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都市聊斋之蛇仙情人

都市聊斋之蛇仙情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每天都会上网到深夜,陆笑棋爱玩游戏,而且玩那种最简单的,开心农场,红色警戒线什么的,不怎么爱聊天。最近几天,每每到快下线时,新加他的网友小青姐姐就会跟他聊上几句,只是问候语。似乎成了习惯,今天没有来问候,他竟然不怎么想下线了,看看头像还亮着,从没细看过她的头像,何不细看看,点一下资料,头像变得清晰,不知为什么乍一看到,心疼了一下,仿佛旧时相识,那是一座古代的石拱桥,很小的,下面有一湾清流,河岸有柳,笑棋不禁想起一句词:“杨柳岸晓风残月......”,仅此而已,笑棋的文学水平其实并不怎样,他打定主意要跟小青姐姐搭讪儿:“还没睡呀?”,小青姐姐不答话,他可没耐心,马上震她,还不答话,笑棋不高兴了,一声“下了”,马上就关了电脑。
??? 笑棋单位里极其轻松,事业单位,某某局某某科,可有可无的地儿,年纪轻轻就在这样的单位上班,吃着国家的皇粮,每天悠哉悠哉,家里父母已经退休,之前父母经营一家由国企转型的小公司,到了父母退休的年龄,就把公司卖掉了,家境殷实。笑棋天生是个简单的人物,不喜欢复杂的东西,人也单纯,大学毕业后依靠父母的关系分到这种不温不火的机关单位,妻子是大学同学同样在机关工作,由于他和妻子都是独生子女,所以依据国家政策他们可以生二胎,承蒙老天爷,他们儿女双全,女儿7岁,儿子3岁,真是幸福无比的家庭。笑棋每天开着爱车上班,单位里另外只有局长开车上班,可见笑棋该是个浪荡公子般的人物,但他不是,他稍有内向,不太愿意与朋友出去聚会什么的。下班就回家,唯一的就是喜欢上网玩玩简单的游戏。
??? “ 鱼儿”已熟睡了,这是他对妻的爱称,妻子叫李云,她睡觉比较守时,虽已是菁眯起只眼凑上去的时候,心中也没有抱太多的期望。俩孩子的妈,可是身体却很好,很年轻大方美丽,毕竟保养的好嘛!云和他平常没什么话可说,不知为什么越来越生分,女人把精力更多地放在孩子身上,笑棋也乐得自在。但有时生点小气,云就高傲地说:“离婚!要不是因为孩子,我一天都不跟你过!”,云是个冷面女人,说离婚只是随便的气话而已,笑棋在工作方面没什么指望,回家也得不到女人的温柔,只有天伦之乐还好,父母也在一起过,但是云经常让他在父母面前丢脸,说那种什么离婚之类的话多没面子啊!她睡着了,想摸她一下也不行,就会一转身给你个后背。哎,不知怎么突然有些失眠,弯弯的小桥总是在头脑里挥之不去。他盼着明晚快点到来。
??? 这样一来二去,时代产物“网恋”在笑棋与小青姐姐的身上发生了。第一次见面约在小蓝桥,这里是一处风景区,也是居民楼很多的地方,河的南岸有修的很好的拦河堤坝,河的北岸也是政府修建的百姓休闲健身的场所,小蓝桥沟通南北的市中心与居民区。小蓝桥北岸有一段步行街,都是小吃啦,排挡,烧烤什么的店铺。笑棋把车停在车场,走过步行街,去和南岸居住的小青约会,他们没开过视频,他不知姐姐长得什么样子,连手机也没打过,只是聊天,却聊成了最知心的人,姐姐在桥边等他,手里拿一本宋词,这就是约会暗号,姐姐不用他拿什么,自信一定会认识,想到这儿他不由得暗笑。
??? 天清气爽,早春的午后,乍暖还寒时候,河面上冰还未解,闪亮闪亮的,河边休闲的人不少,有不少是遛着狗儿的,快走到桥边时他不由的放慢了脚步,其时一个女子却也站在那里,穿一件墨绿色的半大棉质风衣,墨绿色的紧身裤,墨绿色的平底长筒靴,挎一很大的墨绿色的包儿,侧身,显露出女性完美的身材,从身影便看出柔顺的阴柔之美,并看不见她手里拿没拿书,但不知为什么笑棋蓦地明白了那是他的小青姐姐,心中不禁一颤,心疼了一下,走近身边,那人笑着回头,是如此的美丽,眼神儿略显迷离,雪白粉润的肌肤,两片玫瑰一样的红唇掩映着洁白的牙齿,浅笑之中若隐若现好似有两颗调皮的小虎牙,长发松散地拢在胸前,笑棋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声:“姐”,那人儿握住笑棋的手,温凉的柔软的小手顿时让笑棋触电,随着那人儿柔声细语地叫:“棋棋”,两人心有灵犀地相拥在一起。
