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谋杀亲夫

谋杀亲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8-17

柏西笫醉眼昏花,踉跄着脚步朝睡榻步来。

当他瞧见睡榻上的女人,不由嘻笑:“当是个怎样的绝色!原来,不过如此!”

萸桑一惯睡眠轻浅,打柏西笫进殿就已清醒,只是不愿与柏西笫照面,也好免去新婚的尴尬。

听闻柏西笫这般评价自己,忙睁了眼:“我利图的女人就是这等姿色,若是陛下瞧不上,就请陛下前往庄贵妃那留宿!”

萸桑来之前,早将功课做足,后宫嫔妃的背景早就摸得一清二楚,庄贵妃是雅辰国第一美人,又是后宫最得宠的主,此时将庄贵妃搬出来,也不算生事。

道完这些,萸桑翻了个身,背对着柏西笫,一副她乐得清闲,你请便的。

柏西笫咬牙切齿,双眸生血,素指攥攥,有种想冲上去将这女人掐死的想法。

在与卓文萸桑的较量中,他从未捞着丁点好处,身为一国之君分外苦逼。不过两人已拜过天地,他便是她的夫君,是她的天,岂容她说怎样就怎样的!

掐死她,那多无趣!

萸桑只觉床榻往下陷了些,料知柏西笫不但没走,还入了榻,面红心跳,不知如何是好了?

“臣妾说得都是实情!绝无半推半就的意思!”萸桑再次辩解。

话毕,她好想咬断舌根。

此时,她可不就是在半推半就!柏西笫肯定会误会了,真是越描越黑!

萸桑发觉自打遇上柏西笫,她原先那些果断、清晰思维,全然不见,反倒是思绪乱作成了浆糊,越捣越糊的!

“好个半推半就!”

柏西笫轻笑,正愁寻不到借口,“可是你自己说得,嗯?”

尾声上调,调侃味实足。

说时人已倾覆而上。

萸桑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出一身冷汗,不等柏西笫嘴凑近,手中弯刀已出鞘。

森凉的冷锋灼伤了柏西笫的眼,迷糊的神经迅即清醒。

“想谋杀亲夫!”柏西笫瞥了眼颈上的利锋。

萸桑手颤了颤,显然她也被自己的举动震惊。

这举动她只是下意识所为,根本没顾忌后果。

想她远嫁于此,不过是因为政治邦交原因,原本还想与柏西笫相敬如宾,就算不能真心恩爱,在人前也还能做个样,如今看来,是她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柏西笫。他是绝不会真心待自己,为了让自己往后日子好过点,不如就此与他说清。

“柏西笫!我知道你看不上我,心里早早有了别人!我并不喜欢这种争风吃醋的生活,我利图女人素来钟情,大凡爱上一个人便会是一生!如此,我们……”

萸桑直呼名讳,奇怪的是柏西笫并不生气,或者说,早被她气饱,多一道也无知觉。

萸桑话至一半,将言语顿顿。后面才是她真正想表达的。

柏西笫俊美精致的五官,线条陡然变刚硬。

他还是头回被女人拒绝,尤其还是个丑女人,真是太失面子了!

“别后悔!”

柏西笫怒火窜出脑门,再呆下去,铁定将这女人一掌劈了。

他忍住了,毕竟是大婚夜,闹开与谁都不好。便拂袖,一脚蹬开殿门。

“去帘云殿!”

萸桑没想到柏西笫真跟自己较上,去了那个冷落许久的云嫔那。

一夜好梦,只是雅辰国规矩甚多,不到卯时,就有宫人催她起床。

为不生事,她便依了宫人。一番洗漱后匆匆用过早膳,正愁无事可消磨间,有宫人在殿外道,说是后宫诸妃来给她请安问好了。

萸桑低低笑起。

这帮女人真是心急,怕是昨晚除了自己谁都没睡好!喔,还有个人此时应该很得意,那便是云嫔。

能抢皇后的婚夜,定然让其他妃嫔捞着话语。

“去瞧下!”

萸桑拂拂拽地三尺有余的裙摆,冲身旁的宫人道。

今日她着了皇后故有的凤袍,端庄自不言说,只是头上的冠子太沉,让她颈间难受。

萸桑想,柏西笫的后宫花园,定然千姿百媚,国色天香……既然已来,早晚要与她们照面,发今她们主动上门,恰好一振她皇后的威仪。

环肥燕瘦,姹紫嫣红……柏西笫果然好福气,后宫花园如此繁盛。这一行约莫百来人,怕是都是得宠的主。所为恃宠而骄,便是她们这副雄赳赳气昴昴样。

这哪里是来向我这正主请安问好的,分明是在向我示威啊!

萸桑拂袖轻笑,一双剪水瞳眸,盈盈同秋水。

领头的妃嫔,鼻腻鹅脂,纤腰楚楚,凌云髻上插着根金凤衔玉步摇,步摇一摇一晃,金影绰绰间越发衬得她纤约卓姿。

萸桑料知这便是最得宠的庄贵妃----庄湘庭。

“妹妹给皇后姐姐请安!”庄贵妃拽拽一身紫红罗裙,膝盖曲曲,算是给萸桑请安。

萸桑见她行礼如此轻率,料知她根本没将自己放在眼里。

萸桑抚抚额上的珠钗,扯唇轻笑。

倒是能扯关系,初回见面就唤我姐姐,如此自然不能白担了你这声姐姐。

“本宫初来乍到,对诸姐妹不甚太了解,不知这位唤我姐姐是为何意?看年纪,本宫似乎比各位还轻了那么几岁,这要都唤我姐姐了,往后本宫又该如何称呼各位呢?”

庄贵妃没想到萸桑会这般驳她面子,料知萸桑不好对付,忙带头领着众嫔妃双膝着地,恭恭敬敬地给萸桑请安。

萸桑不想跟她玩客套,知她昨晚受了冷落,是想质问自己的,便先她一步开口说:“云嫔可在?”

庄贵妃红唇紧咬,怒瞪着队伍中那个着粉色罗裙的嫔妃。

相较庄贵妃华丽庄重的外表,云嫔倒是随性。她妆容清雅,发髻上饰物极少,只插了根碧玉簪子。

淡扫娥眉,质美如兰,如同云中仙嫔。只是眉宇间隐着股刚毅,料知她并不是个随波逐流的主。

“臣妾在!”云嫔从人群中缓缓步出。

莲步款款,仪态赏目,让人移不开眼。

萸桑倒是喜欢这种清水芙蓉姿女人,至少这种女人让人百看不厌。不像那些浓妆艳抹的,多看几眼,让人如同食了肥肉极易生厌。

标签:姐妹姐姐妹妹

    上一篇:楼梯女鬼 下一篇:雨露均沾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