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都市地下铁

都市地下铁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梁宋每天乘坐地铁上下班,来回要花去三个小时。
??? 这个城市,外来人口如潮涌般而来,他们渴望在这里闯出一片天,所以怀揣着自己的梦想,在城市边缘租住一间小小房间,每天迎着骄阳,跨越大半座城市来到最繁华的金融中心,在一座座高楼中无数黑白色格子间后开始了自己的闯荡。所谓闯荡,不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对着电脑屏幕的机械重复。于他们而言,上下班的路途,披星戴月,是要耗尽身体里大半精张梅没有给予电话那头肯定的回答,现在,她只想安静地过自己的生活,什么事她都不关心。她看着正在看电视的孟"过了几天,他突然收到村委会通知,说有位房地产商买下了村里很多地,每个人都可以得到大笔赔偿金。丁志伟拿到赔偿金之后,在镇上开了家酒店,日子很快过得红红火火起来。而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那老人教给他的方法都是真的。"刚,露出了欣慰的笑。力的。
??? 梁宋每天早晨五点半起床,匆匆洗漱一下便需去赶地铁,晚了不仅要和人潮做肉身搏斗,还要在地铁车厢里cosplay沙丁鱼罐头,那滋味儿可真是不好受。但到了晚上便会好上很多,梁宋经常加班,常常坐末班地铁回家,那时的地铁上便没什么人,他靠着座椅玩儿玩儿手机,或是睡上一觉,也就到家了。
??? 临近年关,是他们公司最忙的时候,这天,梁宋精疲力尽上了地铁,刚挨着座椅便昏昏沉沉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他忽然惊醒,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呵!倒是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方才上地铁的时候,车厢里只有寥寥几个人,可现在却是满满当当,大多是和他年纪(川这边管神婆叫观花婆)这个观花婆在附近非常有名,正好和她亲戚认识,那天在她亲戚在串门。结果这个观花婆见到她就说,她命中注定无子。当时吴遥的妈妈就笑了,我都有个儿子了,怎么会无子呢?观花婆说:不对,我看你命中只有个女儿。差不多大的,看起来也是刚加完班,一个个面露倦容,没有什么生气,所以这时的车厢,很是安静。
??? 这还是梁宋头一次在末班地铁上见到这么多人,他抬头看了看报站牌,才走了七八站,他也不过才睡了十几分钟,等到终点站他的家,还要好久。
??? 梁宋打算再睡上一觉,就在这时,旁边有人拍了拍他:“小伙子,别睡了,小心坐过站。”
??? 梁宋回头看去,是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头儿,面目慈祥,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 “没关系,我到终他笑得更邪恶了,说,这口井在几天前,忽然就开始冒热水了,很烫,他们开始不敢喝,但是渴啊。祖先有教诲,要饮鸩止渴嘛,所以他们就冒险喝了这水,很甜,很好喝。点站下,坐不过。”梁宋回答。
??? 老头儿却摇头道:“年轻人,就是不爱听劝啊!”
??? 梁宋心里生出反感来,小声嘟囔:“你谁啊,管我?”
??? “我自然是管不了你的,也没想管你!”老头儿说:“看你的样子,是外地人吧?大学毕业后就留在这儿工作?几年了?”
??? “上学四年,毕业四年,八年了。”虽不情愿,可老头儿眉目间不经意透出的威严还是让梁宋老老实实回答了。
??? “八年……嫩得很呢!”老头儿说:“这城市里传说挺多的,你晓得吗?”
??? “传说?”梁宋一听,忍不住笑起来:“您一把年纪了,还信这个?”
??? “你懂什么!传说传说,口耳相传,百家言说,都是有根据的,你别不信!就说现在咱们坐的这趟地铁,也是有说头的!”
??? “说头?有什么说头?”梁宋也好奇了起来。
??? “也就是本地少数年长的人才晓得的!”老头儿眉毛挑了挑,很是得意的样子:“这里的地铁在每晚十点末班车运营结束之后是一定要再加开一班的,这个你晓得吗?”
??? “怎么可能!”梁宋不信:“从没听人说起过!”
??? “所以说只有本地少数年长的人才晓得的嘛!”老头儿说:“这件事情很秘密的,不能让太多人知道,否则知道的人多了,就没人敢在晚上坐地铁了!”
??? “为什么不敢在晚上坐地铁,难不成还闹鬼啊?”梁宋自觉可笑,说着便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 谁想老头儿严肃地拍了拍他:“嘘!别笑!就是闹鬼的!”
