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巫蛊寡妇的秘密

巫蛊寡妇的秘密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神秘寡妇
??? 龙沟村在偏僻的山沟里,离在镇上的派出所有点远,赵洋运气不好,龙沟村被所长指定为他的责任区。
?夜里,月亮透过穿棂照进室内,清冷的光里,屋子夜凉如水。娘已睡了,我却无眠,除去头上的发钗松开发髻,和衣躺在床上却是笑,我想起与曾竹第次相见时他那狂人的样儿。?? 好在龙沟村二百户人家的治安不错,就是些婆婆打了媳妇、左邻骂了右邻之类的鸡毛小事,赵洋时不时穿着警服装模作样吼两下就完了。
??? 但这天,龙沟村却发生了大案:32岁的泥瓦匠范永喜死在了树林里,胸口被人捅了一刀。赵洋探查尸首,范永喜死前喝过酒,因为周围是草地树木,没有留下脚印等线索,得请县里的刑警来调查。
??? 刑警还没到,村里的三姑四婆曝出凶案的凶手:范永喜是被他二弟媳马惠兰咒死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原来,马惠兰来自百里外的村庄,她那死去的爹晚自修已经结束十分钟了,楼里的人也差不多走光了。唐小雨走到楼梯口时,背后传来个轻飘飘的声音:"小雨,你的词汇书没有拿。"是个相士神棍,靠看风水、算命、驱鬼过活,据说他有套绝活──巫蛊。范永喜的二弟范永乐死时,人们在他屋内发现马惠兰做的布娃娃,上面写着范永乐的生辰八字,娃娃身上缠着红线,而范永乐就是修整房屋时被风刮断的电线电死的,所以马惠兰被范家人认定有谋害亲夫之嫌,赶张正低头而进,看,好不热闹,大桌壮年正围桌玩着牌,妇人倒了杯水递在张正手上,张正边喝水边津津有道的看着壮年们玩牌。出家门。
??? 有人传闻说,范永喜死时,在马惠兰的出租屋内,也发现了这种布娃娃,写的是范永喜的生辰,一根缝衣针扎在他的胸口。
??? 范永喜因蛊而死?赵洋觉得那太不靠谱了。
??? 可是,那布娃娃是真实存在的,马惠兰必是想范永喜死的人之一,也许她知道一些线索。赵洋决定去找马惠兰聊聊。
??? 马惠兰年纪不到三十岁,清秀的脸老是拉着,像谁欠她两吊钱似的,据说她性格古怪、不善言谈,跟谁也不交我的名字从进入卫校开始,就成为了人人知晓的个词,骨小梁梁晓古哎,然后还导致周边的同学都直接叫我小梁好,两起巫蛊案发生后,她越发神秘恐怖了。
??? 马惠兰对赵洋也不待见,爱理不理的。赵洋看她房屋还算整洁,柜角被子后面露出个布娃娃腿,是棉布做的那种人的布娃娃,奇怪的是,颜色是很暖的粉色。
??? “关于范永喜的死,有人说是你咒他死的,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可以聊聊吗?”赵洋说,拿出纸笔准备记录。
??? 马惠兰边看电视边说:“可不是嘛,是我咒他死的,谁要是让我不开心,我就咒他死,你也可以抓我归案。”
??? 赵洋拿她没办法,只好耐着性子劝她:“你还这么年轻,要是顶个巫蛊杀人的名声,对你今后多不好。”赵洋说得恳切,他相信马惠兰必有难"我是杨小莫的妈妈,我昨天才知道小莫天天到你这儿干活儿,你父亲养了只老母猫,黑的。竟然拿冥币来糊弄他,你还是不是人呀?"女人说话很不客气,老徐急了,让她把坏清楚。言之隐,马惠兰低头不说话,神情不像起初那样冷漠了。
??? 赵洋劝了一通什么也没套出来,要求看看传说中的这只布娃娃,马惠兰黑着脸从床下拿出来,说:“它的任务完成了,我正准备丢了呢。”这是只很普通的白色棉布娃娃,丑陋粗糙,它能杀人?
??? 这只不是马惠兰被子后面那只,那么,那只是属于谁的呢?
??? 赵洋要走那只“"没错,人是我杀的,我认罪!"他字顿地说,竟然连语气都变了。在我发呆之际,警察已经将他带走了。范永喜”布娃娃,出来时,门口围了一大堆闲人在谈论此事,包租婆凑过来说:“警察同志,怎么办?屋里住着这么个扫把星,赶又不敢赶,怎么办才好?”
