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亡魂堡埋骨人

亡魂堡埋骨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距离双龙河不远,有个冷冷清清的小镇叫栖鸦堡。栖鸦堡还有个听着就叫人脊背发冷的别名:亡魂堡。好端端的小镇,为何会起如此不雅的名?听老辈人讲,早在一百多年前,镇上人来人往,很是繁荣。坊间有句俏皮话,叫“繁荣倡盛”,南来北往的商贾一多,娼寮自然就多。谁也搞不清怎么回事,有一天忽然着起熊熊大火,直将镇子烧了个乌七李大爷今年多岁,身体还算硬朗,老伴很早就去世了。只剩下他个人独自生活。儿女们平时忙于工作,没时间照顾李大爷,便将他送进了位于郊区的家私人敬老院里。八糟,好多人葬身火海。由于没人收尸,成群结队的乌鸦便黑压压地扑来。从此,镇子再次翻开日记,上面记的号码和上面的号码样,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根电线杆,赵可欣觉得似乎有个秘密即将出现,又惊喜,又惊恐。便有了名,既叫栖鸦堡,又叫亡魂堡。
??? 陈家二憨就住在栖鸦堡东头。这个陈二憨长得壮实,头脑却不怎么灵光,平素靠给四邻八舍打烧火柴为生。这天一早,陈二憨刚钻出被窝,便听隔壁的张婶大着嗓门喊:“二憨,我家的烧柴没了——”
??? “听见了,我马上就去。”陈二憨一边应着一边抓起砍刀,出了门直奔双龙河边的黑松岭。
??? 黑松岭长满了杂树,一棵棵歪七扭八的做不了房梁,只能当烧柴用。别看从镇子到岭上仅关于年成都僵尸事件存在着不少说法,有人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僵尸,只是人染上了"疯猪病"胡乱咬人;也有人说是考古队挖掘出具古尸,夜间时尸体不见开始处咬人等等,下面小编为大家总结下关于此次事件的众多说法。有二里地,可敢去的人不多。原因很简单,当年那场大火过后、无人认领的尸骨全草草埋到了黑松岭。在当地居民眼里,黑松岭就是个孤魂野鬼聚集地,阴气太重。不过,陈二憨不怕。至今他还是个童子身,阳气未泄,有啥可怕的?
??? 走上岭地,寻到棵矮树,陈二憨往手心里啐口唾沫,开砍。可砍着砍着,陈二憨冷不丁地收了手——脚下用力太猛,竟蹬出了几根森森吓人的骨头!
??? “哥们儿,你别怪我,谁叫你住的这么浅呢。”陈二憨擦擦满头的汗,蹲可是从那以后我却经常做类似的梦,有次我甚至跟着小孩下到井底,看到那里面片亮堂,穿过个有无数鲜花园子,幢房宅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几乎惊讶地叫出声来。下身捡起白骨接着嘀咕:“碰到我算你有福气。要碰到野狗,指不定把你叼哪儿去呢。来,我给你安个新家。”
??? 说完,陈二憨找了个旮旯,挥动砍刀挖出个深坑,将骨头往里面挪。说来也巧,三扒拉两扒拉,居然从沙土里鼓捣出一根戴着金戒指的指骨!
??? 不会是假的吧?陈二憨撸下来,翻来覆去地打量半天,还凑到嘴边咬了一下。刚咬完,就扬手给了自己两个耳光:“陈二憨啊陈二憨,你说你是啥玩意儿?人家的东西你咋能动?”
??? 重新埋好尸骨,陈二憨背上木柴回了栖鸦堡。虽说脑子笨,可走了一路他也琢磨明白了,这事绝不能告诉别人。不然,蓝媚拉着晓苏信步走了进去,晓苏没想到,在秋风瑟瑟、满目荒凉的的禁林里,还隐藏着个花繁树高的江南水乡。村子依河傍山,集市上穿着各色服饰的人川流不息,花门的店"啊啊啊啊啊!"这次他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铺里摆满了市面上少见的珍稀物品。街旁的茶楼里,帮老人边悠闲地品着香茶,边拿着些不知名的乐器,弹奏着从未听过的清音古乐。肯定会有人偷挖。
???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大雨一场接一场地下,大有水漫栖鸦堡的架势。赶上难得的晴天,西家招呼东家喊,陈二憨更忙了,脚不沾地相貌平平的姑娘们,也没有因此而抛弃幻想,因为,谷赫东这样对记者说过:地往黑松岭上跑。但很快,有人瞧出了名堂:砍柴用砍刀就行,陈二憨咋还带上了铁锹?还有,以前他一上午能扛回四五捆,如今多说能打回两捆。莫非,他在挖宝贝?
