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新聊斋之妖唇玛仙

新聊斋之妖唇玛仙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
??? 有一种人,自以为很帅很风流,以为眼眶里蓄满电流,眨眨眼就能命犯桃花。何羽凡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 何羽凡供职于某家网络游戏公司,算得上是个高薪IT。这家网络游戏公司虽然是上市企业,但是本身并没有研发过网络游戏,完全是借鸡生蛋,靠代理运营韩国的一款叫做《传说》的游戏起家。
??? 所以何羽凡的工作很轻松,白天他是《传说》游戏1区的GM(游戏管理员),晚上则化身为优雅的骑士“逐日之翼”,在《传说》的江湖里潇洒驰骋,尤其是往女玩家多的区域驰骋。一来二去,他就勾搭上了女法师“妖唇玛仙”。
??? 现实里,“妖唇玛仙”叫陈眉,是个大三女生。
??? 第一次见面,在咖啡馆,他和她窝在角落的位置上接了吻。
??? 第二次见面,是在他公寓的单人床上。
??? 陈眉不太漂亮,但却是个很有味道的女生。有那么一段时间,何羽凡沉醉她柠檬草味道的体香,迷恋她喘息一般的笑声。
??? 朝阳淡火的清晨,昏聩慵懒的午后,躁动不安的黄昏,温柔似水的深夜……这是个让人兴奋的季节。
??? 但是还记得小时候,夜晚掌灯之际,群孩子围坐在老人的跟前,听他讲些光怪离奇的故事,其中的些故事,即便是十几年后的今天,仍然记忆在我的脑海之中。季节总归有换季的时候,并且这种季节的轮回总是在不经意间悄悄发生。
??? 显然,何羽凡和陈眉,他们之间注定是一段长久不了的孽恋。于是如肥皂剧一般的俗套情节就发生了,何羽凡开始刻意和陈眉保持距离,陈眉开始向何羽凡索要损失。
??? 这种损失往往是用金钱来衡量补偿的,而且是一而再再二三的无休止补偿。
??? 大概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就在于此吧,男鬼:.....人总是在爱情之前得陇望蜀,女人则喜欢在爱情结束后得寸进尺。
??? 原本高薪的何羽凡开始捉襟见肘,仇恨在心中孵生。他动用《传说》GM身份,在短短时间内培养了另外一个帐号“死神”。
??? “死神”拥有恐怖的武力级别,拥有最极品的装备,在《传说》世界里,“死神”追逐着“妖唇玛仙”,几次PVP(指"什么时候的事呀,我怎么不知道呢!"苏晓雪惊讶地问道。玩家与玩家之间的PK)之后,“死神”收割了“妖唇玛仙”的生命值。
??? 《传说》中再无“妖唇玛仙”的身影,但是现实里他又如何能摆脱她呢?终于,他狠心将下一次的补偿地点定在公司所在大楼的顶楼平台。
??? 结果不言而喻,陈眉被成功地伪装成跳楼自杀者。27楼的高度,足以让身体变成肉泥。
??? 陈眉死后,何羽凡黑掉了“死神”这个容易引人注目的帐号,继续用“逐日之翼”驰骋江湖,一切波澜不惊,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 直到……直到他再次看到“妖唇玛仙”!
??? 2
??? 依然是在何羽凡熟悉的1区欲望城莫名湖畔,依然是粉红色的法师袍,依然是鹅黄色头巾,依然是蓝宝石霹雳法师权杖小周无奈的耸耸肩,毕竟奶奶年纪大了,有点封建迷信很正常,自己可是读了十年书,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熏陶,对于生活中些怪事还是偏向于用科学来说话。可奶奶直说的被吓到这点让小周心里有点犯嘀咕。他想起了前几个月的某个晚上,自己半夜起来解手,由于睡得迷迷糊糊,所以就忘了开灯。城市里半夜马路上的路灯也不会关,所以晚上不是伸手不见指的黑,借着窗外的光,可以隐约看到物体的轮廓。从房间出来就是走廊,走廊正对着大门,小周每回都怕这段路,因为大门那儿片漆黑,他总觉得门那边有东西,正想着呢,当小周右转身进入厕所时,正好看到厕所个黑影,在模糊的灯光下显得狰狞又可恶。这可把小周吓得不轻,失声惊叫起来,下意识的往后退,正好碰到墙,原先的睡意早抛之脑后,取而代之的是阵惊恐。还没等小周叫出第声,这时厕所灯开了,个急促的声音响起:"儿子别怕,是我。"原来是小周他爸正好也起来上厕所,父子俩大半夜的赶块去了,却都没有开灯。小周渐渐回过魂来,后背湿了大块。,身后依然跟着附属宠物灵狐猫,人物属性依然是隶属荣耀工会3团,头顶依然是四个闪着蓝色幽光的小字——妖唇玛仙!
??? 电脑前的何羽凡每根寒毛都竖了起来。
??? 怎么可能,“妖唇玛仙”早已被“死神”轰得灰飞烟灭,这里怎么会出现一个一模一样的“妖唇玛仙”!
