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心理测谎

心理测谎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心理测试
??? “给你们做一个心理测试题吧。”罗菲菲拿着一本书走到徐杰、谷峰面前。
??? “没兴趣。”徐杰摊摊手。
??? “我这个心理测试不一样,这里面有七个变态问题──答对四个说明你已经变态了。”罗菲菲靠近徐杰,诡异地说道。
??? 凭心而论,罗菲菲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身材高挑,长相出众,而且家境殷实,只是有一样不好──太过于烦人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特别喜欢粘着徐杰。而暗恋着罗菲菲的谷峰,能做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的也只是默默看着而已。
??? “好啦,第一个水草的问题……”罗菲菲不顾徐杰的态度,依旧说了下去。
??? “这些问题在网上已经流传很久了,接下去是不是还有企鹅肉的问题,半根火柴的问题,满地木屑的问题?”喜爱上网的谷峰问。
??? “可是,我想问的只有水草的问题,葬礼的问题,跳火车的问题和半夜敲门的问题。而且这些故扬子江本来是和朋友合租的,后来朋友出了国,另间房正好可以给李烟住。李烟仔细询问起"台鱼"的来历。扬子江说他起初也像李烟样,根本不信,可朋友朱军死后,他在网上做了些调查,发现还有另个人死于"台鱼",他的网名叫"飞冲天"。听到这个名字,李烟的身子不由得抖。扬子江诧异地看着她:"你认识?"李烟问"飞冲天"是不是个开书店的男人,扬子江更惊讶了,说是的。李烟感觉自己如遭雷击般,无力地靠在墙边。半晌,李烟问警方对朱军的死有什么看法,扬子江摇摇头,说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还没破案。事必须按顺序来提问。王生紧张地冲进门,靠在墙上使劲地喘着粗气。这几天,王生总会遇见个衣着古怪的老太婆,总是神情诡异地跟他说什么画皮,说什么他老婆是鬼之类的话。刚开始他也没在意,但事情就是这样,听次两次觉得无聊的话,听多了不信也会犯嘀咕,更何况他的名字恰好与画皮男主角相同。今天那个老太婆更是出现在他家的楼梯口,这次还没等她开口,王生就逃上了楼。”罗菲菲盯着徐杰说,“我希望你们能给予不同的答案,而不是网上所谓的‘正确答案’。”
??? 许是被罗菲菲弄得烦了,徐杰站了起来:“如果我回答出了,你可以一辈子都不来烦我吗?”
??? “可以啊。”罗菲菲狡黠地笑笑,“一辈子,都不烦你。”
??? 水草下的灵魂
??? “第一题,水草的问题:有个男子跟他女友去河边散步,突然他的女友掉进河里了,那个男子就急忙跳到水里去找,可是没找到他的女友,他伤心地离开了这里。过了几年后,他故地重游,这时看到有个老人在钓鱼,可那老人钓上来的鱼身上没有水草,他就问那老人为什么鱼身上没有沾到一点儿水草,那老人家说:‘你不知道啊,这河里从没有长过水草。’说到这里,那男子突然众人跟随着地上的痕迹步步的向前走去,那里有着疯长的野草和颜色的蘑菇。跳到水里,自杀了,为什么?”罗菲菲问道。
??? “那个男子明白他当时抓到的是女友的头发,可是抓到女友头发的时候,也同样有东西缠住了他的脚踝。”徐杰回答。
??? “缠住他脚踝的是什么?”谷峰着急地问。
??? “水鬼的手!”徐杰看着罗菲菲,十分认真地回答,“在男子抓住女友头发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个男子沉闷的声音:如果你想救她的话,就必须当我的替身!当时水鬼是这样说的,而那只手也紧紧地扼住了男子的脚踝。”
??? “水鬼只想要一个替身,如果要活命的话,就必须舍弃一条生命,或是男子的,或是他女友的?”谷峰问。
??? “所以当时男子做的选择就是,放开了抓住女友头发的手。而一年之后是女友的忌日,男子听到老人家说这河从没有长过水草的时候,勾起了他的伤心往事,所以想要跳河殉情。”徐杰停顿了一下,“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 “仅是想要跳河自杀吗?那男友到底有没有死?”罗菲菲靠近徐杰,问道。
??? “你要的只是一个答案,我已经给了你答案,接下来的事情我不需要回答你。”徐杰十分不耐烦地说道。
??? 姐姐的葬礼
??? “似乎这个问题也可以这样解释。”谷峰笑笑,“徐杰你脑子真行。”
??? 但是徐杰却没露出任何开心的神情,他只是看着罗菲菲,对她说:“再回答剩下的三个问题老朱说死也不肯答应卖地。"我把年纪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我就爱熬姜糖,不要钱。",你就永远不能来烦我了。”
??? 罗菲菲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地说:“也得你全部能回答出。”
??? “第二个,葬礼的问题:有母女三人,母亲死了,姐妹俩去参加葬礼,妹妹在葬礼上遇见了一个很有型的男子,并对他一见倾心。但是葬礼后那个男子就不见了,妹妹怎么找也找不到他。后来过了一个月,妹妹把姐姐杀了,为什么?”这次是谷峰提的问题,他对徐杰的答案非常感兴趣。
??? “姐姐和妹妹同时爱上葬礼上的那个男子,她们都想把男子占为己有,于是她们都设计对方,可是都没有成功。”
??? “可是……”谷峰打断他,“如果没有成功的话,那为什么最后姐姐却被妹妹杀死了?”