??? “姐,为什么不拿书哪!”,坐在小青家客厅沙发里,笑棋嗔怪地问,小青笑着随即从包里取出一本宋词,“拿没拿?”,眼神又露出仿佛迷离之色,两片红唇掩映着调皮的小虎牙若隐若现,嘴角微翘,斜睨着笑棋,笑棋禁不住了,一下把她拥过来抱紧,俯脸看着她,四目相对,谁也不作声,就这样看着,小青脸红了,流了泪,笑棋心疼地把她沾湿了的头发拢开,“为什么要哭?”轻轻地,他问,她把手指放在王明感到很好奇,"你跟我来吧。"张伯站了起来。向停尸体房走了过去,王明看着他,心里直发毛。可是好奇心站胜了这切,他跟了过去...他唇边,摇头,不许他问。笑棋低下头,深情地看着她,向着那两片玫瑰,她马上迎了上来,深深地深深地两个人吻在了一起,不知吻了多久,身心都融在了一起,头目眩晕,天旋地转似的,这四瓣唇还是不忍分开......
??? “ 棋棋,棋棋“,她呢喃地叫着,笑棋早已热血沸腾了,”姐,姐,姐姐!“,”把窗帘拉上,好吗?棋棋?“,笑棋抱起亲爱的人儿,一边吻着,快步走到窗边拉上了绿色的纱帘,连原处都来不及回,把她放在窗边的沙发上,又开始了新的一轮狂吻,这次是他更为主动的像在攻击一样,俗气的称谓也开始了,其实他本身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嘛,他忍不住轻轻喊着:“宝贝儿,宝贝儿”,又陆续喊着:“宝贝儿,宝贝姐姐!”,宝贝姐姐完全地全身心地忘了世界所有地把自己给了他,也要了他......世人何知这是她五百年的梦啊!
??? 两个多小时的爱过之后, 仿佛是死过一回又重生,彷佛是感情再加上身体的肉搏战,仿佛当笑棋的脑筋完全清醒了之后,他看到雪白的沙发巾上那一抹殷红,身体和心灵都打了颤,不敢看她,低声问:“姐,原来你还是......”,他在当时似乎就在天上,不是清醒的,他甚至什么都不知道,也未察觉心爱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没有听到回答,他回身抱这天,欣个人先回来了。天刚擦黑的时候,她听到门玲响,她出去打开门,看到个长的很文静的女孩,有着头长长的秀发。她说找王果,欣说不在,她的眼睛翻了翻,说了句怪怪的话:"不会太久的。"就走了。着她,在我飞快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关上了门,我不知道我在怕什么,是怕别人知道我老公在外面偷人,还是怕我老公知道我看到了他在外面偷人?她耳边轻轻咬着,:“疼了,是吧,宝贝儿”,小青:“嗯”,把头埋在他的怀里,轻轻地哭了。不知为何,时间这个东西,在钟表上虽然是有数的,但其实是没准儿的,这样的约会时,时间确实如白驹过隙,快的令人不敢相信,天色渐晚,小青柔声说着:“弟,转过脸去,我去洗洗”,收拾过后,两人一起去小蓝桥北岸吃“过桥米线",这是一家附近很有名气的店,聊天的时候就说好了今天要吃过桥米线的。快吃完的时候,小青低头沉沉地说:“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笑棋傻了:“为什么”,小青“还用问吗”,笑棋朱卓落下泪来,他知道警察快来了,到时自己将百口莫辩,拿着面具能说明什么呢?警察定会认为自己欲盖弥彰。他得逃走,找到真凶,替这个死不瞑目的受害人报仇。:“那为什么还要见这一面,我受不了!”
