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撒旦的礼物

撒旦的礼物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苏菲参加完妹妹的婚礼,奢华的场面使她想起自己清贫的生活,心里很不是滋味,丈夫万海荣还在和别人猜拳喝酒,她招呼也懒得跟他打一声,就独自走了。 经过一家珠宝店,苏菲被橱窗里的珠宝映得眼花缭乱,尤其是那款镶钻的铂金项链,更是让她移不开目光。她做梦都想拥有这样一件首饰,但她知道不可能,万海荣只是一个小职员,养家尚且艰难,哪有钱给她买首饰?何况,这款项链价值数万元,不是一般人买得起的。不过,进去试戴一会儿,满足一下自己的幻想还是可以的。这样想着,苏菲走进了珠宝店。她让店员把那款项链拿出来试戴,店员帮她戴上后,不住地夸她戴上项链更有气质。苏菲走到镜子前,镜子里的自己果然高贵美丽。
??? 过了一会儿,苏菲摘下项链,借口说这款项链不适合自己,然后转身要走。店员似乎看出她的心思,微笑着告诉她不要急着走,现在店里正在搞活动,进店皆有礼。说完拿出一只锦盒,递给苏菲。苏菲知道,那通常只是些不敢拿出手的小饰物而已,便接过锦盒,道了声谢就走了。
?"如果个人没有良心,那就不是个完整的人了。"东子说。中年人哈哈笑,说寄存只是暂时存放,等赚了足够的钱之后,再来取回自己的良心,做个正常的人,过幸福的人生,有何不可??? 回到家,苏菲才打开锦盒,里面竟然是一个木质的小阶梯。“简直就是小孩子的玩具!”苏菲不满地把小阶梯扔到一边。丈夫还没回来,她自己倒头就睡。
??? 不知睡了多久,苏菲被一阵开门声吵醒,是丈夫万海荣回来了。万海荣走进房间,看见她,顿时惊叫新婚蜜月刚过,这天晚上,杨金友到朋友家喝酒,酒后几个年轻人又玩了会儿牌,不觉已是深夜。因时间太晚,杨金友怕从前门回家影响父母休息,又怕父母责骂,就想从房后让妻子打开后窗跳进新房。这样想着,就抄另条路向房后走去。起来:“好漂亮的项链,哪来的?”“什么项链?”苏菲有点莫名其妙。万海荣指了指她的脖子。苏菲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竟然戴着在珠宝店试戴过的那款项链!金光闪闪,璀璨耀眼。
??? 万海荣又问项链是哪来的,苏菲说不知道,自己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沿着一道长长的阶梯往上爬,阶梯的尽头有家珠宝店,而这条项链的标价仅为一元钱,她就把它买下了。
??? 万海荣怎么也不相信。别说他不相信,苏菲也不敢相信。看着脖子上的项链,她有点不知所措。万海荣认定她在外面有情人,而项链是情人送给她的礼物。苏菲冲着他吼了起来:“如果是情人送的,我敢明目张胆地戴着吗?你这个男人没用也就罢了,还喜欢疑神疑鬼,哪天我受够了,真去找个情人也不一定!”
??? 苏非一吼,万海荣就不敢做声了。
??? 次日,苏菲拿着项链去做了鉴定,结果是真金名钻,价值数万元。
??? 路过那在距离下塘村十里地的地方,车子停了下来。江城走下车,独自朝前走去。家珠宝店的时候,苏菲特意进去看了看,里面已经没有了那款项链。她小心地问店员项链哪去了,店员说卖了。她又问卖给了谁,店员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说:“卖给了撒旦。”苏菲知道,撒旦是魔鬼。她认为店员在开玩笑,项链怎么可能卖给魔鬼?
??? 过了几天,苏菲要参加同学聚会,她准备戴上那条名贵的项链,但是这样名贵的项链必须有高档的礼服搭配才行。她去时装店试穿,有一套浅紫色的礼服老人又继续找各种理由对着伍全吵架,不久车子又是个急刹车,终于停下来,原来又有人上车了。她穿在身上显得十分雍容华贵,只是价值八千元,她买不起,丈夫的银行卡余额都不足八千元,而且那是他们的生活费。
??? 从时装店回到家,万海荣已经做好饭叫她吃,她又冲他发起了脾气:“你要是个男人就挣多点钱,别一天到晚围着厨房转!”然后撇下不知所措的万海荣,回房睡觉去了。
??? 苏菲又梦见自己在爬阶梯,她爬到尽头,眼前出现一间时装店,里面的时装琳琅满目,而她喜欢的那套浅紫色的礼服,就挂在最醒目的位置。她走进去,一位店员迎了上来,告诉她那套浅紫色的礼服现在特价,只需要付一元钱就可以穿走。苏菲有点不敢相信,天底下竟有这样的好事?店员说仅此一款,别无其它,错过了就没有了。
??? 苏菲狂喜无比,掏出一元钱买下了这套礼服,穿在身上。就在她对着穿衣镜欣赏自己的时候,听到万海荣在叫:“菲菲快醒醒,快醒醒!”同时感觉他在摇晃自己的身体。她睁开眼,坐起来,推开万海荣,埋怨他吵醒自己的美梦。
??? 万海荣指着她说:“你看你身上穿的礼服,你什么时候穿上的?”苏菲一看,自己身上果"你知道是治什么病的药嘛?"然穿着那套浅紫色的礼服。看来,又一次美梦成真了!
??? “你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套礼服?”万海荣问。苏菲如实回答:“我在梦里买的,只花了一元钱。”万海荣打死也不相信,认为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苏菲耸了耸肩,说:“说实在的我可是正巧的是,才刚刚休息几分钟而已,我就看到了个老头从前面扛着麻袋东西过来,头上满是汗,那老头有十多岁的模样。也不敢相信,我也想凡遇被迫勒写证据者,写则遗累日后,不写则患在目前,用海螵蛸(黑鱼骨)研为细末调和墨内,过个月字迹自然就落了。证明确实是在梦里买的。”说完,她突然想起什么,拿出钱包仔细看了看,她刚才回家时在小卖部找了两元零钱,一元坐了公交车,还有一元放在钱包里。现在,钱包里那一元钱没有了。她又问万海荣有没有看到她出去过,万海荣摇头,说她发过脾气回房睡觉后就没出过门。
