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蛇骨塔惊魂

蛇骨塔惊魂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
??? 我们四个人到达古镇时,讨厌的雷雨总算停止。望着被彩虹镀上瑰丽色彩的秀美山野,秦霜和阿玉两个女孩子兴奋不已,我与志涛也不禁长长出了一口气。
??? 早在刚放暑假时,看惯了城里霓虹灯火的秦霜与阿玉便嚷着要去乡下进行一次野游。在两个女孩子纠缠下,我与志涛不得不负起了“护花使者”的重任。经过讨论,我们达成的共同目标是:要去一个富于新奇和刺激性的地方,否则就体现不出探险特色。秦霜见我们三个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点子,就打包票说,她老家所在古镇的山间有一座蛇骨塔,里面充满了奇妙玄机,因此提议把地点定在那里。
??? 我当然要大力支持女友秦霜的主张,志涛与阿玉这对情侣也欣然同意。志涛为了预祝出游平安顺利,用扑克牌特意卜了几卦,结果都显示着不祥牌运。但在秦霜坚持下,我们还是按原定计划到了古镇。
??? 就在我们登上高坡时,阿玉举着望远镜喊道:“你们看,那边山坳里有幢古塔!”我们轮换用望远镜看过后,秦霜一脸兴奋地说:“是的,我说的蛇骨塔就是它!据大人们讲,那座塔很不一般,只可惜我那时太小,没能让爸爸带我亲自去里面转一转,这次来就是为了弥补这桩心愿。”
??? 我们步下高坡,循着古塔所在大致方向摸索着行进,却在一条岔道迷了路,只好去半山腰处一间茅草屋前向看林人打听。不料对方谨慎地说道:“你们是从远方来的年轻人,也许不了解那座塔的情况吧!”
??? “这么说,那座塔果然与众不同吗?”秦霜惊诧地问,我们其他人也来了兴趣,围上前去静静聆听看林人的讲述。
??? “清朝咸丰年间,这里有一户马姓财主,其家大儿子在省城衙门里做官,马财主便依仗大儿子势力胡作非为。有一天,一对靠耍蛇为生的父女经过此地卖艺时,马员外见姑娘长得秀美,于是指使恶奴抢人,父女俩被迫放出群蛇抵抗。在搏斗中虽然有几个恶奴被蛇咬中,但除了一条青蛇负伤逃生外,其余的蛇都被恶奴们用刀砍死。恼羞成怒的马员外更将刚烈的父女俩用鱼油活活点了天灯。”
??? “从此以后,马家的恐怖怪事便接二连三发生,先后有十余人毙命于毒蛇之口。马家大儿子闻知此事,认为是父亲冲撞了蛇妖,为压住邪气才修建了那座塔。塔虽然建成了,但马员外还是被一条青蛇咬死。马家大儿子带兵满山搜索,终于发现那条青蛇躲在塔内,他亲自带着两个护兵进到塔里寻找,结果有去无回,据说是被想到这里,他心说,是不是怎么滑出来霖?他想也别管那么多了,把车子推回去,不然被撞了,他可赔不起。可是他推了半天也推不动,又赶紧叫了几个护卫来,几个人还是推不动。蛇妖吸去了精血之气而化为脓水。但在此之后,人们在塔顶却发现了一堆蛇骨残骸,因此称之为蛇骨塔。”
??? 听到这里,秦霜忍不住问道:“不管怎么说,那仅仅是一座塔,究竟有怎样可怕,为什么许多人都谈之色变呢?”