??? “在葬礼上,你会记住死者还是死者旁边的陌生人?”徐杰、大明青花碗问谷峰。
??? 谷峰毫不迟疑地回答:“那自然是死者。”
??? “姐姐也是这样想的。姐姐为了让男子能记住她,就谋杀了自己,然后嫁祸给自己的妹妹。这样做有三点好处:第一,她可以再见到那个不知道姓名的男子,第二,她可以让男子更加深刻地记住自己,第三,被她陷害的妹妹会被拘捕起来,再也不可能和她抢男子了。”徐杰解释道。
??? “可是,这又出现一个非常大的疑问。”谷峰看着徐杰,疑惑地问道,“如果姐姐都死了,那她做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 “那就不是我该解释的问题了,我只负责我抬头打量着面前的这栋建筑此刻的天,已有些擦黑,几十层的大厦,看不到扇亮灯的窗户。给出一个答案。”徐杰不以为意地回答。
??? 黑暗中的鬼影
??? “罗菲菲,这时,谢玄的父亲还算比较冷静,他看着眼前这个儿子心对待的女孩,知道接下来这个消息带给她的刺激肯定不会比自己少。这个解释你能接受吗?”谷峰看着罗菲菲问。
??? 罗菲菲笑笑,苍白的嘴角展现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可以啊,只要他能解释得通,我都能接受。”
??? 也许是因为嫉妒吧,谷峰的脸上带着不自然的表情。
??? “第三个问题,跳火车的问题:一个人坐火车去邻镇看病,看完之后病全好了。回来的路上火车经过一条隧道,这个人就跳车自杀了,为什么?”
??? “呵呵……”这是徐杰的轻笑声,“这个答案实在太简单了。谷峰,网上的答案是什么?”
??? “此人原是瞎子,看好病后终于得见光明,经过隧道时一片黑暗,他以为自己又瞎了,绝望之下,自杀而亡。”谷峰回答。
??? “如果是你,你会这样做吗?”徐杰反问。
??? “绝不!”谷峰嘲讽地说道,“那个瞎子不知道生命的宝贵,如果是我,我绝不会这样做的。”
??? “我同意,如果是我,我也不会这样做。所以,这个答案完全否决。想到隧道,就会联想到黑暗,而一想到黑暗,又会联想到什么呢?”徐杰又问。
??? “鬼……”这是罗菲菲的回答。
??? 徐杰的脸色突然有些苍白:“是了,鬼,那个人在黑暗里看到了他不想看到的东西,于是他受不了刺激就自杀了。”
??? “但如果是我的话,即使看到了鬼,我也不可能自杀的。”谷峰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因为我知道生命是如此的宝贵。”
??? “可是这个题目就是如此出的,除非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罗菲菲微笑着,坐在徐杰面前。
??? 徐杰微显厌恶地看着她:“好了,把最后一个问题问完,然后消失在我的视野里吧。”
??? 这句话有些刺耳,但是罗菲菲依旧微笑着──她并没有生气。
??? “你以后都见不到我了,难道就不会觉得悲伤吗?这样吧,我爸爸送给我一张山麓公园的门票,你们陪我去那里玩一天,然后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罗菲菲有些撒娇地说道。
??? 徐杰还想反驳,但是谷峰说:“去吧,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罗菲菲就不会来烦你了。”
??? 这句话犹如毒药。
??? 见徐杰还在犹豫,罗菲菲说:“如果你不答应,我以后还会继续粘在你身边的──像是女鬼一样,缠着你……”
