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乡村异事之宿命

乡村异事之宿命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在乡下插队的那年,有一天我和老炮从农场回来时天已经擦黑。静谧的夜空上闪烁着几点若隐若现的星光,天不太晴,灰蒙蒙的一片。我和老炮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灰头婆婆向外面走去。土脸的样子或多或少有一点狼狈。
??? 从农场到住的地方,差不多要翻两个山头经过一条细细长长的小河。那时候下乡的知青很多,农场那边有许多人都安排不了住处,队长就让我们翻过山头淌过小河去山那边的农户家寄宿。
??? 借宿的路上要翻两个山头。第一个山头,山势陡峻,我们都叫他鸡脖子山。鸡脖子山上有很多碎石渣子,人踩上去咯吱咯吱地响,路不好走,磕磕绊绊是避免不了的。下山的路相对平缓一点,有很多弯弯扭扭的盘旋在山体山的羊肠小径,人如果沿着小径走,相对费时一点,如果垂直向下,得一路快跑,像是被人赶着一样,想慢下来也不行。
??? 那晚,老炮想早点回去,愣是拉着我直着山体往下走。他先是在前面撒开了丫子跑,然后又一路的狂啸。声音在山体两侧的左壁右崖间回荡。看的出老炮很兴奋,而我很疲惫,我的体力不如老炮,这家伙天生的好体格,壮实的像一个牛犊子。身上的肌肉一棱一棱地往上拱。老炮很快就下山了,我却啉啉地喘着粗气,拖拖拉拉地在半山腰磨蹭着。
??? 下山后的老炮,就喊:“你能不能不要像个娘们一样矫情,能快点下来不?”
??? 他这样说,我就深吸了一口气,加快了步子往下窜。
??? 下了鸡脖子山,就要过河,河水很浅,不宽,但想一步跃过去是不可能的。水质清冽,河面浮现着很多苍青色的石头,人可以踩在上面过到河那边。老炮身先士卒,跳着脚在那些石头上有惊无险的走过。我踩着那些石头,左右摇晃,走的战战兢兢。手舞足蹈的样子活像一个即兴表演的小丑。
??? 老炮看着我这样一幅出糗的样子,就哈哈大笑,扯开了嗓子说:“你丫的,真是服了你了,过个河还跟个娘们一样。”
??? 老炮是地道的东北糙汉子,很多脏话都带着“娘们”俩字,初听还有点刺耳,听老炮说多了,也就不以为然。我讪讪地笑,没有理会老炮。过了河,路就好走了。此时山野静的出奇,对面的山上左边有一片密密匝匝生长着的玉米地。山的右边是一片野林地,植根着各种树木,随着夜风飒飒叫,声音回荡在山谷中,让人陡然生出一丝紧张。
??? 这时,老炮看着这空寂的山谷就说,“就我们两个大男人走着多没劲,得有一个娘们陪着才有感觉。”
??? 我说:“你这不废话吗?就你这色心不改的样子,深更半夜的哪个女人敢陪你走?”
??? 老炮听了就嘿嘿地笑,露出一嘴的黄牙,辩解道“谁说没有,我以前就碰到过有个屋外月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黑得很历害,但凭我在刑侦工作中练出的眼神,喂是可以清楚的看到至少是百步外的事物。我步步向那哭声靠近,终于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是个穿着白衣服的小女孩坐在街道中间正哭着,我慢慢向她靠近,然后可以看清楚她的脸了,是张圆圆的,很可爱的脸蛋,上面正挂着晶莹的泪水,我朝她喊了声,小妹妹,你怎么不回家,在这里哭什么,她转头看了看我,抽噎着,妈妈打我,她不要我了。女人深更半夜地在这条路上走。”
??? “你碰到过?”我白他一眼。
??? “你不信。”
??? “鬼才信你。”我没好气地说。
??? 老炮就索性走慢了一点,好让我赶上,给我说起了他碰到过的那个女人的事。老炮说,那时候我还没有下放到李婆婆把我的书包下子扔在母亲跟前,气咻咻的说:"今天早上,我去玉米地里薅草,来到玉米地里看,发现有很多玉米棵都被人昨天夜里踩倒了,又在地里找到个书包,看到里面的书本上写着你家朋儿的名字,才知道这事是你家朋儿干的。"这边,农场里人少,人手忙不过来,下班的特别迟。他从农场里出来时已经是月上柳梢头,夜很深了,老炮一个人刚从鸡脖子山下来,过了小河,在前面走着时,忽然听到后面窸窸窣窣地传来人的脚步声。他说也奇怪了,他在这条路上走了两三年,还从没有在大半夜地碰到过人,那晚是个例外。
