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所有的人都在撒谎

所有的人都在撒谎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可疑
??? 嘀——3,
??? 嘀——2,
??? 嘀——1,
??? “啊!”随着一声尖叫,苏禅从梦中醒了过来,他大口地喘着粗气,伸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眼睛瞪得浑圆。过了很长时间,苏禅的呼吸才渐渐平静下来,不过他脸上还是惊恐的表情,他仍然心有余悸。
??? 他已经连续好几天做同一个梦了。梦中,那个“嘀嘀嘀”的声音总是响起,每次那个声音响起的时候,苏禅的脑中都会出现一串数字,并且是正在倒数着的数字,但是每次到“1”的时候,苏禅都会从梦中惊醒。那个“嘀嘀嘀”的声音像是闹钟走针的声音,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
??? 苏禅回过神来准备继续睡觉,可他刚一转身,却愣在了那里。杨欣不见了!杨欣是苏禅现在的女朋友。苏禅感到有些愧疚,因为杨欣曾是苏禅最好的朋友的女朋友。
??? 这时苏禅听到走廊上有人在说话,他下了床,走到门前,趴在门上听着。
??? 是杨欣的声音。
??? “我好害怕,我不知道我还能挺多长时间了……”
??? 苏禅懵在了那里,杨欣在给谁打电话?
??? 踏……踏……踏……脚步声越来越近,苏禅赶忙回到床上,躺在那里。一个黑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她的脚步很轻。
??? 那个黑影走到床前,看着苏禅,苏禅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黑影慢慢地靠近苏禅,突然间,苏禅看到了黑影的面孔,顿时毛骨悚然起来。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两个黑洞洞的眼眶里没有了眼球,嘴里、鼻子里、耳朵里都流出了浓浓的黑色血液。
??? “啊……”苏禅大叫一声,伸手把那个黑影推开。
??? “呀!”黑影跌坐在地上。
??? 血衣小女孩脸狞笑,无数钢针飞向赵茵,根根全扎在了赵茵身上,赵茵惨叫不已,渐渐没了声响,停止了呼吸。她被扎成了刺猬,死相极其恐怖瘆人。苏禅回过神来,仔细一看那个黑影竟然变成了杨欣。
??? “你……你干嘛推我?”杨欣委屈地问道。
??? 苏禅仍在大口地喘着粗气,眼睛盯着杨欣。“你不过他并不像般师父那样和善,看样子我们打扰了他休息,他只是看了我眼:"东西放到那边,这是你的床,这是钥匙。"交代好之后,就不再理我。刚才在给谁打电话?”苏禅问道。
??? 杨欣身体不经意间一哆嗦,但是被苏禅清晰地看在眼里,随即她镇定下来:“哦,是我的一个朋友,我们在研究这个周末去哪里玩!”
??? 苏禅没有继续问,杨欣也没有再说什么,躺在了苏禅的身旁。
??? 夜,静得没有一丝声响。可是苏禅怎么也睡不着了,他在回想着刚刚杨欣说的话,心里不禁有些发凉。
??? 听语气杨欣在和另一个人正在实施着一个阴谋,苏禅心里一动。难道她的心里还有别人?苏禅想着,突然他脑中一闪:难道是他?苏禅有些愤怒了,他心里想着见到那个人的时候一定要问个明白。想着想着,苏禅感觉到自己的头越来越痛,最后竟然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 变故
??? 早上十点,苏禅醒了过来,揉了揉生疼的脑袋,一回头,他看到茶几上面放着几片面包和一杯牛奶,他往嘴里面塞了几片面包,然后端起牛奶一口喝了下去,牛奶的味道有些奇怪!苏禅皱了皱眉头。
??? 到了公司,进了办公室,所有人都抬头看着苏禅,然后又低下了头,苏禅明显感觉到他们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苏禅刚坐下,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
??? “呵呵!这么早!”来人笑呵呵地说道。
??? “辛新,我正好有些话想要问你呢,坐。”苏禅说道。
??? 辛新坐在苏禅的对面。苏禅沉默着,半天也没有说话。
??? “最近工作还好吗?辛不辛苦?”苏禅没有阵阴冷的风使得王老汉打了个冷颤,片暗黄的纸钱飞到了老王的脚下,老王疑惑的看着它,那张纸钱忽左忽右的飞舞着,翻转着,老人的眼渐渐模糊了,它看见那张纸钱的面好象有字,红色的字,血色的红!但是老王怎么也看不清楚上面写的什么。问出心中想要问的事情。
??? “还好!”辛新简单地回答道。
??? 聊了一会儿,辛新离开了苏禅的办公室,推开了旁边的一间办公室,牌子上面写着:副经理室。
??? 看着辛新离开自己的办公室,苏禅靠在沙发椅上,此时他的心情五味俱全。"那我们是怎么死的呢?什么时候会死?"苏禅怀疑杨欣和辛新之间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秘密。辛新和杨欣曾是一对恋人,一个月前,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两人分手了。然后苏禅就和杨欣在了一起。
??? 苏禅正在胡思乱想着,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 “进!”
