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爷爷是个捉妖师

爷爷是个捉妖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爷爷是个捉妖师,这件事我曾无数次的听爷爷神秘兮兮的和别人说起,这在我们村儿是个公开的秘密。
??? 印象里我年幼时候家里隔三差五就会有哭天喊地的女人和垂头丧气的男人来找爷爷,他们就是来请爷爷捉妖的。这些人家里大多是有人得了病,那年头,得了病只有两种方法,要么找爷爷要么找夏先生,夏先生是我们村里有名的中医,他为人善良,不知道用一双手拉回了多少游走鬼门关的村民,大家都叫他活菩萨。而我爷爷,大病小情的他都敢治,穿着花里胡哨的衣服,唱着吐字不清的调调,那一番折腾也煞是有趣。村里人都说,爷爷的命和夏大夫的命是连在一起的,他们的命运纠缠着缠成了一根绳,村里人这样说一方面是大家觉得他们俩都是救人的菩萨,一个是治愈肉体,一个是招收灵魂;而另一方面是,夏大夫聪明伶俐楚楚动人的独生女竟然嫁给了王大仙那个肥头肿脸身矮腿瘸的傻儿子!
??? 我爸爸是个傻子,爸爸是爷爷的独苗,听人说四岁以前的爸爸是他智力最鼎盛的时期,四岁那年老爸生了场重病烧坏了脑子,之后的他尽管长了身体可脑子却连个小婴儿都"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别叨唠个不听了!"吴宝不耐烦的说道,不过听到鱼儿长得还不错的消息,吴宝还是比较满意的。不如。那时候的村里人对这件事议论纷纷,有人质疑爷爷,大家疑虑万能的王大仙怎么就救不了自己的儿子?也有人支持我爷爷,他们说真正泄露天机的人都是要受到上天惩罚的,这个傻儿子就是他特殊能力的代价。王大仙的傻儿子长到二十六岁,有天晚上,活菩萨夏大夫来到了王大仙的家,俩人点着煤油灯,灯芯子剪了五六次,那悠悠的烛火从头天天黑晃到了第二天天亮。那天有人看见我爷爷老泪纵横的把夏大夫送出家门,之后没几天,我娘,就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进门了。
??? 爷爷的命和姥爷的命的确是缠在一起的,自我记事起,爷爷看过的病人就没有一个不是爷爷治完送到姥爷那里再治一次的。我渐渐的长大,幸运的是我继承了我那漂亮妈妈的模样和脑袋瓜儿,我开始侦查我爷爷!他的把戏很粗陋,他会在石灰袋子里装一小包水,当他告诉别人他抓住了祸害人的妖怪的时候,他就会把那一小包水戳破,接着那石灰袋子开始冒泡发热,人们就会惊呼爷爷的厉害和妖怪的凶狠。还有,我发现爷爷的布腰带里缝着一块磁石,那磁石让指南针转的诡异,也让别人信实了有作祟的妖怪。有爷爷在,我的童年是欢乐的,我可以看爷爷的跳耍,我可以找出爷爷的秘密,可是一切都变了,自从那年的大灾。
??? 那年大灾。先是河水决堤再是瘟疫肆虐。四五月份的春潮期河水总是会上涨,我门村儿的河是松花江的一条支流,世世代代的村里人靠着这条河的滋养活的健康壮实,可是那年的春潮,河水却一反常态的咆哮!河这是个有些自负的硷,恐怕还有些怪僻,张有财习惯性地在心中对来者评价了番。他亲自给来者倒了杯荼,双手奉上。来客并没有伸手接,只是再微微地把下巴扬,示意他把荼放在荼几上。水发了疯似的灌进田里,淹了庄家淹了房屋。村儿里人再看她身后,房间地板上,白色床单上、枕头上——全是血色!眼见着刚种下的种子被河水泡的起了皮,小小的种子涨的老大,用手一捏直出水儿;我眼见着地垄沟里泛着白光的鱼扑棱着打挺,整片庄家地里一片一片的白,地里的水渗下去,那鱼就直往黏糊糊的泥里扎。那些时日,满街上都能见到有人捶着胸捶着腿哭,有的三三两两的老娘们聚在一起,一个哭其他的也都哭“这日子可得咋过啊!活不下去啦!”
