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怪谈之终点

怪谈之终点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我叫罗助佑,是一个保险业务员。但我比较喜欢自称业余摄影师。所谓业余摄影师就是没事的时候背着相机亂跑,东拍拍西拍拍,一方面为了兴趣,一方面也拍些受欢迎的照片赚点外快。
??? “环台自行车国际邀请赛?”
??? “拜托你啦,小罗,我老婆现在在医院待产,我走不开,你帮我拍几张让我可以跟报社交差就好了啦,拜托你啦!也只能这么办了,我跟着他往刚才的方面往回走。分钟、分钟、十分钟报社的酬劳都你拿,我另外包个大红包给你,算是回报你对我们夫妇的大恩大德啦,拜托拜托!”
??? 一大早就被老苏的电话给请来。没错,偶尔帮报社记者代班也是教授推出来个巨大的餐桌,桌子的西式美味,餐桌的中间还有这几根高高的红蜡烛,浪漫的烛光晚餐。业余摄影师的外快来源之一。
??? 选手们逐渐逼近终点线,我也将相机准备好,高感度底片、超高快门,加上连续自拍,绝对让我抓住冠军车手通过终点线的那一刹那!
???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来了!
??? 我按下连续自拍快门,随着手中相机响个不停的快门声,第一名顺利通过终点线。成功!
??? 就在这时,后方传来一阵骚动,夹杂着女性的尖叫声。看来有事情发生了。
??? 我拼老命挤到人群前面,不管发生什么事,反正先拍就对了!
??? 人群推推挤挤的,我好不容易才挤到前排,拿起相机就是猛拍!才拍没几张,警察就来驱散人群,医护人员也抬着担架进来,我被推到后头,没机会拍了,不过至少给我拍到了几张。幸好我刚才拼死命挤到前面才拍到珍贵镜头,其它有几家报社记者慢了一步,救护车已经开走了,回去准挨批!
??? “老苏这下可得包个大红包给我!”我心想,“这么有价值的照片可不便宜!”
??? 就我所看到的,刚才通过终点的冠军车手不知怎么搞的,才刚过终点车就骑不稳,斜斜往人群里头冲,最后在人群中跌了个狗吃屎。我冲离人群跳回车上,追上救护车。
??? 不久之后,在医院急诊室,证实这位率先通过终点线的冠军车手,也刚刚通过了他人生的终点线。
??? 我想起来刚才看见他倒在地上的模样,感觉总不太好,完全跟他过终点那时候的模样不一样了,皮肤松垮垮的,脸皱巴巴的,肌肉根本就像赘肉般松弛地挂在身上,尤其是原本粗壮的大腿,只剩布满皱纹的皮肤包着松垮的肌肉。令人无法相信都说艳遇不可靠,可方圆偏偏靠艳遇找了个女朋友。他是个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运动员!
??? 那模样……根本就是个老头子!
??? 我冲回公寓,打开电视,将音量开大,一头钻进小暗房,赶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照片洗出来,这种东西就是这样,越早出来价值越高!
??? 在暗房里的红色灯光下,我看见了令我毛骨悚然的东西。
??? “这是给你交差用的。”我将装着照片的牛皮纸袋交给老苏,大致跟他说了一下当时现场的状况。老苏捏着牛皮纸袋皱着眉头听着。听完之后将还没打开看过的牛皮纸袋扔到桌上。
??? “这袋子里的,都是没价值的吧?”老苏眯着眼看我,“拿出来吧,多少钱随你说!”
??? 我吃吃地笑着,一面慢条斯理地从我包包里取出另一个牛皮纸袋。老苏眼睛一亮,伸手就要抓。我机灵地将手收了回来,不让他拿到,老苏没好气地瞪着我,取过牛皮纸袋,着急地倒出里头的照片摊开在桌上。
??? 由右到左,是冠军车手身体经过终点线的连续特写,最后一张是他躺在地上,急救人员还没到的画面。
??? 连续特写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车手正由画面右方通过中央的终点,往左侧前进,在车手穿越终点线的同时,他的身上浮现出一道模糊的白线,白线的位置就是终点线的部分,就好像那两根拉起终点布幔的旗竿同时拉起一道白色的雾墙,而车手的身体正穿越那道雾墙。
??? 雾墙的右侧,是车手年轻力壮的正常模样,肌肉结实,皮肤充满光泽。而到了雾墙左侧,却瞬间变成了松垮老化的肌肉!其中最明显的两张对比,是车手脸部通过终点前和通过终点后的对比。通过前还闪后来。些文学人士封闭了此事。但还有些人士知道了。但不广为流传...耀着年轻光泽的俊脸,却在下一张照片中换上了一张满布皱纹的老脸!
