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玲珑塔

玲珑塔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学校的后面有一条河。

河的后面有一座塔。

我们经常在没课的时候去塔那边玩,那座塔好像有个很长的名字,叫“敕造慈寿寺永安万寿塔”什么什么的,我们可记不了那么清楚,大家都叫它“玲珑塔”。

要说数玲珑塔,那段绕口令我说得最溜了——“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一层,一张高桌四条腿儿,一个和尚一本经,一个铙钹一口磬,一个木鱼子一盏灯,一个金钟整四两,被那西北风一刮,呜嘞哇啦响呜儿嗡儿……”我可以不打磕巴的从单层一直数到十三层,再由十二层双层数下来。这个本事叫我们宿舍的人全都羡慕不已。

“萧玲,你这嘴皮子怎么练的啊?”杜梨问。

“她是地道的胡同串子啊!”没等我回答,上铺的于菲菲就替我回答。

“没错儿!”我得意地一仰头,“我打小就是听我姥姥念叨这段绕口令才肯睡觉的呢!”

“哇塞!”对面床的韩敬夸张地咧开大嘴,“原来幼儿的家庭教育这么重要啊!那时候打下的基础,到了大学还能大放光彩呢!得得,我提议,萧玲这个本事是咱们宿舍的镇宅之宝,班上谁要不服气啊,就来个玲珑塔大擂台,比比!”

我故作谦虚地笑笑:“哪里哪里……”

“唉,数完了塔,这后面好像还有一段呢……”杜梨扶了扶眼镜,很认真地问我。

“是还有一段……”我嗫嚅道,“不过我不太喜欢说那段……”

“说说说说……”她们起哄。

我只好慢慢地说:“……老僧数罢玲珑塔,抬起头来看分明。往上看满天星,地下看一个坑,坑里看冻着冰,冰上看栽着松,松上看落着鹰,山前看一老僧,僧前看一本经,屋里看点着灯,墙上看钉着钉,钉上看挂着弓。看着看着花了眼,……西北角下起了风。说大风,好大风,十人见了九人惊……”

“萧玲……”对面床的韩敬忽然打断了我,“我怎么觉得阴森森的,怪冷的?”

“是啊,我听得都起鸡皮疙瘩了!”上铺的于菲菲砸了一下床板表示抗议。

只有杜梨愣愣地看着我,半天不吭声,然后——一个响亮的喷嚏。

这下大家都乐了,我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我就说不喜欢说那段儿,你们非叫我说不可……”其实我倒不光是觉得这听村子里的老人曾经说过,在阴间的黑河边上有座大山,在大山的正中央又座房间。房间里面坐着的是掌管着前世今生的鬼差大人秦广王,而在他的房间里则有块能够看到你的前世今生。一段词儿阴森森冷飕飕的,而是那一场大风过后,“……只刮得:星散、坑平、冰化、松倒、鹰飞、僧走、经碎、灯说走就走,个人当天就买好了车票,坐上了火车,踏上了返乡的旅程。灭、钉掉、弓翻,得儿啷呛一场空。”

“你好,欢迎你到塔里来……”

晕!塔里?

“是啊,玲珑塔。你最喜欢的玲珑塔啊!”

我快要昏倒了!话都说不出来了刘骑着摩托车走到家门口,刚要掏钥匙开门,却发现刚才明明还看见的大门突然不见了。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个石碑,上面字迹清晰,竟是块墓碑。刘心里惊,赶忙用手擦了擦双眼,再看,还是墓碑。难道自己走错路,跑到村西头的乱坟岗了?,只好使劲地掐自己的胳膊——好疼!

一点幽幽的光渐渐亮了起来,照亮了四壁,青砖漫地,椽木高悬,一张石供桌上,坐着一个黄衣裙的女孩子,俏皮地晃着两条腿,笑眯眯望着我呢。

“神仙?妖怪?还是……”我颤巍巍地问。

“鬼!”她跳下来,“守护这座塔的鬼。”她手一挥,四周明亮起来——原来我真的是在塔里!一想到这,我眼泪都要下来了……

“为什么啊?我没得罪你啊,为什么把我捉进来啊?”我带着哭腔问。

“哈哈,谁把你捉进来了啊?不是你自己要进来的吗?怎么,怕了?”她双臂抱在胸前,歪着脑袋看着我,那神态,叫我想起点什么……

“对啊,我就是那只小黄猫啊,是你自己要跟着我左三圈右三圈绕进塔里来的,可不是我抓你进来的哦!”

啊,原来只要绕着玲珑塔左三圈右三圈地跑一遍,就能进到塔里来?

“也不完全是啊。”她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还要有缘,比如你,跟玲珑塔有缘分,我才会准许你进来呢!”

我暗自揣摸,她好像对我并无恶意。“那,故事大全,请问,我怎么出去啊?”我小心翼翼地问。

“刚来就想出去啊?”她有点不高兴的样子,“我还想叫你陪着我呢!”