??? “见一面已经满足了,不能太贪心。”
??? “ 姐 ,对我就这么不负责任么?见不到你,我会疯的!我不是随便的男人!”
??? “ 呵呵,姐难道是随便的女人么,不是为了你好么,孩子大人老人都怎么办?"
??? 笑棋仿佛从天堂堕入了地狱,回到了真实的现实生活里我急了就问他到底要哪个,他又说不来,只是小手乱指,我看他小手好象指的匹小马,个圈扔去,又中了,拿来给孩子,他又是不要。我便把两小玩意送给当时围观的陌生孩子,就让摊主指,孩子点头就是他想要的。,他看着这个说这些话时一直低着头的美丽女人,为什么现在就这么冷静,为什么把我带回现实里,笑棋用手痛苦地按着额头。
??? 两人手挽手地走着,他把她送回南岸的家,到了楼下,小青不忍分手又把他送回到桥边,两人才分开,笑棋走,小青站在那里看着他,笑棋回头,后退地走几步,小青不让,摆手,一直望着他消失在桥"我看喜字还没贴呢,是不是忙不过来?村长的车什么时候来?明天有时间的话,我帮您布置布置。"老头喜出望外,连连道谢,说:"村长般下午出门,那明天就仰仗小伙子你了,我再去给你盛碗鸡汤。"头很远......
??? 回到家里,扑倒在沙发上,小青觉得这里还有心爱的人的余温。回忆,她要记住跟他在一起的每一时每一刻分分秒秒,因为她已决定不再与他见面。坐在沙发上,抱起笔记本,她知道他到家马上就会上网,但是她自己却是隐身的,她不想让他看见,棋棋果真上线了。
??? “干嘛呢,怎么还没上线?”他问她,她不回答,继续隐身。半个小时之后,棋棋急了:“怎么了,姐?”,连着问好多遍。可她还是不回答,泪水模糊了双眼。过了12点,棋棋终于下线了。小青和衣而睡。次日清晨,小青没有早醒,昨日太累了,一觉醒来已是上午十点多了,手机还未开,她不开机,怕影响练功。每天凌晨3点她都会准时起床,夜深人静,她悄无声息地离开身体飞到几千里外的大山之中,修炼,她是千年的蛇仙,今日只坐在床上入定两个小时。醒后,打开手机,棋棋已经来过好几次电话,昨日竟然糊里糊涂地把电话号码告诉了他。如何是好啊!
??? 其实,五百年前的小青已经修炼得初具人形,她是与另外一条黑色的蛇仙师弟双修的,二人都初具人形,不禁忘了五百年的道行,暗生男女之情,两人海誓山盟相约不修正果,只修长生不老永结同心。但其实这样的心念一生,如何还能练得功法,精气神已不寻常道,师弟首先精衰气败了,还是放不下彼此的感情,师弟终于有一日熬不住了,:“姐,我先走一步,此一生我们从未做过坏事,唯有一桩心愿,愿他日轮回为人,与姐姐结为夫妻。”,说罢,人形俱毁,无影无踪。说其、大年十去世的人右手捏个馒头,死者来世可依旧做人,因为大年十没有人给孟婆送馒头,据说给孟婆送了馒头,孟婆会就着馒头喝掉自己的茶实他们二人炼的功法,是纯阳纯阴之功法,无需二人同修,而一开始二人就结伴为乐而已,不曾有过半点儿女之情,哪想到初具人形后竟然爱得死去活来,终究为情丧了命。不知何故,小青的功力却反倒增加百倍,其实此为练功修仙的微妙之处,自然世人不得而知,从此小青更是潜心修炼,一心想修炼到能找到轮回后的师弟,与师弟重逢,但是她是不能轮回为人的,如果轮回为人,肉眼凡胎就此二人即使相逢亦不相识了。
??? 又经五百年的修炼,小清终于能看清师弟的轮回踪影,他就是现在的笑棋,今生的长相竟然与师弟初具人形之时一模一样,难道是缘分如此吗?是上苍让他与她今生再相遇吗?小青早就盼望这一天,为这一天已经修炼了五百年啊,多少孤独寂寞思念都化作了功力,终于盼来了今生的相逢,她决定马上就去找他。但她也知道,师弟早已为人,虽然在功力上她的修炼程度根本不会伤害到他,但是他是有妻子儿女父母的人啊,何忍拆散美满的家庭啊!所以她决定只见一次面自己就回山林之中。
??? 看着手机上好多次的未接来电,都是亲爱的人的号码,小青还是控制不住,她把手机轻轻按了一下。
??? “姐,姐”棋棋的声音很急切,但是是那么好听,“棋棋”,她也迫不急待地回话,结果是又约在了午后相见,还是小蓝桥。笑棋的工作几乎下午都不必上班,所以又约在下午。挂了电话,小青自责得要命,为什么忍不住啊,可是又理解自己,相伴一起五百年又思念五百年的爱人啊,怎么可以割舍这样的感情!
