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惊悚故事之我是如此爱你

惊悚故事之我是如此爱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
??? 又一次来到王汉家里,说只猫失望的身影,忽然令我心头酸。实在的,我真的不愿意面对这个王汉。眼看着离过年差两个月时间了,周围的住户都忙着收拾行李搬迁,只有王汉赖着不走,成为了这里的钉子户,让拆迁工作无法实施。冬天冷的不行,但王汉的小屋很暖和,特别是那一铺大炕,我特别想躺在上面美美的睡上一觉,但是,我是来工作的。
??? “王大爷,你可能是对拆迁结果不太满意。我也和上面领导反映过了。你的房子虽然面积小,但加上仓房,可以给你一间40平米小户型,从那以后,这个阿桃的事业就不行了,先是公司跟她解约,然后就是老公出轨,接着就是车祸,受伤,等等,反正就是不得安生。当我在见到她的时候,我发现她身上的小鬼已经不见了,她的气色显得很不好,似乎时日已经不多啦。你看怎么样?”我的语气十分平和。
??? 王汉往灶坑里又填了把把柴禾,抬起头,浑浊的双眼带着寒光瞄了我一眼冷冰冰的说:“我不搬。”说完,直接脱鞋上了炕,蒙上被子自顾睡觉了。
??? “王大爷,王大爷!”我叫了两声,王汉拿准了主意,他反而不怕了。束了束冠带,紧了紧背上的包裹,他走上了右边的山路。丝毫不理我。我无奈,眼睛在房间里扫了一圈,这间屋子有了四十多年的历史,又小又破,报纸糊的墙上挂着一个大相框,里面摆着十几张大大小小黑白照片,有一男一女的合影,也有女人单独的。
??? “王大爷,这是你和你老伴年轻时候的照片啊?我……”我话还没说完,王汉骨碌一下坐起来了瞪着眼,用手指着门外说:“出去,马上出去。”
??? 我灰溜溜的走出了王汉家里,心想:“以后不要再派我来说服王汉了。”抬头看,是旁边李大娘一家在欢天喜地的搬家,我热情的上前打着招呼道:“帮新家呢,李大娘?”
??? “可不嘛?”李大娘上前看着我问道:“老王头般了吗?”
??? 我摇摇头说:“来劝了好几次了,王大爷就是不搬。”
??? 李大娘摇摇头道:“那是他在等他老伴回来呢!”
??? “什么?”我有些不懂李大娘的意思。
??? “老王头的老伴啊,在三十多年前跟人跑了,老王头就受了些刺激,一直说老伴会回来的。这不,他每年都把炕新抹一次,就是为了老伴回来住的舒服。他不让拆迁,就是怕老伴回来找不到家。”
??? 我问道:“那他老伴是跟谁跑了?”
??? “听说是跟外地的一个木匠,叫沈壮。现在两人都不知在哪里。”
??? 听了李大娘的话,我却被王汉的故事深深感动了。一个六十多岁的男人,在又小又破的棚户区里等待着自己的妻子归来。
??? (2)
??? “你发什么寻人启事啊?疯了吧你。”同事小岩看着我在网上发的寻人启事。
??? “我这是在做好事。多感人的故事。”我看着自己写下的王大爷的故事,希望他老伴能看到。
??? 小岩充满疑惑的说:“那个年纪的人哪里会上网,你这根本就是白费。”
??? “也对啊,不过这样也就有着一线希望。”我对自己所做的事还是充满希望的。
??? 几天过后,我在忙着拆迁办的工作,来了一个电话,号码归属地是外地的,我心里正疑惑着,还是接起了电话。
??? “你是熊猫夏夏吧?我是周会,我看了你的帖子,觉得和我外公很像。”里面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 “喂?请问,你有什么情况要告诉我吗?”我心里阵阵激动。
??? 没想到,下班之后,周会竟然来到我单位门口,是个很阳光帅气的小伙子。他在外地工作,最近刚刚回来探亲。