??? “总经理,有批文件需要你签个字。”来人把一袋文件放在了苏禅面前。
??? “是张义啊,坐吧。”张义是苏禅的秘书,说完,苏禅开始看起文件来。
??? 文件大致的意思是打算购买一片土地进行开发利用,虽然价钱很高,但是文中多次提到这片土地有很大的利用价值,而且绝对是有利于公司的。
??? 看完文件,苏禅抬头看着张义:“这片土地真的有利用价值吗?我们会不会上当或是吃亏?”
??? “这片土地绝对有很大的开发价值,而且我已经做了充分的考察和研究,我可以以我的职位担保。”张义信誓旦旦地说道。
??? “你先出去吧,我再考虑考虑。”苏禅说道。
??? 张义出去后,苏禅低头想着张义刚刚说的话,这时他发现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双脚,然后是一双腿,苏禅想要抬头看看来在网上聊天,最能看出个人的愚钝和机智来。就这样,"我不想说"成了潘萄第个网友。人,可是突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阴谋
??? 醒来的时候,苏禅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他扫视了一眼房间,一个人也没有。他努力地回想着,只记得自己在办公室的时候,面前出现了一个人,然后自己的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 苏禅想坐起身来,可是右臂突然一痛,他扭头一看,原来右臂上面扎着针,上面挂着吊瓶。苏禅伸手想要摘掉针头,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一声:“别摘!”
??? 苏禅吓了一跳,转身一看,床的另一边不知何时站着一名护士,那个护士脸色苍白,面无表情地看着苏禅。
??? “我怎么了?为什么要给我打吊瓶?里面装的是什么药?”苏禅接连问道。
??? 那名护士没有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苏禅。苏禅转过头,看着扎在自己胳膊上的针头,然后一点点地向上看去,当看到那只药瓶的时候,苏禅顿时感到了毛骨悚然。
??? 瓶子里装的是是李天佰,我的同班同学,苏娅的前男友,也是她的初恋。"陈瑾,老师找你!"一瓶鲜红的液体,正在“滴答、滴答”地输入苏禅的身体。苏禅尖叫一声想要伸手拔掉扎在胳膊上的针头,床边的女护士猛地扑了上来,按住他的手。苏禅拼命地挣扎着,这时那名护士大叫了几声,然后从外面进来好几个人,那些人苏禅都认识。
??? 有杨欣、辛新和自己的父母,他们都面无表情,进屋后所有的人都扑了过来,死死地按住苏禅。
??? “放开我,放开我……”苏禅撕心裂肺地大叫起来。
??? “苏禅,醒醒,醒醒啊。”
??? 苏禅慢慢地平静下来,然后睁开了眼睛,周围站着的,还是那些人:杨欣,辛新,自己的父母和医院的护士。不过此时所有人的脸上都是祥和的表情,一脸担忧地看着苏禅。
??? 可是,苏禅感觉到,他们貌似关心的表情里,藏着不可告人的阴谋。
??? 野心
??? 苏禅不知道自己现在可以信任谁,每个人都有他们的秘密、阴谋。苏禅离开了医院,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回到了公司,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苏禅翻开抽屉。突然间,苏禅发现张义给他的那份开发土地的文件不见了,正在苏禅着急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苏禅接了起来。
??? “总经理?我是张义。”手机里面传来张义的声音,不过此时他像是在故意压低声音。
??? “是我,你今天怎么没有来上班?”