??? 看林人顿了顿嗓子幽幽地回答:“凡是进到塔里的人,往往都是莫名其妙的发疯死亡或是不明不白失踪,而且那扇塔门好像是地狱入口,一旦进入便很难退出。其实这儿附近有很多好玩地方,完全没有必要冒着老李笑的眼睛都合不上,对他来说,看来今晚有艳遇了!危险去登蛇骨塔嘛。”
??? (二)
??? 离开看林人的果园,我们又走了一程,总算看见蛇骨塔的清晰轮廓了。志涛抬头望了望天空,说不消一个小时就要日落西山,能否把登塔时间改在明天。但他的提议很快被秦霜否定:“既然我们不辞辛苦已经到了塔边,就应该先上去大致走一走,哪怕明天重新再来嘛。”我和阿玉也赞同秦霜的意见,毕竟蛇骨塔充其量只有六层高,如果走马观花地先进去看看,估计有二十分钟足矣,否则我们今天就白走那么多冤枉路了。
??? 志涛见争论结果又是三比一,只好跟在我们后面也加快脚步向那座塔走去。这座古塔塔基完全用青石砌成,塔身则是一色的方形青砖。由于风吹雨淋侵蚀,向外伸展的各层塔檐已经破损不堪,露出黑白相间的糯米粘土混合的灰浆原色。大约基于通风需要,塔的一侧从第四层到第六层,还各自留了一扇天窗。
??? 围绕着古塔外部,秦霜和阿玉忙于拍照,志涛像一个考古学者用手细细摩挲塔身的每块青砖,我则抓紧这难得的一点时间倚在一块青石板上,尽力放松疲惫不堪的身体。
??? 我百无聊赖地看着只有几米远的塔门时,忽然觉得一道亮光从天际闪过,接着响起沉闷的雷声。我抬头想去喊同伴们注意雷电袭击,却猛然间发觉自己不能动了,四肢好像僵住一般再也不听使唤,仿佛有几个隐身人正把我按在青石板上似的。
??? “你躺在那里做什么呢?”不过令艾克奇怪的是女人倒是没有跟别的女人样哭哭啼啼的,在那种情况下,女人反倒是很镇定,只是恶狠狠地盯了艾克眼,在艾克的手臂上留下个深深的抓痕,头也不回的走了。一个声音骤然把我唤醒。我才一骨碌翻身从青石板上坐起来,居然发现自己仿佛做了个梦,而眼前的秦霜一脸不解地看着我。我揉揉眼睛定睛一看,周围的一切事物都是那么平静,落日的余晖给古塔镀上一层金黄色,哪里有什么狂风闪电,分明是我产生的幻觉。
??? 此刻,阿玉和志涛也围过来,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惶惑地说出刚才的离奇际遇时,秦霜和阿玉不约而同地咯咯笑起来,说我这些日子是不是太有些神经过敏了。惟有志涛对我的话半信半疑,怯怯地说:“这么晚了,难道我们非要登塔吗?”
??? 就在我和志涛犹豫之际,秦霜和阿玉已经猫着腰从矮小的塔门钻进去了。我也只好拉着志涛走向塔门。双脚跨进塔里的一瞬间,我在心里默默祷告祈求神灵庇佑,但愿看林人说的那番话千万不是真的。
??? (三)
??? 古塔里面阴暗潮湿,墙角处布满蛛网,一块块脱落的墙皮像牛皮癣病人的脸那么难看。我们借助手电筒光线沿着石梯"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陈树为了不被张雨继续纠缠,想办法杀了她,并把尸体布置得和连环凶杀案样,借以干扰警方视线。"登上第四层时,向凸出塔外的天窗一看,太阳的余晖已经变得越来越暗淡,暮色像一张无形的大网渐渐笼罩下来。秦霜说:“大家抓紧时间上到最顶层吧,否则这一夜真的要在山里度过了。”
???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身边墙壁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动,像是有谁在走猫步,尽管极其轻微,但还是那么清晰。我抬头看到他们也屏住呼吸,显然同我一样也听到了那个诡异声音。
??? 秦霜用手电筒对着墙壁从下往上慢慢照去,忽然间“啊——”的发出一声尖叫!我的头皮倏地麻了一下,因为一瞬间从秦霜惊骇的眸子里,似乎看到了某种恐怖东西。我抢过电筒战战兢兢地向墙上照去,一股寒意顿时从头顶直蹿向脚底!只见斑驳不堪的墙洞里,居然盘踞着大小几十条蛇,在电筒光束的映射下,黄绿相间的鳞片熠熠发光。