??? “哦?那您就给我讲讲,怎么个闹鬼法?”
??? 老头儿向梁宋凑了凑,悄声说:“当初修地铁的时候,修到一半,修不下去了,因为有一段路修了塌塌了修,几次三番,像是陷入了怪圈。后来工人们也都嚷着要罢工,说是一下去开始"那你看着我的眼睛,有没有想到什么,还记得你我初遇之时发生的事情吗?"干活,就能听见哭声,幽幽的,太哀怨,听得人胆战心惊,谁还敢在下面待着?后来找专门的人来看了看,说是修地铁的动静太大,惊动了地灵,地灵被吵醒,恼羞成怒,所以才阻止了地铁的修建。只要向地灵诚心道歉请求原谅,这事情便能解决了!”
??? “可是怎么向地灵道歉?”梁宋好奇问。
??? 老头儿指了指窗外:“在每晚十点末班车运营结束之后加开一班地铁空车往返,这便是向地灵的道歉。”
??? “空车往返?”梁宋有些不解。
??? “这还不明白?咱们地上的人不老老实实在地上呆着,在地下打洞,逾了界,毁了地灵的家园,那就该补偿。你真当是空车往返啊?那是让地灵坐着地铁,到他们想去的地方呢!”
??? 老头儿说这话的时候,语调压得更低,恰好地铁里的灯忽然一闪,吓得梁宋一个激灵:“您这鬼故事讲得还挺逼真,吓我一跳!”
??? “就知道你不信!”老头儿摇摇头,向他凑得更近了些,几乎贴到了他的耳朵上:“小伙子,都这么久了,你没有发现,周围一点声响都没有吗?”
??? 他这一说,让梁宋彻底僵住,是啊,地铁里挤满了人,为什么一点声音都没有?梁宋偷偷向周围瞄去,只见一双双眼睛全盯着他,空洞无神,没有瞳仁。
??? 简直毛骨悚然!
??? “想活命的话就别叫!”老头儿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把梁宋已经跑到嗓子眼儿的尖叫硬生生给逼了回去。
??? “也是你倒霉,一觉睡过了站,终点站的时候不下车,又跟着地铁跑了一趟,现在可是十点三刻,运送地灵的专线啊!”
??? “那,那,那您呢?您明知道这趟车要运地灵,怎么还来坐?”梁宋吓得连说话都结结巴巴。
??? “我?我一把老骨头,将入土的人,还怕这个?”老头儿嘿嘿一笑,靠在椅背上,颇悠闲的模样:“小伙子,听我的话,闭上眼睛,不要动,乖乖等车到站,你就安全了。”
???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回梁宋心服口服,乖乖听话闭上了眼睛,可心里还是怕得要死:“这,这地灵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 老头儿哼了声:“什么玩意儿?你们年轻人把它们叫做鬼,可我们叫它们魂灵。自古以来,咱们老祖宗就讲究入土为安,人死了,埋进土里,便安息了,所以人的魂灵就居住在土地里,可现如今,地上建城市,地下挖隧道,哪儿还有魂灵居住的地界?所以他们四处游荡,怨气在身,吓着地上的活人,就叫闹鬼!快过年了,他们无家可听说撞人的是个女人,撞完人她跑了,没跑出多远,车就撞上了柱子,她当时就死了。"归,这怨气就更强烈,你在这个时候撞见他们,也活该你倒霉!”
??? “求,求您老救救我!”梁宋紧紧抓着老头儿的胳膊,像抓着一根救命稻草。
??? “看你这胆小的模样,真跟我儿子一模一样!”老头哈哈笑道:“以前我跟他一起坐地铁,说起这事儿,他也是一脸不屑,从来不信,嚷嚷着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非要亲眼见见地灵才肯信,好几次要偷偷混进来坐这趟专线,尖叫声声传来,院子里的几个人仰头看去。只雪白的长毛猫站在屋顶,身体比般的猫大很多。白猫的眼中幽幽闪着绿光,死死地盯着姚阎王,白色的长毛随着风飘动。还好我把他拉住了……”老头儿说着,眼神里透出些许落寞:“你们这些年轻人,心气儿高,天不怕地不怕,总跟我们老人对着干,可我们活这一大把年纪,什么苦都吃了,什么邪门儿的事情都见了,唠叨得多,也是为了你们不走弯如果阿飞直是小阿飞——可惜没有如果。阿飞越做越大,黑道,也是职业的种啊,也有职业操守,也有规则,也有优胜劣汰,也有加官进爵,不过是血腥残酷的。路啊!”