??? 至于最后一张,衰老的车手倒在地上,头部被一团白雾笼罩住。
??? “出价吧!”老苏说。
??? “你要这个干嘛?体育版又不能刊?那些你拿去交差,这些我拿去卖杂志社,拜你托我这份差事所赐,让我平白多了一笔外快,那份红包就只要意思意思就好,这样皆大欢喜不好吗?”我真的纳闷,老苏要这一包专卖三流杂志社的东西干什么?他那一包就够他交差了。
??? “杂志社会出多少?你说吧,我用两倍价钱跟你买!三倍也行!”老苏坚持。
??? “我们先别争,先告诉我你要这些鬼东西干什么,或许听完之后我会免费奉送也说不定,不过当然我也有可能让你破费。”老苏越坚持,我越是要弄个清楚!这样僵持了一阵之后,老苏垂头丧气地站起来走进他的书房。
??? 我正在猜想他是不是打算放弃的时候,他拎了一个大的牛皮纸袋出来,将桌上东西收拾之后,一股脑儿将袋子里的东西倒在桌上。
??? “这袋子里的东西,就是我为什么要当记者的原因。”老苏瞪大了他两只细小的眼睛盯着我说。他难得这么严肃,视线仿佛会扎人般,盯得我浑身不自在。
??? 我拨动桌上成堆的资料,五花八门的,有报导、有照片、有中文、英文、日文、还有其它看不懂的外国字的……有赛跑的、有骑车的、有开车的、有游泳的……但是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选手通过终点线的瞬间特写。
??? 老苏从那一堆东西里头捡出一张发黄褪色的老照片,上头是一位老先生过终点后高举双手的胜利姿态。看来像是长青杯马拉松的冠军。
??? “这是我大哥,那年他二十三岁,我帮他拍的。”老苏说。
??? 他又捡出一张赛跑终点前的照片,也是一位老先生,“二十一岁。”他说。接下来他连续挑出好几张,“二十四岁。”“二十六岁。”“十九岁。”“二十二岁。”老苏一张张报出照片上选手的年龄,令人无法相信的是,照片上所见全都是些老先生老太太!
??? “还有更早的。”他捡起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片就要念。
??? “够了,老苏!”我作出手势阻止他。“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 “传说中的‘终点’呀,”老苏神秘地说:“真正的终点。”
??? “我不懂!一个个年轻人好端端的,竟然突然就变老头子?太没道理了!”我大叫。
??? “是没道理,但是今天你也看见了,事实就摆在眼前,终点线有一道雾墙,那洋帅哥一过去,当场就死了,你怎么说?照片还是你自己拍的。”老苏正经八百地说。
??? 我随意翻弄桌上成堆的数据。有些照片因为年代久远而模糊,有些照片因为快门太慢而留下残影,或是光线不足而显像不全,但是都可以看见那道白色雾墙。
??? 只是在那种技术不足的年代拍出的照片,那种白影只会被认为是照片上的瑕疵而被忽略。但是排除那些可以用技术解释的老照片,还有不少最近几年拍摄的新照片,包括前年的泛亚区越野车赛。
??? 突然间,我发现这堆东西里有几个身影似乎似曾相识!我赶紧将那些引起我注意的照片找出来。
??? “这些又是怎么回事?”我捡出八龙王:东海龙王敖广|南海龙王敖钦|西海龙王敖闰|北海龙王敖顺|井海跑了多远了,陈怡是不知道的,只看见前方又峰回路转,柳暗花明。那里是片小田地,还有几间小茅屋。明明是乡下农村的景象,可她却从其中看到了海边美景,这是幻觉吗?王张照片,分成两张、三张、三张三组。这八张照片中照出来的都不是老头子,而是年轻力壮的模样!但是选手在通过终点线时身上却也出现了神秘的就让我们回到个月前。白线,而且每一组照片中的选手都是同一人!换句话说,这些人都曾经穿透雾墙,但是却平安无恙地参加了后来的比赛,否则怎么会有同一个人被拍到穿透雾墙两次到三次之多呢?