??? “我姥爷就叫沈壮,后来和别人私奔了。”周会提到这件事脸红了道:“不太光彩的事,但我姥姥现在年岁大了,身体也不好了。正好我现在有时间,我觉得也应该找到我姥爷,免得给我姥姥留下遗憾。”
??? “你姥姥还在,太好了。我觉得应该去拜访她一下,这样或许能得到王汉妻子的消息。”
??? 周会的姥姥现在住在其他林业局,周末,我和周会一起带着水果来到了周会姥姥家。
??? “小会,有客人来了?”周会的妈妈看到我,喜笑颜开,估计是把我当做了周会的女朋友。“你小子,什么时候……”
??? “妈,我和夏夏才刚刚认识,来看看姥姥的。”周会把我领进屋里,一个老太太瘫痪在床上,眼睛浑浊不清。老太太看到我,似乎很惊讶,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 “奶奶你好。”我上前打着招呼。
??? “姥姥,夏夏想问一下姥爷的事情,她现在在帮王汉爷爷找老伴,我想咱们也可以找到姥爷的……”周会的话未说完,只见老太太睁大了眼睛,呼吸变得急促了。
??? “姥姥!”周会赶紧扶住姥姥,他妈妈慌忙进来见了情况给老太太吸上氧气,服下了速效救心丸,按摩着胸口。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妈妈让姥姥休息,把我们叫了出来问道:“你们跟姥姥说什么了?”
??? “没说什么,就说要找姥爷的事……”我没说完,周会妈妈立刻大怒,指着门口对我说:“你出去,别来我们家。”
??? 我一下子懵了,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 “妈,你这是干嘛?”周会劝妈妈坐下,妈妈一下子哭了虽看不清他的脸,但在望远镜的镜头中却仍仿佛打了个照面。。好半天,才抹着鼻涕道:“别提你那个挨千刀的姥爷了。”说完,小心的看看姥姥的情况,才缓和了语气。“那死老头,我和你姥姥,你两个姨妈,都恨的牙直痒痒。”
??? 我真想不到一个女儿竟这样说自己的父亲。
??? “你姥姥自从十七岁嫁给你姥爷之后,天天的挨揍。不光是她,我和你两个姨妈都天天被揍,连扁担、扫帚都打折过好几根了。你大姨的腿就是你姥爷给打折的,你看看!”周妈妈撸起袖子,露出几道年代久远的疤痕。“这都是他打的。后来,他跟着王汉的媳妇跑了,我们一家人也解放了,谁会管他死活,估计早遭报应了。”
??? (3)
??? 周妈妈还在哽咽着,周会把我送出门,有些不好意思道:“真是抱歉,我妈情绪激动了。”
??? “没事!”我轻轻笑笑,告别了周会。
??? 是妈妈来了电话,提醒我别忘了晚上家庭聚会。我拉长声说忘不了领头的"哈哈"大笑:"别逗了,你手上拿的就是死亡通知书,地府最有效的死亡证明哦。",赶紧跑去水果店买了水果。刚刚准备走,就听见不远处一阵吵闹声。我走过去一看,是一个男人粗暴着拉着一个女人的头发,拳头如雨点般的落在女人身上。女人哭着喊着的求饶,那男人打红了了眼不依不饶。周围一群麻木的看客,没有一个上前劝阻。
??? “助手!”我正义凛然的上前大喝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对准了我。那个男人恶狠狠的目光落在我光亮是从山下发出来的,山下大街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彩灯笼。黄同和妻子兴奋地往下跑,令人奇怪的是,张灯结彩的大街上,只有几个孩子在玩耍。个穿白褂,个穿黑褂,还有个男孩眉清目秀,却光着屁股。身上,我心里也打起鼓来,但表面上还是镇定自若道:“怎么可以打人?”