??? 我们和群蛇对峙了很长时间,一条像是家族首领外形粗壮的蛇,终于默默地钻进墙缝,其余的蛇也一条接一条地随之消失了踪影。
??? 见眼前的危险暂时解除,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再向上攀登时,我们更加小心翼翼,几乎是一小步一小步地试探着来,我也一再告诫他们不要用手随意触摸身边的墙,那样也许会碰到蛇或蜈蚣、蝎子之类的毒虫。直到再也没有楼梯可爬时,我们知道已经到了塔的最高一层,也就是第六层。我用电筒仔细检查了周围环境,除了蛛网和厚厚灰尘,好在没有吓人的蛇。由于这一层的天窗比较宽敞,空气对流相对好一些,所以霉腐味并不重,塔室地面上也显得很干燥,适合在这里过夜。
??? "那时我认识她才几个星期。"在我的建议下,大家围坐在一起开始吃干粮。水足饭饱后,秦霜和阿玉开始收拾地面卫生,而我却再次听到了塔里的另一种声音,又像是有什么怪物在走猫步。我才猛然联系起刚才的事情,因为那群蛇转移了我们注意力,所以谁也没有在意那个声音。我这时能够断定:那个声音绝对与蛇无关,分明是另一种神秘动物发出的。
??? (四)

"……"??? 就在我竭力侧耳倾听时,那个声音悄然消失,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惊人一幕发生了!
??? 只见志涛像中了魔似的,在电筒光束里,脸色惨白得简直像张纸。阿玉也察觉到男友表情变化,她拉住他的手不安地问道:“志涛,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谁知志涛面目狰狞,用力把阿玉推到一边:“滚开,你这个小狐狸精!”
??? 未等我们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志涛已纵身跃上窗户落到了塔外檐台上。我们几乎惊叫着同时扑过去顺着窗户一看,志涛的双脚就站到只有半尺宽的檐台边缘,稍有不慎就会跌下去摔得骨断筋折。
??? “志涛,你千万莫乱动啊!”我惊惶喊着的同时,从背包里取出绳索,打算帮他攀着绳子重新由天窗爬回塔内。不料志涛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叫,整个身子由檐台上坠下塔去。而就在这一瞬间,在电筒的光束里,我赫然看到檐台上竟然出现了三只脚,显然有两只是志涛的,而第三只脚该是谁的呢?
??? “志涛有危险,我下去救他!”我来不及想这"老子吓大的。"小明不以为然地回应,他迅速输入了个著名汽车网站的网址。件事,就抛下秦霜和阿玉,一个人快步沿楼梯跑下去。
??? 我一层层下着楼梯,想着志涛生死未卜,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塔外。但令我吃惊的是,并不算高的塔,也并不算长的楼梯,我居然跑个没完没了,直至浑身大汗淋漓也未能找到进来时的塔门。
??? 我放慢速度,由跑变成走。当跨完最后一梯时,我没有再继续往向下的楼梯走去,因为我听见哭叫声从楼梯背后的塔室里传来。我不得不暂时放弃去救援志涛,循着声音赶过去一看,眼前的一幕再次使我瞠目结舌!
??? 只见秦霜满脸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阿玉则伏在她身上痛哭不已。我这才发现,自己下了那么久的楼梯,居然还在塔的最高层转悠。但我顾不得这些,赶忙扑过去抢救秦霜,并焦急地问阿玉究竟出了什么事?
??? 阿玉啜泣着说:“就在你冲下楼梯不一会儿,从窗口处飞进来一块砖石,击中秦霜姐的脸,她就变成了这副样子。”从窗口飞进来的砖石?我忽然记起窗口檐台外的那个第三只脚,秦霜的遭袭一定和那只脚有关系!我把前因后果联系起来,初步断定是那只脚把志涛踢了下去,难道除了我们之外,塔里还藏着一个幽灵,不,确切地说更像是另外一个人?
