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白天不懂夜的黑

白天不懂夜的黑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楔子
??? 王五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个男人,那人拿着一个灰色的提包从此之后,到晚上,只要李闻想念美女,随着浓烈的香味,美女就会飘然而来,来了就带着美酒佳肴,她还经常和李闻说天上的事情,以及仙人的变化,说得非常奇妙,都是李闻平时没有听到过的。,里面全部是百元大钞。从银行到百货商场的距离不过五分钟的路程,王五却觉得走了几个小时似的。他每走一步都走得胆颤心惊,生怕男人会发现自己。
??? 王五跟着男人走进了商场电梯,电梯里面人很多,男人直直地站在旁边,那个提包就在他的腋下,垂手可得。电梯停到二楼的时候,有人进来了。人群往后涌动,王五趁机把手伸了过去,慌乱中却碰到一个东西,凉凉的,冷冰冰的,像是塑料。抬头,他看见那个男人正看着自己,眼神中闪着可怕的目光。妈的,被发现了。王五心里骂了一句,装做若无其事。
??? 电梯继续向上走,到六楼的时候停了下来。那个男人走了出去,王五慌忙跟了过去。男人转了个弯,在一个商铺面前停了下来。王五躲到一边扫了那个商铺一眼,那是一个男装品牌,所有的衣服都价格不菲。
??? “这是明年的货款。”男人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可是代理商说明天才要啊!”一个女人的声音跟着传了出来。“嘘,小声点,别让人听见了。要不先把钱放这吧!”男人轻声说道。王五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来,他侧耳附了过去……
??? 天黑来客
??? 天黑了,整个贸易商场陷入了空荡中。两名保安聚在值班室打牌,为首的叫李昭,他年近四十,一脸横肉,是值班室的组长。此刻,他手里拿了一把好牌,如果这把赢了,他先前输掉的钱就全部回来了。
??? 就在李昭兴奋不已准备放牌的时候,值班室的门响了。“谁呀!”坐在旁边的郑文笑回头喊了一句。门外没有人吭声,门却又响了一下。“黄小容幽怨地瞥了眼那半截手臂,"韵啊,你不知道吗?"谁呀?”李昭有点生气了,看了看手里的牌说,“打完这把,快。”“别,李哥,万一是领导呢?”郑文笑有些担心地说道。“妈的,快,开门去。”李昭咒骂了一句。
??? 门开了,外面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他的手里拎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子,嘻笑地看着里面的人说:“你们好,我,我有点事需要你们帮忙。”“干什么的?没看正忙着吗?”李昭白了那个男人一眼,拿起了手里的牌。
??? “来,我买了只烧鸡,还有一些猪头肉,咱们边吃边说。”男人说着提了提手里的袋子,走了进来。“来,有什么事坐下来说吧!”郑文笑一看有人送吃的赶紧站了起来。
??? 男人名叫赵雷,是一名外地的供货商人。之前他一直和贸易商场合"十点以前。我知道,在蒙塔有家大钟饭馆,饭菜很好,你们都到那儿去吧!对老板说,是我请你们到那儿去的,你们将受到非常殷勤的招待。等我和你们再见面时"摩尔边说边心平气和地向人们走过来。作,可是一星期前他突然接到贸易商场采购部的电话说他们之间终止合作。并且之前的货款也要等到年后再结算。不明原因的赵雷便从外地赶了过来,因为火车晚点,来到这里的时候贸易然而如果小花知道那天是什么样的情况,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让爷爷出门,为了个礼物而丢掉自己的性命,让她变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变成了在没有人疼没有人爱的叫花子。商场已经关门了。于是,他便买了些东西来到了保安室。“你这种情况很正常,每年都会有外地的供货商和采购部吵架。去年夏天还有个从温州来的供货商死在了采购部门前。”李昭不客气地拿起一块猪头肉塞到嘴里大口咀嚼着。“所以说想让各位大哥帮个忙,再说今天晚上精灵鬼听后安慰了番,之后也不敢松懈,赶紧兵分两路去打听这年轻的鬼律师。不查不知道,查吓跳,这哪里是什么鬼律师,原来他是名副其实的赌博鬼。因为在世时借高利贷豪赌,最后竟疲劳过度而死在赌场里。到了阴间,他却死性不改,依旧豪赌,又欠下"天地银行"十亿冥币,但他在路头听众鬼议论着老鬼奶奶与许东的事后,便想出了从中捞把的诈骗计划。我也没地方去,就在这里跟你们凑合一晚吧!”赵雷把袋子里的烧鸡往桌子中间推了推说道。“好吧!反正这里也不差你一个人。”李昭和郑文笑对视了一眼,答应了。
