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理发店鬼故事之头发

理发店鬼故事之头发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这是一个破旧的居民小区,一幢幢灰色的楼房死气沉沉的簇立着。在这个飞速发展的城市里,这里,被人们当做贫民窟,住在这里的,大多是些老人或者是下岗工人。虽然杂乱,却又充满了世俗的生活气息,四处摆摊的小贩,无所事事的老人,还有沉迷于赌博的男人女人们。
??? 丁当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她原本的名字叫什么,大家已经忘记了,认识的人,都叫她丁当。在这个小区深处的一处平房,丁当开了一家理发店。
??? 二十七岁的丁当,还没有男朋友。因为,她的耳朵,听力有残疾。丁当小时候,也是个健康可爱的小姑娘,四岁的时候,因为高烧吃错了药,耳朵落下了残疾。其实,她是听得到的我朋友说,可能是棺材盖年久失修,所以那女生才掉下去的。,如果你对着她,离近些,放大声音,她是可以听见的。或者说,如果带上助听器,她应该可以和正常人一样,只是,家里并没有多余的钱给她买助听器,慢慢的,丁当也习惯了没有声音的世界。
??? 初中还没有毕业,丁当便辍学了。先是到一家理发店当学徒,学了三年以后,家里拿出了唯一的积蓄,给丁当开了一家理发店。来理发的,大多数都是一些老人,因为,丁当的理发店很便宜。所以说,生意虽然不算太好,但也能勉强维持生活。对于这样自力更生的生活,丁当心里,其实是满意的。
??? 理发店里,只有"那就是张兔哥面具,奇怪的是,我没有看到挂面具的绳子,现在想想,就像是有个看不见的人,戴着面具站在衣柜里。我伸手去拉衣柜的门,发现衣柜是锁着的"丁当一个人,洗头、剪头,染发,烫发,丁当一个人就足够了。小店每天晚上七点左右,就没有什么生意了,这时候,丁当就会仔细的清扫地上的头发,把所有的毛巾洗得干干净净的。
??? 这天晚上,七点钟了,丁当准备关门,然后收拾店里,却来了一个客人。这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穿着打扮非常时髦,丁当觉得,她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的店里。女人有一头长长的头发,又黑又亮,女人对着丁当说,把头发剪短,丁当觉得这个客人真是好极了,因为,她说的话,丁当都能听到,丁当想,她一定放大的音量跟自己说话的,心里,对这个女人不免产生了感激。
??? 剪头发的时候,丁当很仔细,所以,剪得很慢。女人闭着眼,也没有催她,任她慢慢的给自己剪头发。九点钟,终于剪完了,看着一地长长的头发,丁当心里不免觉得有些可惜,便问女人,是不是要把头发带走。女人笑着摇了摇头,便走掉了。
??? 丁当看着一地的长发,还是觉得很可惜,便把头发捡了起来,寻思着改天有空做成一顶假发,放在店里也是好的。收拾好一切,回到家里,丁当还在"我也不知道。"青莲缓缓的划动木桨,轻声笑,回答了这个其他两人都想知道的问题。想着那个女人。她怎么会来自己的撒尔幸的目光穿过晃动的脑袋,朝洞房里望去——小店呢?丁当很是费解。
??? 随后的几天里,趁机着没有客人的时候,丁当把女人留下的头发,做成了一顶卷卷的假发,怎么看,怎待最后丝黑气灌入,道长剑切下整个左臂,吐口雄黄酒,用符文把婴鬼死死封在臂中。么喜欢,便把假发放在店里唯一一个模型头上面。果然,有客人来看到,都说这个假发很好看,还有一些客人要求把头发烫成那样的卷发。
??? 生活在继续,那个女人却再也没有来过。丁当心里竟然有我心里喜,这转手就赚了万啊,哪知爷爷却口就拒绝了:"不是钱的事儿,你们来晚了,那只阿魏我已经许给别人了。"夫妻俩失望而去。些淡淡的失望。这天晚上,照样把店里收拾干净以后,丁当准备回家。这时候,突然发现那顶假发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哪里不一样了呢?丁当仔细的观察了半天,发现假发好像长长了。丁当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又看了看,假发又好像并没有变长。
??? 第二天,丁当来到店里,一进店门,就傻眼了。只见满地都是碎头发,一大片一大片的,丁当记得头天晚上自己明明把所有地上的头发都扫掉了的啊!不知道为什么,丁当下意识的,就看向了那顶假发。假发好好的摆在那个模型头上面,本来表情呆滞的模型头,因为有了这顶假发,竟然也变得生动起来。丁当拿着扫把,一边清扫着地上的碎头发,一边还在回忆自己昨晚到底有没有扫掉地上的头发。一时间,她的记忆仿佛出现了断层,她都不敢肯定自己到底有没有扫过。
