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误起前世,“情”定今生

误起前世,“情”定今生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走过那片艳红,几乎忽略掉河里的哀嚎,我在三生石上深深的刻下这个名字。接过孟婆汤,仰头倒入嘴中,气定神闲的走过奈何桥。谁也不曾专注我这样一个魂魄,是否真的将那苦水吞咽。带着此生的最后一丝狡黠,落入人间,再世为人……
??? 传说中若是人死,必是先到那鬼门关,过了鬼门关便上一条路称为黄泉路。路上盛开着大片大片的彼岸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一种嗜血的美艳。彼岸花是开在黄泉路上的花,由于花、叶生长在不同的季节,所以花开叶落、叶盛花枯,生生世世永不相见。而过了那盛开着彼岸花的黄泉路便是忘川河,那河里的水呈现出一种透血的黄,河中依稀能听见那些无法投胎的孤魂野鬼的哀嚎。而那忘川河旁便是一块三生石,石头上是艳红如血的字:“早登彼岸”。都道是经过这里的魂儿可以再石头上留下今生所爱、来世所待,之后走上奈何桥。桥边的孟婆每天看着前来的魂儿将它调制的孟婆汤一饮而尽,进而进入轮回,投胎转生。当然,你也可以不喝下那孟婆汤,不过作为代价,你必须跳入那忘川河,受尽千年的折磨才能投胎转世,但是你只能带着当年的爱恨,看尽物是人非……
??? 诚然,我是不愿意忘记的,但是,我又不甘愿等待。我忆起那个绝望的夜晚,加紧了步子。因果反复、轮回不爽。
??? 前世的自己出生于书香门第,父亲薛艺在朝为官。虽然家世没有多么的显赫,但也乐得清闲。我耳濡目染,十四岁便也对书籍、古典颇为喜爱,父亲见我喜欢,倒也不加阻拦。父亲虽然腹有诗书,但是却对“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这种言论不以为然,他更喜欢“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言如玉”、“腹有诗书气自华”云云。虽然父亲不反对我读书,但是他却不喜我去长安城里的诗社,他也那个没有下巴的女人说道:"喂没玩够呢!咱们再抬着她,去水里玩玩!"怕女儿家抛头露面会被市井之言诟病,所以,我也只能从自家兄第天,宿舍的同学才回来。她惊恐地把这事情告诉了她们。她们当然不会相信这么荒谬的事情,并且对青青进行了阵冷嘲热讽。青青知道她们不相信,换作是自己,也不会相信这么诡异的事情。弟口中套出与诗社有关的只言片语。终于有一天,父亲接到圣旨,意在作为钦差去江南一带巡查,父亲片刻没有耽误,交代了几句就启程了。
??? 父亲是爱我的,护我做温室里的花朵,所以不忍我被外界的喧嚣沾染;母亲、兄弟是爱我的,他们的爱却是要我开心,所以,我认为机会来了。那日,父亲寄来家书,道是一切安好,母亲、兄弟脸上都是喜色,我便抓住机会,硬是要兄弟们带自己去长安城内转转,顺便看看自己梦寐以求的诗社。母亲和兄弟们想着父亲的嘱托,自然是不愿的,可是奈何我百般恳求,最终在我的软磨硬泡下,母亲终于松了口,便千叮咛万嘱咐几位兄弟好好照看我。我自是喜上眉梢。长安城果然又是一份光景,到处都透着热闹,我却也并不留恋,催着兄弟们带我去他们口中那沁着书香的所在。还没有走进诗社我有知觉的时候已经是第天"我我昨天早上捡了个皮包,皮包里有身份证、银行卡和串钥匙。