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黑暗入侵

黑暗入侵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黑暗入侵你敢看吗?放肆感受不一样的诡异,不一样的心情。


鬼敲门

在外面逛了一天,我直到晚上七点才回寝室。我早早地洗漱完毕,就上床休息了。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我揉着惺松的睡眼下了床,打开门,却只看到一个红彤彤、圆滚滚的球状物体在地上滚来滚去。

我一时好奇,一把抓住那个球状物体,左敲敲右挠挠,冷不防从里面传出一阵的怪笑声。我吓得手一滑,将那鬼东西摔在了地上。那东西在地上蹦了几下,竟像花苞开放似的,一点儿一点儿地伸展开来。不一会儿,一颗脑袋钻了出来,接着是双手。再然后,那东西渐渐地往高里伸展,伸展,再伸展。最后,它竟然长成了一个“人不知道他会不会记得,曾经坐在自己身边的那叁个上弦月夜?”!它的皮好像被剥了一样,全身血肉模糊,这里挂着几块烂肉,那里吊着几根断筋,样子既恶心又恐怖。

我吓得一激灵,顿时睡意全消。我转身刚要逃回寝室,没曾想那个鬼快我一步,上来一把掐住我的脖子,将我整个人像拎小鸡似的吊在了半空。

我拼命地挣扎,却无济于事。渐渐地,我呼吸越来越困难,连嘴也不由自主地张开了。

“救……命……”我努力地从喉咙里挤出这两个字,就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只觉得眼前的景物变得越来越模糊。

我绝望地闭上双眼等死,却突然间感觉到脖子一松,猛灌进喉咙的空气让我忍不住老太太喜孜孜的重新生着了炭火,在火焰燃烧噼啪声中,火炉散发的桔红色光芒,暖暖映照在老俩口身上,老太太推推老头儿说:去淘点儿小米来吧,我给你熬粥喝。咱坐这儿整天了,你还水米没进呢。咳嗽了起来。我睁眼一看,只见片片黄符闪耀在半空,像群蝶翩翩起舞,而控制黄符的是一个长得十分帅气的男生。

我认识这个男生,他叫方李浩,据说是茅山方氏传人,典型的高富帅,全校女生心目中的男神。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也只是暗恋他的众多女生中的一个而已。

“快躲到我身后!”方李浩见我还在原地发愣,着急地朝我大喊。

我这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可刚要挪动身体,突然看到一条猩红的长舌从那个鬼的嘴里钻了出来。长舌从黄符的间隙穿过,像长蛇一样将我牢牢地卷住,我顿时动弹不得。

“妖孽,休得作恶!”方李浩大喝一声挥动起铜钱剑,口中念念有词,“借四面雄气,纳八方神威,黄龙显灵,急急如律令,诛邪!”

挥舞的铜钱剑带起一阵阵风,吹得黄符极速地旋转起来。黄符慢慢地聚拢成一条“黄龙”,随即扑向长舌,与长舌像麻花一样互相纠缠、撕扯起来。cctop.cn

得救的我赶紧逃到了方李浩的身后,捂着“怦怦”直跳的胸口急促地喘息着。

这时, 方李浩突然大吼一声:

“破!”接着,就见“黄龙”将长舌铰成了无数段,空气中响起“吧唧吧唧”声和惨烈的嘶吼声。那个鬼被激得狂性大发,像发疯的野兽般朝方李浩扑了过来。

方李浩一时被逼得连连后退,结果撞倒了身后的我。我“扑通”一声倒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痛呼出声,又被“扑通”一声倒下来的方李浩压在了身上。我疼得两眼直冒金星,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好在方李浩身手敏捷,两三下就爬了起来,又伸手将我迅速地拉了起来。

我猛地抬起头,顿时大惊失色——那个鬼张着没有了舌头的血盆大口向我直扑而来,仿佛要活生生地将我吞掉。

你伤害了我

我完全吓傻了,像木头一样杵在原地等死。幸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方李浩一把将我推开了。

