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僵尸镇

僵尸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我叫李香兰,别因为名字就以为我是女人,其实我是男的。中国有给孩子起歪名和给男孩起女孩名的习俗,我爹没给我起名字叫“狗剩”或者“如花”,我都已经老高兴老高兴的了!
??? 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具体在什么地方,我说了你也找不到。因为那个地方早就被社会和谐掉了,或者用一句文绉绉的话说,就是已经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了。但当她还在的时候,她的本名叫做玉溪村,不过这个名字远不如她的歪名来得响亮,方圆几百里之内的人都知道,在群山环绕之中,有一个神秘而恐怖的村落——僵尸镇!
??? 在这个小村中,每家每户都要日夜不停点着一盏灯。灯芯在莲花形的玻璃盏中,灯油里浸着道符,这灯叫做引魂灯。这灯不能灭,因为灯一灭。僵尸就会失去控制,而在僵尸镇中人人都要点引魂灯。
??? 养僵尸是我们村里的习俗,不知道是哪位老祖先留下来的,只是传说有个道行高深的道王传给了我们能让尸体不腐,以及控制僵尸的办法。至于具体情形就无从考究了,谁叫这位老祖先一不留个《九阴真经》让我们练练,二不开道观让我们看看。过了千八百年。谁还记得他是个什么来头?
??? 在我们村子里富不富有标准,不是看身上是不是穿着绫罗绸缎,也不是看午饭后嘴上有没有油,而是看谁家里的僵尸多,谁家里的僵尸强。我们可不是把僵尸当摆设。它们有很大的用处,虽然它们不能思考、身体僵硬、只能蹦跳,但是它们同时也力大无穷、不知疲倦、不怕伤痛。设想一下,有这么几个僵尸站在村门口。有谁敢打我们村子的主意?当然,僵尸对我们来说不止是看门所用,山上种树、路边耕田、打井开山、拉车拎包,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而最为刺激的就是我们独创的一种竞赛——尸王争霸战,每到逢年过节我们就会摆开擂台各家将自己的参赛僵尸领到台上搏斗,胜利的就获得“尸王”的称号,而其主人将有大笔奖金。每次看着比赛的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挖了陆小凤、楚留香这样生前是大侠的人的坟,把他们做成僵尸那一定很厉害!不过,村里僵尸的主要来源是我们自己人的尸体,活着的时候由僵尸来为我们服务,小贤猛地想起对面家人前几天去旅游了,黑衣人定识破了自己的诡计,前来索命了。死后就被做成僵尸为活着的人服务,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的习俗。
???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些人到我们村里来买僵尸,用途我们不去管,反正是天价卖出,且货物出门概不负责。不过我们会随尸赠送一盏引魂灯和一包散尸丹,引魂灯定尸,散尸丹散尸。如果引魂灯不小心熄灭了,或者因为什么其他原因僵尸已经不再昕话的时候,就用散尸丹扔向它,这样僵尸就会马上被散尸丹吸走尸气。
??? 我是个道士,从小就跟着师父学习养僵尸和炼散尸丹,这也算是子承父业吧。说到道士,道士和和尚都是出家人,本不应该结婚,更不应该有孩子。可惜我娘偏偏就是那么一个倾国倾城、闭月羞花的美人,我爹就这么一下把持不住,于是失身了,当然生我的还是我娘。后来大概我在三岁的时候,娘就抛弃了我们孤儿寡父走了,我真的不怪我娘,因为后来知道了。跟着我爹生活。那是整天离不开僵尸,还一三五吃素,二四六画符。这样的日子谁也受不了啊,但我毕竟还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坚强地赵猛低下头,无意间看了看在坐在炕下玩耍的小儿子,心想:"唉,现在不光吃不上肉,还要供养着这两大个"活肉",真是扫兴。咦,等等,肉?生存下来了,真不容易啊!