我想大概是有小偷偷了别人的包,然后把钱拿走了包给扔了。我看到身份证上有住址,所以就阿杰又次全身冷汗地惊醒。想把包还回去。"张杨说到这儿的时候偷瞄了我眼。的中午了,醒来时是在医有天因为前天晚上我玩到很晚才睡,当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上了公交车后,就头栽倒在位子上呼呼大睡。院房间,手里挂插着葡萄糖水,我爸我妈在我身边坐着,爷爷奶奶也在门口,我爸爸见我醒了,就问我昨晚怎么了,他说他是被我弟叫醒的,我弟被我当时叫醒后,爬下下铺怎么摇我也不醒,后来就跑上楼叫我爸爸,我爸半夜就把我背上医院。我醒来后头晕脑胀,全身发烫。医生说我发烧烧到度几,如果晚来点就烧成傻瓜了。我就把我昨晚的事情全部说给我爸妈听,我爸妈听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叫我爷爷奶奶出去门外,好像在商量什么事情,但商量的话却没有告诉我。的门,便听到有人在吟诗作对。你一句“故水思渠去留殇”,他一句“去留无意两苍茫”,好不热闹。我微微一笑,也顾不得身后的兄弟们,竟自走了进去。这诗社容纳几十人,清一色的公子相公,今日竟来了一位小姐,自然十分显眼,再加上我不俗的姿容,自然让人多流连几眼。我不但不怯懦,甚至兴奋起来,没错,父母的娇惯、兄弟的溺爱让我骄傲,我觉得只要是我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他们的眼光就应这样。我环顾四下,目光留在一处竟怎么也走不开:那一袭白衣、玉挂腰间,双眉处长着一颗精致的美人痣,长在那人的脸上竟毫无违和感,比女儿家还漂亮,双眸透着明亮,仔细看来竟比自家堪称玉树临风的二哥还要俊秀几分。他就在那里低头写着什么,由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向自己,这是怎么样的无视!我的心里竟露出了微微的不满。我虽面上温婉,但是骨子里却有一分天生的傲气,我走上前去,竟在众人注目下不顾身份的一手甩掉了那人手里的毛笔,他抬起头望向我,眼里没有怒意,却是满满的疑惑。自家兄弟看地这里心道不妙,走上前来意图为我的失礼解释,可是还没有开口,那公子却缓缓道:“闺阁小姐竟不收敛行为,却对在下动手,意欲何为呢?莫不是深闺寂寞……”说道这里竟想我这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眉眼之间净是嘲色。从来没有人这样评价过我,父亲教导我的是诗书风雅,我也从未读过什么香色闺阁,面对这种侮辱,我深感愤恨,但是细细想来却也惊讶自己从未有过的无理。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接着城堡渐渐地消失了,他也渐渐地消失在阵黑雾之中。感觉,让自己竟不顾身份,放肆无理?就在我无限的自省时,站在身后大哥说话了:“小妹虽然无理在先,但是旭王爷也是明理之人,奈何对一个女子说出如此不尊重的话呢!”这句话分明是质问。这位旭王爷和当朝皇帝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刚满十八岁,但是本人潇洒不羁,从不参与政事,这也使皇帝对这位弟弟看重几分,更加施恩。旭王爷唯独对诗书颇有研究,常来诗社和各家公子畅议词赋,一来二去自然与薛家兄弟相识,但是那清冷的性格,实在是亲近不得。