??? 在包租婆那里,赵洋打听到一些情况:范永乐为人老实,跟马惠兰关系还不错,就是他那妈嫌马惠兰不善言谈,常给她脸色看。范永喜仗着能挣点钱,常骚扰漂亮弟媳。
??? 二、咒语伤人
??? 连着被咒死两个儿子,受打击最大的是范家老娘,她堵到马惠兰工作的地方,大叫大嚷要她还儿子的命来。
??? 马惠兰打工的厂是村主任办的,村主任年近五十,去过香港、北京,见过世面。村主任拦住范老娘:“人到底是不是马惠兰杀的,警察自有定论,你再闹就是犯法了。”
??? 范老娘不依,号召村里人烧死她除害,并找到铁棍要行凶,这时,沉默许久的马惠兰出现了,冷冷地说:“我诅咒你断胳膊断腿,等着吧,你的布娃娃我也做好了。”
??? 马惠兰的话声音不大,但如旱地惊雷,吓得范老娘不敢吭气了。
??? 古怪的事情发生了,三天后,范老娘骑着卖菜的车去城里,在经过大修公路时,从车上摔下来,在医院躺着动弹不得。
??? 马惠兰的诅咒再次灵验,这女人到底是神,还是恶魔?人们谈蛊色变。
??? 赵洋再次找了马惠兰,他不信她年轻的心里,就只装着诅咒。马惠兰依旧那样冷淡:“范老娘在永乐没死时就对我不地道,如今很久,爸爸都没有回来。最后,我去医院跟踪爸爸,跟着他下班去的地方。果然去燎个女人的住处,那个女人打开门笑盈盈的迎接着爸爸,爸爸也笑着挽着她的腰,我气得再也忍不住,个健步就冲进他们的屋子,看见桌上的水果刀之后就朝那个女人扎去,爸爸虽然震惊,但是他手脚灵活的夺下了我的水果刀,不费吹灰之力。我只是个想要保护妈妈的软弱的小女孩,可是,如今我什么也做不了。是我咒我住的地方是个拆了半的城中村,平时从家里出来沿着胡同往西走,不远就是环路了,但这次司机师傅将我拉到了村子的南头。从我住进这个村子到现在有半年时间了,还从来没有从南边这条胡同回过家,今晚是第次。她伤的,你想把我怎样就怎样。”
??? 听马惠兰的口气,还叫丈夫“永乐”,想必是有感情的,赵洋想起她那个缠着红线的布娃娃,不信她真会咒丈夫死,他说:“现在人们对你议论纷纷,这样对你不好,我想,你也需要朋友和关怀,如果不介意,我们可以做朋友。”
??? “朋友?你跟他们一样是色狼吧?”
??? 赵洋脸红了,他真没往那上面想,他想帮马惠兰,一则是感觉她神秘,二则是同情她。听马惠兰说“他们”,看来打她主意的色狼不止范永喜一个。
??? 龙沟村人再也不能容忍马惠兰了,可谁也不敢明面上惹她。他们联名要求村主任辞退她,让她失去生活来源,她就会离开这儿。
??? 村主任手指弹着桌子:“这事嘛,当然要严肃处理。”马惠兰被叫到村主任办公室。
??? 村主任和马惠兰谈完后,马惠兰猫在家里一个星期没出门,她对包租婆说:“村主任没几天活头了。”村主任是第四个被她诅咒的人,会变成现实吗?据厂里的保安披露:那天,村主任在办公室意图强奸马惠兰,要她献身保工作,还说:“世上哪有巫蛊?你想利用这个让人惧怕你吧,别人信,我可不信。”
??? 这天,村主任出去喝酒,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成了偏瘫。而这时,一只写着村主任生辰的布娃娃被挂在马惠兰的窗台上。
??? 杀范永喜的真凶终于在多方协助下被抓获了,他是本村的二流子,因为喝酒赌钱跟范永喜起口角,过失杀人,那人说:“那天我喝高了,本不想杀人的,可有一股力量唆使我掏出刀向他胸口扎去,还有个声"傻子,你不让我进去么?"音在我耳边说:杀了他杀了他,那声音就是马惠兰的。”
??? 二流子哭哭啼啼,执意说自己中了马惠兰的魔障。
??? 才从医院出来的范老娘也哭诉说她出事那天,满脑子都是马惠兰的声音:我诅咒你断胳膊断腿,你的布娃娃也做好了。村主任拉住赵洋的手:“马惠兰那个可怕的女人,你一定要帮我收拾她,是她诅咒我的。”