??? 徐杰想了一会儿,皱了皱眉,最后点了点头,但是他要求谷峰也必须陪着去──他有他自己的打算。
??? 夜半敲门声
??? 第二天天还没亮,罗菲菲和谷峰就已经在楼下等着了──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在下面等了多久。
??? 虽然说是山麓公园,但是那里却没有多少人。
??? 来到一间山顶小屋子前,罗菲菲说:“徐杰,你就陪我一天好吗,只要在这间房子里陪够我一天,我问完最后一个问题,我以后都不会来烦你。”
??? 徐杰看了看眼前的房子──不算很大,建在山顶之上,能很好地看清四周的风景,但似乎有些年头了,显艾成风突然想起以前季媚生和自己闹别扭的时候总是把自己藏起来,有的时候是门后,有的时候是衣柜,浴室里也藏过。艾成风想今天季媚生是不是也把自己藏了起来?生日嘛,没提前问她要什么生日礼物,也许她生气了,定是生气了,否则不至于连电话也不接!是的,他给季媚生打过电话了,他还没傻到坐在那里直等的地步,可是季媚生没接。算了,女人总是要哄。得有些破旧,而门板上还有一些动物抓过的痕迹。
??? “你答应她吧,在这里度度假也好。”谷峰劝他。
??? 徐杰点点头。
??? 打开屋子的门,里面的尘土迎面飞来。
??? “天啊,这里多久没人住了?”谷峰挥了挥手,总算看清了屋子里的状况。
??? 屋子确实不大,墙壁四周放着三张床,说是床,其实只是三个长方体的木箱子,犹如棺材──上面放上被子,中间有一个很古老的火炉子,上面还挂着一个满是蜘蛛网的灯泡。
??? “哈,我都怀疑这个灯晚上能不能亮起来。”谷峰看着灯,打趣道。
??? 晚上的时候,谷峰打开了电灯,昏黄的一盏灯在屋子里亮了起来,但又暗了下去,又亮了起来……明明灭灭的仿佛要断气一样,谷峰无论如何都弄不好。
??? 好在屋子中间还有一个炉子。
??? 昏黄的火光照在房间里这三个人的脸上,徐杰有些不耐烦地问罗菲菲:“最后一个问题,你快问吧,这房子,看着就讨厌,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东西要窜出来。”
??? “真是绝情啊。”罗菲菲虽然这样说,但还是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第四个问题,夜半敲门问题:一个人住在山顶的小屋里,半夜听见有敲门的声音,但是他打开门却没有人,于是去睡了,等了一会儿又有敲门声,去开门,还是没人,如是几次。第二天,有人在山脚下发现一具死尸,警察来把山顶的那人带走了。为什么?”
??? 问到这里,门外竟传来挠门的声音。
??? “不是吧……”谷峰打了一个冷战,但他还是站了起来,准备去把门打开。
??? “谷峰。”徐杰突然叫住了他,“你难道不怕吗?”
??? “怕什么?连她都累成这样,我的腹肌现在有多痛,可想而知。鬼吗?”谷峰笑笑,“我不怕鬼敲门。”
??? 不怕鬼敲门的前面一句是不做亏心事。
??? 朝门外看了一眼,谷峰笑嘻嘻地回过头来:“没事,不是鬼,是一只小野猫在挠门呢,别怕。”
??? 说了这句话后,屋子里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起来。
??? “那么,我要说我的答案了。”徐杰松了一口气,仿佛解脱一般,“如果山顶小屋里的人,本来就知道夜半敲门的是谁呢?而因为他们知道,所以才更不能开门。”
??? “可是,他们如果知道就更没有不开门的理由了。”谷峰看着门外问徐杰。
??? “如果在门外的不是人呢?”