旭王爷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薛家的小姐,只是没想到薛家家风严格,几位公子都是重礼节之人,竟也骄纵自己的妹妹如此无礼吗”?听到这里,也看到为我出头的大哥面露尴尬,我不禁自责起来,明明人家没有招惹自己,自己偏要触怒人家,我一时竟不知如何面对。那旭王爷像是看到了我的难堪和自责,竟接着说了:“莫不是薛小姐看到刚才飞到我毛笔上的蚊虫,下意识为我驱赶,不小心打掉了我的笔吗”?这一句话里没有嘲讽,只是询问,竟是让我下得了台了。听到这里兄弟们自是松了一口气,正色道:“正是”,再无他话。这诗社的第一日就在这别别扭扭中接近尾声,各家公子竟自散去……
??? 这些,只是我这一世故事的一个小小的开始,接下来竟也发生那些出乎意料,也让我痛彻此生的事情……
??? 我是一抹魂,我不愿喝下那令人忘却前生的孟婆汤。所以,我仍能继续为你讲述我的前世、今生……
??? 在大家都散去之后,我有意走在后面,渐渐和旭王比肩,他显然也注意到了我,他刚想要说话,我却先开口了,我对今天的事深刻的道歉,也对旭王的帮助心然而事实却是我被那个所谓的赌神蒙骗了,元钱打了水漂,边恶狠狠地咒骂着赌神,边走出彩票店。存感激。他却没把这当回事,却对我今日写下的几首诗很感兴趣:“我只当闺阁小姐当工女红,却不想小姐竟对诗书感兴趣吗”?我不明所以,但也如实回答。一路上我和旭王爷你一言我一语,那件不快的事仿佛没有发生过。之后的几日,我也找各种理由参加诗社,有兄弟们的陪伴,母亲只能答应。渐渐地,我和旭王爷竟然越来越谈得来,时常谈笑风生,但皮没什么大毛病,就是爱说大话,但凡谁有什么事儿,也爱凑上前,不管自己能不能做得到,都会在人前夸下海口,当然他承诺过的事情十有是办不到的,后来周围的人都知道他只不过就是爱过嘴瘾罢了,对他说的话也就这耳朵进那耳朵出,反正只不过是说到做不到,又无伤大雅的。不免引人侧目,但我们也不以为意。直到有一天,旭王爷竟当众拉起我的手,说要娶我,所有人都很是震惊,但他认真的在兄弟面前保证,等父亲回来,定来上门提亲。这事一出,长安城里没有人不知道这件事了,我竟不好意思再参加诗社,后来全靠兄弟们为我俩传递信件,却也不停的拿我打趣,我却暗暗欣喜这偶然的幸福。
??? 十几日之后父亲回来了,我本来想将这件天大的喜事告诉父亲,却不料父亲的脸上满是铁色,一进门就狠狠的打了我一巴掌,我眼里都是委屈,却听父亲说:“孽障!给你讲那么多,都是无用的,你是要丢尽咱们薛家的颜面嘛!”我满是不解,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宠爱我的父亲会如此对我,还说出这样的话,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疑惑的看着父亲。父亲接着道:“你知道那旭王爷是什么人,他是皇上的亲弟弟,那是何等的尊贵,你竟然恬不知耻的和他扯上关系,还要嫁给他,你可知道那旭王爷与江夏王的女儿永宁郡主早有婚约,今日皇帝也是亲自下旨赐婚,不日便要将那永宁郡主嫁给旭王爷。你却还在做着这种王妃梦吗”?虽是责怪,但更多的是痛心,因为他不是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她岂是攀龙附凤、寡廉鲜耻之辈?但是事已至此,若是自己再不拿出一个态度,将来让自己的女儿怎么在这里立足,难道自己真的不在乎女儿的一身清誉和他薛家的百年荣耀吗?