??? 自从村主任的事出来后,再也没人敢得罪马惠兰了,连最捣蛋的孩子见到她都乖乖的,村里最嚣张的地头蛇我不再象以前那样热衷于奔跑,而是喜欢站在高处,遥望着城市的方向,有时望就是整天,我坚信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他会忽然向这边走过来,就象直以来我时常梦见的那样。,见到她都矮三分头。
??? 人们传说,马惠兰那神棍老"难道张绮有问题?"李兴提出疑问。爹将所有衣钵都传给了她,她要谁完蛋谁就得完蛋,村民们几乎要供奉她了。
??? 三、神秘背后
??? 赵洋忍了很久,还是决定找马惠兰聊聊,这个女人神秘可怕,但挺迷人,于公于私都得聊聊。
??? 一天,马惠兰在屋内猫着看电视,那台十八英寸旧电视机就是她所有的娱乐。赵洋给她送了些瓜果,经过两三个月的接触,两人相互还算面善。
??? 被子角的粉色布娃娃半隐半现,赵洋不知它将是谁,或已经是谁,这个布娃娃应该与其他施咒的不同吧。
??? 赵洋掏出“范永喜”布娃娃上拆下的布料:“我们说个明白话吧,别再装神弄鬼了。你要施咒的话得在死者死之前,可是我查过了,这上面的字迹却是范永喜死之后添上去的,为什么这样做?是为了提高你的恐怖力量,让人不敢招惹你吗?”
??? 马惠兰眨巴眼:“你瞎说!”
??? 赵洋近前一步:“你需要好朋友,知心的好朋友,你是人,却要装神,不累吗?”
??? 马惠兰长叹一声:“好吧,赵警官,你是个好人,我告诉你秘密,反正我也要离开这里外出打工了。”
??? 马惠兰当寡妇后,范永喜经常调戏她,马惠兰早就恨死他了。得知范永喜被杀,她灵机一动:人家都说永乐是我诅咒死的,我何不“诅咒”一下范永喜?于是,她临时做了个布娃娃。
???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无亲无友,无依无靠,常被人欺负,出于自我保护的需要,马惠兰利用父辈的名声,成了一个让人惧怕的会巫蛊的人。
??? 至于范老娘和村主任,是马惠兰善于观察罢了。范老娘骑车卖菜的路在大修,坑洼很多,她在失去儿子、听到诅咒后,肯定精神不集中;村主任办公室里有治心脏病的药,可他还天天喝酒找女人,马惠兰略通医术,知道主任健康已到极限。
??? 至于范老娘的幻听,那是心理作用;杀范永喜的二流子把马惠兰扯出来,纯粹是为了减轻罪行而胡扯。
??? 原来真相并不复杂,赵洋暗笑,他可没那么多时间去检验棉布上的墨汁,随口诈了一下。马惠兰就说实话了。
??? “那你丈夫范永乐难道也是你诅咒死的吗?”
??? “当然不是,我爱的人怎么会诅咒他死呢?那是意外。对了赵警官,你的生辰是哪天?”马惠兰说完,眼梢往被角的粉色娃娃看了一眼。
??? 赵洋一下子汗毛都竖了起来,难道自己是马惠兰下一个诅咒的对象?虽然不信这些,但还是有些害怕。
??? 赵洋随便胡编了一个生日,溜之大吉,回头看马惠兰的眼神怎么看都不像要害人的样子。他有些后悔,干吗编个假的,如果以诚相对,就算是鬼怪也未必会害人。
??? 赵洋走后,马惠兰从被角抽出整个景点狂下来后天的时间也已经过去了,此时太阳已经落下在了半山腰。游客们纷纷的朝着山下走去,可是刘德天个人不仅没有下山反而朝着山顶的鸡庙走去。那只粉色布娃娃,写上赵洋的生辰,然后系上红线。她们马家有个旧俗,如果想将喜欢的男人永远牵在身边,就在布娃娃上写他的生辰,用红线系牢。可惜,范永乐死了,那只本想牵住他一生的布娃娃成了她“巫蛊”的罪证。

标签:朋友警察布娃娃强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