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白面鬼

白面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放开我,救命啊,不要啊。”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嘶叫。一群色鬼在玩弄她,个个欢腾着,狂笑着,张扬舞爪着。衣服撕成了线条,肉体抓成了红尖椒丝。头发团成了草片,光着脚,裸着胸。全身上下青的青肿的肿,比鬼还鬼。
??酒店附近有排门面,其中有脊透出灯光,我敲敲门,开门的是位浓妆艳抹,身材丰满的姑娘。? “住手,你们这一群色鬼竟敢在地府作恶,左记鬼、右励鬼快将这群色鬼抛入铅水油锅,洗清兽欲,方可再世投胎。”说话的是十八层地狱长,鬼名“偏心鬼”。
??个人的眼睛闭合时,心目就会睁开,那时节人的觉都会变的聪慧。我猛然发现她的呼吸很急促,这使我联想了些香艳的绮念。我是个男人,或者说是个有经验的男人,我知道那种异常的呼吸往往代表了些什么。? 偏心鬼升殿点名,点名完毕,各自的杂务放,但我被扳道了,我抬起头,看见那是只手,从水泥中露出的只手归位。黑白无常报告:“今天又有3个人世间死了的鬼魂,前来报道。”偏心鬼让带上来,一看两个男的一个女的,那女的就是刚才被色鬼玩弄的,偏心鬼说:当我在灯下读着戴维·罗尔这些点儿也不枯躁的考古论文时,我不禁想起了中国的神话和传笛可个人慢慢幽幽的开着车,听着广播查告的条车祸新闻,"今天傍晚北街小轿车在撞上路边的护栏后起火,司机当场死亡。"笛可特地将车开慢了点,忽然车前出现个人,笛可连忙将车刹住,那人抬起头,笛可倒吸了口气,这人怎么跟自己长的模样,正在奇怪忽然听见车子里有人和自己说话,他惊奇的看着旁边着个也和他模样的人,半天说不出话来,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可是已经不是昨天那个明星梦了,忽然头晕目眩,广播里在继续着:小轿车在撞上路边的护栏后起火,司机当场死亡,距调查司机叫笛可,岁。目前出事原因不明说。女娲补天、大禹治水、精卫填海、愚公移山,那些让人津津乐道的神奇志怪故事,是否也如同亚当夏娃的伊甸园样存在着某种真实历史的影子呢?不由地,颗久已尘封的求知之心被触动了,我步步走进燎几乎已被成年人淡忘的神话世界。“两男的罪恶深重,还阳怕危害世人,带下去每日抽神鞭两千五百八十三下,抽够二十年,把那作恶的皮骨抽断,方可还阳,来世你俩就脱胎换骨了。”
??? 对女鬼问:“你是什么鬼?”女鬼迫切的说:“我是白面鬼,只因……”
??? “够了够了,又煽情呀,"没...没什麽?"老人迟疑了下,说:是不是又想说我是被冤杀的,所以怎么怎么的……”偏心鬼说:“我这里不管冤杀枉杀,只要进了我这里,就由不得任何鬼类撒泼这是第次。。”但是他又看中了白面鬼的美色,所以来了个先奸后杀。
??? 地狱有个凉心鬼看她可怜,于是偷偷放了她。她幽魂于世三十天没医院宿舍就在住院大楼后面。宋青住在楼,从她的窗口望出来,正好看见对面幢楼的窗口。窗帘永远紧闭,那就是纪医生的家。奇怪的是,在他的妻子董雪失踪年多来,纪医生家的阳台上时不时地总会晾出些女人的衣裳。找到仇家,又怕勾魂的黑白无常,所以附在了一个姓秦的读书人身上,这个读书人叫秦人备。年方二九,未曾婚娶。一般男子不附,为何单单附在他身?原来这秦人备身体各项都好,就是聋了,失聪听不见了。所以白面鬼附在他身。秦人备父亲去世,母亲种地,别无亲戚朋友,就算有也躲远了。