??? “妈的,老子打媳妇,要你来多管闲事。”那男人凶神恶煞的拿起一块砖头向我冲来。
??? “妈呀!”我扔下水果飞速的跑了起来,那男人在后面向疯狗一样追来,我跑过两条街却被一块石头绊倒在地。回头一看,那男人拿着砖头要向我砸来的时候,从旁边窜出一个人,身体弯成一个漂亮的弧形,手中的泥抹子向那男人飞去,那男人手鲜血淋漓,哇哇大叫。这时我才看清,救我的人正是王汉。
??? “王大爷!”我叫道,王汉一声不吭,捡起自己的泥抹子默默走了。
??? 警察带走了那个男人,我惊魂未定,去了爷爷奶奶家,一进门就哇的一声哭了。
??? “看你以后再多管闲事,怎么总也改不了这个臭毛病。”妈妈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心疼的落下泪来。
??? “多亏了那个王汉,王大爷了。真想不到他是个好人。”我啜泣着说。
??? “哪个王汉?”爷爷问道。
??? “平安街的那个,现在就他成了钉子户了,怎么都不肯搬迁。”我告诉爷爷。
??? “那是咱老邻居啊!哎!”爷爷叹了口气。“你小姑就是他媳妇跟人跑了那晚上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 “爷爷,你认识王汉和他媳妇?”我问道。
??? “嗯!老邻居吗!王汉搭炕的手艺特别好,他搭的炕又好烧,又保暖。他媳妇是山外来的,王汉对她特别好。但她好吃懒惰,天天什么活都不干,饭都不做,还总在王汉外出干活时候往家领人,没事还打王汉。”
??? “什么,打王汉?”我不敢相信,想想刚刚王汉的身手"这是什么、是什么?你是杀人凶手、你、还有你。"他的内衣兜里忽然闪着血光,阿亮挣脱束缚从他衣兜里掏出来几张凝儿的照片,随后又试图从人群中揪出那两个人、两个魔鬼。那个警察做贼心虚、眼看事情败露,仓皇失措间竟突然从腰间拔出手枪,先把向他走过来的两名同事击倒在地。,怎么可能是挨媳妇打的人呢。
??? “可不是吗?”爸爸接口道:“王汉对媳妇那是真好,言听计从的。后来他媳妇才跃居他上的,还动手打他,一般的大老爷们早就上手打她了,还能受她气?”
??? “小姑回来了。”堂妹喊道,我向门口望去,大伯、大姑、奶奶搀扶着小姑。小姑今天的气色很好,看上去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除了因为吃了太多药导致发胖的身体。小姑是我们全家人的痛,小姑小的时候特别漂亮,又听话,我和她长的就很像。九岁那年发了高烧之后就疯了。她是间歇性精神病,发病起来会打人的,但好的时候和正常人一模一样。她刚刚从精神病院被接了回来。小姑的回来让屋里的气氛变得沉闷了。大家都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生怕哪句话刺激到小姑。
??? “你这么讨厌!”小堂弟和堂妹打闹起来,堂妹扔了一个东西过去说:“打死你!”没想到这下子捅了篓子了,只见小姑发了神经,开始张牙舞爪。全家人上前打算将她制服,她的力气却比普通人大了一倍。小姑在家屁股还没坐热,就又被送回精神病院。
??? “小姑,我们改天再来看你。”我看着打了镇定剂的小姑,她的目光呆滞,神情恍惚,嘴里含含糊糊的说着一些话,好像是什么我不说,什么都没看见,我杀了你,让我心惊胆战。
??? (4)
??? 我们一家垂头丧气的回到家里,我突然想起爷爷说的王汉媳妇跑了和小姑疯是同一天的事,问爸爸说:“爸爸,小姑是怎么疯的?”
??? “我们一直也没弄明白她是受了什么刺激。小的时候,我们住在王汉家对面。那天你爷爷奶奶上班,你小姑发烧在家里养病,我们当时贪玩,都跑去电影院看着《中华儿女》,把你小姑自己扔在家里。后来雨下大了,特别大的雨,我们在电影院避雨,好晚才回有个人结伴走夜路确实也就没这么害怕了。我和王并排走着,也许真的是因为鬼节的关系;路上几乎就没有行人。只看到路边其他住户家中从窗户透出的微弱灯光和那蛐蛐的叫声。到家,你小姑就精神失常了。估计是发烧淋雨加打雷吓到了,满嘴的胡话,拿刀要砍人。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啊!”爸爸把脸埋在双手里,满是自责。
??? 我满腹心事的回到住处,室友小岩还没有回来呢!我坐在椅上,总觉得事情不这样简单,我吃哪儿补哪儿梳理一下事情的经过,王汉的老婆和沈壮的媳妇这两人都是受到家庭暴力,而且失踪多年杳无音信。而小姑就是在他们失踪的那天晚上发疯的,这里面有没有必然联系呢?我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
??? 只听床下有些动静,我走过去一看,小岩张牙舞爪的大叫一声钻出来。
??? “啊!”我惊恐的叫一声,狠命用拳头砸着小岩,小岩抱头求饶。
??? “跟你开个玩笑吗?”小岩委屈的说。“你怎么这副样子?”