??? 师父,也就是我爹,因为僵尸镇中风住了,只见对面的树遥了个不停!其他地方都没有动,只是树叶子沙沙的响着!大约有、分钟吧!我的汗毛不在树立,狗叫了两声! 听到枪声,几个附近的村民是看庄稼的,就过来问我什么事! 我把刚才的经历告诉了他们,他们脸色马上就变了! 很可惜,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晚时遇到了什么!很奇怪,但也有些后怕!没有人比他养尸的水平更高了,所以门下弟子众多,我只是其中一个。虽然每天和师兄弟姐妹们一起跟着师父学习,但我并不是师父最得意的弟子,而且他总说我不务正业,有时间搞乱七八糟的发明,都不如帮他将药材揉成团好炼散尸丹。在众多弟子中,有一个叫董清风的,无论养尸、炼丹、画符,还是剑术,样样都学得师父的精髓。不过,他并不知道。师父教徒弟都要留一招,这绝对是真的。养尸散尸的真正奥秘《僵尸密典》。爹是不会外传的。而我私下已经悄悄地学会了。
??? 我可没心情去想那个什么清风,同门师妹中有个叫菱儿的,长得那叫一个漂亮啊,大雁飞过她家房顶都噗啦啦掉下一堆来。咱个子不如那什么清风的高,本事不如那什么清风的强,长相虽然多随了我娘,但估计她更喜欢充满阳刚的那种,反正她和清风是一对公认的才子佳人。但在我的脑海里永远保存着一段记忆,有一次我爬到树上去为她摘果子,她扬着头看着我,那时她脸上的微笑如此明媚娇艳,起码我知道,她并不讨厌我。
??? 出售僵尸是我们村最主要的经济来源,而我制作的僵尸却总是大爆冷门卖得最好。原因很简单。我就是——不走寻常路。别人的僵尸只会跳,我的僵尸就会稳稳当当地走:别人的僵尸双手伸平直楞楞,我的僵尸双手就能放下很自然,别人的僵尸浑身僵硬,我的僵尸就柔韧有弹性。虽然有很多人问我,这是不是我爹教给我的独门秘方,我都是一笑而过没有回答。别说他们,就连我爹都很奇怪,为什么我能做出这样的僵尸来。其实我不过是一直在发明创新罢了,比如有人刚死。我就在将尸体做成僵尸之前充分活动他的身体,再加上我自己制作的丹药,等做成僵尸之后,还要不时的用摄魂铃控制着它,左三圈右三圈地活动。久而久之,我的僵尸就变得更加好用,更加像活着的人了。不过就算生意再怎么火暴,僵尸再怎么供不应求,有一具尸我是绝不会卖的。他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莫林子。十二岁那年他得了急病,死之前他拉着我的手说要我亲手将他做成僵尸,就是死也要继续和我做朋友。于是,林子就以僵尸的模样陪伴我度过了很多年。
??? 大概是在我十六岁那年,村子里发生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我的一个师兄触犯了禁忌擅自用活人做出了吸血尸和风化尸!外人不明白其中的利害,但只要是僵尸镇里的人都知道,这两种尸乃是僵尸中之王者,僵尸本就是鬼怪,本就不该留在人间,而我们偏偏要他们为人服务,一般的僵尸还好控制,但尸王就很难了。吸血尸和风化尸刚刚出世就毫不留情地抓住了我师兄,一个吸血一个吞阳气,师兄很快就变成了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
??? 两只尸王横行乡里。乡亲们都拿起自己手中的摄魂铃,操纵着僵尸们抵挡尸王的攻击,可是普通僵尸哪里是吸血尸和风化尸的对手?霎时间。整个僵尸镇中尸横遍野、哀号漫天,空气中弥阴德,隐德,荫德。有生气的阴气就是德气。慈和忠孝谦卑自辱,知廉识耻先意问讯,循良贞谨清洁义让。这种隐晦自己,光显别人的德气,也是阴气。道术以形物改命的危险处,就在于"德不配位,必有灾殃"。漫着血腥味。
??? 吸血尸向我冲来。情急之下手中的摄魂铃被甩到地上,保护我的僵尸们的动作也在一刹那停了下来。来不及捡起地上的摄魂铃了,我跌倒了下去,眼看就要成为吸血尸口两岁时的天,乳娘抱着我,突然发出声怪叫。她发现我的眼睛是蓝色的,确切地说,是我的左眼。中的美餐。突然一个身影挡在我身前,是林子!