??? 是游戏本身的BUG(程序或数据库错误)?还是有什么熟知内情的人改头换面来恐吓自己?
??? 何羽凡试图操纵“逐日之翼”去接触“妖唇玛仙”,但是,让他再次讶异的事情发生了,他根本无法和“妖唇玛仙”交谈,也无法接触到“妖唇玛仙”,这个“妖唇玛仙”虽然会走路,会坐下,但却仿佛游戏中的一个幽魂,可望不可及。
??? 想起陈眉被自己推下高楼一刹那的怨恨凄厉目光,何羽凡再也无心游戏。他甚至没有退出游戏,就强行关闭了电脑。
??? 一晚上噩梦连连,没有睡好觉。
??? 第二天,满眼血丝的何羽凡回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利用GM身份登录游戏,黑掉“妖唇玛仙”的ID,然后用“逐日之翼”重新登录。
??? 令他崩溃的是,那个游戏幽魂——“妖唇玛仙”,仍然紧紧地跟在“逐日之翼”身旁,不离不弃,他走到哪里,她那鬼笑了,说:"你这人爽快,看就是热心肠。其实我也有件烦恼的事情,正不知道怎么解决呢。"说罢,幽奎谈了口气,王平富忙问:"怎么啦?我能不能做到,只要我能做的,我定竭尽所能。"那鬼说:"我的坟地就在南边的山沟沟里,那里本来风水很好,住着舒服,可是次地震把我的坟地震陷下去了,坡就变成了沟,没有阳光,背风,常年被雨水浸泡着。"王平富说:"你是不是想要迁坟?""嗯,正有此意。只是我家里的后辈早已不在,我也无可奈何。"便跟到哪里。
??? 何羽凡满头大汗退出游戏,仔细检查了一下数据库和LOG文件,根本就没有发现“妖唇玛仙”的影子"赌就赌!我们赌条恭贺新禧烟!"秦宇站了起来,在完整的拼图里抠了几颗出来,稀里哗啦倒在了桌上。支离破碎的拼图颗粒在桌上翻滚跳跃着,新晋女歌手的几乎完美的脸、脚、手臂顿时被奇异地割裂在了桌上,赵满看到了竟不禁感觉有点心悸,脑中莫名地眩晕了。,这个ID,就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 何羽凡不甘心,又在游戏黑名单里将“妖唇玛仙”重新添加了一遍。
??? 再次登录后,“妖唇玛仙”还是没有消失,她仿佛变成了“逐日之翼”的影子,和“逐日之翼”融成了一个整体。
??? 整整一个上午,何羽凡都在坚持不懈地黑“妖唇玛仙”的ID。
??? 下午,公司客服部的主管找到何羽凡,说有17个1区玩家电话投诉,他们的ID被该区GM误黑,再也登录不了游戏,要求公司作出解释和补偿。
??? 何羽凡想不明白,明明自己黑的是“妖唇玛仙”的帐号,怎么会把其他17个人的帐号封掉?那两人走在起的时候感觉挺别扭的已没有了往日的卿卿我我,恩爱场面了。渐渐地,那男生对女友产生了反感越来越冷淡。终于有天,男友提出了分手。17个人,各有各的名字,没有一个和“妖唇玛仙”同名。
??? "当然不是啰,满大街的帅哥呐,可惜他们谁也不回头看我耶!"小静说完咯咯笑了。少斌也干笑着附和几声。他根本无法向公司作出合理解释。
??? 临下班前,公司的辞退信摆到了何羽凡的办公桌上。
??? 3
??? 人生的际遇有时候比戏剧还戏剧化。
??? 何羽凡从来没想到,重新找一份工作会那么难。
??? 在这样的大都市里,一个月,坐吃山空。两三个月,就能让没多少积蓄的白领沦落为乞丐。
??? 何羽凡不想变成乞丐,所以他将身边能变卖的都变卖了,先是笔记本电脑,再是数码相机手表家具。这些东西买来时价格不菲,卖掉却三文不值一文。
??? 在他彻底的一贫如洗之后,他的身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出卖的了。除了……除了那个游戏帐号。
??? 何羽凡去了网吧,在《传说》的官方论坛交易区挂了这么一则信息:出1区“逐日之翼”,60级神圣骑士,装备史诗黄金铠甲,神器噬魂剑,荣耀工会3团主力,低价300元。
??? 何羽凡的心在滴血,不借助他原先的GM身份作弊,将游戏里的虚拟人物炼成这样的级别,不知耗费了他多少的精力和时间,他的宽带包月时间基本上都奉献给了“逐日之翼”,这些岂是区区300元能够衡量的。
??? 在某种意义上,“逐日之翼”就像他的孩子一样,一点一点地被他培养成人。
??? 论坛很快就有了回应街坊们连连劝慰,询问他日后有何打算。何家小儿勉强止住了哭声,告诉众人,他本姓程,叫程修文,乃绛州人士。数年前,不慎与父母走失,所幸被路过的何老带回收养。虽然何老向来将他当仆人小厮使唤,动辄打骂,但好歹也算有了个遮风挡雨的所在。现在养父意外身亡,程修文便想重回绛州寻找生身父母。,一个杭州玩家回帖要买何羽凡的帐号。
??? 这之后10分钟,何羽凡干瘪的账户里多出了300元。杭州玩家则得到了“逐日之翼”的账户密码。
??? 拿到钱以后,何羽凡冲到一家小餐馆饱餐了一顿。
??? 吃完这顿饭,付账时何羽凡习惯地问了问老板缺不缺人手,于是下一秒他就变成了这家小餐馆的服务员。
??? 每天都端盘刷碗让何羽凡疲累不堪,他心理的自信早已被打击得荡然无存。
??? 帅这个字,与他再没什么关系。
??? 命犯桃花,想起这个词他都会做噩梦,梦到身穿粉红色法师袍的“妖唇玛仙”紧紧跟着他,他走她也走,他跑她也跑,他停下来她就举起双手叉向他的脖子,一张冰蓝的带着死气的冷脸贴过来,那一双惊怖、期讲家没人住的老房子晚上发光,里面有张床像有人睡过,搞得神乎其神~~最后答案是发光是反射对面人家发出来的光;床的解释是张是10年没人睡,张是2年没人睡,结果被他搞就成了干净点的就有人睡了。怨恨的双眼,通红通红,就如春天的桃花瓣一样。
??? 4
??? 何羽凡在小饭馆里工作了六天,还没轮到他休假喘口气,警察就找上门了。
??? “你杀了陈眉?”