??? 见鬼了
??? 夜渐渐深了,酒足饭饱的人们也困了。李昭和郑文笑巡逻回来后,赵雷已经靠在值班床上睡着了。他们俩把手电和警棒放到桌子上,然后躺到了值班室的床上。
??? 几个小时后,"那这样,你上我家住,我那屋原是雕花楼的西厢房,你要看活儿也方便。"赵雷打了个机灵醒了过来。他摸了摸有些发涨的肚子,拍了拍旁边熟睡的李昭:“大哥,大哥。”李昭翻了个身,没有理他。赵雷又走到郑文笑旁边,“兄弟,兄弟,厕所在哪?”“左边,左边第一个楼梯上。”郑文笑睡得迷迷糊糊的,指了指前面。门外黑漆漆的,白天喧哗热闹的商场,此刻却静得吓人。赵雷拿着手电按照郑文笑说的方向走去。楼梯有些松动,踩上去吱吱作响,就像是走在千年古墓里一样。拐过左楼梯,赵雷看见了“卫生间”三个,就在小儿科的病房附近,每当点钟有人上厕所,总会看到个白衣小女孩的身影,她甜甜的对着每个上厕所的人笑,并枪唱歌"字。他把手电塞到嘴里,慌忙走了进去。卫生间里弥漫着一股腐烂的臭味,四个隔间像是四具直挺挺的棺材立在那里默不作声。
??? 砰,突然,中间一个隔间里传来一个声音,似乎有人在拍着挡门。赵雷一惊,背后升起了一股寒意。他听李昭说过,整个商场除了他们三个人,再没有其他人。难道是进了小偷?如果是小偷,听见有人怎么还敢出声啊!砰,隔间的门又响了一下。“谁?谁在那儿?”赵雷把手电照了过去,那个隔间没有了声音,阴沉无声。“妈的,谁?”赵雷咽了口唾沫,慢慢向隔间走去。吱……隔间的门忽然动了起来,然后缓缓开了,赵雷顺着手电的光芒看过去,他看见一个人吊在卫生间上,舌头伸得很长,两只手直直地向前伸着,最恐怖的是那个人的五官用力地挤在一起,并且用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讲出一句话来,“你,你要不到货款的。”“啊……”,赵雷把手电一扔,疯了一样向楼下跑去,边跑边喊,“鬼,见鬼了,有鬼啊!”
??? 保安讲的故事
??? 赵雷冲进保安室的时候,李昭和郑文笑刚准备出去看个究竟。看见他一脸惊恐的样子,他们不禁愣住了。“怎么了?”李昭问道。“鬼,我见鬼了。”赵雷颤了一下,嘴角依然止不住地哆嗦着。“什么鬼?”郑文笑慌忙向外面看了看。“来,坐下来说。”李昭回来的路上,走着走着月光黯了下去,手电筒偏偏又在这时候罢工了!父亲停下脚步,给猎枪装上了引药,点上根烟,吩咐我: "跟着我!"扶着赵雷。
??? 赵雷的情绪慢慢缓了下来,他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虽然是复述,但是眼神中的恐怖显示出他依然心有余悸。“是那个温州人,他就是吊死在卫生间里的。”听完赵雷的话,郑文笑脱口说道。“什么?”赵雷身体一震,差点跳起来。
??? “你别怕,其实,其实事情不是这样的。”李昭顿了一下,说话了。“那天晚上,值班室两个保安在打牌,突然听见有人敲门。他看见一个男人拎着一些东西走了进来。那个男人是这个商场的供货商,和你一样,也是来找采购部追货款的。为了先了解情况,他先来到了保安室。不过,和你不同的是,那个男人坐下来和那几个保安一起打牌。没承想,那个温州人是一个赌鬼,接二连三把几个保安的钱赢光了。几个保安比较生气,于是趁着那个温州人上卫生间的时候想了一个主意。”
??? “什么主意?难道?”赵雷心里一惊,打断了李昭的话。
??? “我来说吧!那个主意就是装鬼吓唬他。那几个保安搬了几个商场里的塑料模特,放到厕所门口,然后他们躲在一边。夜里的商场,黑灯瞎火的。那个温州人也没看清楚,猛地一被吓唬便晕了过去。这个时候,守在保安室的一个保安赶了过来,他说在温州人的包里发现了5万块钱现金。5万块钱虽然不多,但是对于几个一月几百块钱的保安来说已经是笔不小的数目了。于是他们一商量,是冬天,李子最喜欢的季节。便把那个温州人抬到厕所里吊了起来。”