??? “我现在就在公司的楼下,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你能不能出来一下。”听声音,张义似乎很紧张。
??? “好的,我马上下来。”说完,苏禅起身出了办公室。
??? 到了楼下,苏禅左右搜寻着,终于在一个拐角处,苏禅发现躲在那里的张义,他穿着一身高领的黑色皮衣,戴着一顶帽子,还戴了黑眼镜,领子竖起来遮住了半张脸,正在那里向苏禅摆着手。苏禅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人跟着自己,然后向张义走了过去。
??? 两个人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 “苏总,你……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天没有去上班吗?”张义问苏禅。
??? 苏禅摇头。
??? “我被辛总解雇了。”张义说着,口气里满是郁闷。
??? “解雇?什么意思?”苏禅感到纳闷。
??? “我被开除出公司了。”张义再次说道。
??? “为什么?”苏禅更加感到奇怪。
??? “辛总说购买土地这件事他来负责就行了,不让我说,然后就解雇了我,并且威胁我不要对你说这件事。”张义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地说道。
??? 苏禅愣在了那里。
??? 惊变
??? 苏禅回到了公司,走到办公老头子指着张说:"说零也不信,我索性实话对你说,你将来就是和这个石子是对儿,就是再怎么着也变不了,信不信由你。"室门口的时候,刚要推门进入,突然间,苏禅发现自己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透过门缝,苏禅看到里有人。是杨欣!她正在办公桌前,背对着门口。苏禅心里感到奇怪,不经意间碰了一下门,发出了声响,杨欣听到声音慌忙地转过头,一只手快速地伸进衣服口袋里。她在藏什么东西?
??? “你什么时候来的?”苏禅问道。
??"我什么时候贪小便宜了?明明是你跟我说,因为店铺资金周转不过来,需要我的帮助,我才花十万买下这个玩意儿!"? “哦,我……我刚来,看到你桌子乱乱的就来给你收拾收拾。”杨欣说话的时候,神情很不自然。
??? 苏禅走到自己办公桌后,坐了下来,他刚坐下,杨欣就端起桌上放的水杯:“累了吧,我刚为你接好的,喝了吧。”
??? 苏禅接过水杯刚准备喝,突然停住了,然后抬头看了看杨欣,笑道:“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我呢?”
??? “我今天刚好工作少。”杨欣说道,很明显,她在撒谎。
??? “哦,呵呵!不如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苏禅建议道。
??? 杨欣低头想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吧,你先喝了水,然后咱们再出去。”
??? “好的,你去叫上辛新吧,咱们三个人好长时间都没有一起吃过饭了。”说完,喝了一口水杯里的水。
??? 看着苏禅喝了水,杨欣才走出了办公室。
??? 杨欣刚刚离开,苏禅就把含在嘴里的水吐进了窗台的花盆里,然后把整杯水也倒进了花盆。刚刚杨欣一定在水里动了手脚,看她紧张的样子就能看出来,而且苏禅发觉水杯里水的奇怪味道和自己昨天早上喝的牛奶的奇怪味道是一样的。杨欣在撒谎!想起自己最近总是会出现幻觉和昏迷等症状,苏禅想到了,也许所有的一切都是杨欣在背后搞鬼。
??? 苏禅出了自己的办公室,走到辛新办公室门口,里面的谈话声音他听得很清楚。
??? “他喝了水了吗?”说话的人是辛新。
??? “喝了,可是我觉得,他已经对我产生怀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不想再骗他了,虽然……”这次说话的是杨欣。
??? “好了,这个秘密你一定不能说出去,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辛新像是在威胁杨欣。
??? 听了这些话,苏禅彻底傻在了那里,平日里和自己仿若亲兄弟的人,居然也在骗自己,而且阴谋的主使竟然就是他。
??? “苏禅的父母那边,你交代清楚了吗?”辛新接着说道。
??? “他的父母已经同意了我们的建议,答应配合我们。”杨欣回答道。
??? 这次,苏禅感到了彻体通寒,一股窒息感涌了上来。原来,所有人的阴谋竟然是同一个阴谋。
??? 苏禅正在胡乱想的时候,他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出现了一个人,那个人慢慢地走近了苏禅……
??? 反击
??? “总经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突然身后传来的一句话让苏禅浑身一个激灵。
??? 屋子里谈话的声音顿时停止了,苏禅转过身,身后站着的是公司的一名员工。“没,没什么事情!”苏禅紧张地说道。
??? 这时,辛新的办公室门打开了,辛新和杨欣从里面走了出来。
??? “苏禅,走去吃饭,今天我请客。”辛新说完,走出了办公室。
??? 苏禅和杨欣跟在后面。
??? 三人坐在那里吃着东西,辛新故意没话找话地一句接着一句,苏禅和杨欣都没有说什么。
??? 最后,苏禅终于忍不住,问道:“辛新,那个,张义提议的那个文件为什么没有批准呢?那个项目对咱们公司的利益很大的。还有你为什么要解雇张义呢?”