??? “你现在相信了吧,我真的是在梦里买的礼服。不过你相不相信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不在乎。”苏菲说。
??? 万海荣还是不敢相信,但面对苏菲冰冷的态度,他无话可说。不管她是怎么得来的,自己都没有资格干涉,谁叫他买不起呢?既然他买不起,而她又想要,如果他干涉,结果只会引起激烈的争吵。
??? 苏菲特意去了上次试衣服的时装店,店里那套浅紫色的礼服也没有了。她问店员礼服卖给了什么人。店员脸上也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说:“卖给了撒旦。”“卖了多少钱?”苏菲又问。店员打了个手势,说:“八千元!”苏菲松了口气,看来,自己在大干世界无奇不有,没想到,这位过生日的日本食客很高兴地听着这种最忌讳、不吉利的生日歌,也跟着拍手歌唱。这要是换成咱们国人,肯定掀翻桌子撸袖子打架了。梦里买的礼服,和这里的那套不是同一套,只是款式一样而已。只是,为什么店员会说礼服是卖给了撒旦,和上次珠宝店的店员说的一模一样?一个人开玩笑,另一个不相干的人不会也开同样的玩笑吧?管它呢,反正我想得到的已经得到了。
??? 苏菲穿着高哦,这边的邻居还不曾见过。档礼服,戴着名贵项链参加房子不高,还是那种旋转楼梯,边上楼,金涛还想着今天的排练。走到楼半的时候,他拍了下手,楼道里的声控灯亮了,他边掏钥匙,边继续走,还有十阶楼梯就到家了。走着走着,他觉得很累,又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停下脚步,突然发现,自己还是在楼半。了同学聚会,一时间成为全场焦点。这使她越发觉得,自己不应当属于平庸的生活。她希望得到更多。
??? 从那以后,苏菲频频出入于一些奢侈品专卖店,看中某件物品后,就让自己做梦,每次梦见自己爬到长长的阶梯尽头之后,总能如愿以偿地花一元钱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 每次,苏菲得到一件名贵物品,就要和万海荣吵上一架。万海荣让她安心过自己的日子,不要再奢求那些东西。终于有一天,肖作峰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他平时除了玩游戏还喜欢看电影。像他遇到的这种情况在电影里太常见了——那就是鬼来临的前兆啊。cctop.cn苏菲彻底厌倦了和他在一起的生活,她希望得到一个优秀的情人,然后离开万海荣。只是,情人能买吗?
??? 那天晚上,苏菲早早睡下,让自己入梦。她梦见自己把所有的奢侈品都穿戴上身,爬到阶梯的尽头。一座豪华会所出现在眼前,一位女侍应走出来,将她迎进去。里面在开舞会,一位风度翩"你少发神经了嘛!那这样好了,素琴,你陪她下去。"翩的男士走过来邀请苏菲共舞。苏菲心跳加剧:就是他了!
??? 连续跳了几支舞,男士附在苏菲耳边问:“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苏菲求之不得,故作羞赧地点头。男士拉着她的手,说:“跟我走吧!”
??? 苏菲跟着男士走出会所,才想起问他的名字。男士古怪地笑了笑,说:“我叫撒旦。”四周突然一片漆黑,苏菲吃了一惊,随后强作镇静地说他在开玩笑。男士哈哈大笑起来:“我就是魔鬼,万恶的魔鬼,你已经把灵魂卖给我了,跟我走吧!”“我什么时候把灵魂卖给你了!”苏菲大声抗议。
??? 那位女侍应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她告诉苏菲,撒旦把所有她想要的东西都买下了,然后以一元钱的价格卖给她,其中的差价,就是出卖灵魂的价格,也就是说,在她不断地以廉价买下奢侈品的同时,也在一点一点地出卖自己的灵魂。
??? 苏菲认出来了,那位女侍应,跟她以前在梦中买任何东西的店员是同果然,到了晚上点左右,小诺打开唐静的q,就连续接到十几通留言,其中大部分是问唐静这几天为什么没上来,也有些人扯些不相干的闲话,不过他们都表示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那部小说和那个主角的名字的事。一个人,而她以前竟没有发现。
??? 女侍应把一只锦盒递给她,说:“这就是你梦中爬的阶梯,好好地陪着魔鬼撒旦吧,等你找到下一个接受这份礼物的女人,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顺便告诉你,我曾经和你一样,把灵魂卖给了撒旦。”
??? 是的,这里是地狱,一片漆黑,暗无天日,而那位风度翩翩的男士,已然变成面目狰狞的魔鬼。苏菲惊恐地呼救,但是没有人听到她的声音。
??? 苏菲看到,万海荣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他的妻子仍然叫苏菲,相貌没有丝毫改变,只是神态动作像极了那个女侍应,而且不再埋怨他不会挣钱。他们粗茶淡饭,却幸福得一塌糊涂。
??? 为了逃离黑暗,苏菲拼命寻找下一个接受锦盒的人。终于有一天,她看到一个女人眼里闪着欲望的光,在珠宝店外徘徊……

标签:灵魂公交车妹妹

    上一篇:静默路47号 下一篇:爷爷去世后的事情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