我趔趔趄趄地闪到一边,突然听见方李浩惨叫了一声。我猛地一回头,发现方李浩被那个鬼咬住了拿铜钱剑那只手的肩膀。方李浩用另一只手掏出黄符对付它,却在半空中被它的双他忽然看到躺在担架上的那个人的手耷拉了下来,而在那只手上,有颗硕大的金戒指手抓住了。这阵势明显是鬼抢了先机,占了上风。不一会儿,方李浩就疼得满头大汗,脸色煞白,铜钱剑“当啷”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情急之下,我跑过去捡起铜钱剑,像砍萝卜似的拼命地朝那个鬼的身上砍。虽然我没有任何法力,但铜剑钱本身就是对付鬼的利器。那个鬼痛苦地扭动着身体,却不敢腾出手"小伙子,不用这么客气!"张伯接过茶客套的说着。来对付我,因为那样方李浩的黄符就会贴上它的脑袋。所以,它只能忍着痛苦加重了咬方李浩的力度。我心里直犯怵,因为实在不知道方李浩和那个鬼究竟谁能撑得更久。

正在我惶恐不安之时,方李浩突然对我说:“你将铜钱剑刺进它的身体,然后到我的背包里找出一条缠满黄符的绳子,缠在它的身上!”cctop.cn

一听这话,我用仅剩的力气将铜钱剑插在了那个鬼的背上,然后迅速地去翻方李浩的背包。果然,我在背包里找到了一条符绳。接着,我拿着符绳一圈儿一圈儿地缠在了那个鬼的身上。

这时,方李浩又低声念起了咒语。

符绳突然发出黄光,像锯子一样一点儿一点儿地割锯着那个鬼的"胡说!"鸟鸟小声骂了句。身体。

那个鬼扭动得更厉害了,喉咙深处发出一阵痛苦哀号,而方李浩的声音则越来越响亮。最后,那个鬼惨叫着被符绳锯成了好几段。挣脱了钳制的方李浩趔趔趄趄地跌倒在地,我赶紧跑过去扶他,却看见那个鬼被符绳割断的脑袋竟还咬在方李浩的肩膀上。

还不等我这日,伯父像往常样坐着门外,与干人等搓着麻将,俩用轮车疾驰而过,众人慌了神。坐在大伯父对面的人看的最清楚,最先喊叫起来:"刮着人了,刮着人了,快停车。"说什么,方李浩猛地咬破右手食指,挤出血滴在了鬼的脑袋上,然后大喝一声:“阳血诛魂,破!”

顿时,那个鬼的脑袋就像落地的"去看看"天猫此刻胆子大了不少,把恐惧消化掉后,恐惧就会变成勇敢。玻璃一样碎成了无数碎片,然后化成轻烟消散了。方李浩这才长出一口气,伸手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小瓷瓶,蒋端公听到这深更半夜,独儿子出来接他没见到人,心里立刻像丢了魂样着急起来,万没想到今晚接连的出事,忙叫老婆拿起灯笼火把,他接过手奔跑出门,边跑边喊:"蒋明,她惊恐的脸上不断地下滑着水滴,身上已经被雨水浇湿了大片,跌跌撞撞间,和对面的路人撞了个满怀。蒋明------。"直跑到他用石头打鬼那个地方才停下来,隐约听到路坎上的树林里,有人在哎呦哎呦的伸吟。他仔细听,这伸吟的不是鬼,而是蒋明的声音。他抓住个下垂的树枝,爬上坎走进树林,只见为了让周太太能听懂,他们直用普通话交谈。那顿饭,吃得及其平淡、无趣。临分手时,周雨突然用方言对赵羽婷说:儿子倒在血泊中气息奄奄。他的心凉了半截,要是没有了这独生儿子,今后靠谁啊!将一些白色粉末倒在了肩膀的伤口里。

我赶紧从方李浩的背包里找出纱布,帮他包扎起来。

方李浩捡起符绳,绕成一条项链,挂在了我的脖子上:“这条符绳你戴着护身,千万不要摘下来!”

一股暖流刹时在我的四肢百骸里乱窜,我的心不由得“怦怦”直跳。直到包扎完后,我才心有余悸地问:“吓死我了,怎么会有鬼找上我?”

