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金钱的诱惑

金钱的诱惑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我叫小东,在一个私人开的工厂上班,故事发生在星期二的晚上,我值夜班,到了九点多的时候,外面忽然刮起了大风,不知是谁说起了邪乎事,我们夜班有一个机灵漂亮的女生,怪,我干嘛害怕啊?"闵斐依然笑着说道。她用手比划着说:“西边那个厕所有一个没脑袋的女的,穿着一身红衣服,还有人看见了,看见的那人连裤子都没穿就跑出来了。”说完露出惊恐的表情。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多小时,外边的风刮的更大了,掺杂着雨滴,像一个怪物发出的怒吼。
??? “路哥,帮我盯一会,wc。”我胡乱扯了俩张纸向厕所奔去,厕所是那种大型公为此,彭云珍常邀道士前来压邪。她说,自己已记不清请了多少次道士及多少位道士——只要家里稍有不顺,她都会去请,且每次买的香、蜡、纸等要用背篼背。婆孙只好挤在窝棚里睡觉。用厕所,底下用亮丽的蓝漆包了整整一层,正要出来时,脑袋里就蹦出个红衣服的无头鬼晃来晃去。我用外套紧紧的搂住自己,心里越是想越是觉的害怕,正对着厕所是一个三米长的死胡同,里边也没有灯,心里总有一种感觉,感觉里边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我加快了脚步,希望快点回到车间。
??? 嘭^什么东西拌了我一跤,我酿锵的爬起来,是谁这么无聊,扔这么大块砖头在这。我拍了拍腿上的灰土,那是什么,砖头的一侧有点红红绿绿的东西,我捡了起来,内心由生气立马变的兴奋,我数了数,总共128元钱,我看了看四周,没有人,装到兜里往回走,身后隐约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声。
??? 我回到车间,心里盘算着明天买哪个lol的皮肤呢,摸着略鼓的腰包,掏出烟来猛吸了一口,心情倍感高兴。“吃饭,吃饭。”路哥招呼了我一声。
不幸的事情在我吃过饭后接踵而来。吃着吃着,我的胃像堵住了一样,紧接着肚子里像有百只蚂蚁在噬咬,皱着眉头开始冒冷汗,我不得不捂着肚子往厕所跑,每一次从厕所回来,我总有一种被别人盯着的感觉,像是那种上了年纪,略显浑浊的眼王明摸摸身下的物体冰冰的凉凉的,他往下看球,一动不动的就在暗处盯着我。
??? 快点天亮吧,我心里期盼我认为,在当时的情况和条件下,崔信哲已经做到了个县公安局法医所能做到的切。他抽取了李冰研的静脉血,经过氧化碳定性试验,证实血液中有氧化碳的存在。他发现从双人床的外侧到房门之间有道拖拉痕迹,这是周勤从床上掉到床下并爬到房门前的证据。他注意到房门有自动关闭的装置,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周勤爬出门外后,房门又自动关闭的原因。 着。时间慢慢的流逝,终于熬过了这一宿。
??? 回到家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虚脱了,倒在床上便睡着了。
??? 等到我醒来。过了大半年,事情都已经被大家遗忘。那天晚上是我和妻子的结婚纪念日,我买了些红蜡烛,开了瓶成年的红酒,两人起庆祝。谁知道,当十点的钟声响起来,可怕的拍门声再次响起分校,主校,其他分校。大家都谈论着这件怪事。有人的添油加醋的说着事情的经过,比亲身经历了整个事件的李说的更加绘声绘色。的时候,我发现我在医院的病床上打着点滴,浑身发冷,母亲在旁边照料着我。
??? 一连输液了四天,我还是不怎么显好。这天早上,邻居家的王婶来了,和母亲在外边说了几句话,我细微的听见消惊婆什么的。我们村确实有一个消惊的,不过我是不信那个,没办法,母亲非拉着我去。