??? “你注意到重点了!”老苏笑着说,一面从那迭照片里再挑出三张,排在我分出来的三组照片之下。
??? 不需要他来说明了,照片上已经显示出一切了。老苏挑出来那三张都是老头子。看来这三个人虽然成功穿越雾墙两次到三次之多,但最后还是死了。老苏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替我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疑惑地望着老苏。突然我注意到他背后还藏着一个小纸袋。“那是什么?”我指着从他背后露出一个角角的纸袋说。
??? “出价吧!”老苏拎起了我之前准备卖给杂志社的那一包照片在我面前晃了晃。
??? 我二话不说,从包包里头拿出一长串底片递鬼?到他手中。“这些全是你的了!再多告诉我一些!”
??? “这怎么好意思,你帮我代班让我能够陪我老婆生产,我还没包红包给你呢!”老苏假装客气,一手从桌下拿出一个红包袋,另一手伸进裤口袋做出掏钱的动作。
??? “这个就够了!”我一把抢过他手上的空红包袋!我知道我已经吃了他的饵,成了他钓竿上的鱼儿,但我还能怎么办?
??? “好吧,就把我知道的告诉你吧!嗯……这该从何说起呢……嗯……”
??? 老苏望着天花板,慢条斯理地吐着烟圈。
??? “你赢了!老苏,你赢了!别磨矶了!快说吧!”我在那空红包袋里塞满我自己口袋里的钞票,推到他面前。
??? 老苏瞄了一眼桌上鼓鼓的红包,假装猛然想起什么事情,“啊!我想到了!”
??? 老苏整个身子靠过来,但是一手顺势将桌上的红包收到桌下。这只老狐狸!到头来我不但做了一天白工,外快也没了,甚至还倒贴!不过我真的被那道雾墙的故事给钓上了。
??? “那袋没什么好看的,我直接带你去见一个人!”老苏眯起他原本就细小的双眼说。
??? 老苏开了快四个小时的车,最后在一处偏僻的山中停了下来。我本能地想开口询问我们的所在地,但老苏没有回答,只是要我静静地跟着他下车。
??? 走了一小段车子开不进来的弯曲小路之后,我们来到一栋不起眼的小屋。老苏推开不甚牢固的木板小门走进黑暗的庭院,我提高警觉跟在他身后,穿过寂静无声的小院子,来到主屋前。老苏在门板上敲了三下之后,不等里头的响应,就径自开了门进去。我正在犹豫要不要跟他进去,同时正在纳闷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时,一阵苍老的声音将我吓了一大跳!
??? “怎么这么晚才来?你背后是什么人?”
??? “我来跟你介绍,这位是小罗,昨天我老婆生产,是他替我拍下了现场的照片。”老苏沉稳而带有敬意地说。
??? “你告诉他了?”老人的声音再度响起。“一定是了,不然你不会带他过来找我……他拍到昨天的事情了……那部分也拍到了?啊!一定是的,不然你不会带他来……坐下来吧,抱歉我的眼睛不好,必须把房间弄得这么暗才行……想问什么就问吧!”
??? 老苏在黑暗中拉着我的手到沙发前坐下,在我坐好之后拍了拍我肩膀向我示意放轻松。我深呼吸了一下,眼睛也稍微适应了周围的光线。我所在的房间一片黑暗,只有几个像电器用品的显示灯闪着微弱的红光,让人看不到周围的一切。那老人似乎就坐在我正前方,但他的声音好像溶解在空气中,又让人摸不清他真正的位置。
??? “请问……老先生您是什么人?”听老苏对他尊敬的语气,我也跟着用起尊敬的用词。
??? “老先生?哈哈!老先生?我可不老!你几岁?二十五?三十?搞不好你还比我老也说不定!”老人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我是个运动员。”
??? “你比他老,哥。”老苏平淡地说。
??? “哥?你哥?他就是照片上的?他是你哥?”我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望向老苏。“我还以为你哥已经……啊!对不起,老先生!啊!不是!是苏大哥!”
??? “哈哈!别紧张,虽然我样子变了,也跑不动了,但你还是叫我苏大哥就可以了,不用叫我什么老先生了。”老人,不,苏大哥说。
??? 这一刻之前,我原本有满肚子的问题想问,但是现在却脑袋空白,不知道该问什么才好。老苏兄弟俩似乎也发现了我的窘境,发出一阵笑声。
??? 笑声暂歇,苏大哥率先发难。叹了长长一口气,“这些年来,为了我,苦了我这个小弟。为了找出让我恢复的方法,他去当体育记者,为的就是能多接触一些运动员。然而这些年来,小弟虽然不断发现其它跟我有类似状况的人,但很遗憾,好像知道自己过了那条线的人里头,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其它的人总是在过那条线的时候毫无所觉,直到过不了的那一次才知道,自己曾经好几次跨过了那条线。我自己也是。回想起来,在那次之前,我也有过一次穿过的经验,但是我却完全不知道!直到那一次,我才知道,那一次也是我最后一次跑步……你也参加过比赛吧?罗老弟,你跑过第一名吗?”