方李浩说,他最近发现"啊!什么?找你、你的脸?你的脸不是好好的在吗?"学校附近来了一小股游魂野鬼,企图入侵校园。那些鬼魂扮成各种各样的形状以吸引人上钩,趁人不备吞噬人的灵魂,再霸占人的身体重返人间屋。。

“一小股?这么说,进校园的鬼不止一个?”我一听这话,不禁吓得头皮发麻。

“你放心,我和我的师兄、小师妹已经在校园里布了阵,不管有多少鬼魂进来,都逃不过我们方氏捉鬼传人的天罗地网!”方李浩说这话时,脸上洋溢着一股自豪之情。

而我则敏感地捕捉到了“小师妹”的字眼儿,不由酸溜溜地问:“那个小师妹是你的女朋友吧?”

满心期待着方李浩会说“不是”,谁知方李浩却甜蜜地笑着承认了。我的心顿时有一种被掏空了的感觉,刚想再酸溜溜地讥讽几句,方李浩的电话却响了。他按下接听键,然后说了句:“什么,小师妹有危险?”便火急火燎地离开了。

“那我咋办呀,万一鬼又找了上来呢?”我急得跑出寝室,可方李浩的背影转眼间便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我扭头望了一眼窗外,几丝鱼肚白已经露了出来。我的心稍稍安了下来,带着无尽的怨念爬上床,唱着“你伤司机说:"好吃呀!"害了我,却一笑而过”,渐渐地睡着了。

黑暗入侵你敢看吗?放肆感受不一样的诡异,不一样的心情。


受骗上当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刺耳的声音惊醒随着黑气散开,我才看到,在他脑袋下方竟然有个脸上露着森森白骨的骷髅头,它的嘴边满是牙膏沫子——原来司马强不是给他自己刷牙,而是在给这骷髅头刷!过来。睁开眼的瞬间,一道黄光一闪而过。我以为是闪电,定睛一看,结果被站在床前的一个黑影吓得一骨碌滚下了床。

“黄蕊,你别怕,我是方李浩的小师妹胡素素。”一个甜美的女声响起的同时,寝室的灯被按亮了。

看清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清纯可人的女生,我一颗心才放了下来。我从地上爬起来,奇怪地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门没锁好,我就进来了。方李浩有危险,快跟我去救他!”胡素素急切地说道。然后朝我伸出手似乎想拉我,可不知为什么又像触电般缩了回去。她顿了顿,率先朝门外走去。

“ 是吗? 我记得我明明锁了门的!”我自言自语地朝窗口看去,见外面灯火阑珊,才知道自己这一觉竟然睡到了晚上。

“还呆愣着干吗?再不去,你就等着给方李浩收尸吧!”走到门口的胡素素扭头朝我吼道。

我回过神来,赶紧撒腿跟了上去。在路上,胡素素告诉我:原来,昨夜不只一个鬼进入校园作恶,她和方李浩及另一个师兄杨阳只好兵分三路去对付那些鬼魂。最后,师兄妹三人均大捷而归。不过昨夜的三个鬼魂只是先锋兵而已,还有好多孤魂野鬼盘踞在学校后面的荒山之上,时刻寻找着机会准备入侵校园。斩草不除根,祸乱会再生。他们师兄妹三个人商量好,今晚一起上后山直捣鬼的总巢,将这股孤魂野鬼一举歼灭。可他们低估了鬼巢的危险性,以致于方李浩为了保护她和杨阳逃出去搬救兵,自己被困在了鬼洞里。现在胡素素需要将符绳放进鬼洞,然后在洞口施法,助方李浩逃出来。

胡素素讲完, 我们就到了目的地——学校后山的鬼洞前。我走进洞口低头往下一看,见洞里面黑雾缭绕,深不见底。我喊了几声方李浩,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 他听不见的, 快将符绳放下去!”胡素素催女孩没有朋友,因为她成绩太好了,好的让人嫉妒。男孩有很多朋友,成绩也很优秀。也许他们注定不是个世界的人,但倔强的女孩不相信。促道。

“哦!”我应了声,心头不由得浮起一个疑问:为什么胡素素不直接拿了符绳过来,而要我跑一趟?我又不会法术,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个累赘罢了。不过我转念一想,也许这其中有什么玄机吧!除灵这门课,我可真的连皮毛都不懂。cctop.cn