??? 林子用他那紫青色的指甲紧紧地捏住吸血尸的喉咙,回头望着我,他的眼睛中闪烁着光芒,张着嘴,喉咙里却发不出声音。我知道他想说什么,真的知道,可是我实在不忍心丢下他一个人逃走!吸血尸的力气比林子大多了。我眼睁睁地看着林子的指甲和手指都被吸血尸给掰断了,那早已死去的身体不会有痛苦的感觉,但我的心中却在流血。林子没有退缩,他用没了手的胳膊紧紧地抱住吸血尸的腰,他的嘴角挂着一丝笑容。他要上学了,传说学校毛厕经常闹鬼,很多人不敢进去。的眼神中充满恳切,本不该属于死人的眼泪,正从他脸上一滴滴滑落……我悲伤欲绝地大吼一声,站起身子,没命地逃走了,我听得见身后吸血尸的怒吼和锋利的指甲撕裂皮肉的声音。
??? 我逃回爹身边,他正在准备黄泉水葬式,这是唯一能消灭吸血尸和风化尸的方法。要将那两个尸王生前的衣物放在特制的小船上,船身内贴满道符,外用朱砂写上经文,船中立着招魂帆,让这船随着玉溪自东向西流去,就可以驱散二尸的尸气。不说到这里,我都快忘记僵尸镇本名玉溪村了,这条溪溪水清澈无鱼,蜿蜒流经村子,却一路由东向西而去。
??? 准备这些东西并不麻烦。最棘手的是。要想完成这个镇魂仪式就必须要将二尸引到玉溪旁,那二尸速度极-陕、力大无穷。引领者必然生死悬于一线。但我不怕。我恳求父亲让我来做,没有一个父亲是不疼爱什么样的人会收到别人送的纸扎花圈,什么样的人晚饭是水饭和蜡烛?答案是没有人。鬼才会收到花圈,鬼才会吃水饭和蜡烛!儿子的。他宁愿自己去。可我对爹说,我是要为我的朋友报仇。为一具死尸报仇也许别人都会觉草娃娃不知何时被放到了我的床上,枕着我的枕头,睁着大大的眼睛。目光空灵而忧郁。得可笑,但对我来说,这却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愤怒和悲伤。就算死也要为林子报仇。父亲抚摩着我的头,答应了我的请求,并说我将来一定会成为最好的僵尸道人。我接过爹的摄魂铃,驱使着我的和活人一样会跑会跳的僵尸。又特地在它们身上洒上一些猪血,以便引诱二尸。
??? 村子里的人都回避到村外山中,二尸正在村中吃牲畜的尸体,草垛中似乎有东西在微微颤抖,吸血尸用爪子猛的将草垛打翻。里边躲着一个七、八岁的红衣小女孩,正在抱着头瑟瑟发抖。眼看小女孩就要被杀掉,两张道符飞来,正贴在二尸的额头上。我知道那符撑不了多久,连忙抱起女孩逃跑。二尸尸气太重,又喝了血吸了阳气,道符刚贴在头上马上就被烧掉化了灰烬。被人这样捉弄他们怎肯罢手,"请问怎么才能去大学啊?"下了火车马上又要乘坐公共汽车,看了半天车牌都没找到东华师范大学,范林有些着急了,自言自语道。他们记得那鲜艳的红色衣服,一路咆哮着追赶过来,一直追到玉溪边。它们扑向那红衣女孩,将她撕了个粉碎,可没想到那不过是我养的一个僵尸罢了。
??? 一见送灵船与船上自己生前的衣物。风化尸瞬间被吸去了尸气倒在地上变成普通的尸首,而吸血尸趁被风化尸挡住的机会逃离了。送灵船已经随水流飘远,如果不在夕阳西下之前将吸血尸引到船边,这次做法就失败了,要是到了夜晚,那吸血尸再吸收了月亮的精华可就真的所向无敌了!