??? 说到这儿,我心猛地一凉,我们每天晚上点钟,无事可做,天又黑了,就只好去上自习了。各位可能会说,怎么不拉个姑娘去逛街呢?姑娘到是好找,不过那校区地处偏僻,城乡结合部,大晚上的,只要你敢出去,就有人敢抢你。甭管ic,ip还是iq卡,统统都得告诉他密码。你要是敢拉姑娘出去,他包准先劫个色。不由自主地向身后望去,所幸并没有像老炮说的那样,会有一个女人跟在后边。
??? 老炮接着说,“我回头看时,那个女人穿着一件暗红色的裙子,裙摆很长一直拖到了脚底。女人头发黑黑的,一直垂到了腰际,面色煞白煞白的,当时我没在意,以为是月色照的。但同时我又好奇,刚刚下来时,明明没有人在身后,这时候怎么会突然冷不丁地冒出一个女人来。”
??? 老炮停顿了一下,步伐加快了一点。接着说:“不过当时我没想那么多,我完全被女人的样子吸引生子呲牙咧嘴的说:"大姐,我肚子实在疼的厉害,我先出去上茅房,回来再吃。"着,你别说,他长得还真不赖,尤其是胸前的地方,显得很饱满,像塞了两个大白馒头一样,高高地隆起着。我眼睛看的都直了。等女人过去时,我就故意落到了他后面,我没想着要超过女人,因为,从后面看她的条子才最有意思哩。”
??? “你别说,那女人的身条子也好看,高高瘦瘦的,被裙子裹着的身子该翘的地方翘该收的地方收,恰到好处,我当时在他后面,就定睛看着她腰部以下的地方,圆圆润润的,像两个车轮子,在我面前抖动着。我看她一颤一颤走路的样子,就把持不住了,我想冲上去,加快了脚步。女人好像察觉了一样,对我有了戒备,也加快了步子向前走,想故意跟我拉开一段距离,那晚也是奇怪了,平时还没有人能走的过我的,可那个女人不论我紧赶慢赶,总是落她一大截,就是追不上.....”
??? 老炮,说着就停下不讲了我觉得奇怪,因为那里面几乎没什么多余的空间了,白天我和张军两人又搬了不少东西进去。我不能想象居然还有人在里面做"互动游戏"。,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后,埋着头望前走,好像是为自己那天没有追到女人而后悔不已
??? 我见老炮不讲了,心就突突地难受,我追上老炮问,最后那个女人怎么呢?去什么地方呢?回去后还有没有再见过她?老炮愣是不说,存心吊着我。
??? 之后,我们顺着玉米地和野林中间的一条小路往里走。路两旁蔓草丛生,路况也不好,到处都是坑坑洼洼地一片,人一脚迈过去,总有种随时会踏进一个陷阱中的感觉。
??? 我和老炮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这时,路旁边的玉米地里发出沙沙地枝叶摩挲的声音,像从九幽之地传来的呜咽声,令人汗毛直竖。就连老炮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在穿过玉米地的时候,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害怕一来是因为幽深的玉米地里总感觉埋伏着一些不可知的危险,另一方面是因为在前不久,这块地里刚发生过一起凶杀案。死者是一个女人,听说长得很漂亮,水灵水灵的,在路过玉米地的时候,不知道被哪里来的浑汉子给拖了进去,准备行男女之事,女人不从,后语罢,众人哄而散,而他瞬间转了脸色,笑着对康子解释道:"那些人就是故意捉弄你哦,这世上哪来的什么鬼。你看到的是崔姓家的老婆子。家里遭裂,手养大的儿子就这样就没了。她老伴儿去的早,个人孤苦伶仃的。哎!可能是受不了打击,精神上好了点毛病。不过也就月十那天不正常其他时候人还是挺好的!"来被男人摁在地上活生生地给掐死了。只留下一具青紫肿胀的尸体,凶手到现在还没有找到。
??? 老炮在经过玉米地的时候显得很慌张,步伐凌乱地向前一个劲地疾走着,刚才嬉笑怒骂的神色全然不见了。我惊奇老炮这么大的变化,冲上前拉着老炮的衣角调笑他:“怎么,怕了,你不是一向自诩胆子很大吗?怎么,这一块小小的玉米地就暴露了。
??? 说实话,老炮确实胆子很大,也足够混账。但是老炮待我不错,不然我们也不会成为哥们,有关于他的一些“丰功伟绩”都罄竹难书。老炮十四岁的时候,就敢偷看女同志洗澡,二十岁的时候,骗了很多无辜的小女孩,其中有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听说为了嫁给老炮愣是准备给他生孩子,老炮为了躲女孩才从自己的家乡跑到了这边的农场,在队里,老炮也没少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比如将队里饲养的鸡偷出来开洋荤,在月黑风高的时候,钻进了给生产队做饭的刘寡妇家的房子......