??? 两人相见,手挽手在堤坝漫刘伟大叫着。步,看人家遛狗儿,饿了就去吃过桥米线,回到家里自然是云雨缠绵,难分难舍。小青很快就不愿再想分开之事,笑棋更是头脑简单的人物,根本就不去想那些。就这样天天约会在午后,家人依然不得而知,只是李云发现笑棋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变化,这些年,笑棋一直是主动与她行夫妻之事,现在一个来月了,笑棋不知怎么了,每天很晚睡,睡的话也旁若无人一样。李云心想,这家伙怎么了,从没如此老实过哪!逗逗他!没有多想,等他脱衣躺下,自己就伸手放在他胸部,没想到笑棋像吓到了一样大声地嘟囔了一句什么,厌弃地推开了她的手,把她也吓了一跳,她也生气了,转过身去互相给个后背。
??? 那边依然是柔情蜜意地约会,一天不落,那天笑棋有个出差的任务,到省城去有个为期三天的培训,这也得带着小青,一天也是离不开的。到了晚上,住宾馆的感觉令人更生浪漫之意,笑棋是见了小青就虎虎生威,小青见了棋棋就温柔缱眷,两个是欲罢不能,每晚做了几次也不记得了。从不信命的笑棋突然说这里有几处著名的寺庙,要去拜拜,求神佛保佑两人能够天长地久,这次他想到了婚姻的问题,要与小青结为夫妻,还要到庙里占卜。占卜的结果令人心生欢喜,无一不说两人的婚姻是金玉良缘,前世修来的缘分,两个人最和,好的不能再好了,有的地方自己竟然说了自己是有妇之夫,可人家还是说缘分前定。这下,这位已经完全是凡夫俗子的男人痛下决心要离婚,娶小青为妻。
??? 从省城回来,私下就跟父母摊牌了,母亲险些晕倒,本来就有这天,我闲来无事,拨弄着微信,看到了个附近人的功能,出于好奇,我打开就想查看下,随意找了个看上去是女人的微信号,然后跟她打招呼,没想到成功加上了她,这让我有些小激动。一身的老年病,父亲打了他几个耳光,可是笑棋坚定地说:“我一定要娶她”。父母一直要求他先不要对李云说,给他们二老一段时间,他勉强答应了。但自此之后,就是天天背着李云跟父母软磨硬泡,父母本来就是严厉的人,这回可是真来气了,终于爸爸大怒,:“我打死你算了!”,然后巴掌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笑棋不动,让打,打过之后父母也后悔,笑棋却沉默了。晚上,躺在床上,李云见他实在没动静,就主动想枕在在他臂弯里,他没有推,但是李云觉得就像枕在木头上一样,笑棋根本就没有反应,李云也不多想转过身睡了。可是这笑棋却是再也不愿跟李云在一处睡了,他完全忘记了曾有过的恩爱,记起的都是李云的不好,都是小青的好,第二天自己搬到书房里,上网跟小青聊天,半夜后就打地铺不回卧室了。这样李云也没有怀疑过他会对自己不忠,父母也解释说是在跟父母闹别扭。只要李云不在屋,父母就要劝他,主要是说两个孩子怎么办,两个孩子是这么可爱村长叫来村里的人辨认了下。有人认出了这些首饰,小声说道:"这好像是以前地主老爷家小妾的首饰吧。",缺爹少娘的可短小鬼故事:修路怎么办,小丫蛋还说过小孩不要有后妈的话呢,看电视剧自己就说出来的,大伙还觉得小孩子说的有意思,没想到这小孩子自己却要轮到这种命运了,父母说就是死也不会让他离婚,另外离了婚,那李云肯定得带着孩子去南方,因为她亲戚在那边有生意,那么连孩子父母也看不到了,两位老人如何能受得了啊!
