下手为强了!”孙成康得意地笑了,“你这个女人啊,真是太天真了!”
??? “也许,宁沐雪并不是很天真!”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孙成康的背后响起来。
??? 孙成康一回头,他看到了李晓磊。更可怕的是,李晓磊的手里居然举着一台摄像机!
??? “你……你这是干什么?”孙成康说话都不利索了。
??? “拍摄罪证啊。”李晓磊得意地说,“刚刚你把宁沐雪推下山崖的那一幕,我全都录下来了!而你说的话,也一字不漏!”
??? “你想怎么样?”孙成康的眼里露出了凶光,同时他也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奈。李晓磊毕竟是个大男人,不可能像宁沐雪那样容易被丢下山崖去。
??? “我要钱。”李晓磊说,“我给你个帐号,你把你公司的资产全都转到这个帐上去,我就把摄像机当场销毁。狗子说:"做了个花梦,梦见我去青楼寻欢,遇到个漂亮的姑娘,她坐在我身边,朝我脸上吹气,那味道太香了,刺鼻子"”
??? “转帐?那得等我回到市区再说啊。”
??? “哈哈!我不会给你搬救兵的机会的。”李晓磊笑道,“你只需要给你的秘书打个电话就行了,现在网上银行这么发达,他会帮你办好一切的。”
??? 孙成康又说:“我把大量的资金转到你的帐上去,警察也会怀疑的。”
??? “没有关系,我已经替你想好了借口。”李晓磊说,“你给秘书打电话的时候就按照我教你的办。你对秘书说,你这一辈子对不起一个叫芙蓉的女人,现在你良心发现要以死谢罪,死前要把所有的钱都转到芙蓉的男朋友的帐号上去。”
??? 无奈之下,孙成康照着李晓磊所说的打了电话。然后,放下电话之后他突然反应过来:“你……你是芙蓉的男朋友?芙蓉还有一个男朋友?”
??? 李晓磊冷冷地笑了:“你真是太傻了!芙蓉的真名叫宁沐蓉。她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根本就不是单身。我才是她真正的男朋友!”
??? 突然,孙成康感觉到喉咙一紧,有什么东西紧紧地扼住了自己。孙成康努力地回头,却只能看到半张脸——居然是宁沐雪!宁沐雪没有死!
??? 宁沐雪一边勒住孙成康,一边说道:“你以为你真的把我推下山崖了?那都是我和李晓磊想出来骗你的!山崖下面早就被我们垫好了东西,不一会儿我就可以爬上来了!”
??? 孙成康两眼一翻,断气了。
??? 宁沐雪把手放在孙成康的鼻子下面试了试,然后得意地点点头。
??? 李晓磊跪倒在地,狠狠地哭泣着。他呜咽着说:“芙蓉,我终于给你报仇了……”
??? 谁骗了谁
??? 刘呆子急得没法。看看被狂风吹得啪作响的窗户,心想既然无法点亮马灯,那就别点了。还是上床好好休息吧。想毕,刘呆子回到床边,正想躺下去时。突然看到堂屋的门外有个黑色的身影。这身影虚无飘渺。若隐若现。似身影又非身影。仔细看又有点像是窗外大树投进来的影子。刘呆子瞪起双眼看了好半天,愣是无法辩清眼前之物是树影还是人影。共同复仇的经历,使李晓磊和宁沐雪产生了感情。他们结婚了。
??? 某天傍晚,李晓磊坐在客厅读报。突然,窗外闪过了一个淡紫色的影子。李晓磊吃了一惊,他跳起来伏在窗子上看,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 李晓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一定是我出现了幻觉……人啊,还是不能做坏事啊。”
???吴富贵皱了皱眉头,问道,"阿飞,这是什么?你想说什么?"面对儿子突然的行为,吴富贵十分不解。 原来,李晓磊心里也是有鬼的。
??? 两年前,芙蓉向李晓磊表达了自己想结婚的意愿。可是,李晓磊对芙蓉说:“我们不能结婚。我们都没有什么钱,结婚后住哪儿呢?以后怎么抚养孩子呢?”