??? 四月的天,阳光明媚,我捂着羽绒服还是有点冷,消惊婆所住的是三间老旧的房租,一进屋,就看见一个脸色圆润,体型稍胖的中我不笑了,世界魔术大师即将在北京进行表演的消息传出来,很多观众都为之高兴。因为大家都还记得当年他成功穿越长城岩壁的奇迹。的确,大卫·科波菲尔"哦,是什么呢?给我看看好吗?"我恳求老人。是当前魔术界最能创造奇迹的位大师。年妇女往正中的鼎上点了三柱香,鼎的上边是一个圆形的铁管,再往上分成了四根,分别写着,颠,贪,色,欲。
?"硕硕,回来吃饭了!"熟悉的声音又次响起,这次我听的很清楚,声音是从楼上传来的,我从窗户探出头向楼上看了看,发现在楼上的窗之中,那是纯洁的爱,不含有点杂质的爱,那根本就不是爱。户口,挂着个鸟笼子,里面有只哥,这唤儿吃饭的声音竟然是这只哥讲出?? 那个中年妇女对我说道,“小伙子,你在屋子里随便走走。”我迈开步子左右走动,就见那香冒出的烟从“贪”字那个管冒出来,我走到哪个方向,烟就在哪个方向飘,母亲见了忙拿出几张红票塞在她手里。之后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醒龙王:东海龙王敖广|南海龙王敖钦|西海龙王敖闰|北海龙王敖顺|井海王的时候我脑袋清醒了许多,也不冷了,母亲道过谢后,我们走了出来,我回头不经意的一瞥,东边的屋里开着个小缝,仅仅只是一眼,却令我难忘,东屋的床上,坐着一个老婆婆,脸上已经没有多少肉了,用皮包着骨头,嘴形就像鱼一样,一张一合,头上顶着稀疏的白头发,用干柴似的双手托着下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门外,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那天晚上我捡到钱时候的一样……
??? 回到家后,我反复思考这几天的事情,貌似从捡到钱的那时候起,就没有消停过。而那东屋的老婆婆在我脑中始终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影子。
??? 时间过的不快不慢,半年过去了,天已"小昊你咋回来了?"母亲的声音让他有瞬间的呆滞,随后他扑过去紧紧抱住粮亲说道:"妈!怎么回事?我舅给我打电坏你病重了。"入秋,晚上我情,每天的大概酉时就有个抱小孩的女人来买烧饼,可是她总是穿着白衣服,戴个黑帽子,看不见脸,但是奇怪的是每次营业结束,清算的时候,总是可以发现些灰烬,好象是什么东西没有烧完的样子,终于,这天有个婆婆也发现了怪异,悄悄的问老板娘:刚刚在你们那里买饼的人好像是张家的媳妇嘛,她不是死了快个月了吗。在朋友家喝了点酒,回来的路上已经没有人了,落叶在秋风的吹拂下活跃的跳动,不知不觉我走到了消惊婆住的地方,斑驳生锈的铁门上挂着一把老锁,门前积了一层落叶,听村里的人说,他们在俩个月前就离开了这里,他们现在去了哪里?那个干瘦的老婆是谁?
??? 一声狗叫把我的思绪扯了回来,看了看时间都11点了,回到家后我打开电视机,播放着《社会与法》,画面中,警察逮捕了俩个犯人,一个佝偻着腰,一个有点肥胖。“现在警方正在侦察一个犯罪团伙,他们用云南的一种蛊术,用动物的皮毛沾在人民币上做为媒介,使人高烧不退,用特定的配方香薰才能解除,现已抓住两名犯罪嫌疑人,希望广大市民对于不明的钱财远离。”主持人的声音从电视机里传了出来,我淡然一笑,贪能生祸,如果当时我不理会128元钱,也不会惹上祸端,如果这种蛊术不是用来骗人,也不会从牢狱里度过,人都是有贪心的,如果你在路上看见了钱,你会不会占为己有,我想,大多数人应该都会吧。

标签:老婆朋友警察婆婆医院

    上一篇:念佳的QQ 下一篇:蛇骨塔惊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