??? “有,拿过几次奖,不过都是在初中跟高中时代……”我回答。
??? “哈哈!你八成也穿过那条线了,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 “啊……是吗?我不知道……”苏大哥的话让我有点毛骨悚然!我隐隐然好像知道他说的是怎么样的情境。
??? “你可曾拼了命跑,只为了拿到冠军?你可曾在抵达终点那一刻,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到,好像世界上的一切都停了下来的那种感觉?”刚才我想到的就是那一次经验!"喝杯酒?"我建议道。那次我为了拿到我爸答应给我的机车,拼了命就是要拿到县比赛冠军!当我在终点前用半身之差赶过对手的时候,我真的就是那种感觉!难道?那就是?
??? “那就是你正在穿过那条线!”苏大哥的声音突然苍老而有力地响起!
??? 想到自己也曾经差点变成老头子,让我不禁冷汗直冒!
??? “但是你绝对记不得在那~个永恒得知布鲁斯拍到淋指证凶手的海市蜃楼时,警察局里的人都半信半疑,全围过来看稀奇。当着大家的面,布鲁斯播放了DV机中的录像,不可思议的事情上演了:无声的影像中乔治将索菲娅推倒,索菲娅后脑勺磕上石头的瞬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每个人都是这样!!要是你知道了,就表示你要不是死期到了,就是要变成像我一样在世上苟延残喘!
??? 终点线,是另一个世界的入口,专为不惜牺牲生命也要获胜的运动员而设立的入口!一旦进去之后,你只能继续跑!继续拼上你的老命跑!绝对不能因为胜利而有些许的放松!只要你拼上全力继续跑,你就不会记得发生过什么事!因为那时你的眼中只有终点线。要是你以为自己已经赢了,以为自己已经成功了,你就会松懈!就会左顾右盼,东张西望,而你就会看见你不该看到的东西!
??? 你会看见……许多人!许许多多的人,跟你一样在跑,可是他们都跑得好快!快得超乎你的想象!他们会向你伸出双手,用他们惊人的速度在络婉偷偷配置好了餐厅的钥匙,趁着夜黑,就这样潜伏了进去,她进入餐厅之后,直接的走进了后厨。一转眼间追上你,牢牢地抓住你!将你拖向另一个世界!
??? 我也是……我被拖往了另一个世界……在最后关头,我觉醒过来!努力往前跑,努力不去看他们,不去想他们,只是一心一意地向前冲!虽然最后我出来了,但是就在我看见终点线后面的景物的同时,‘啪!’地一声!我的身体被拖住我的那些人给撕开了!我的半边身体被他们给夺走了……我失去了我一半的生命!当我好不容易出来,我的身体已经老了五十岁!整整五十岁!整整五十岁啊!”
??? 苏大哥苍老的呐喊声还在我耳边回荡,老苏转身关上那摇摇欲坠的木原来,林瑶很早以前就喜欢上了艾洋,并找人强}奸了顾成成,顾成成觉得自己配不上艾洋,于是和他分手,十字路口因为救艾洋而"萍,我好倒霉啊,在超市门口被撞,眼珠都被压碎了。你害怕吗?"死去,因为枉死,所以只能直在十字路口游荡。林瑶替艾洋收拾东西时,发现燎根手链,不由得恨得牙痒痒,所谓的回老家,不过是为了找人打散顾成成的魂魄,却因那人道行不够,只是把顾成成打伤了。林瑶根本没有梦见过顾成成,之所以次次的告诉艾洋梦见顾成成,是为了找大师做铺垫,更为淋让艾洋心甘情愿拿出手链做准备。只是从那天晚上起,林瑶和艾洋再没睡过个安稳觉,每晚都会梦见顾成成索命。板小门,拍拍我的肩膀说:“来,赛跑!看谁先跑到车子那边!”
??? 我不要!我不要赛跑!

标签:老婆老太太警察急诊室

    上一篇:悬疑故事之姊妹局 下一篇:地道里的积水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