??? 看着阿玉那张惊魂未定的脸,我没有把心里的想法告诉她。在如此危险情况下,我知道只有保持沉着镇定才是惟一出路。毕竟我们的对手躲在暗处,不管它是人还是妖孽,有一点可以肯定,它做的一切是要让我们因惊慌而丧失理智,最后葬身于此处。
??? 把秦霜的伤口包扎后,我发现她只是皮里肉外之伤,对于生命来说并无大碍,至于昏迷不醒,可能是一时惊吓所致。我告诉阿玉,眼下要做的是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看到地上的绳索,忽然眼睛一亮,目前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找不到出塔通道,问题一定出在那些令人不可思议的楼梯上。如果让阿玉抓着绳子一头在上面等着,我牵着绳子另一头再下去不就可以弄清楼梯的秘密是怎么回事吗?
??? 主意打定,我便和阿玉照此去做。果然,一切顺利,当我沿着楼梯往下走到倒数第六层时,居然瞧见了那扇久违的矮小塔门。我抑制住满心激动,把绳子系在靠近塔门的一块砖石上,然后小心地钻出塔外,抬头便望见了满天星斗在忽明忽暗地闪烁着。
??? (五)
??? 我转到志涛从窗口处摔下的塔的那侧,于草丛中找到了处于昏迷中的他。我于是把志涛抱起放在塔门前的青石板上,然后再次钻进塔内直上到顶层。见到阿玉,我安慰她说:“别慌,我已经找到塔门,而且志涛只是摔伤了,只要我们出去把他送到医院及时救治,相信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 就这样,阿玉在前面用手电照路,我在黑暗中俯身背起秦霜,循着那条绳子一前一后下了楼梯。
??? 见鬼的是,那条绳子就像是在变魔术似的,令我们怎么也走不到尽头。阿玉用手电诧异地一照,发现绳子末端居然不是拴在塔门砖石处许勇看着有些喝的有些发蒙的张涛,小心的试探问他,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发财的方法阿。如果有的话分享分享,哥几个的钱包里的钱也并不多阿。,而是绑在了楼梯一角的桩子上。我的心再次一惊,糟了,绳子肯定被调包了!
??? “阿玉,我们仍处在塔顶!”我肯定地说。
??? 果然不出所料,当阿玉用电筒向塔室里照了一下时,不由发出了惊恐尖叫。我顺着光束一看,见地上居然躺着一个人,脸上缠着绷带,那不是秦霜吗?就在我大脑嗡的响了一下时,忽然感觉背上一轻,急忙转身去看,瞥见一个黑影敏捷地蹿到楼梯口,晃了几下身子便不见了。我从阿玉手中抢过手电快步追过去,前面却是空荡荡的漆黑一片。
??? 但就这一瞬间,我仍看清了那绝不是什么妖孽,而是一个蒙面人。我于是抽出背包里的猎刀交给阿玉说:“这次,我负责带路,你来断后,一定要走出这座塔。“说着,我有意识地弄清地上躺着的伤者确实是秦霜,才让阿玉帮忙扶到我背上,果然,秦霜的身子比刚才那个黑影要轻多了。
??? 我干脆不用绳子,冒着被蛇咬伤的危险,手扶着墙壁小心地向下走,因为惟有这样才能知道到达什么位置。一层,两层……我一边警惕地观察着周围,一边在心里默默数着。老天保佑,总算看见了黑洞洞的塔门。
??? 出了塔门,我把秦霜放到一处平地上,然后回过头去接应阿玉。清冷的星空下,只见她扶在塔门边石基上痛苦地呻吟着。我诧异地过去一瞧,才看到有血正从她的软肋处汩汩流出来,天哪,阿玉也被人暗算了!