??? 我把事情跟小岩大致说了。
??? “你是个活雷锋呢,你说你一个拆迁办的,操什么警察的心啊?”小岩转眼过了几天,刘桂花又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发火,扬起鸡毛掸子朝周百胜劈头盖脸地抽来,直打得周百胜夺门而逃。到了外面,周百胜悲痛不已,直接跑到前妻小梅的坟前,抱着墓碑哭诉起来。埋怨着。“别想了,咱们出去吃饭吧!”小岩拉着我出了房间。
??? “怎么好多天都没看到你啊!”我和周会通着电话。
??? “我姥姥去世了。”周会喊着悲伤。“还是没过去这个年。”
??? “别难过了。”我劝慰着周会。
??? “夏夏,你认识一个叫盛小梅的人吗?”周会问道。
??? “盛小梅?是我小姑。”我疑惑道。“你姥陆雅闻声而来,顺着张欣所指,瞬间乐呵了,月租,两室厅,有常年开放的蔷薇花美景,而且住户少,清净,这难道是大城市内的世外桃源?姥怎么会认识我小姑?”
??? 周会沉默了一会说:“姥姥临终前说出了这个名字,说她是无辜的,好可怜,我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 我断定,小姑的疯和王汉妻子出走一定有着联系。
??? 为了不影响拆迁任务,拆迁办决定趁半夜将王汉抬出来,然后将王汉的房子推倒,这样就可以按时完成棚户区改造。
??? 这天夜里天格外的冷,我浑身上下不住的打颤。其实我不愿这样做的,王汉和我爷爷家是老邻居,又帮过我,但上级领导的命令,我也没有办法。男同事跳进王汉家的院子,打开了大门。我和几个男同事一起撬开王汉家房门的窗户,跳了进去。王汉在一盏昏暗的灯下抹炕,他身上、脸上都沾满黄泥,在灯光照射下,显得有些恐怖。
??? “你们来干什么?”王汉问道。
??? 几个男同事相互看一眼,上前去抓王汉。别看王汉是个干瘦的小老头,力气却出奇的大,手中拿着抹炕工具与几个男同事扭打在一起。几个同事被他的泥抹子划伤。我在一旁已经吓傻了,不知该进该退。一个同事被推开,直接撞在我身上。我倒在王汉刚刚抹的炕,沾了满身的黄泥。看着旁边的炕,顿时小岩从我床底下钻出的画面涌现在脑海之中。我似乎感受到了什么,颤抖着手,去掀开那炕席。一点一点的,炕席被揭开,那一个个炕洞里,黄泥和土的混合物里,露出森森的骨头,被常年的烟熏的发黑。
??? (5)
??? 王汉年轻的时候,是优秀的搭炕师傅。从小在家庭暴力中长大,十五岁就外出干活养活自己,三十多岁才娶上媳妇。从小看着爸爸打妈妈长大的王汉,下定决心,以后绝对不会打媳妇一根手指头。王汉的媳妇是外地来的,没什么亲戚,作风也不太好。嫁给王汉之后,开始还好,后来就原形毕露了。不论王汉干活多累,都要自己做饭吃。王汉对这个媳妇疼爱有加,连重话都不说一句。渐渐地,媳妇就蹬鼻子上脸了,见王汉好欺负,开始生气的时候拿王汉当出气筒,甚至还上手打王汉,邻居看不惯,上来劝阻,会遭到破口大骂,后来谁也不敢来劝。媳妇越来越过分,有一天王汉回家,竟然看见一个男人在自己家里,那就是沈壮。王汉大怒,将搭炕工具扔到两人身上,被两人揍得鼻青脸肿。而后媳妇更加放肆了,甚至不让王汉吃饭。