??? 听到这里赵雷身上打了个寒战,他看着郑文笑和李昭的脸感觉越来越恐怖。但是郑文笑没有理他,继续讲了下去:“谁知道,当那个温州人被吊起来的时候突然醒了过来,他用力挣脱着,慌乱中负责绑人的两个保安被他踹了两脚,然后撞到了卫生间隔间的挡门上。那个挡门上面正好有四个尖锐的挂钩,于是那两个保安被挂住了心脏,全死了。”“你们,你们?”赵雷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睁大了眼睛,定定地看着站在面前的李昭和郑文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温州人
??? “放心,那两个保安不是我们。”李昭突然笑了起来。“你们,你们吓死我了。”赵雷的鼻翼上冒出了一层密实的汗珠。“不过最近商场老有人来偷东西,你刚才说在厕所见到的人会不会是小偷?走,我们看看去。”李昭看了看郑文笑,然后站了起来。
??? 三个人向楼上走去,李昭和郑文笑走在前面,赵雷跟在他们后面。他们走得很慢,空荡的商场像是一座坟墓,仿佛随时可能冒出几个幽灵。“其实,我也是温州人。”这个时候,跟在身后的赵雷忽然说话了。“什么?”郑文笑没有听清楚。“我说我也是温州人,你们先前讲的那个故事主角是我老乡。兴许我还和他很熟呢?”赵雷冲着郑文笑笑了一下,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郑文笑身体打了个冷战,他感觉赵雷的笑有些怪,就像一年前吊在厕所上的那个温州人。他不禁走快了几步,拉住了李昭:“李哥,我觉得他有些怪啊,他的样子有点像去年那个人啊!”郑文笑轻声说道。“南方人长得都那样。怎么了?”李昭问道。“他刚才冲我笑了一下,那样子像极了去年死的那个人。”郑文笑缩了缩脖子。“别胡说,哎,人呢?”李昭转过头看见他们的身后空空如也,刚才跟着他们的赵雷竟然不见了。“刚才还在这的,怎么不见了?”"宿舍里除了小艾跟你们"大家稍安勿躁,只是人多了,分流些人,下面带大家去酒店,稍事休息。",还能有谁?"阿莲回答。郑文笑也呆住了,一脸茫然。
??? 正在两人疑惑的时候,前面传来一声闷响。他们一惊,慌忙向前冲去。声音是从厕所传来的,推开厕所门,两人的目光落到了厕所最里面的隔间,隔间的门缓缓开了,带着鬼魅的气息一点一点侵蚀进他们的瞳孔里。一个仁美拉着希文就往楼下走,根本就不理会希文因为乏力而走的缓慢,只顾拖着她,就好像拖着个快要死的动物,她这个举动不仅使希文觉得她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的同班同学。人躺在里面,衣服上面全是暗红色的血,那赫然就是赵雷。
??? “赵雷,他,他怎么死了?”李昭忽然说话了。郑文笑脑子一炸,顿时呆住了。
??? 心中有鬼
??? “我们报警吗?”沉默了片刻,郑文笑小心地问了一句。“小郑,你还记得去年那个温州人吗?不如我们还那样?”李昭眼珠子转了一下,嘴角扬起了一丝冷笑。“可是,可是。”郑文笑有些犹豫。“怕什么,去年的事情到现在不是都没事吗?就这么说定了,我去拿东西,你在这儿准备。”李昭拍了拍郑文笑的肩膀,向厕所外面走去。
??? 厕所里安静下来,赵雷的尸体静静地躺在那里,有风吹进来,凉到心底。郑文笑吸了口气,慢慢走到了赵雷尸体旁边。一年前那个温州人就是在同样的地方被他挂在厕所里的,现在的情景几乎是场景重现。
??? 他正回忆着往事,厕所的门忽然响了一下。郑文笑转身看了一下,李昭站在厕所门口,面色呆滞地看着他。“李哥,怎么了?”郑文笑愣住了。“有鬼。”李昭嘴里吐出两个字来,然后一头栽到了地上。这时,突然有只手拉住了郑文笑的胳膊,然后一个冰凉刺骨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还我命来!”郑文笑全身一抖,他感觉自己全身像是坠入了冰窖里一样,他想叫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堵在嗓子眼,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没过一会儿,抓着郑文笑胳膊的手松开了,它的主人是赵雷。只见他擦擦脸上的血,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然后,躺在地上的李昭也一骨碌站了起来。“王五,动作快点,别耽误时间啊!”李昭冲着“赵雷”喊道。“放心吧!”“赵雷”笑了笑,向厕所门外走去。