??? 我忙把阿玉搀扶到一边,取出止血药和绷带进行包扎。阿玉强忍剧痛对我惨然一笑:“你说对了,这塔里确实有除了我们之外的另一个人。在向下走的时候,我就感觉肋部一阵疼痛,才晓得自己中刀了,但为了不惊扰你,我就一直咬牙坚持跟在你后面,现在我们……我们总算走出来了……”阿玉艰难地说到这里时,两腿一软,倒在地上就失去了知觉。
??? 四个人已经有三个负伤城里这天出了件爆炸性新闻:晚上十点的时候,大富翁刘奇在家中的书房被人枪打死在了别墅里。更为奇怪的是,刘奇的尸体被人发现的时候,手里正捏着颗假眼珠,那颗假眼珠镶嵌着颗名贵的红宝石。刘奇与杀人凶手番搏斗后被杀害,刘奇的老婆丽丽听到声响,等到别墅里的管家赵青天拿着铁锹来追赶凶手的时候,那凶手早就跳窗逃走了。昏迷,剩下我一个该怎么办?我忽然想到了志涛,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我抬眼向青石板方向望去,见志涛仍静静地躺在那儿。我走近时,见到志涛的身子动了几下,他居然醒过来了,我感到稍许欣慰,就蹲下身子准备将他扶起来。说时迟那时快,志涛突然腾身跃起,一个箭步扼住我的脖子!
??? 我头脑里瞬间闪过一个意识,这个人绝不是志涛!在殊死搏斗中,我猛然撕下此人的蒙脸布时,果然是一张陌生的脸。但我也认出来了,眼前的凶手就是那个看林人。由于我的思想稍一溜号,被看林人瞅个空隙绊倒在地,他继续紧扼我的脖子,在我的呼吸越来越微弱时,听见他狰狞地说:“我已经警告你们不要靠近这座塔,而你们偏偏执迷不悟,因此我必须叫你们一个个死在这里!”
??? 就在我的生命悬于千钧一发时,突然耳边传来一声沉闷响动,看林人紧扼我脖子的那双手骤然松开了。我的意识随着新鲜空气的吸入渐渐恢复之际,终于看清了面前站着一个人,缠了一脸的绷带,正是秦霜!
??? 秦霜俯身把我扶起来,一脸的关切:“怎么样,经历了这场生死浩劫,你还算没事吧。”我惊愕地看着她:“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呢?”
??? 秦霜神秘一笑:“我一直都是清醒的,糊涂的只有你们这些人。”说着,她用脚狠狠踢了一下被石块砸死的看林人,缓缓地向我道出了一桩惊人秘密。
??? (六)
??? 原来,秦霜的曾祖父秦安明在清朝吉林将军衙门做过布政使,虽然身为朝廷三品大吏,但他为人正直,富有一颗炽热爱国之心。时值19世纪末,日俄列强在东北横行无忌,肆意掠夺文物。面对着大批古玩字画的流失,秦安明痛心疾首,为妥善保管先辈留下的丰富文物,他拿出毕生积蓄自那天以后,我连续好几天都没有睡好,又动员爱国士绅捐助了一部分,决定修建一座塔保藏那些文物。
??? 秦安明手下有一个跟随他大半辈子的心腹管家,于是便把监工的重任托付给这位管家。在古镇的山坳里选好地址后,便造好了那座塔,为掩人耳目,对外称为蛇骨塔。关于此塔藏匿文物的所有秘密,只有秦安明和管家两个人清楚。但是到了1900年,沙俄以镇压东北义和团为借口,悍然出兵占领了吉林将军衙门,秦安明被迫带领全家人向关内逃难。不料那个管家见财起意,勾结土匪杀戮秦安明及其家人,结果只有秦安明的一个儿子,也就是秦霜的爷爷侥幸死里逃生。
??? 秦霜的爷爷想找机会报此深仇大恨,但在那个动荡不安的时代里一直未能实现,于是在临死前把知道的有关那座塔的部分秘密告诉了秦霜父亲。秦霜当然也是从父亲口中获悉上述事情的。
??? 我听到这里,疑惑地插了一句:“这么说,那个看林人所讲的蛇骨塔传说都是编造的谎言?”