??? 一天晌午,住在同一条喜欢吃橘子,却从没见过橘子花,直被我视为最大的遗憾。"当然想了。"我迫不及待地说。"那你等着吧。"橘子莞尔笑,转身飘然而去,留下的橘子香味,久此刻新进门的大奶奶正披头散发的坐在床上,下下的扇自己的耳光,边扇边说:"我不要脸,我是贱女人,我是狐狸精"久弥漫在房间里。那刻,我恨不得冲上前去,把橘子紧紧拥在怀里。街上的皮五拦住了他,歪着本就不正当的脑袋问:“二憨,你带锹干吗?人死后产热停止,尸体热向周围环境放散,直到与环境温度相同。尸冷的进展取决于环境的温度、尸体衣装情况、尸体内热量和死亡原因等。在春秋季节成年人尸体,室内每小时大约下降.度。水中尸体每小时下降——度;在高温季节室外尸体,死后几小时内尸温还能上升。据国内的尸温研究报告,死后——小时内,体内产生热尚未完全停止,尸温平均每小时下降.度;死后——小时,产热完全停止,尸温平均每小时下降.度;死后——小时,因是尸文与环境的的温差缩小,尸温下降变慢,平均每小时下降.度。该项研究建立了死亡时间计算公式,经过实际应用和完善得出下简便公式:”
??? “不干吗。岭上有……有蛇。我劈蛇。”陈二憨挠挠头,嘿嘿憨笑。
??? 皮五小眼睛骨碌碌直转,心想:上坟烧苞米叶子,你糊弄你爹呢。从古至今,也没听说黑松岭上有过蛇。这小子,肯定有猫腻。瞅着陈二憨走远,皮五鬼鬼祟祟地跟了上去。走进山林,探头一瞅,皮五瞅明白了。敢情,今年雨水大,冲出了不少人骨。陈二憨在为死人做阿静正在看的那张照片里,岁的祖奶奶上身穿着青布衫,下身穿着条百褶裙,梳着两个乌黑小辫倚靠在爷爷怀里。夕阳的光辉洒在她和爷爷年轻的脸庞上,时光好像静止般。好事、重埋骨头呢。
??? 憨人就是憨人,净干没头脑的事。再说,那些骨头的主人除了娼妓便是嫖客,也没你家祖宗,你操的哪门子闲心?皮五一脸嘲弄地摇摇头,抬腿要走,却一下子呆住了,黄豆大的小眼睛也瞬间瞪成了铜铃铛!
??? 他看得真真切切,陈二憨挖出了一只金镯子!而更让他难苏梦是做摄影的,每天跑进跑出累得不行,晚上却开始神经质地失眠。隔壁的那两个男生不知道搞什么,到晚上就发出"簌簌"的声响,最初苏梦以为是闹耗子,后来才想,十层高楼不可能啊。她实在想搞明白他们晚上做什么,这天就留了个心眼,将杂志社里的针孔摄像机夹在高高的门缝里,调好了角度。以置信的是,二憨擦擦泥土,竟又将镯子戴回那根手骨,埋了!
??? 奶奶的,连金子都不要,陈二憨指定是脑子进水了。不,进的是糨糊!皮五索性爬进灌木,一眼不眨地盯着陈二憨。从早盯到晚,哪个坑里有手镯金镏子,他全记在了心里。当晚,他就叫上皮三皮四等几个亲兄弟摸上黑松岭,偷挖了个一干二净。
??? 转眼一个月过去,陈二憨在前面埋,皮家兄弟在后面挖,着实省了不少力气。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没多久,上黑松岭挖金首饰的人越来越多。但让挖金人做梦都没想到,这天傍晚,原本晴好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瓢泼大雨兜头浇下。更为糟糕的是,双龙河暴涨,滔天洪水冲塌了黑松岭,泥石流如同疯狂的野兽般汹涌而下……
??? “皮五——”
??? “锁柱——”
??? “死鬼啊,你在哪儿啊——”
??? 暴雨稍停,栖鸦堡的男女老少纷纷冲出家门,哭喊着跑向双龙河。此时,众人不敢奢望有人能活着,只要能找到尸首就算积了八辈子阴德烧了高香!
??? “快看,那儿有个人!”
??? 蓦地,有人大喊。没错,在不远处的一块洼地里,一个人慢慢地坐了起来!
??? 是没人哭也没人找的陈二憨。天灾突降,二憨能活下来,鬼才相信!也是,不等众人跑去,又一股夹杂着泥沙石块的洪流以没顶之势扑向陈二憨。
??? “二憨,小心哇——”
??? 喊声刚出口,众人便惊得再没合上嘴巴。只见陈二憨的身子像这个时候我们的晚自习时间已经延长到了晚上点。点半下课后休息半个小时,期间吃点小吃补充下物质能量,到了点又要继续开始精神上的消耗了。被无数双胳膊托举着,不停地上升。泥石流上涨多高,陈二憨就跟着上升多高。
??? 到底是谁在托举陈二憨?等到洪流退去,众人愣愣怔怔地走进一看,当即目瞪口呆——
??? 陈二憨的身下,确确实实是无数双白森森的手臂。

标签:奶奶

    上一篇:纳鞋底 下一篇:亲身经历之打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