??? 同门师兄弟们都一起出动四处寻找吸血尸,我却没有一起去,因为我知道更有效的方法,爹传给我的《僵尸密典》中有一段引尸术,通过特殊的咒文可以引来指定的 僵尸。我测量了玉溪水流的速度,以及如果能顺利完成引尸术所需要的时间。计算好之后,我在恰当的溪畔设下了法坛。
??? 引魂灯火点燃,摄魂铃声响起,咒文在口我轻轻地抚摩着这只来历不凡的手镯,看着它青绿色中漂浮着朵朵白云中隐隐约约中透出丝丝血丝。想象着它不平凡的经历,有种莫名的感触。我伸出手指,想要把它套进我的手腕上去。中,宝剑于手上。阴风呼啸而过,妖气弥漫其中,吸血尸被我的法力引来了!它蹦跳着慢慢向玉溪边靠近,我放下手中的剑,拿起摄魂铃,口中念着法诀。将它带向溪边,目力能及的地方已经可以看到送灵船上白色的引魂帆了。
??? 可就在即将完成的一瞬间,师兄清风也找到了这里。在他一惊之下,我的咒语停止了。吸血尸清醒过来,它锋利的指甲插进了我的胳膊,就在它要咬断我的脖子的时候,送灵船刚好经过了,及时吸走了尸气,我才得以活命。虽然伤势比较严重,但是好在我命大,在糯米和药缸里泡了个把月之后便可以下地了。
??? 这次经历也不完全是坏事,因为从那之后我不仅是村里僵尸卖的最好的商人,也是所有人心目中的英雄,但即使这样也没有换来菱儿师妹的青睐,她依然紧跟在清风身后。吸血尸和风化尸搞出来的乱子,让村子受到重挫,恢复的速度比我的伤势还要慢,人与僵尸支离破碎的肉块遍布村中。花了很久才能再住人。我收集齐林子尸体的碎块,但是爹对我说尸气一散就不可能再次聚魂了,还是让死者入土为安吧,虽然什么“入土为安”一类的话,从一个僵尸道长嘴里说出来怎么听都觉得可笑,但是能让林子安心西去确实也是我所想的。我将他的尸首火化了。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不会再次被挖出来利用,然后我为他念了整整三个月的经文。
??? 当我念完经文从山中回来的时候,村子已经恢复了元气,人有精神了,僵尸也开始到处乱蹦了,而清风也收拾行李准备离开了。爹是不愿意他走的,对他说外边并不比僵尸镇好,又说外面世道险恶。我明白爹的意思。一方面是舍不得心爱的徒弟,另一方面外面确实没有僵尸镇好,僵尸镇好在多年聚集的灵气非常适合养尸,在外边做的僵尸未必会有在这里一样的效果,而这里的灵气中又混杂着尸气,只是我们这里的人已经完全习惯了,而外人到这里来的话一两个时辰还能凑合,若是过上三五个时辰,非上吐下泻大病一场不可。但劝说毕竟是劝说,清风最后还是离开了。也带走了菱儿。
??? 菱儿离开之后。我似乎有些失魂落魄"小东,这个实验楼里饲养的动物,个个都是极品,是我们系的专家们历尽千辛万苦从世界各地带回来的,这也就是我们E大保持领先的原因所在。他们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他顿了顿,接着说,"怎么样,区区条章鱼而已,没有毒性也没有攻击性,把它带回来就行。你是我最器重的学生,你可是众望所归啊,未来最年轻的博导,"他顿了下,"别让我失望。"不可否认。赵教授句句在理,这笔交易怎么算都不亏。,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了。就一门心思扎在对僵尸的研究上。研究如何让僵尸更接近人类,除了不会衰老不会痛苦以外,人能做的它们都可以做,当然死人永远是死人,他们不会复活过来。
??? 就这样一晃三年过去了。我已经年近二十,也许是我没有像当年爹遇到娘那样的因缘,也许是我的爱人已经离我远去。总之,我没有成家,但我也总算不辜负爹的厚望,继承了他的衣钵。成为了村里首席的僵尸道长。
??? 有那么一天,我房间里的引魂灯火苗突然窜的有一尺来高,这可是大凶之兆。我忙推开房门,只见头顶乌云密布。耳边雷声隆隆,狂风席卷漫天飞沙走石。一股巨大的邪气正在步步逼近村庄!我和爹赶到村口时,眼前的一切令我们惊恐万分。是清风。他回来了,而在他身后的是成百上千的僵尸大军!那天在玉溪边看我使用了引尸术后,清风就知道爹一定有秘籍没有传授给他。他要那秘籍,他要成为最强的僵尸道人,这三年来,他一直在外面暗暗蓄积力量。外面的世界更宽广,外面的战争更可怕,今日为人。明日就为鬼,僵尸的数量就再不仅仅限于死去的同乡和盗来的尸体。一场权力之争下,累累尸骨横卧于荒野,聚魂丹服下,引魂灯燃起,千万僵尸大军从血海中站立起来。
??? “交出《僵尸密典》,否则这个僵尸镇将不再会有活人!”