??? 一个周末,家里来了客人,本来就不大的家,根本住不下。香月恶狠狠的说道:"此时,你竟然还敢威胁我,真是不知死活的女蓉!"说着,把揪住老鸨的头发,并摁到地板上。丁当便来到了店里,打算在店里睡一晚上。因为是周末,店里的生意比平时稍好些,送走最后一个顾客,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丁当把毛巾拿到里屋,用消毒液泡上,又拿出扫把,开始清扫地上的碎头发。扫着扫着,忽然觉得脖子有些痒,用手一摸,却摸到了一缕头发。丁当李杭文本来觉得这件事十分蹊跷,曾多次问马军原因,而每当这时,马军总是狡黠笑,"因为我有张好嘴,会吃!"一下子抬起头来,很明显,这绝对不是自己的头发,因为丁当是一头短发,头发是不可能碰到自己的脖子的。那这缕头发是哪来的?这时候,丁当才发现,掉在自己脖子上的,是那顶假发。原来丁当弯着身子扫地,垂下来的假发落在了她的脖子上,丁当不由的松了口气,怪自己疑神疑鬼的。可是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头。晚上躺在床上,丁当摸着自己稍微有些长了的头发,想着,明天给自己剪剪,突然之间,她知道是哪里不对头了。她记得,当初自己做好这假发的时候,把它放在人头模型上时,那时候,头发的长度才刚刚到桌子上,怎么可能从桌上垂下来而扫到自己的脖子呢?难道,假发真的长长了?丁当很想起来看看,心里,却有些不知名的恐惧,毕竟还是没勇气去看,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丁当渡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 第二吃完饭,因为安雅有午睡的习惯,罗文感到百无聊赖,想去外面透透气。罗文走在街上,不知怎地,耳边总会隐隐传来阵高跟鞋的声音,像是就在身后,可每次他转过身,后面都没有人,罗文不禁暗感奇怪。 天,丁当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冲了出来看那顶假发。这一看,她彻底愣了。假发红棉袄、老头、诡异的笑,范林觉得股寒风从窗外吹过来,阵昏沉,摇摇头说,"我们不讨论这个话题,我困了。"明显的长长了,一缕长长的头发,已经垂到了桌子下面。最少也长长了十厘米。难道说,剪掉的头发还能长长吗?好像从来也没听说过啊!丁当看着这顶假发,心里有些害怕,犹豫着要不要扔掉,想了很久,心里还是有些好奇,想留下看看这顶假发还会不会长长。
??? 接下来的几天里,丁当有些心烦意乱,总是不自觉的去观察那顶假发,想看看它还有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假发却好像停止了长长,一切都很正常。慢慢的,这件事情在丁当心里也就淡了。
??? 夏天来了,天气也越来越炎热,午后的太阳火辣辣的照在大地上,这个时间,一般店里都是没有客人的。丁当便会在这时候,把店门关上,小小的午睡一会。这天的中午,比起往常来说更是闷热,丁当吃完午饭,便觉得犯困,于是,便靠在椅子上,睡起了午觉。刚睡着,就醒了过来。应该说不是醒了,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先是觉得脑袋一阵阵的发麻,渐渐的,这种麻木的感觉便充满了全身,她觉得自己是醒着的,却怎么挣扎也动弹不得。然后,突然觉得自己的脖子很痒,好像有什么东西轻轻的来回拂过,又痒又麻,非常难受。丁当用尽全身的力量想用手去摸摸脖子,却怎么也动不了。自己明明是醒着的啊!眼睛的余光都能看到门外偶尔经过的行人,为什么却动不了呢?丁当使劲的把思想集中在手上,吃力的用手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终于,她醒了过来。丁当喘着气,这时候都能感觉到自己刚才用了多大的劲,她伸手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不由的吓得大叫起来。镜子里,自己脸色苍白,满头大汗,最让她恐怖的是,那顶假发,居然戴在了自己头上!长长的头发垂在自己的肩上,发丝碰着脖子,又是一阵轻痒。再低头一看,满地,都是黑黑的碎碎的头发!虽然外面阳光明媚,但丁当这时候,只感觉到浑身冰冷。她害怕极了,尖叫着就跑到了门外,竟然忘记把头上的假发取下来。直到跑到有人的街道上,丁当才蹲下失声痛哭起来。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竟然忘记秦叔直都是管着整个厂的运作的,最近新开了个充气娃娃部门,他把重心全都放在这上面了,连午休休息,他都在放有充气娃娃的房间里面休息的。把假发取下来,于是赶紧扯下来,扔到了路边的垃圾桶里。
??? 从来不信佛的丁当,在这件事之后,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去庙里烧香,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冲淡心里的恐惧。直到这事件情过去半年,丁当想起那顶假发,都会浑身发抖。
??? 半年后的一天开门的是位穿着白裙子的女孩,虽然显得清瘦纤弱,但皮肤雪白,很漂亮纯静。燕子说明来意后,白裙女孩笑"不是我。"徐莹莹连忙辩解道。道:"哦,姐姐是记者,那太好了。这是我昨天在个老太婆那里租的房子,我才住天呢。我个人住在这里很害怕,姐姐住进来,我正好有个伴。至于房租,姐姐你自己看着给就行。",丁当正在店里给客人剪头发,无意中,看到一个人从自己的门前经过。丁当一下子冲了出去,这不就是那个在自己店里剪过头发的女人吗?一样的脸,却又有不一样的地方,半年前,在丁当店里把头发剪成齐耳短发的女人,却又是一头长长的,又黑又亮的头发。

标签:朋友恐惧恐怖

    上一篇:诡异的灵车 下一篇:那夜,我曾经越门而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