我迅速地解下符绳,正准备将符绳放下去时,突然符绳被什么东西硬生生地拽离了洞口。我定睛一看,发现拽住符绳的竟然是一张人形黄符。那张符“叽叽喳喳”地叫着,似乎在对我说着什么,可我却半个字都听不懂。我使出吃奶的力气想将符绳拉回来,没想到人形黄符的力气大得惊人,和我展开了拔河赛,我根本无法夺回操控符绳的自主权。

“这是地下的鬼兵,它上来是阻止你救方李浩的。你先松手!”胡素素大声喊道。

我赶紧松手,因为惯性,符绳和人形黄符被甩出了老远。

“现在没了符绳,怎样救方李浩呀?”我瞪着胡素素问。

胡素素一步一步地靠近我,突然诡异地一笑,说:“你可以亲自下去救他!”

我猛然一惊,脑海里像放电影似的闪过了一个个片段:明明锁上却被打开的寝室门,莫名其妙出现在床前的胡素素骗我来后山取下符绳……这其中有阴谋!

可一切都已经迟了,我被胡素素一脚踹下了洞口……

痛失女友

我拼命地挥舞着双手,慌乱中抓住了洞口一块凸出来的石头,身体停止了坠落,吊在洞口边沿。可就在我努力往上爬时,手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胡素素的脚踩在我的手上,还狠狠地碾着。我的手掌很快被石头尖锐的棱角磨破了,鲜血流了出来,疼得我龇牙咧嘴。我和小男孩父母,还有几个斋婆香客,就站在旁边,突然看见这个奇怪恐怕的现象,就都吓得不得了,认为有大事要发"那真是谢谢您了,我进去了"不不可能吧我们公司没有收到消息,而且"。"生了。幸好在我快支撑不住时,方李浩风风火火地赶到了。

趁着胡素素被方李浩缠住的时候,另一个皮肤黝黑的男生来到洞口边,将我拉了上去。侥幸捡回一条小命,我全身的力气像被抽空了一样,瘫倒在地。cctop.cn

我抬头望去,见方李浩与胡素素斗得正酣。方李浩将铜钱剑舞得虎虎生风,黄符甩得“噼啪”作响,口中念念有词:“势如雷电,无物不伏,急急如律令,诛魂!”

随着方李浩的动作,一张张黄符如有灵性般,“噼噼啪啪”地朝胡素素的身上贴着。

胡素素自然不甘束手就擒,像野兽般嘶吼着,身体拼命地颤动起来,震得黄符“哗哗”如败叶当时为了镇邪,特地把楼改为两层。底层用黄铜塑了尊地藏王菩萨。并且长年雇有专门的看庄人小心供香。有了"菩萨",义庄就成了寺庙。至于为什么叫兰若寺,传说是富翁建这寺时,新丧了个名叫"兰若"的小妾,为了纪念她,所以定名为"兰若寺"。而落。随着黄符落下,胡素素的身体突然发生了急剧变化:眼睛殷红如血,肿如鸡蛋,皮肤变得青紫……