??? 辛新想了一下,然后说道:“那个文件我已经看过了,那是一个陷阱,根本对咱们没有一点的好处,且对咱们公司危害很大,我们是不能签的。张义那个人有不轨之心,所以我就解雇了他。”
??? “哦,原来是这样。”苏禅装作明白了辛新的话,其实他的心里清楚,辛新一定是在找借口而已,他一定是在实施自己的阴谋。
??? 难道他想夺取自己总经理的位置?苏禅想小琳子,你要和我合为吗?着,心里一寒。
??? 吃完饭,三人到外面散步,走了一会儿,苏禅说道:“我今天约了一个朋友,一会儿要去和他见个面,你们俩一起走走吧,改天我再陪你们两个。”说完,苏禅很抱歉地笑了笑。
??? “哦,那好吧,你去吧,注意安全。”辛新说道。
??? 苏禅并没有走远,他偷偷地看着辛新和杨欣两个人,他们两个人看到苏禅走后,马上抱在了一起。
??? 苏禅没有冲出去大骂这对狗男女,而是转身向公司走去。到了办公室,苏禅走进了辛新的办公室。翻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张义给自己的那份文件,苏禅拿了出来,揣在怀里,离开了公司。
??? 结局
??? 此时,苏禅正坐在自己的家里,当辛新、杨欣和苏禅的父母赶到的时候,苏禅的脸上还带着微笑。
??? “苏禅,那份文件是不是你拿走了?”辛新着急地问道。
??? 苏禅没有说话,抬头看着他。
??? “苏禅,你快说啊,到底是不是你拿走了张义的那份文件?”杨欣也急着问道,旁边苏禅的父母也跟着问道。
??? 苏禅看着他们,笑了笑:“没错,是我拿的。”
??? 辛新舒了一口气:“那文件放在哪里了?那封文件是不能签字的,不要相信张义,他是个骗子。”
??? “够了!”辛新刚说完,苏禅就大喊起来,“张义是骗子?我看你才是骗子,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觊觎我总经理的位置,你想要代替我。”
???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 “怎么?无话可说了?告诉你们,你们不会成功的,只要有我在,这个公司还是由我说了算,文件签字不签字轮不到你们来管,你们休想替我做决定。”苏禅大声喊道,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自信和骄傲,“因为我是总经理!”
??? “你根本就不是总经理,辛新才是总经理。”杨欣哭着对苏禅说道。
??? “欣欣,不要说了……”辛新对杨欣说道。
??? “我看你们还是对他说了吧。”苏禅的父母也落下了眼泪。
??? 苏禅不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
??? “苏禅,其实你只不过是副经"弟弟,你不知道...小景强...是岁生日那天死的...他死时手里抓着的那只鞋...就是那天我捡到那只...而且...后来我想起来...年前的同天,我捡到那只鞋..."理而已。你一直想要超越辛新,所以,为了满足你最后的要求,辛新就把总经理的位置暂时让给了你,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杨欣接着说道,“他这么满足你,只是因为你……”
??? 说到这里,杨欣停住了,眼里又落下了泪水,其他三人也都淌下眼泪。
??? “只是因为你得了绝症!”杨欣说着。
??? 听到“绝症”两字,苏禅感觉到忽悠一下子,天旋地转,他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疼,他捂住了头,痛苦地蹲在了地上。
??? “你得了脑癌,辛新让出自己的总经理位置满足了你的愿望,由于你的病情越来越重,导致你失去了很多记忆。”杨欣哭着说道。
??? 苏禅感觉到自己的头似乎裂开了一样,撕心裂肺般地疼。突然,苏禅的脑中闪现出多个情景,杨欣在自己的杯子里下药,辛新的嚣张跋扈,还有父母看自己时那游离的眼神……这些画面所表现出来的就是——他们都在撒谎。
??? “你们撒谎!我才是真正的总点,天有些亮了,我们决定出去看看。经理。”苏禅大吼道,“张义给我拿来的那份协议上,写着的是‘总经理’签字,如果我不是总经理,他为什么要找我来签字?”