??? 话音刚落,屋子里本来断断续续的灯光突然灭了,而从外面吹进来的山风,也差点儿吹灭了火炉里的火。
??? 谷峰急急忙忙把门关上。
??? 两个人的故事
??? “好冷。”谷峰摸了摸自己身上起的鸡皮疙瘩,说道。
??? “是吗?我不觉得。”徐杰看着木门,嘴角突然扬起了笑,“四个答案我都已经说出来了,罗菲菲,过了今夜,你就会永远消失在我面前。”
??? 徐杰在笑,罗菲菲也在笑。
??? “所以,为了打发时间,我也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罗菲菲突然站了起来,坐在靠近墙角的那张像棺材一样的床上。
??? “也好。”谷峰附和。
??? “从前有一个男人,他和女友去人迹罕至的河边游玩,女友不慎落水,会水的他跳下河去,可是在河里,他抓住了女友的头发,而同样也有东西抓住了他的脚踝,那时候,河里响起了一个沉闷的声音:如果你想救她的话,就必须当我的替身。于是男子毫不犹豫地松开了女友的头发,任由女友被抓去当了水鬼的替身。”罗菲菲说出这个故事的时候,表情冷漠,语调冰冷,“是毫不犹豫啊。”仿佛想到了什么,罗菲菲脸上有一种类似于悲哀的神情。
??? “等等。”谷峰打断他,“这不是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吗?”
??? 徐杰脸色微变。
??? 罗菲菲笑笑:“我的故事还没有完呢。”
??? “但是被抓去当替身的女友并不甘心就这样死去,有一天,另一个女人也经过了河边,于是,死去的女友抓住了这个机会,把女人拉下了河,她借用女人的身体重生了,她回到家之后,发现女人还有个妹妹,而此时,女人的家正要举行一场葬礼,借用女人身体复活的女友,在葬礼上又见到了男友。”说到这里,罗菲菲淡淡微笑着,但是,那微笑却极其冰冷,甚至带着恨意。
??? “这是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没想到居然是连起来的。”谷峰惊奇地说道。
??? “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罗菲菲说。
??? 徐杰的脸色有些微微地发白,但他依旧没说话。
??? “而女人的妹妹也同时喜欢了葬礼上那个不知道名字不知道住处的男人,于是,她对妹妹说:如果家里再举行一场葬礼,他就又会来的。女友这样做,是因为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报复的计划,只有再次见到男友,才能真正实行。果然,单纯的妹妹非常好骗,她杀死了自己的姐姐──也就是女友。在男友瞻仰死者遗容时,躺在棺材里的女友故意把脸变成了自己淹死的模样,男友吓得坐在了地上。”罗菲菲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甚至有几滴眼泪从她眼角流了下来。
??? 徐杰则是面色铁青。
??? “男友吓得直接坐上火车,想去外地避难,可是这个消息被女友知道了,于是女友的鬼魂在黑暗的隧道里若隐若现,吓得男友的精神几近崩溃,于是,他跳下火车,想要自杀。”
??? “这是,第三个问题的答案。”谷峰听得目瞪口呆,“天啊,居然是这样的故事。”
??? “但是他的自杀并没有成功,他只是被毁了容,且失去了一部分记忆。”罗菲菲继续讲着,“他去整了容,躲到了深山里,想要就这样躲藏下去,可是,最后女友还是找到了他……可女友知道,死亡并不是结束,对男友来说,甚至是一个解脱,于是她想到了别的办法。”
??? 三个人的故事
??? 这时,徐杰突然站了起来,他抬了抬手,示意罗菲菲停止。
??? 他苦笑着:“我也有我的故事。”
??? 罗菲菲并没有生气,她甚至是安静地坐在那里,等着徐杰讲述他的故事。
??? “男友躲在山中之前,有一个女孩告诉他关于他失忆之前的事情,这个几天后,那个朋友给李灯打电话:"吓坏了吧?"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葬礼上的那个妹妹──她从监狱里逃了出来──她是真的爱上了男友,义无反顾地。她告诉男友,有人要害他,男友相信了妹妹所说的话,和妹妹一起躲到了山顶的木屋里。可是很快,被女友发现了。变成鬼魂的女友每夜都在挠门,男友受不住心理压力想要去开门,可是每次妹妹都会去阻止他。但是有一天,妹妹不见了……”徐杰在这里停顿了一下。
??? 罗菲菲脸上带着冷笑,而谷峰神色怪异。
??? “再后来,警察就来到了山顶,把男友带走了,警察说,在山脚下发现一具尸体,那个人是精疲力尽之后被冻死的。男友的屋子在山顶,那个人好不容易爬上来,男友一开门,那个人就被推下去了。如此几次而亡。但最后男友却又被无罪释放了,因为在医院里的‘死者’突然奇迹般苏醒了。”徐杰松了一口气,“男友又重新回到了他的生活中,虽然平淡,但是很充实。”
??? “看来,这是三个人的故事啊,女友、男子、妹妹的故事。我想,该是要给这个故事弄个结尾才行。”罗菲菲站起来,走到徐杰面前,“你说是吗?”