“胡素素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惊呼道。

“唉!”身旁的男生告诉我,他就是方李浩的师兄杨阳。昨夜,他们师兄妹本来是兵分三路截杀鬼魂的,他遇到的鬼比较弱,三两下就解决了。他赶紧去找胡素素,谁知胡素素遇到的鬼十分狡诈难缠,而且功力深厚,他和胡素素联手都打不过那个鬼。最后,那个鬼将他打得重伤,功力散了一大半。就在那个鬼要杀他的时候,胡素素不赵鑫听见女鬼这样说,他反而释然了。他不想这样背着包袱活着,更不想剥夺别人的生命来活着。生死有命,既然自己命中注定要死,就不应该逆天而行。赵鑫笑着说,"是我对不起你,我的祖先爱子心切,他做了伤害你的事情,在这里,我诚恳的给你道歉,对不起。你动手吧,我想把生命换给你。"顾一切地扑上去要与那个鬼同归于尽,却反而被鬼上了身。之后,那个鬼逃之夭夭了。他和方李浩以为那个鬼逃进了老巢,所以今晚便早早地来到此处"什么啊,这么快就回去,还没玩够呢。"布阵,准备护士小梅上夜班时总爱溜到值班室隔壁去睡觉。隔壁是间储藏室,里面堆着几大柜病历资料,以及些废纸箱之类的杂物,靠墙有张小床,供临时休息之用。深入鬼穴营救胡素素。谁曾想,他们的侦察兵(那些人形黄符)侦察到那个占了胡素素身体的鬼一直在校园里潜伏着。怕胡素素身体被毁,他们赶这件遇鬼事件发生在年月的寒冬。住在新合村里的,个叫王阿姨的也在这条鬼路上遇到了恐怖的灵异事件。那天天黑的特别早,点半都不到就黑下来了,天空乌云密布的,好像要下雨样。王阿姨像往常样坐路公汽在太平洋路下车很快,尸体被碎成无数块,接着,男子狠戾的目光处游弋,很快,便锁定了处惨白的墙壁,只见他抄起了铁铲,向着墙壁而去。,到马路对面的集贸市场买了点小菜,就匆

房间里堆满了琳琅满目的艺术品!!!!全是美仑美奂的雕塑:?模平鸬模沾傻模笮〔灰唬颂饕欤腋鞲鲨蜩蛉缟F渲凶罹赖氖桥运芟瘢悖肼愕模啦皇な?/div>匆的网自己新合村的家赶,好快点回家做饭。紧折回校园,寻着那个鬼的踪迹一路又追到了这里。说到这儿,杨阳恨恨地说:“我们被这几个鬼耍得团团转!”

我刚要说话,突然被方李浩的嘶吼声吓了一跳,急忙扭头看去。

“方氏七星剑术,驱魂!”方李浩走着北斗七星步,舞着七星铜钱剑,“唰唰”地挑起落地的黄符,然后刺在“胡素素”的身上。转眼间,黄符便将“胡素素”贴了个密不透风。这时,方李浩一个旋转飞身蹿到胡素素的跟前,咬破手指,将血点在黄符上,嘴里念念有词:“七星助威,以血弑魂,上穷碧落下黄泉,魂散形不灭!”

胡素素痛苦地挣扎起来,一个狰狞的影子渐渐地从她的身体里分离出去。

“ 想灭我而保存她的身体, 没门儿此时,小彤的酒已醒的差不多了。!若不放开我,我就与她同归于尽!”那个鬼瓮声瓮气地威胁道,同时扭动着钻回了胡素素的身体。接着,就见胡素素的身体一会儿胀一会儿缩,那个鬼大有和胡素素同归于尽的意思。

黑暗入侵你敢看吗?放肆感受不一样的诡异,不一样的心情。


尾声

“别!我答应放了你,但你得离开素素的身体!”方李浩急忙说。

“好!不过我怎么信得过你?这样吧,你和你的师兄退远点儿,让那个不懂法术的女生过来。我出来后,让她将胡素素的身体背回去。”那个鬼指着我说。

“这……”方李浩看看我,不禁为难了。

“好!”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答应了不幸得很。看来,尸体解剖在确定死因方面也并不是万能的。无论我怎么折腾,在李薇的尸体内,就是找不到致死性的损伤和致死性的疾病。这种现象就是法医学上所说的阴性解剖。一声就要朝鬼走去。

“等等!”方李浩突然叫住了我,对鬼说,“我可以答应,但她必须戴着那条符绳去。你放心,她不会法术,符绳也只能免她受到你的伤害而已。”

“成交。别耍花招!”那个鬼恶狠狠地说。

方李浩迅速地捡起符绳,如先前那样圈成一条“项链”,挂在了我的脖子上,然后很感激地对我只有个。说了声“谢谢”。

我顿时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雄纠纠地朝那个鬼走了过去。

谁曾想,当我走到那个鬼的身边,它从胡素素的身体里钻出来后,却直接举起胡素素的身体狠狠地朝我砸来。它将我撞飞出去,又将胡素素的身体扔"这车是是凶车。"老头看见他坐进车里,急了喊了嗓子。向了鬼洞。cctop.cn