??? 王汉忍着一腔怒火继续干活。一天到了一个女人家里,那女人眼眶乌青,伤痕累累。王汉看到墙上的照片,知道这是沈壮的家里。聊天过程中王汉得知,女人每天都挨沈壮的揍,还有三个女儿,也逃不掉,大女儿甚至想杀了她爸,被她爸打折一条腿。
??? “有什么真想杀了他。”女人目露凶光,看着王汉一下一下的抹炕。
??? 那是《英雄儿女》上映的那天,还下着大雨。王汉和女人在家里的仓房埋伏好,等待着时机。两个狗男女拿了电影票要去看电影,王汉将泥抹子飞向那两人,把沈壮的手割破了。
??? “敢打我。”受伤沈壮恼羞成怒,把王汉揪过来一顿的胖揍,女人急了,拿起锄头一把向沈壮的头砸去,鲜血涌了出来,几人都吓傻了。王汉当机立断,用泥抹子一下一下的砸到沈壮的头上。
??? “杀人了,杀人了!”媳妇慌忙要跑,被沈太太拉住。王汉满身鲜血的走向媳妇,媳妇一下子跪在地上求道:“我跟你以后好好过,再也不这样了。”
??? 王汉并没有想杀她,但想起曾经受到的耻辱,情不自禁握紧泥抹子,弯着身体将泥抹子扔过去,泥抹子劈进媳妇的头。他气喘吁吁的抬起头,看到杖子外边一双眼睛惊恐的看着院子。她发着烧,想出来找哥哥姐姐,却看到了这杀人场景。
??? “盛小梅?”王汉走过去,盛小梅呆呆的看着他,一动也不动。沈太太也走了过去。
??? “你记住,你什么都没看到,记住了吗?否则的话,杀了你。”王汉恶狠狠的说。沈太太把呆若木鸡的盛小梅推回家里,回到王汉家,看着满地血肉模糊,也呆住了,不敢相信自己和王汉做了什么。
??? “快,快!”王汉和沈太太哆哆嗦嗦把尸体切成块,放进炕洞里面。做完之后,两人都"好吧,小娟,我听你的,你照顾好自己,我走了。"就在林宇刚要出大门的时候,他的心里越想越不对劲,他觉得杜小娟今天的举止有些说不上来的奇怪。于是他的手快如闪电样的触动了房间里折电源开关。就在那刻,林宇彻底被眼前的幕惊呆了。他很后悔为什么没有听杜小娟的话。是一阵呕吐。
??? 瓢泼大雨洗刷了杀人的痕迹,盛小梅疯了,王汉媳妇跑了成了平安街最大的新闻。没有人替王汉惋惜,觉得那样的媳妇要不要都没有用,只是可怜了盛小梅,好好的一个女孩怎么疯了呢。
??? 杀人之后的王汉和沈太太都对此事守口如瓶。王汉性情大变,开始沉默了。他时而在想,自己是否真的将媳妇杀死了,他经常扒炕,看看媳妇在不在里面。他常常在深夜里对着那熏黑的骸骨嚎啕痛哭。
??? 警察来的时候,王汉齐整的躺在炕上用泥抹子割腕自杀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竟然有些难过,其实王汉只想有个温暖的家而已。那女人如果跟着他好好过日子,他们俩的生活会很美满。但是如果王汉能勇敢的离开女人,自己出去过日子,又会是一个结局。不管怎么说,我还是相信王汉是爱媳妇的,只是这种爱小美很奇怪的问我:"昨天晚上我去灌木丛里方便的时候,你怎么不等我,自己个人先走了,我找零好久呢?后来我在学校的锅炉房那边看到你正在死命的用双手勒着自己的脖子,真的好可怕。

标签:老婆朋友同事堂弟

    上一篇:“鬼”追魂 下一篇:我的梦鬼经历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