??? 辛新和杨欣愣了下,随即辛新说道:“张义那份协议是拿给我的,只是被你抢去了而已。”
??? “胡说,是张义亲自送到我的办公室的。”苏禅底气足了。
??? “你给张义打个电话就清楚了!”辛新说道。
??? 苏禅拿出手机,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张义的手机号。
??? “用我的手机打吧!”辛新说完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苏禅,他已经拨通了电话。
??? “喂!”
??? “喂!总经理吗?”对方说道。
??? “是我,张义,你今天的那份文件是不是送来给我的?”苏禅把手机开了免提,然后对张义说道。
??? “是啊!”手机里传来了张义肯定的回答。
??? 苏禅挂了电话,然后抬头看着辛新,脸上露出笑容:“怎么样!听到了吧,他在叫我总经理。”
??? “不,他在叫我。那是我的手机,咱们两个的声音很像,他一定以为是我。”辛新赶忙说道,“不信,你可以跟我回公司,然后问大家到底谁才是真的总经理。”
??? 几个人赶到了公司。
??? 办公司里的人看到苏禅和辛新后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抬头看着他们。苏禅发现张义没有在办公室里面,他转头想要问辛新,可是辛新却向里走去。
??? 辛新往里走着,每个人都在和他打招呼:“总经理好。”
??? “总经理好。”
??? “总经理好。”
??? ……
??? 看到这里,苏禅感到天旋地转,头又开始疼了起来,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 尾声
??? 苏禅睁开眼睛的时候,感到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他又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后再次睁开。
??? “这是哪里?”苏禅问身边的人。
??? “医院!”说话的一个男医生,看着这个医生,苏禅觉得很眼熟,但是怎么想也想不起"谢谢!"我说着从里面拿起块大口吃起来,饿了吃糠甜如蜜,两口便吃完了个。来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了。
两个月前,她找到我这里,悲悲戚戚、幽幽咽咽地求我给她找个能赚钱的门路。??? 苏禅又闭上了眼睛,回想着所发生的一切,一幕幕再次出现在脑海中。“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苏禅问道。
??? “暂时恐怕不行。”医生面无表情地说道。
??? 接下来的几天,苏禅都呆在医院里,其间辛新和杨欣都来看过他。每天陪在苏禅身边的只有那个男医生,男医生每天给苏禅做着检查,然后向苏禅汇报他的病情严重性。
??? 这天,给苏禅做完检查后,医生对苏禅说道:“今天要进行手术,不能再延后了,之前没有实施是因为时机还不到,今天下午是实施手术的最好时间。”
??? 苏禅听后,点了点头:“医生,手术的成功率有多大?”
??? “放心吧,成功率很高的。”医生对苏禅说道。
??? 看到医生非常有自信的样子,苏禅心情也好了起来。
??? 到了下午,苏禅被推进了手术室。看着医生把一针管麻醉药注入到自己身体里,苏禅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 突然间,苏禅想起来一件事情,这件事情让他顿时感到浑身冰冷。自始自终,自己都没有看到过自己的诊断书!一直以来都是辛新、杨欣和医生在说自己得了脑瘤,可是自己从来都没看到过诊断书上面写着自己得脑瘤这件事。
??? 此时,以往发生的一切一切都浮现在苏禅的脑子里,他越来越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阴谋。
??? 苏禅想从手术台上面起来,可是打了麻醉剂的他,感觉浑身一丝力气也没有,他感到自己马上就要失去知觉了。
??? 就在这时,苏禅听到了说话的声音,是辛新:“张义,手术就看你的了……”
??? 苏禅彻底失去了知觉……

标签:朋友手术医院幻觉

    上一篇:亲爱的叔叔 下一篇:公交车上的亡灵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