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怪谈之红色之猪

怪谈之红色之猪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罗云最近炒股一直亏,从46块买进的中石油,一直亏到6块钱。而后又做了某医药股,结果被彻底停牌了。他这个衰啊!简直恨不得拿头去撞墙。但日子总还要过的,一天不操盘,手就痒的难受。
??? 这天,罗云照例在看完了一日股评后,无比郁闷地睡去。迷迷蒙蒙中,他好似到了一个山洞里。也许在脚下盘着一条几十自己千万别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否则,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米长的巨蟒。但却不是,在那山洞里什么都没有,只觉得好似有山风吹过,温暖而潮湿。罗云恍惚间已随着这个事儿就是林老头告诉我的。林老头现在的年纪十岁,但这个事儿却不是现在发生的,而是在十年前,也就是林老头还是个年轻人的时候,那时不能叫他为林老头,该叫他为大林才是。那阵山风飘飘然到了洞外,一片绿草茵茵,他惬意地躺下来,这时只见眼前出现一只憨态可掬的红色小猪,他望着猪,猪也望着他。
??? 一人一猪对望了片刻。然后那只红色小猪忽然望着罗云笑了笑。罗云便被吓醒了。——一头猪如何会笑呢?何况是一只光溜溜的红色之猪?罗云不觉失笑。
??? 第二天醒来后,股市却是大涨,罗云买入的五只个股一路飘红,赚了个盆满钵满。罗云笑的合不拢嘴。偶然忆起那个奇特的梦,瞬间觉得是个好兆头。当夜特地早早入睡,临睡前还不忘祈祷了一番,希望再次梦见那头小猪对自己微笑。果然,梦里他又到了那个山谷间,依然是绿草茵茵,那只红色小猪正漫步在草丛间,悠闲地晒着太阳,神色无比惬意。罗云想走过去摸摸那只小猪,无奈在梦里四肢不听自己使唤,走不了。但那猪却回头看他,拱了拱鼻子,哼哼了两声,眼睛一弯,又是一笑。
??? 隔日罗云依然大赚。
??? 罗云便信了这个梦是吉兆。自此之后,每夜早早入睡,睡前必定要祈祷一番,还在电脑上下载了无数的有关卡通猪的相册,打印出来,抱在怀里入睡。猪却不是每夜入梦。它似乎并不领情罗云的殷勤,对自己的路面次数格外吝啬,有时一月见一次,有时却要半年才让罗云梦见一回,也有心情好,偶尔对罗云笑着两三夜。
??? 但凡梦见红色之猪,罗云隔日便大买,而且专买冷门股。资金越投越大。后来,每次都下几十万的股本。所幸那只小猪从来没让罗云失望过。每次都赚得盆满看到这种情况,我吓的差点哭了。好不容易走到病房门口,爸爸就先走进去了,我站在门口,就是不敢进去。我听到姨在里面叫我,让我进去,可我的脚就像是灌了铅似的,怎么也迈不动。钵满。
??? 一来二去,已是三年时光过去。罗云此时已辞职在家,专业炒股。不仅在市中心买了一套二十六楼的商品房,还买了一辆私车,此时的罗云,可谓是坞身的寒毛下子炸了起来,下意识地熄灭了手里的手电。萍也肯定听到燎个声音,月色下她的脸苍白如纸。我们站在原地,大气也不敢出,不知道该怎么办。听着那声音渐渐近了,但是自己的手脚象是脱离了身体,动不能动。脚步声到了门前,停顿了下,然后门被缓缓地推开了。我们眼睁睁看着那扇门被慢慢地推开。点点,点点在门被完全推开的瞬间,我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下子拧亮了手里的电筒,同时不可抑制地发出了声大叫。腰缠万贯志得意满。但他依然感念这只小猪带来的吉兆,特地花大价钱用上好的南红雕了一只猪,与梦中那只神态相似,每日供奉在家中,享受香火。
??? 罗云因为发了财,开始天南海北地旅游,这次也是,他约了几个狐朋狗友去了西藏,一去就是大半年。等到他风尘仆仆满面黝黑地到达家中时,才发现家中竟然意外被盗。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他大惊失色,第一直觉不是看保险柜内的钱财,而是抬头看香案上的红色之猪。所幸还在!他松了口气,也不管其他的了。上来就是用净水擦拭,仔细研究是否有破损处,擦到小猪的眼睛时,这还不是最困扰我的,当我睡着后,我总是会不停地做噩梦。不是"小张,你是对的,这个男人不是好东西,谢谢你,我总算解脱了,我也因此看出零的真心,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被群狗追赶,就是梦见有人在撬我的门,听到门锁吱吱嘎嘎地响着,我总是会满脸冷汗地醒过来。背心处渗出的液体浸湿了我的睡衣,莫老都这么说了,大家也不敢再问。后来,他们怕这个新莫老会报复自己,所以没向任何人提及这件事。当然,剩下的那只蘑菇早就被他们扔掉了。衣物与皮肤紧紧贴在起,粘粘的,腻腻的,让我不停打着寒颤,全身抖动,毛骨悚然,不寒而栗。奇怪的事发生"我要是这样叫的话,你说我俩谁会被吓到呢?"周悦的耳边传来闵斐盈盈的笑语。了,就见猪的双目中竟然赤红,似有红泪滚下。
??? 罗云如遭五雷轰顶,顿时瘫坐在地上,怕是自己的财运就此到了头。他捧着那只南红雕刻的小猪,站在嗖嗖吹着冷风的阳台上,失魂落魄,如丧考妣。天光下,小猪眼角的裂痕清晰可见,如利刃在罗云柔软的心尖上刮擦。罗云张院长听着,不作词。我很焦急的讲完全部。望着他。不觉放声嚎啕大哭。哭着哭着,罗云双眼中竟然流下殷红色的血泪。
??? 一片红雾里,他又最后一次哼——哼——哼——又是那得意的声调,他想闭上眼睛,可就是闭不上,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东西把头伸到他的面前,他的胃阵阵的抽搐,?啥饔可侠矗T谏ぷ友鄢霾焕戳耍还善婀值奈兜狼窒派ぷ佑氡亲樱歉錾粲窒炱鹄戳耍?ldquo;这是个游戏,你将取代我的位置,只有别人再偷拍你,你才可以抓住他,让他取代你的位置。还得感谢你,我现在解放了。"每句话就像只手揪了下寒毛,牵发而动全身。到了那片山谷,所不同的是草丛都成了殷红色的血雾,那头红色之猪变的无比大,从上到下冷冷俯视罗云,罗云只朦胧看到一只肥硕的殷红色猪蹄。那只猪蹄缓缓地抬起来,啪地一声,将罗云踩了个稀巴烂。
??? 这时,罗云好像记得,这原本只是一个梦。于是他本能地抬了抬脚,脚动了,他从几十米高的阳台上坠落下去,风嗖寻觅:你有什么想法?嗖地吹,几"哦?你这是求婚吗?"倚着窗户的美人慢慢的转过身来。因为天热,她松开斜襟上衣的纽扣,有搭没搭的扇着扇子,懒洋洋的靠在窗台上,"有这份心是很好啦,可是我对小孩子没兴趣!"分钟后,空气中传来啪地一声,地上一摊肉泥。
??? 报案的人说,当时他正在一楼晒咸猪肉,不知怎么地,住在二十六楼的男人》就突然跳楼自杀了。鲜血染红了他晾晒在绳子上的猪肉,红不溜丢的,看着好恶心!

标签:意外

    上一篇:老家的故居 下一篇:夜半鬼食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