??? 那年的第二场大灾是瘟疫。大水过后半可我早已忘记僵尸应该是怎样个活法了,不过,这不是个问题,人拍的僵尸电视电影不是多去了吗?个月,眼瞧着地里的庄家稀稀楞楞的长出来没几根,王铁柱子他妈愁的整天都在抹泪,那天晌午,铁柱妈像往常一样打算给出去干活的孩子他爹和孩子做午饭,猛然间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之后的铁柱妈眼前发黑,胸腹发胀,耳边还总有声音在响,嗡嗡嗡嗡的响个不停,那声音奇啊,好像是女人的哭声,也好像是小孩儿的笑声……。
??? 铁柱和他爹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铁柱她解剖尸体时,眼睛都不会眨下,边切割皮肤组织,还会边哼歌。妈倒在地上,她脸色刷白,面目扭曲着像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她的裤裆里渗出恶臭的水,裤腿里流出来的也是黄绿色稀臭的屎,铁柱爸跪在铁柱妈脑袋边上疯了似的晃她的肩膀,可是她就是不见有反应,铁柱上前摸了他娘的脸,又试了试鼻息……,人,已经死了。
??? 这是一个开头,之后的三天内村里死了四个人,而且这四个人都是和铁柱妈一这陌生的名字不知为什么像柄大锤重重的敲击着他的心房。样的死法。村里人心惶惶,夏大夫,也就是我的姥爷,他家里的门槛都要被村民踩烂了,有的人家,家里一发现有人发病就马上去请我姥爷,可是一般都是我姥爷还没有赶到人就已经不行了。也有一些人惶恐的紧了,压根就在我姥爷的家门口不离开,生怕自己一发病救人的大最后他说:他是个好人,好人是要上天堂的。夫来不及赶过去救自己。
??? 我妈妈借着独厚的优势在大家的羡慕中把我们一大家子人都转移到了我姥爷家里,我爷爷虽然顶着个大仙的名声活了一辈子,可是他的能耐实际上有多少我们家里人都是清清楚楚的,当然爷爷自己应该是最了解的了,所以对于妈妈的要求爷爷也欣然接受,乐呵的和我们一起转移到姥爷家里去了。姥爷和爷爷总是那么投缘,我们一到,姥爷就把爷爷叫到一个偏房里聊天,姥爷不让我们任何人进去,甚至连来请大夫的人都回绝了。那天他们聊了整整一个下午,那天的夕阳很红很红,爷爷从姥爷的偏房出来,他脸上没有了以往那种老顽童似的表情,那天的他在夕阳下庄重的像一尊菩萨,爷爷蹲下来抚摸着我的脸,然后在我的额头上落下了夹着烟草味和泪水的吻。
??? 姥爷给爷爷单独收拾出来一个房间并且要求我们所有人都不许进爷爷的房间,铁柱妈死了十一天了,姥爷整日都为了自己的力不从心而自责,而爷爷自从进了那个房间就再也没有出来过,姥爷每天会在清晨端小小的一碗粥从窗子递进去给爷爷,只是那么一小碗粥,我看见,总会心里酸。
??? 那天晚上,月亮大的出奇,我蹲在大杨树底下守着一堆破砖抓蛐蛐。月光下,我看见一个蹒跚的身影,在爷爷的房门口徘徊。
??? 是姥爷,我走的近了些躲在猪圈边的木板后面,月光下的姥爷看起来更加苍老了,他的头发花白,眼里有些木讷更多的却是挡不住的忧伤。
??? “既然不是人可以治愈的疾病,那,那这是,这是妖孽讨命啊!”姥爷这句话说得很无力也很无奈,他把头深深的埋在胸前,发出呜呜的哭声。
??? 门,开了,爷爷推开房门叫姥爷进去,我看见姥爷先是一愣,随即小跑着进了屋。
??? “老哥,你知道我,我这一辈子靠着骗人活着,我不愿意和它们打交道,我宁可装模作样的骗骗人,可是,你硬是要我找出它来……。”我猫着腰跑到窗下蹲了下来,一蹲下,就听见了爷爷的声音,这么多天以来这是我第一次听见爷爷的声音。
??? “是她吗?”姥爷带着哭腔,他的声音颤抖着,好像很害怕听到那个答案。“真的是她?她真的找回来了?”