??? 笑棋觉得在家里心里很烦,在小青那里有不尽的温柔,确实、不要和人家争情人。到了那里,小青是从不惹他生气,只是百般爱恋,无尽的柔情蜜意。但是两个月之后,小青渐觉笑棋有某处不太对,说不太好,但渐渐觉出笑棋是神经精神方面不太正常了,小青运功一算,差点昏了过去,原来这是人仙结合 的结果,虽然小青功力很高,不会伤及笑棋的身体,但是因为涉及到离婚涉及到他的父母儿女骨肉至亲又动了他的精气心神,这个诱因促使他们的人仙结合出现了问题,就是笑棋精神会错乱,最后导致疯狂。现在就算小青的法力再高,倘若不离开也是救不了 她的棋棋了,但是现在离开,棋棋也会疯掉,她现在才知 道自己又害了师弟 。正在无计之时,棋棋竟然大晚上跑来了。
??? “姐,我不回去了,就在这住了!”
??? “怎么了,弟弟?”
??? “姐,我心烦,只有到这里我才不心烦,心里就好受了,一会也离不开你,班儿也不想上了,只要留在你身边"
??? 看来棋棋的病发展得很快,小青当然得收留他。当晚就假装逗他说:”我给你发功啊,我会的!”,棋棋像个孩子,只要留在她身边怎么都行,于是小青真的发功给他,笑棋顿觉神清气爽,但是笑棋第一次在这里过夜,竟然饿虎扑食似的...... 自然,发给他的功力功亏一篑了。一夜未归,手机关机,家里都急坏了,他也是不在乎,总之整天就缠着小青。一腻起来,这小青也是什么都忘了,五百年来的思念到如今当然是如饥似渴,腻在一起又是十来天了,手机也不接,时常回个短信,就说一切平安,因为心烦在外小住,当然这是小青替发的,其实笑棋根本就不管这些事,他的神经已经很不正常了,不想孩子,不想父母,更不想妻子,不去上班,只要跟小青在一起,寸步不愿离开。
??? 小青不得不做出决定......
??? 当晚两人相拥而卧,总是有说不尽的话儿......小青说:“姐给你讲故事,于是她把他们的故事说给他听,但是他怎么会信,只当开玩笑,还蛇仙姐姐,蛇仙姐姐的叫了几声,慢慢的轻轻的他睡着了......
??? 但这已是最后的诀别,此后纵是千年万年也绝不会再续前缘,因为即使相逢亦不相识......
??? 半夜,小青趁她的棋棋熟睡,给他发了功,而且做了最艰难的那一步,她含泪发功把他记忆里关于自己的那部分换成了他对妻子的记忆......
??? 然后她把他带回到他家里的客厅沙发上,依然熟睡着,她轻轻地吻了他的唇,他的前额......
??? 小青有条不紊地做着这一切,心里很安静,因为她知道自此以后,亲爱的人什么都忘记了,忘记了与她发生过的一切,重新过回平静的日子,还会同妻子恩爱有加......
??? 飞到小蓝桥,月光下的小蓝桥,留下多少美好的记忆,如今真的是杨柳岸晓风残月......
??? 飞回到与师弟练功的山林,天还未破晓,静坐那里,心里唯有一桩心愿,祈求上苍让她来生轮回为人与师弟结为夫妻,心里只有这一念,然后气运丹田慢慢慢慢地发了一种功法,将自己化为了乌有......
??? 魂消香断......

标签:朋友爸爸姐姐弟弟

    上一篇:死亡婚礼 下一篇:误起前世,“情”定今生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