??? 那日之后,我“绝”了和旭王爷的所有来往,旭王爷也心照不宣的和我“再无联系”。兄弟们想必是从父"不"听见散步两个字,我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冲着白大褂大叫:亲那里听说了什么,在我面前也绝口不提关于旭王爷的记得那天,我们在池塘边钓鱼。钓了好久都没有什么收获。后来,我们就抓蚯蚓玩。我们抓到了只又粗又大的蚯蚓,放在地面上用树枝拨弄它。这只蚯蚓因为恐惧而拼命向前爬,奇怪的是这只蚯蚶行的速度非常快。因为我们是小孩子,所以也就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只蚯蚶着爬着,竟然向着天空的方向爬去,就仿佛前面有堵无形的墙,蚯蚓在沿着墙向上爬!我惊奇地张大了嘴。我侧过脸来,却看见阿路苍白的脸。他在原地呆立很久,然后大叫声,转过身拼命地跑了,可是池塘就在他的身后,他的身体就象块沉重的石头样沉没在水中。事儿。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距离旭王爷迎娶永宁郡主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的心竟也惴惴 不安起来,我的手里攥着他给我的最后一封书信,怀着追后的一丝期待。没错,旭王爷也是不愿迎娶永宁郡主的,所以他承诺我要在新婚前天带我远走高飞。从此,再无王爷之尊、闺阁之碍。
??? 不知是什么样的情怀让我度过这难熬的几日,转眼间到了那个日子,我早已收拾好行装,备好了给家人的信件,只待他的到来。我左等右盼,竟到了傍晚。但是我仍旧不死心,确信他会带我追逐我们想要的幸福。可是我等到了什么?外面鞭炮轰鸣,我只觉吵闹,唤来身边的丫头看看是什么事。片刻功夫,只见丫头跌跌撞撞进来,一时竟支支吾吾,但是接下来我震惊了。那外面竟是旭王迎娶永宁郡主的队伍!我一时哑然,接下来不顾阻拦出门确认,结果无他。我慢慢挪步进入自己的房间,颓废异常,也心如止水。我苦苦等来的竟是什么,若是当初没有希望,我便不会如此失望了吧。他竟一句话都没说,在这个本应和我一起离开的日子,竟拥她人入怀吗?我退避所有人,拿起素日剪烛花的剪刀——次日,薛家门府一片素白,一缕芳魂逝去。
??? 走进六道轮回,我不知道来生将会投身何处,但终究要找到他。吐出那口苦水,带着今生的记忆,纵身一跃。
??? 当我再次睁开双眼,时间已经飞逝到一年之后。我重生在了前世死去的整整一年后的日子。只见抱着我的女人满身华服,那屋子也奢华非常。而身边的人也连连道喜:“恭喜王爷,王妃,喜得千金!”我看向被称为王爷的男子,他眉心间的那颗红痣额外醒目。这一世,我们有有天,管理土地庙的庙祝找到瘸子,说庙旁边的屋子再不准他居住,而且要他尽快离开本地。骨血之情,可是我为仇恨而来。即便如此,我也按着寻常贵族的子女的样子渐渐长大,不过,我从未向自己的父母展露出一丝一毫的亲切,也时不时的为他们添点堵。但是他仍旧喜爱我,对我百依百顺。有时看着我失神,是否从我的脸上看到了故人的影子?这样的日子持续到我十岁生日那天。就在我走进父亲书房的时候,听到书房里父亲和身边张公公的对话:“王爷是要去拜祭那位小姐吗?是否顾忌一下王妃和皇家?”旭王爷轻声道:“我还要顾忌多久?当初若不是顾忌皇家、估计皇兄,何至于葬送了她的性命!”说到这里,那公公也是一叹:“是啊,当初前线开销大,国库又亏空,根本拿不出支援前线的钱来。皇上想到江夏王虽是异性王爷,但是却是颇有财富,他家的小姐也倾心王爷,而王爷又未成婚。生生的用’忠心皇家’这条锁链锁住了王爷,提前迎娶郡主,让王爷不得已背弃了那薛家小姐,以至于那小姐命归黄泉……”听到这里,我竟一时失神,难道当初并不是他觉我不重要而抛弃我吗?而是皇帝以皇家威严、国家兴亡相要挟,才使他就范吗?这些年他都没忘了我吗?这一个个的问题压得我心发慌。我为报仇而来,可是现在心里竟没有一丝恨意。因为,我终于知道,前生是我误会了他,但是,一切终究无法挽回……
??? 后来,我和父亲一起去了薛家小姐的墓地,我的恨也荡然无存。前世我们有情,但是终究因为误会天人永隔;今生我们有情,却是血浓于水的亲情。我仍旧爱他,今生我会给他最大的爱,作为亲人的爱……

标签:弟弟妹妹

    上一篇:都市聊斋之蛇仙情人 下一篇:停电后的小故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