??? “是的。”秦霜肯定地点点头,“我爸爸了解到关于那座塔的秘密其实并不多,只知道塔里有两种通道,一种是明的,就是我们能上能下的楼梯;另一种是暗的,可能极其隐蔽地修在塔的夹壁墙里。我爸爸是搞建筑的,以后曾悄悄探查过那座塔,又发现了一些鲜为人知的奥秘,比如塔从外面看貌似六层,实际上有七层,六层和七层之间有一个隐蔽在暗门里的旋转式楼梯,当有人操纵机关时,那个楼梯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两层连接在一起,从而出现无论怎么走上走下都转不出去的鬼打墙现象。”
??? “爸爸还从塔里取走了一些砖石样本回去研究,居然发现造塔的一部分特殊石料具有放射性,但这种放射性在一定条件下只会影响具有AB血型人的大脑神经活动,影响大小也因人而异。有的人离塔有一段距离时会被影响,进到里面反而平安无恙;而有的人则只有深入塔内才会被影响。在学校举行的那次献血活动中,你和志涛不老头子突然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拿手的"每日撒泼"。是被检测出都属于AB型血吗?所以这就是你在进塔前会出现梦魇,而志涛在入塔后变得精神错乱的原因。”
??? “爸爸在最后一次进塔过程中曾险遭他人暗算,便估计那个管家后代还活着,而且一直看护着塔内藏匿的文物。爸爸叮嘱我千万不要随意进塔。但我没有听爸爸的话,一直找机会要亲自进塔取走那些文物,毕竟它们是我曾祖父留下的,我完全有权利继承。”
??? 秦霜顿了顿嗓子,继续解释:“在向看林人问路时,我就注意到他的表情变化,怀疑他就是管家后代。果然,为了阻挠我们发现藏在塔的夹壁墙里的文物,他当医院有人死去时,医护人员会将尸体打包,但打包的时候,绝不可叫他人的名字。因为人死后,肢及官等各样身分机能都会慢慢停下来,而听觉是最后才停顿的。万死者有心愿未了,有可能会记下听到的名字,要求那人替他完成心愿。所以免受到灵体滋扰,还是少说话多做事吧!尾随我们从暗道也进入塔内,先是暗算了志涛,并在你冲下楼梯时启动机关使你转不出去。当他用石块砸中我后,我借脸部受伤之机躺在地上佯装昏迷,那次趁你不在,阿玉又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你留下的绳子时,他利用旋转楼梯的暗门将躺着的我调换了位置,而他躺到我原先的地方,所以你才在黑暗中上了当。当然拴在塔门砖石上的绳子也是他暗中调的包。当你们转不出去发觉躺在地上真正的我时,他尚未来得及向你下毒手就被迫逃走了,并且藏在暗处用匕首对阿玉下了毒手。然后,趁你把注意力都放到阿玉身上,他偷偷从塔门里溜出,将志涛调换了位置,目的是引你上钩借机除掉你,而我见时机已到,才用石头砸碎了这个元凶的脑壳……”
??? 我恍然大悟的同时,愤慨地说道:“秦霜,难道为了你的一己之私,就要连累志涛和阿玉吗,没有不透风的墙壁,第天崔芳芳打电话来了。她是个非常细心的女孩,虽然平时总装老好人,但我有点怕她,她似乎能感觉到别人的秘密。果然她问:"韩娟和欧阳莉的事情,你知道怎么回事吗?"他们可是我俩平时最好的朋友啊!”
??? “我也不愿事情发展会是这样,不过我们终于惩罚了凶手,也算是为他们报了仇。天亮后我们就报警,说我们在登塔时遭到这个看林人抢劫袭击,为了正当防卫不得不杀死了他。那笔价值不菲的文物就归我俩所有了,我们毕业后一起出国留洋,一辈子就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 我不愿再听秦霜滔滔不绝的演说,那张美丽的脸后面竟隐藏着一颗龌龊的心灵。为了能救活阿玉和志涛,我不顾秦霜的苦苦哀求,毅然大踏步向星空下的古镇方向走去……

标签:朋友男友爸爸女友

    上一篇:金钱的诱惑 下一篇:悲伤鬼事之等你回来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