??? 那书正藏在我怀中,我有些犹豫了,爹和我一样,因为对方的僵尸数量实在大的惊人,又是从战场上取来的士兵之躯,且装备精良,我们这些乡下的老尸又怎能与之相抗衡。
??? 我正在解开衣服的手却被一个老人给挡住了。他那双枯黄苍老的手紧紧按住我的胸口,颤抖的嘴中发出嘶哑的声音。这书不能给他,为了一本书,他就能操纵群尸杀害父老乡亲。那么为了夺得天下,他就能将所有人都变成僵尸!不光是这位老人。所有的乡亲看着我的眼神都是那么的坚定和从容,他们纷纷拿起了摄魂铃准备迎战,也许害怕,也许颤抖。但绝不退缩!
??? 此刻,我真的为自己那一瞬间的犹豫而感到惭愧,我用手抹了一下眼睛。毅然地从衣服里拿出《僵尸宝典》,将其撕了个粉碎。我摇动摄魂铃。僵尸们纷纷站起身来。“看看眼前的敌人,再看看身后亲人,他们其中有些是你们的儿子,有些是你们的孙子。生前你们没有能保护他们,难道死后也要让他们被清风这恶贼杀害吗?”僵尸们的眼睛中充满了血色,喉咙里发出嗡鸣。无论是生者还是死者,他们都要保护这片深爱着的村庄和人们。
??? 烈火燃烧,黑烟滚滚,风狂卷,黄沙阵阵。厮杀"我不知道。"老于摇摇头说道,"自从那天晚上之后,我就没有开过夜车了。所以小陆,我劝你还是不要开夜车为好!"声、哀号声不绝于耳,那些从战场上拣回来的死尸却没有僵尸镇中的僵尸那般的灵气,虽然双方数量上差距很大。可真的拼杀起来实力却不相上下,我的僵尸护卫将冲杀过来的僵尸军一一斩杀。
??? 突然一个红衣僵尸,手中握着宝剑,以迅捷的身法一闪而来,我忙提起宝剑应战,可没想到那僵尸却将宝剑停在了半空。那红色的衣裳,那如满月般的脸庞,那婀娜多姿的身影,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是菱儿!为什么连你也变成了僵尸?为什么!