??? “是。”落魄的何羽凡已经失去抵赖的勇气,“可是你们怎么知道……”
??? “带你去见一个人,你自然会明白。”
??? 冰冷的手铐落在何羽凡的手腕上,像极了游戏里的某种腕带祝福装备。
??? 在公安局拘留接待室,何羽凡见到了杭州来的小松。他就是买“逐日之翼”帐号的杭州玩家。
??? “你知道,我每次一登陆,就有个叫‘妖唇玛仙’的人跟在我后面。”
??? 何羽凡脸色瞬间煞白:“你不能和她说话?你接触不到她?”
??? “不。”小松摇头,“不是这样,她一直小娟心里咯噔下,她从未见过母亲这般凶狠,特别是母亲眼里透出的阴翳之色,让小娟心里怪怪的,好像胸口赌了团棉花似得,要说母亲兴趣温和,说话都笑眯眯的,这突然变得如此暴躁,好像变了个人似得,下子让小娟适应不过来。跟在我后面唠叨,你要去昌隆大厦13楼,1306室的空调外机平台上有一部手机。”
??? “手机?”
??? “对,手机。每次她都说同一句话,无论我和她讲什么,她回答我的都是这一句。要不是看这个帐号的装备实在不错,我连退货的心都有。”小松摇摇头,接着说,“一连四五天,天天是这样,就算一个再没有好奇心的人,也会对这句话心痒难耐的。何况我知道昌隆大厦,就是《传说》游戏运营公司的总部所在地。”
??? 何汪华看着空荡荡的寝室,心里感到很不塌实。本来他该是和同学们起在今天回家的,可是拿到学校发的回家的车票时才发现日期晚了天。所以,他不得不个人在寝室里住晚才能走。羽凡越听越听,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凝结起来,“那么,你就真的来找那部手机了?”
??? 小松笑:“当然,那部手机老老实实呆在那里,款式还不错,一点也不难找。”
??? 一名警察走过来,将一部诺基亚N73“啪”地扔在何羽凡面前的桌子上,说:“手机里有一段录音,你最好听听。”
??? 这是陈眉的手机,何羽凡脑海里一片空白,漠然地打开手里,调出了那段录音。
??? ……两个人的争执吵闹……何羽凡那一句咬牙切齿的‘去死吧’,陈眉下坠一刹那的惊呼……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证据确凿。
??? 小松在一旁感慨:“这姑娘能在临死之前想起把装有证据的手机扔出去,心思慎密得天晚上,黑风起,伸手不见指,黑白无常找上门了,不容分说就把铁链套在麻豆倌脖子上,拉起来就走。不知翻过了多少山,蹚过了多少溪流,走了多远的路,眼前出现了条黑浪翻滚的大河,河上有座石头桥,桥那面是座阴森森的宫殿。麻豆倌想,这定就是阎王殿前的奈何桥了,过廖何桥就阴阳两隔了,想到这里,他禁不住泪水涟涟。恐怖啊,遇上她,算你老兄倒霉,我只是很好奇,那个出卖老兄你的‘妖唇玛仙’又是谁呢?莫非又是另外一个被你抛弃的女生。”
??? 何羽凡嘴角一抽,形成一种不由自主的邪笑:“这一点你猜错了。”
??? 小松和那名警察面面相觑,同时惊呼:“难道她就是……”
??? 何羽凡没有回答他们,现在再来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他只是在心中默念着妖唇玛仙的名字,一丝愧疚和悔恨渐渐涌上心头。

标签:爱情成人警察

    上一篇:梨花蕊里的魂灵 下一篇:工地惊魂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