“陪着你?”

“对啊,陪我守塔。”

“守到什么时候?”

“塔在我在,我在你在……”

“哇……”我终于没出息地哭了出来,我知道这塔已经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了,我还知道这塔现在已经是重点文物受到保护了,兴许再过四百年也不会有“论雷峰塔的倒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完了,原来她把我搞进来,只为了陪她!

“哈哈哈……”看着我哭,她倒笑了起来李壮被吓坏了,冷汗浸湿了他的后背:自己这次恐怕是要栽这里了。,花枝乱颤地走过来,“好了好了,我是逗你呢,你又不是守这刻,我有些感动。塔的,我怎么会不叫你出去呢!傻丫头!”

“哪有你这样……”我抹着眼泪小声嘟囔,“分明是——吓人!”

“唉……”她悠悠地叹了口气,“你要知道啊,一个守了四百年塔的鬼有时候会感到寂寞的啊……”

“鬼也会寂寞的吗?”我已经擦干了眼泪,在仔细地打量她了,刚才光顾着害怕了,这时候才发现,她还真是一个好看的鬼啊!有着长长的黑色头发,用玉簪子挽着,黄色的长裙,发出柔软的绸缎的光泽,她的眼睛明亮得如同夜明珠,她的笑容甜得醉人呢!

她发现我在看她,就优雅地转了个身,哇,居然轻飘飘地飞跃在半空里!然后慢悠悠地落在我面前,像电影里的特技镜头一样。

“是啊,鬼也会寂寞的。有时候我就变成一只小猫溜出去转转,去闻闻春天的花香,去晒晒秋天的太阳,去追追夏天的蝴蝶,也去冬天的雪地里踩几个梅花脚印玩……”

“为什么变成小猫,不变成一个人?你现在的样子就很好看啊!”我真诚地说。

她摇摇头,“我不敢变成人的样子啊,外面的世界时时刻刻发生着变化,我不知道怎么跟人讲话的,再说,我也不能走出玲珑塔方圆五里的地方的。”

“哦……”我替她感到遗憾。

“前不久,我发现你很喜欢来这里,经常在塔跟前流连,还会数玲珑塔呢,我看出来你是真的很喜场活死人的恐惧在部队中蔓延开来。日军人人自危,流言惶惶。欢玲珑塔的,是有缘人,我就想邀请你进来看看,呵呵。”

“啊,我简直太荣幸了!”这句话可是发自肺腑的。

“好了,时候到了,你该出去了!”她微笑着走过来,拍拍我的脑袋。

我朝四周看了看,严丝合缝的砖墙,怎么出去呢?

“你要记得,不许和别人说起这段经历,当然我相信你说了也没人会相信的。呵呵。”

“我不会说的!我以后还能来吗?”

“那要看你的机缘了。好了,现在你闭上眼睛,开始数玲珑塔吧……”她的手一挥,塔室里的光线渐渐暗淡下来。

我照她说的那样,闭上眼睛,开始数“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一层,一张高桌四条腿儿,一个和尚一本经……”

数到第九层,肩膀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好啊萧玲,我们找了你半天,原来你跑到玲珑塔这里练绕口令来了?”

我睁开眼,夕阳的余辉里,面前站着宿舍里的可是我走在这路也不是真的不怕。姐妹们,正对我怒目而视。

“哈哈……”我心里说,我出来了!

“还笑呢!下午的电影欣赏课叫你占的座位呢?害我们坐最后一排,字幕一点都看不到,整个成了英语听力课了!”杜梨生气地跟我挥舞温柔的小拳头。

“呀!”我自觉地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我给忘得一干二净!该打!”

一顿假意的粉拳下,我暗自偷乐,你们怎么知道,这一下午的奇遇要比电影课上的外国大片还精彩十分,不,精彩一百分啊!

隔了两天,下午没课,我确定什么都没有答应过宿舍里的几个家伙后,就悄悄地溜到玲珑塔……跑到塔前,定了定神,深吸口气,预备——跑!

左一圈……两圈……三圈……回身……右一圈……两圈……三圈……立定……闭眼!

啊,一片黑暗!暗自高兴,进来了?猛一睁眼,艳阳高照!我只是站在塔的阴影里。怎么回事?没进去吗?我擦了把汗,再来!于是,再一次起跑……左三圈……右三圈……失败!再来……

啊,实在撑不住了!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已经绕着塔跑了四遍二十四圈了,还是没能进去啊,难道,像守塔精灵说的那样,机缘不对?

我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仰望着玲珑塔,芝麻你为什么不开门啊?

忽然,有一对情侣溜达了过来,肉麻兮兮地搂抱在一起。我正打算回避一下这少儿不宜的镜头,却看见那男的掏出一把刀!

“亲爱的,我要把我们的爱刻在这里,让这塔见证我们伟大的爱情!”