??? 我愤恨地咬着嘴唇,殷红的鲜血流淌下来。菱儿看着我,她脸上的表情难以形容,是喜,喜于见到故人;是悲,悲于已经生死两隔;是恨,恨于情人背信弃义;是悔,悔于错过真爱。
??? 菱儿的手在颤抖着,她死死抓住宝剑,抵抗着摄魂铃的控制,清风不想要我,只想伤我,他要的是我脑子里的记忆。菱儿的脸扭曲着,她不肯伤害我。她想哭却没有眼泪,想喊却没有声音,她只能用那双眼睛盯着我,哀求我。我知道她想说什么,就像知道当年林子想说什么一样,她试图阻止过清风,但没有成功。她和清风争吵甚至大打出手,最后竟也成了清风驱使的僵尸……而现在她求我杀了她,求我结束她的痛苦。
??? 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手中的道符点燃,金红色的火焰窜起,我闭上眼睛将符丢向她。火焰燃烧的劈啪声,燃烧在她的身上,也燃烧在我的心上。痛苦,悲伤。不忍,但我还是要睁开眼睛,看我心爱的人最后一眼。火映着她艳丽的衣裳,映红着她娇媚的面颊。她脸上的微笑宛如那天果树下一般明媚,原来我爱着的人始终不曾改变。火光燃尽,红衣只剩灰烬,随风飘散,而她的微笑依然在我的心头。
??? 杀戮。无尽地杀戮,双方都损失惨重,父亲受重伤毅然地用剑在脖子上一抹,带着密典的记忆共赴黄泉了,我烧了爹的尸体让他最后也得到了个入土为安。
??? 此时,我和清风手下都已经没有可以驱使的僵尸,两个人手持剑。站在猎猎风中。充满着仇恨与欲望的杀气在空气中猛烈地碰撞着。风卷云残,大雨破空。步如飞,剑起舞,刀光剑影中飞花,手起刀落间镇魂。两人同时举剑刺向对方心口,霎时间血花飞溅,两把剑皆深深刺入对方的身体——但是,还是清风技高一筹,他在被刺中的一瞬间向右偏了一寸,剑没有刺中他的心脏。清风不想杀我。他的剑随着身子左歪了一寸,但他的伤在肩头,我的伤在胸口。他拔出剑来,仰天大笑,用所有坏人都善用的威逼利诱想让我说出密典的奥秘。
??? 你以为你真的赢了吗?真正的我出现在他的身后,他惊恐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人,竟然长得和我一模一样。易容术未必只能用在活人身上吧?这么多年同门师兄弟还分辨不出,看来你从来没有重视过,我,不过这样也好,否则你也许不会上当。虽然我的剑术不及清风,但他锐气已消,身又带伤。我终于战胜了他,我用仅存的一点法力烧了他的尸体,不然真怕谁用了他做了僵尸后还会作怪。
??? 赢是赢了,但我已经伤得很深,深到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医治的方法。我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山中林子的坟墓后,随后便倒在了地上。我挣扎着睁开眼睛,能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吃力,心跳越来越微弱,身体越来越冰冷。这就是死亡吗?我害怕,真的很害怕,我不想死,我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呐喊着。我用尽全力从口袋里拿出一颗聚魂丹,吃,还是不吃?死。还是不死不活,
??? 那之后不知过了多少年,我听到头顶有响声,两双手一使劲,把压在我头上重重的棺材盖掀开了。还好是黑天,否则我的眼睛一定受不了,不过这两个人敢在大半夜挖坟胆子也真不小。没等他们伸手来探察有没有值钱的陪葬品,我就已经坐起了身子,本想对他们说声谢谢,谁知道其中一个当场吓得昏死过去,另外一个哭爹喊娘地跑得飞快,恐怕连擅长轻功的武林高手也未必能追得上他。我站起身来,有样东西从身上掉下来,是一对白璧。大概就是它们召来了盗墓贼。反之想想。也许埋我的时候还是风光大葬也不一定。
??? 是该活动活动筋骨了,我到玉溪边洗澡洗衣服,一身的泥臭怎么去见乡亲?月光下,溪水反射的影子中,我没有丝毫改变。只是皮肤苍白了些。
??? 归心似箭的我加快了脚步,心中想象着乡亲们见到我时的惊讶和喜悦,僵尸镇中一定还有认识我的人吧,一定还是僵尸到处乱蹦吧?我想一定是这样!但当我来到村口时,眼前的一切让我愣住了,我看到的只有死亡,灵气消失了,尸气重得连天上飞过的鸟儿都会落在地上。没有生命,没有僵尸。只有正在慢慢腐烂的尸体和悲号的鬼魂。
??? 我低下头看着双手发紫的指甲。还要欺骗自己到什么时候,僵尸道人已经成了僵尸,僵尸镇已经不复存住了镇中的鬼魂,也封住了进村的去路……
??? 僵尸镇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僵尸和村子都成了风中女孩对着小明莞尔笑,露出口洁白如玉的皓牙。的尘埃,而我却依然“活着”。若有一天。你见到了一个会说话,会走路,能哭能笑,不吸人血的僵尸,那么请记住,他的名字叫李香兰。

标签:姐妹朋友腐烂死尸

    上一篇:谁在借刀杀人 下一篇:现代聊斋之胭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