??? “赵雷”真名叫王五,是一个流窜在城市街头的小偷,昨天下午他找到了李昭,给他带来了一条生财之道。那就是贸易商场一个商户的货款放在了店里,他们要想个万全之策把钱弄出来。思来想去,李昭决定利用郑文笑让整个事情滴水不漏。于是他让王五假装是一个外来的温州人,然后假装在厕所遇鬼。郑文笑胆子并不小,可是因为去年和李昭谋害了那个温州人,所以心里有鬼。
??? 刚才李昭把王五要路经的摄像头全部关了,他只需要和郑文笑躺在玩着玩着,眼看到了中午,太阳毒花花的,伙伴们都疯藏得找不着了。我满头满脸满身都被汗水和芝麻花香浸透,就想找个地方乘凉。于是漫无目的地来到处空地,坐在十几棵高大婆娑的柳树组成的柳荫下。这里。等到郑文笑醒过来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完成。想到这里,李昭不禁露出了惬意的笑容。
??? 夜咒
??? 王五的身形像一只猫,这是多年来的行偷经验。他窝着身子,跟在那些目标身后,两指一出,钱包或者手机就被拎了出来。那些人或者哀然叹气,或者泪流满面,但是王五却是兴高采烈。
??? 现在,他要去拿的是十几万的货款,那是他行窃以来最大的一笔钱。如果没有李昭的帮忙,也许他还真没这个胆。按照李昭提供的路线,他轻松地摆掉了摄像头的范围,来到了那个商铺面前。
??? 白天,他亲眼看见那个男人把钱放到了商铺后面,并且一直到下班,那笔钱都没有被转移走。商铺前面摆了三个塑料模特,每个模特身上都穿了一件样衣。王五走到商铺后面,几乎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那笔钱。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了,王五有些急了,难道那笔钱被转移走了?可是,下午他的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间店铺里的人,根本不可能转移走啊!就在王五迷惑的时候,他忽然看见了外面站着的三个模特,旁边两个模特都穿着夏天的衣服,惟独中间的那个模特穿着冬天的大衣。王五走过去摸了摸中间那个模特上衣服的口袋,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从模特身上大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袋子,那里面正是白天他看到的货款。
??? “高兴吗?”突然,有人说话了。王五一惊,四下张望了一下,商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钱比人生命重要吗?”声音又响了,这次王五发现说话的竟然是眼前穿大衣的模特。“谢谢你。”那个模特又讲了一句话,然后一把抓住了王五。王五感觉自己全身正在慢慢僵硬,而对面的模特却一点一点变样,最后变成了白天见到的那个男人的样子。
??? “你现在只能听不能说,你一定想知道原因,那么我告诉你。这是夜咒,等到天亮后,你会恢复人身;等到夜里12点,你必须来到这里,因为你的身体会变成一个塑料模特。如果你想解除咒语,只能找一个人在夜里接触到你的身体,那么咒语就会转移到他的身上。为了等到你的出现,我可是费了不少工夫啊!”男人说着伸展了一下身体,转身离开了。
??? 深夜别去商场
??? 天亮了,郑文笑也醒了。不过,他的意识有些不清,嘴里喃喃地喊着厕所有鬼。120把他拉走的时候,他还一直挥着手,说着一句话,“报应,有报应。”
??? 李昭按照先前想好的台词向商场领导和警察讲述着事情的经过,为了不影响商场的声誉,领导把事情暂时压住了。回到家的时候,李昭接到了王五的电话。“李哥,钱已经到手了。今天晚上把你那份拿走吧!”“好,什么时候?”李昭说道。“晚上十二点以后,你来贸易商场二楼那个商铺吧,我把钱放在中间模特的上衣口袋里,你记得去拿啊,别被别人发现了。”“怎么放那了?”李昭皱了皱眉头。“没办法,你没听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王五拿着话筒微笑着,他的笑容诡异十足……

标签:火车警察坟墓腐烂

    上一篇:绑不住的草帽 下一篇:今年烟花特别多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