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要命的鬼友

要命的鬼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青河营是个远近闻名的小镇,街上店铺鳞次栉比,五行八作齐全。在一条小巷里有一个小豆腐坊,主人叫吴发,晚上做豆腐白天推着小车沿街叫卖,虽无大利生意还算红火。有一天晚上,吴发一个人正在灯下做豆腐,突然来了一个陌生人,三十来多的样子。吴发以为是来买豆腐的,便很客气地让客人坐下。来人说他叫周成,是从外地来的,因家乡遭受水灾,出来卖工夫挣钱渡荒年。周成一边跟吴发唠嗑儿,一边给吴发帮忙。两个人唠得挺投机,直到吴发把两盘子豆腐做好,周成才回住宿的小客店。这以后,周成每天晚上都到吴发的豆腐坊来给吴发打下手,渐渐地两个人就成了好朋友。
??? 这天晚上,周成又来了,帮吴发把豆腐做好后已是深夜,周成对吴发说:“大哥,咱哥儿俩兄弟一场,明天就要分别了——现在我把实情告诉你,我不是人,是鬼,二十年前在这青河营镇东河过河时淹死的。淹死鬼必须在淹死的地方抓一个‘替死鬼’才能转生,明天我就要抓‘"我没有,我跟她无冤无仇的,我杀她干嘛,我脑子又没病。"邓玲为自己辩解。替死鬼’了,今天晚上特意来向大哥道别,以后咱弟兄再"冰儿,冰儿你这是怎么了?"骆小秋摇了摇她的肩膀,她显然被蓝冰儿的举动吓的不知所措!也见不着面了……”
??? 吴发说:“抓‘替死鬼’?怎么抓?”
??? 周成说:“明天下午有一个小伙子要从东河桥上经过,我要把他推到河里淹死……”
??? 第二天下午,吴发想起鬼周成要抓“替死鬼”的事,想到东河看个究竟。于是,吴发便悄悄地来到了东河边上,藏在一株大柳树后面。过了一会儿,从河西面来了一个小伙子径直走上桥头。吴发的心立刻扑腾扑腾地跳了起来,心想,这小伙子马上就要做鬼了……吴发两只"阳平县清江小区,A座门。病人叫施天,心脏病发作!"眼睛紧紧地盯着小伙子走到桥中间,桥中间河水最深,鬼周成这回该下手了!可是,那小伙子却平平安安地走过了桥。吴发心里很纳闷,鬼周成为什么没动手?
??? 晚上,鬼周成又来到吴发的豆腐坊,吴发问鬼周成说:“你不是说要抓那小伙子做‘替死鬼’吗?为什么没往河里推他?她打开工作台上的台灯。铺开所有的工具,还有些晶莹的水晶珠子,当然还有那个未完成的坠子。像昨晚样的精雕细啄,精细的做工不至于会损害到牙齿。”
??? 鬼周成说:“大哥有所不知,我本来是要抓那小伙子做‘替死鬼’的,可是,我见他手中提着三副草药,他老娘重病在床,他是到镇上来给老娘买药的。这样一在这么宽的楼道里,没有个跟你样共同呼吸着的人,你怎么能不觉得孤单呢?个孝子要是被我抓了‘替死鬼’,岂不是同时要了他老娘的命?”
???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晚上,鬼周成又对吴发说:“大哥,明天傍晚我又要抓‘替死鬼’了……”
??? 吴发说:“这次要抓的是什么人?”真恐怖cctop.cn
??? 鬼周成说:“明天黄昏时,有一个年轻的媳妇要到东河边去投河……”
??? 第二天傍晚,吴发又悄悄地来到东河边,又藏在大柳树后面。不大工夫,就瞧见一"我不要,我只要百就行了。"个年轻的媳妇来到河边,坐在河边上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唠唠叨叨地诉说委屈。哭了一阵后,小媳妇站起身双手捂住脸扑通一声跳入滚滚的河水中!吴发吓得心里直打颤,这小媳妇算是没命了……可是,那小媳妇被冲出老远后却在下游浅水处站了起来,又—步—步地走回到岸上……
??? 晚上,鬼周成又来了,吴发说:“兄弟,那小媳妇已经跳进河里了,为什么又从河里走出来?”
??? 鬼周成说:“那小媳妇是因为受婆婆的气,才想投河自尽的。我把她引到河里后,发现她身怀有孕,心里就有些不忍了,如果抓她做‘替死鬼’就是两条命啊小时过去了,当他正纳闷那个小伙子还会不会回来时,忽然听到了脚步声。……所以我又把小媳妇托到浅水地方,送回岸上……”
??? 吴发说:“你两次抓‘替死鬼’不成,这不是误了你转生吗?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合适的人做“替死鬼”呢??杀人的人是不是也非常害怕?"”
??? 鬼周成说:“合适的已经有了,过些天再说吧。”
??? 这天,吴发去乡下买大豆,赶着小毛驴回来时天已黄昏。走到东河桥上,吴发突然想起鬼周成抓“替死鬼”的事,心里就有些发毛。当他走到桥中间时,两条腿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身子也左摇右晃,一个不小心扑通跌到桥下河水中!吴发立刻慌了神儿,手脚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身子直往水里沉。就在这时高太太此时才放声大哭,仿佛悲痛不已,哭得也极有节奏感,咏叹,哀伤宛转。而高小敏倒是没哭出声来,强忍着眼泪脸悲愁在旁边劝高太太。高太太并不因高小敏的鹊而停止哭泣,反而象演员般哭得更楚红和嫂子刚出门,就遇到了送葬队。"真晦气!"嫂子骂了句,赶紧拉着楚红绕另条远路去往医院。伤心了。候,吴发突然发现鬼周成"小伙子,买伞吗?"个中年女人在他身边小声地说。他吓了跳,打不过出去半天豆腐没买成,卖光了,反而和同村的聊了起来,聊来聊去,自己就忘了还得看孙子这回事儿,都说岁数大猎力不济果真不假,等到聊到自己姑娘家的时候,这才想起来外孙子自己还在家,这都是两个多小时以后了,老太太想,立刻就抽了两下自己的嘴巴。量着女人,她穿着朴素,背有点驼,手里提着个袋子,里面装满了雨伞。来到他身边。吴发便大声喊叫:“周成兄弟,快救哥哥呀……”鬼周成呵呵笑道:“刘大哥,从这群男人的衣着和装饰来看,最古老的是隋唐时候的人,还有宋朝、元朝、明朝、清朝的人,最怪的是个人:个长袍马褂,金丝眼镜,显然是民国时期的衣饰;还有个人是身中山装,上衣口袋里还插着支笔,这种服饰也是民国时期到解放初期时新潮的人士穿的;第个人更怪,竟穿着身草绿色的军装,戴着军帽,腰扎着宽皮带,但军装上却没有肩章和帽徽,其实看就知道,这个人应该是十世纪十年代的人!别喊叫了,实话对你说吧,今儿个我是来抓你做‘替死鬼’的……”吴发战战兢兢地说:“咱们俩兄弟一场,你怎么能抓哥哥做‘替死鬼’呢?”鬼周成说:“你这个人心眼儿不好,我两次抓‘替死鬼’事先都告诉你了,可是,你两次见死不救,你还有一点儿做人的良心吗?抓你做‘替死鬼’真是再合适不过了……”鬼周成说罢伸出双手按住吴发的头,狠狠地往水里浸,不大工夫,吴发两腿一伸,一命呜呼了。

标签:朋友哥哥婆婆恐怖

    上一篇:不要乱说“我喜欢你” 下一篇:新上市的果冻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