??? 老炮在生产队里臭名昭著,但是体质好,很能下苦,平时队里的一些年轻小伙子干不了的活,老炮总能够轻松应付。老炮虽然混账,但人很仗义,我刚插队的时候,初来乍到,不免会受到队里的一些老资格的排挤,老炮这时总会站出来,虎着脸教训他们。所以,后来我一直和老炮走的很近,也有幸听他说了他以前的那些“光辉“事迹。
??? 我们继续赶路,那时灰蒙蒙地天空约莫有一点亮色,躲藏在厚重乌云里的月牙终于露出了半边,照在上山的小路上一片隐隐绰绰的光影。路两旁繁茂生长着的黑树林,像海水一样汹涌翻滚着,婆娑斑驳的林地里不时传出来一两声凄厉的鸟叫,使得上山的气氛显得格外凝重。
??? 在该大学建校之初只有栋教学楼,该教学楼就是其中的栋。因此在那个时候,到考试阶段,该教学楼就会通宵开放。而现在该教学楼却无论如何不会开灯超过点,到点之后,该教学楼那边就会漆黑片,只有里边值班人员的宿舍亮着灯。因为在该教学楼曾经发生过这样件事:黛青色的山脊在眼前若隐若现。老炮加快了步伐,我开始尝试着用吹口哨来缓解气氛,因为紧张,口哨吹得时断时续,呜呜咽咽地,有点像恐怖片中为了迎合惊悚的场面而特意添加的配音,自我和大亮带着哭腔直喊!己都觉得后背发凉。
??? 老炮说:“你能不能消停点儿?”听老炮声音中有点怒意,我就不吹了。天地间而且在这段等候的日子里,这些灵魂没有资格喝孟婆汤,也忘不了前世的切痛苦,这些引发他(她)自杀的痛苦感受还将继续伴随他(她)的灵魂,直至登记簿上正常正寝的日子。所以,按照这种说法,自杀的人就是自杀了也解脱不了痛苦,因为他(她)的痛苦在死后还将继续。蓦然安静了下来,月牙也开始被黑色的树林吞没。山野静的这般恐怖,像要快窒息了一般。
?那狭隘的巷子里只亮有两盏微灯,离我的定点都很远,光线的模糊对我来说是危险对鬼来说却是凭仗。?? 这时,老炮突然停住不走了。他作出了一个嘘声的姿势,悄声说:“你听没听见啥动静?”
??? “什么?”我也驻足,恐惧感弥漫开来。
??? “女人的哭泣声?你听到没.......“
??? “没有啊?你怕听错了,是树被风吹动的响声吧。”我小声说。
??? “不会,你仔细听,你仔细听就听到了。”老炮好像有点急了,脸涨的紫红。
??? 我竖起耳朵凝神听起来,果然,隐隐约约地有一个女人的饮泣声,声音断断续续,细如蚊蝇,但我还是听见了,还.......我.......命.......来......
??? 瞬间,我寒毛直竖,站在我前面的老炮这时睁着一双铜铃般的眼睛惊恐地看着我。眼神像是要渗出了血一样。我摆手示意老炮,问怎么呢?"你···"老炮怔怔地看了我几秒后,哆哆嗦嗦地朝我身后指了指。
??? 恐惧再次袭来。我想老炮看到了生平中最恐怖的一幕。我不敢转头,用眼角的余光向身后瞥去,一个窈窕的影子就站在我身后,我惊奇她的出现竟然悄无声息。我首先看到的是她穿着一件暗红色的裙子,裙摆很长遮住了双脚,顺着她的身材向上.......
??? 竟然是一张被浓密的头发遮住的脸。
??? 老炮惊恐地张着嘴,从他的角度,他可以一览无余地看到我身后的一切。老炮语无伦次嘴唇打颤地哭叫着:“你......你......你还是.......来了.......”
??? 我撒疯似的向前跑去,老炮还是愣怔在当场动弹不得,等我跑到山顶得时候,发现老炮没有跟来,我朝山下喊了几声,没有人答应我,只传来空空的回响。
??? 第二天,我和队长在鸡脖子山下发现了老炮的尸首。死着的老炮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队长试了几次都没有把它们阖上。最后只得找了块白布替老炮遮住了。
??? 后来,我们在替老炮收拾衣物的时候,竟然在老炮的枕头底下发现了一块暗红色的裙角,我认得出来,是那晚上那个女人的。队长看了后,错愕地说,这块裙角和那个被奸杀的女人身上的衣服一模一样。
??? 这时,我才醒悟,当时老炮是真流羽沉吟了下。他打开皮箱,取出只钢笔似的小小的仪器放在女孩的耳朵边上,说:"听不见声音了就立刻告诉我,好吗?"的逃不了的。因为这是他的宿命。

标签:恐惧恐怖哭泣尸体

    上一篇:长生碧玉 下一篇:爷爷是个捉妖师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