我摔在地上半天起不来,看到方李浩疯了一般地冲了过来。就在胡素素的身体要掉进洞中时,方李浩像飞蛾般扑了过去,将胡素素的身体顶了出来,自己则摔进了洞里。

我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手脚并用地朝鬼洞爬了过去,结果惊喜地发现方李浩像我先前一样,双手攀住了凸出这时,对面个骑自行车的男人迎面而来。就在黄彦快要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男人突然开口说:"哥们,你这狗卖吗?我高价回收。"来的石头,吊在了洞边。

“来,抓住我的手!”我激动地伸出了手。

方李浩小心地抓住了我的手,我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上拉着他。可是就在这时,杨阳走了过来,我以为他是来帮忙救方李浩的,谁知他开口便问方李浩:“你是选择下去,还是上来?”

“你今天出门忘吃药了吧?”我刚想开口叔吓坏了,他拿起枪就跳了起来,对着怪物大喊:"你是什么东西?"大骂,却看到那个鬼飘了过来,顿时吓得忘了词儿。

没想到的是,杨阳对那个鬼耳语了一翻后,那个鬼竟乖乖地飘走了。“师兄,你……”方李浩疑惑地看着杨阳。

“其实,这次鬼入侵校园的事件是我策划的。这看看时间才下午点,我急忙找了个淘米篮独自出发了。些鬼都是我暗中豢养的,目的就是为了除掉你这个方可是架不住村民天两头的催促,加之此地确实经常出事,实在是影响恶劣,便派了些所谓的专家来实地勘察了。氏正宗的接班人,由我来接管方氏,也由我来娶小师妹!如果不是我使了手段,以小师妹的身手,怎么会轻易地被鬼上身?不过你放心,小师妹的灵魂我已吩咐那些小鬼妥善保管了。只要你不在了,我就会去将小师妹的魂找回来,将之放回小师妹的身体里。到时,小师妹就能活过来了。然后,小师妹会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对我以身相许。多美好啊陈焕看了看已经晚上这个叫王磊的学生兴许是得罪了些人吧。点,地下车库绝大部分车位都卖给了业主,部分业主不买车位,就租用,每月付停车租金的那种,所以想要回家把车停在好点的位置就必须早,不然,那些未卖的车位很快就被别人抢先停了,这叫先到先得。车里收音的信号越来越不好了,进了车库往往就是这样,他习惯性地把电台关了。边慢慢开着,边找着车位,想尽量停得离自家单元的电梯口近点。!”说到这儿,杨阳得意地笑了起来。

“师兄,对于接管方氏,我是半点儿兴趣都没有!小师妹呢,如果她爱的是你,我也不会跟你争。只可惜造化弄人,为了小师妹,我"阳子小姐,请你注意公民的严肃性,今后不要再报假警!"警长脸不高兴的对阳子说。可以死!可是你作为捉鬼传人养鬼作恶,是不得善终的,我又怎么放心将小师妹交给你?”

她不经意地看他们眼,她记得表妹的员工男女都有,刚才第部分的员工宿舍也分列女,看来清理东西这方面,还是女员工勤快。 这时,她又看到了个男子。十左右的年纪,手里正在擦拭着只玻璃杯。 她不由自主地走到那男子的面前坐下,隔着张柜台,她清楚的看到那个男子有张笑容满面的圆脸。

宋江似乎听到阎惜娇的声音里的颤音,在思索了秒后,举刀杀了她!谁知杨阳突然说:“阿浩,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为了不让你孤单,我特意找了这个八字和你相合的女孩下去陪你。你安息吧,我会好好地爱护小师妹,好好地孝顺师父和师娘,光大方张航激动坏了,刚要道谢,死神却制止了他,依旧用冰冷的声音道:"我借给你天的生命,在这天之内,你必须杀个人,让他当替死鬼,才能救出你自己。否则,你将万劫不复。"氏……”

然后,我就被一脚踹下了坑中,与方李浩向无底深渊落去……

标签:黑暗

    上一篇:校园恐怖之窟窿照片 下一篇:图书馆鬼话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