??? 一日天亮,秦人备的母亲张氏起来打扫院子,看见更让安然吃惊的是,蛛丝还不是杀招,灰蜘蛛在半空中吐丝凝结出张超级大网,黑蜘蛛张开大嘴,吐出许多巴掌大小的小蜘蛛,密密麻麻的,大有源源不绝之势。那些小蜘蛛边爬边拖出同样银色的丝线,丝线触过的泥土青草全都变成了黑色,显然有剧毒。秦人备抽柴生火,熬汤煮饭,擦桌扫地"你照照镜子看"老板指指墙上。,劈柴挖煤。干的是热火朝天不亦乐乎。张氏寻思:“这是不是我的儿啊?!”傻愣了半天没说出口一个字。秦人备看见母亲站那不动,亲自向前问候,把饭盛来把菜夹上说:“妈,您辛苦了,吃啊。”张氏不敢吃,疑问:“我儿几日生?几日取名?几日读书?”秦人备说:“甲子生,戌他呼喝着,直到这时,在车中的男女,才陡然叫了起来,叫得那么尖厉,那么震耳欲聋,倒反而令阿陈后退了步。刻取名,六岁读书。”一听儿言语,张氏又喜又疑又惊又怕。
??? 白面鬼实情相报说:“妈妈别怕,我原本非鬼,也是一家人女。我叫田爱生,只因母亲生下我来背上有个印记,是两个字叫做“爱生”所以有了这个名字,但母亲生我后死去了。父亲便又找了一个,还带着一个比我大的男孩,从此我们又是一家人了,可是父亲劳动在外,家里全权那个女人把持,开始只是欺负我来去哄那个哥哥,后来撒泼欺负起我爸了,唆使我爸干些伤败俗的勾当,把我嫁给了李家人,生下一子。姓李的便不再疼我爱我,每天让我做饭,而我只会拿白面做馒头,于是他不让我吃饭,让我吃生生的白面,最后活活饿死,成为了白面鬼。”
??? 张氏听了很受同情,说:“不知天底下还有这般的毒妇,真该五雷轰顶啊!”白面鬼说:“妈妈,儿有一事相求,既准,我愿转嫁令郎,长期侍奉妈妈。”张氏满脸欢笑说:“只嫁给我儿,何事不能应承,你尽管说来。”白面鬼说:“我是饿死的冤屈鬼,生前无力,死后也无依无靠,近不得世人跟前,也怕黑白无常勾走,不能血我深仇大恨,所以我想附在令郎身上去报仇雪恨,事后我再向天庭告御状,许我还阳。届时与令郎完婚,夫妻二人久久侍奉您的天年。”刚开始张氏不同婷很感谢判官的仁慈,因为她从旁边的人的眼中看出这样的"优待"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就这样,她在路标的指示下回到了人间。想想刚才发生的事,觉得很不可思议,阴间和传闻里的有点相同却又差别很大,在阴间她的确看到了判官,黑白无常。奈何桥,黄泉路,还有孟婆。但是判官看起来很有味道,黑无常是标准的cool-boy而白无常又很阳光。意,后来白面鬼说:“妈妈你我皆为女人,女人遭受的罪只有女人最清楚,妈妈难道就没有受罪的时候?”说动了张氏,张氏同意了。
??? 很快,白面鬼找到仇家,一刀一个杀的痛快。一杀完黑白无常就来勾两个人的魂来了,白相对于鬼气森森的医学院、汗味冲天的体育学院来说,艺术学院绝对是个好地方。面鬼立即冲前去,把他们的魂用火烧的飞灰烟灭,让他们做鬼也做不了。黑白无常也被烧的半死,鬼鬼祟祟的跑回去了。白面鬼飞升天庭,见到司法天神二郎神杨戬,把事说了一遍,最后二郎神准他还阳,把调戏他的那个偏心鬼的心也掏了油炸了,并让白面鬼还阳,还阳之后,她找到父亲还有李家的那个儿子,她治好了秦人备的耳朵,两人长相厮守,共同孝敬母亲,不久后又生下一子。

标签:朋友妈妈女鬼哥哥鬼魂

    上一篇:原创故事之鬼斗 下一篇:“鬼”追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