??? 这话听着有些伤感,让梁宋想起了他的父母,他之所以毕业后不愿回家工作,也是厌烦了父母的唠叨,说起来,因为工作太忙,他也有两年没回过家了,眼看着就要过年,他是不是该跟领导请个假,回去看看他们?
??? 正想着,忽然感觉到一丝冷意,他禁不住打了个喷嚏,突然间,听到了呜咽哭声。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幽幽飘荡在地铁车厢里,渐行渐近,有浓浓的哀伤弥漫在四周,逼仄得人喘不够气来。
??? 梁宋偷偷掀起一丝眼皮,看见方才车厢里各种姿势站立着的人们,统统面向了他,空洞无神的眼睛里,淌出泪来。那呜咽的哭声,竟是他们发出来的。
??? “该回家了……”他们说:“来,我们带你回家……”
??? 地铁车厢里的灯光开始明灭不定,周围的身影纷纷向他涌来,无数伸长的手臂像是要把他拽入无边的黑暗中去。
??? 他吓得几乎跳起来,就在这时,眼前忽然传来一阵温暖,老头儿的手覆盖住了他的眼睛,苍老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声道:“别怕,孩子,就要到站了,你马上就可以回家了。”
??? 也是奇怪,这老头儿的声音让人心里忽然安定了下来,梁宋重新闭起了眼睛,感受着老头儿手上的粗糙,和幼年时父亲抱着他的感觉,一模一样。
??? 这老头儿究竟是什么人?地灵为什么不去抓他?能"我的老婆和孩子今晚要回来!我怕他们找不着家,那是给他们指路用的。"在这趟特殊班车上来去自如,难不成他也是……
??? 梁宋心上一惊,颤抖着声音,问:“你,你究竟是谁?”
??? “我?你不记得了吗?我是……”"啊!不好,看我多大意?我得赶紧寻找些干柴,燃上堆篝火,免得被野兽伤害。"于是赵建东他没有向着山上寻去,而是向着山下起了步,他是寻找些干柴。"啊!"声惊叫,赵建东他摔了个大前趴,赵建东伸手去摸,他开言道,"我当什么,原来是,截树木把他绊倒,是谁解倒这粗树木没有搬回家去?放在这里绊人?"他说完跨过燎截树木又向前寻找干柴去了。
??? 老头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呜咽的哭声淹没了,夹杂着车厢里响起的报站声音,终点站到了。
??? 梁宋几乎是狂奔出了地铁,可车厢外却不是站台,四处黑洞洞的,唯一的光明便是墙壁上跳动的火苗,那火苗,是青色的。
??? 周围人潮往来如梭,向着一个方向而去,不远处有喧闹声,像极了头顶的繁华人世。
??? 这是哪儿?
??? 梁宋回头,看见地铁重新启动,原先拥挤的车厢变得空空荡荡,只剩下那个老头儿,站在车门边,对着他微笑。
??? “孩子,去吧,我也只夜晚,顾云无心睡眠,她躺在床上,捧着自己女儿的照片,此时,她儿子蒋小文推门进来了,他看着自己妈妈说道:"妈妈,姐姐应该不会有事的,不要担心了。"能送你到这里了,走好……”
??? 地铁缓缓驶出站台,老头儿的容貌渐渐消失在黑暗中,梁宋仿佛看见了他苍老的脸上,有淡淡的泪痕。
??? 他好像知道这老头儿是谁了!
??? “爸!”梁宋随着地铁狂奔、夜魔,痛哭的声音回荡在站台上,久久不曾散去……
??? “X城晚报15日讯,今日上班早高峰,我市地铁站发生惨剧。一男子为赶地铁,不幸被夹在安全门中间,地铁启动导致该男子当场死亡。目前男子尸体已被家人认领。据悉,该男子是Y城人,在我市工作,本已将父母接来我市一"有灵性的东西戴个挺好的,最起码能挡挡灾!这种事儿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世道这么悬,谁能说的准啊!"他见我接话,到是来了精神,摆出副准备长篇大论的架势。同过年,不想发生如此惨剧。地铁站工作人员表示,临近年关,请广大市民注意出行安全,不要在地铁车门快要关闭时强行挤入车厢。”

标签:大学手机邪门尸体

    上一篇:原创经历之诡宅 下一篇:新聊斋之三眼儿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