??? 李晓磊借机提出了自己的“方案”——他希望芙蓉能够通过一次旅行接近一位大商人,也就是孙成康。芙蓉先假装和孙成康谈恋爱,然后把孙成康约到偏僻的山崖。找一个恰当的机会,芙蓉装作失足坠崖,然后狠狠地诈孙成康一笔。
??? 李晓磊当时安慰芙蓉:“你放心吧,山崖下我已经做好防护措施了。”
??? 然而,芙蓉被骗了。山崖下什么都没有,本想假装坠落的芙蓉就这样直接摔死了。在她摔死之后,李晓磊也没有去索要赔偿。因为,李晓磊根本就不缺钱。他只是看上了芙蓉的妹妹宁沐雪,于是想到了这样恶毒的方法除掉芙蓉,并获得了和宁沐雪在一"关于舍——起的机会。
??? 现在,他的理想实现了。
??? 正在这样想的时候,李晓磊突然感觉不对劲——背后有冷冷的感觉。
??? 李晓磊借着电视屏幕反射的光,看到了一个淡紫色的身影正在向自己靠近。李晓磊想要叫出来,却因为恐惧而动弹不得。继而,一双有力的手扼住了李晓磊的喉咙。
??? 李晓磊本能地感觉到——这不是芙蓉的手,这是一双男人的手。
??? 李晓磊开始挣扎了。可是这个男人非常有力量,李晓磊只能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在生命最后的时分,他努力地转过头去,看到了孙成康的脸。
??? 是孙成康,孙成康没有死!
??? 孙成康恨恨:地对李晓磊说:“你再聪明也想不到吧?其实,宁沐雪真心喜欢的是我!她早就暗地里帮助我了,那一天她根本就没有掐死我!现在好了,你和宁沐雪已经结婚,你一死,我的财产又归还了,我,而你的财产也是我的!”
??? 李晓磊睁大了眼睛,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一切会是这样的。
??? 他的一切贪婪都结束了。
??? 真正的姊妹局
??? “亲爱的,李晓磊已经死了。尸体我也已经处理了,你快回来吧。”孙成康在电话里高兴地说。
??? 话筒那边却没有声音。
??? “沐雪?沐雪?你听到了吗?你在哪儿?”孙成康急切地问。
??? “我在警察局。”宁沐雪很平静地说。
??? “你怎么会在那个地方!”孙成康变了脸色。
??? 宁沐雪继续用平静地声音说道:“孙成康,我在家里装了摄像头,影像可以即时地传送。也就是说,你刚刚杀死李晓磊的那一幕,已经全都被我录下来了。而这份影像,我刚刚交给了警察。”
??? 孙成康感觉全身的血都涌了上来,他大吼道:“这是为什么!”
??? “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吗?你以为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吗?”宁沐雪笑了,“你现在走到窗前,然后向下看。你就会明白一切了。”
??? 孙成康狐疑地走到窗前,然后向下——
??? 楼下站着一个女人,穿着淡紫色的绸缎长裙。她抬起头来,对着孙成康嫣然一笑。
??? 宁沐雪的声音继续从话筒里传出来:“这个女人你应当认识吧?她就是我的姐姐宁沐蓉,也就是被你叫作芙蓉的女人。其实姐姐一直都没有死。水龙头里的血,以及家里的淡紫色诡影,都不过是我和姐姐的合作。无论是你,还是李晓磊,都应当得到我们姊妹的惩罚……”
??? 远远地,已经传来了警笛。
??? 孙成康颓然地把电话挂断了。
??? 他已经不想听宁沐雪再说任何话了。对于整件事情是如何布局的,他不想知道的太多——知道越多就越痛苦,他后悔自己越陷越深。
??? 他知道:这是一个漂亮的姊妹局,他和李晓磊,都逃不出去。
??? 贪婪的人,都逃不过的姊妹一局。

标签:朋友爱情姐姐妹妹

    上一篇:第100张人皮面具 下一篇:怪谈之终点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