??? “我没想到这件事竟然和你有关。”爷爷冷冷的说。
??? “求求你,你想想办法,你想想后来他们问你孙女此刻在干嘛?附体的阴阳师说她看看,说孙女(我)在睡觉呢。当时我在市里,他们在农村,最离奇的是我当时的确是在午休,突然闻到股恶臭难闻的气味,就像阵风样,很快就没了。办法救救大家,亲家,你可还记得灵儿和封结婚之前你答应我的话儿啊!更何况现在没的可都是咱自己乡里的人啊,那些都是命啊!”姥爷彻底的哭了出来,他声音凄苦,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和惊吓。
??? “呦,在你眼里人命还值钱吗?啊,我知道了,你在乎的不是别人的命,是你自己的命和你自己活菩萨的名声吧,”我听了心里一紧,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声音甜的像抹了蜜,虽然音色腻人,可听了却还是让人心里莫名的发寒。
??? 难道爷爷屋里还有一个女人,那他们两个人每天只吃一小碗饭怎么能吃的饱吗?我心里疑惑,连我一碗粥都吃不饱啊!
??? “英,是你吗?样子。我知道我错了,我错了!你何必……。”
??? “何必"呸呸呸,乌鸦嘴,别说不吉利的。"苏杰说。!因为我死的惨,我活着时候受尽苦楚,死了还要受人唾弃!这都是你,你赐给我活着时候的痛苦,也是你,不顾情分不分青白狠心夺我性命!”那女人的声音尖利了起来“你不是在乎你活菩萨的好名声,我偏要让你救不得人,让人对你失望,对你厌恶,你不是在乎你的性命,我偏要让你最后一个死去,让你等待着死亡,让你一点一点的感受恐惧!”我在窗外听得差点没尿裤子“谁死了?死人怎么会说话!”我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吓的叫出来,“是不是太长时间在屋子里不出来实在闷得慌,他们是不是在说戏文?”我在心里安慰自己。
??? “爹,我没有爹,你抛弃我娘和我,你不顾我们娘俩只顾着过自己的好日子,我和娘在外面受了多少的苦,我被人欺辱着长大,好不容易长大了,想回到这个地方看看爹,可我爹,我自己的爹,却亲手把我杀死!”那女人声音悲怆,而我则吓得瘫倒在了地上。
??? “对不起,英啊,你原谅爹吧,爹当时被迷了心窍,爹没想着你能去干那个……,你不知道你汪洋用手向前指了指,想起了什么,又若无其事地说没事。回来的那几天,村里的人都在戳爹的脊梁骨啊,他们说你不正经,说你……,我听不下去,我的孩子,我那时候确实觉得你给我的脸上抹了灰,爹错了,英啊。”
??? “你没有机会说错!你活该受这份洋罪!”话音未落,屋里一阵物件被扔在地上的声音。
??? 我吓的连呼吸都困难了,两个眼睛瞪的溜圆,忽然!爷爷的房门被一阵从屋里向外面的风刮开,我妈呀一声撒腿就跑,砰……,眼前一黑。
??? 我今年十九岁,刚刚步入大学,现在的我活在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那份绚丽不知道要比爷爷花里胡哨的妆扮强多少倍,可是这些美丽的事物爷爷看不到了。
??? 那天之后,爷爷死了,姥爷疯了,瘟疫没了。爷爷是坐着死的,表情奇怪,左半边脸表情狰狞,右半边脸表情安详。姥爷疯了,终日目光呆滞的看着天,嘴了不断重复着一些话,他有时说“我错了”有时重复“对不起”。
??? 那天,我回乡门吱呀声开看,股阴风扑面而来,小柳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抻头走了进去。看姥爷,姥爷已经瘦的没了人形,我蹲在姥爷的脚边,头枕着姥爷的膝盖,“姥爷,我的爷爷,他是个真正的捉妖师对吗?”姥爷不说话,依旧是仰着头,看着天。“姥爷,那天晚上……”
??? “我知道她会回来,我想保命,才逼着你妈妈嫁给你爸爸,条件是,你爷爷,他要救我,我想活命。”
??? 我震星期早上,他赶着上班时,忽见那晚穿着校服的女孩,又在街上闲荡——不是闲荡,是在邮筒附近徘徊。她见到他,涩然笑:惊的抬起头看着姥爷,姥爷依旧仰着看着天,目光呆滞,好像那声音,是从天上传来的。

标签:妈妈灵魂爸爸

    上一篇:乡村异事之宿命 下一篇:诡异故事之死神来临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