??? 徐杰不发一他又咽了下口水,目光依然呆直。语。
??? “其实在山脚下发现冻死的尸体就是妹妹的,妹妹被引出屋子之后,就被打晕了,夜晚的山里冷得可以冻死人,而要妹妹被冻死的原因,不过是为了保持她身体的完整性,而更好地夺取她的身体而已。女友在妹妹死后,就夺取了妹妹的身体,并告诉警察,她并不是因男友而死,而且,她还做了整容手术,并且改了名字,这样,女友才能更好地展开报复计划。”罗菲菲笑着走到徐杰面前,阴冷地对他说,“是吧,杀死我的男友!”
??? 是的,罗菲菲就是故事里的女友,而徐杰就是故事里的男友。
??? 徐杰不以为意,把罗菲菲推到一边:“我和谷峰是两个人,而你只有一个人,你还能怎么报复我?”
??? ──这就是他执意要带着谷峰的原因。
??? 四个人的故事
??? 谷峰突然站了起来,对屋子里的另外两个人说:“我想,这是四个人的故事。”
??? 那一刻,徐杰脸上是异常震惊的表情。
??? “这第四个人是水里的水鬼,他从见到女友的第一眼,就已经爱上了女友,于是在女友死后,他把一个女人引到了人迹罕至的河边,把她拉下了河,这样,女友才能得到重生的机会。而成为人的水鬼和男友成了朋友,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于是,他把男友的列车车号告诉了女友,让女友去做她想做的事情。而在山上,也是水鬼变成的人去敲的门,妹妹十分单纯好骗,水鬼只是说了几句可怜的话,妹妹就一心软,把门开开了。于是水鬼就把妹妹敲晕,在她手上弄上伤口,让她冻死在山里,好让女友能夺取她的身体。”
??? 没错,谷峰就是那个水鬼。
??? 谷峰说过,他不怕鬼敲门,不是因为他没有做过亏心事,而是他原来就是鬼──在水草下不甘的灵魂。
??? 徐杰一下子跳了起来,抓住了谷峰的脖领:“没想到是你。”
??? “我想,刚刚那句话我应该还给你。”罗菲菲亲密地站在谷峰身边,“现在我们是两个人,而你是一个人。”
??? 谷峰指了指徐杰身后像是棺材一样的床,说道:“这里人迹罕至,如果把你藏在这里,是谁也找不到的。罗菲菲说,她已经玩厌了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她现在想把老鼠吃掉,而且,又看了她的个中长篇小说,以及几个短篇,里面都有那个叫做"狼小京"的人出场。有的时候是主角,有的时候是配角,总是起到推动故事走向的作用,非常有意思。看来她对这个角色挺偏爱的。这些小说基本都是非现实题材的,构思之巧妙令人咋舌。她答应过我,如果我帮助了她,她就愿意和我在一起。”
??? 说到这里,罗菲菲小鸟依人地贴紧谷峰的怀里,亲了亲谷峰的嘴角。
??? 外面突然开始打雷,瓢泼大雨,电闪雷鸣。
??? 一阵大风把门吹开,吹得屋子里面的三个人都起了鸡皮疙瘩。
??? 谷峰和罗菲菲也懒得把门关上,他们冷笑着朝徐杰靠近,一把闪着寒光的刀被谷峰握在手里。
??? 被逼到墙角的徐杰突然愣住了,他脸上突然浮现出得意的笑:“等等。”
??? “呵,你现在说什么,我们都不会听了。”罗菲菲冷冷说道。
??? “谷峰刚刚说的是四人游戏,我、罗菲菲、谷峰,那还有一个呢?”谷峰和罗菲菲的动作突然停顿了下来,他们看了看对方,又看了看徐杰。
??? 屋子里的三个人突然沉默了。
??? 一下子,整间屋子是从未有过的寒冷。
??? 一阵大风吹了进来,把火炉里仅有的一点儿火苗都吹灭了,外面的雷雨还在继续,而在一声惊雷后,故事里的妹妹,从未关的门外,缓缓地朝谷峰和罗菲菲爬去……

标签:朋友男友妹妹死尸

    上一篇:老姜讲故事之半截黄泉路 下一篇:念佳的QQ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