“亲爱的,那就把我们的名字深深地刻在塔上吧……”寒光一闪,手起刀要落!

“住手!”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居然大喝一声,那对小鸳鸯被我吓了一跳。“你们没看见这里立的牌子吗?这是文物!禁止乱写乱画!”

那男的在女朋友面前不想丢了面子,蛮横地说:“你管得着吗?又不是你们家的塔!”

儿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后座的那个女人,确切的说,应该是那只女鬼,正坐在那司机的身上,双手深深的嵌在燎出租车司机的胸口之上,鲜血随之流淌而出,而那司机双目圆瞪,显然已经气绝身亡。

“哼!”我也不甘示弱,“你不怕遭报应就刻一刀试试!”dash;—天啊,是她!

杜梨使劲拍了我的后背一下,我一声咳嗽,终于倒出一口气来。

“萧玲,这是谁啊?”宿舍这几人就是好奇心强。

“这是……这是……我表姐!”我脑袋发涨地给她们做介绍。她们倒是不见外,纷纷打招呼:“表姐好!”“表姐你真好看啊!”“是啊,萧玲居然有你这么漂亮的表姐!”“就是啊,表姐你真好看哎,尤其是站在萧玲身边……”

她笑眯眯地看着她们,傻傻地就知道点头——看来真是不会交际应酬啊。

“表姐,你多大啊,怎么看上去比我们还年轻呢?”于菲菲最会说这种讨好的话。

“我?四百多岁了……”

“什么?”

“啊……”我赶紧打圆场,“我表姐不喜欢人家问她年龄的嘛,这是隐私。呵呵,她就喜欢这么开玩笑搪塞别人,其实,其实,她就比我大两岁……”

“哦,表姐你住哪啊?这么晚来找萧玲?”韩敬也跟着瞎起哄。

“我住在塔……”

这回我不等她说出来就及时地打断:“她住的塔楼就是学校边上那座。哦,表姐,是不是姨妈找我有什么事情啊?咱们那边说去。”回头对宿舍里几个丫头说:“我去我姨妈家看看,你们先回去啦!”

“你什么时候有个姨妈了?”于菲菲嘟囔着,“我还想问问你表姐她那头发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洗发水呢……”

“表姐,我们走啦……”不等她们再唠叨,我拉着她一路狂奔。直到出了学校的西门,我才稳定了情绪:“你怎么会这样子就出来了?”

“呵呵,我是来谢谢你的啊。”她总喜欢歪头一笑,“下午你帮我护塔,功劳不小!”W

“哪里哪里……唉,下午为什么不叫我进去呢?”我嗔怪道。

“今天下午你心里存了欲念,心境不清净,就是跑再多圈也是进不了塔的。上回我变做小猫引你进塔的时候,你心里没有欲念,什么都没想,自然就循进了塔门。所以我才告诉你,机缘重要啊。”

“懂了!”我说,“那塔是清净之地啊。”

“呵呵,你帮我护塔,我特意来谢谢你,还好你们学校在方圆五里之内,不然我也找不到你啊。”

“表姐,你不用这么客气啦,当我是好朋友,闷了就来找我好了!”

“哈哈,那怎么成,不过……”她腾空一跃,“我倒很喜欢听你叫我表姐!”

这一晚的月色真浓啊,白晃晃的地上,树枝斑驳地画了很多抽象的素描。园子里早就没了人,因为有她在身边,几只乌鸦从头上忽而振翅划过,我也丝毫不惊。

故事大全拉着我,指给我看——只见塔身四面有砖雕的拱券门和半圆形雕窗。拱券门上还有匾额,什么“镇静皇图”啊“真慈洪范”啊“辉腾日月”啊……门窗两侧塑还有金刚力士像,这些塑像历经风雨,如今都露出了木芯……故事大全带着我绕塔而飞,我们带起的风,拂动了塔檐上的古老的铜铃,它们轻轻地唤着我的名字:“玲……玲……玲……”

啊,简直太美了,我真想一个一个地数出那上面的可爱的铃铛……

“来,把心静下来……”故事大全在我耳边轻轻说。

我依言闭目,觉得脚下生风,身子旋转几回,再睁眼,已然又进到了塔里。

故事大全给我讲起这塔的来历,原来是为明朝万历皇帝的生母慈圣太后所建的,她原来是一个身份卑微的宫女,后来称自己是九莲菩萨转生,广建佛寺……

“姐姐,每座塔里都有你这样的灵魂在守护吗?”

她点点头,“我就是塔的心啊。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塔,每一座塔里都有一颗心的……呀,不好!”

“怎么了?”看到她忽然一跃而起,我吓得站了起来。

“别出声……”她按住我。可是我与他交往燎么长时间的女郎,竟然在今夜死掉了。顺着她的目光已经透过塔身看到塔顶趴着一个黑影,他大约是顺着避雷针爬上来的,现在正用凿子在撬一个塔檐的铜铃!

“啊!小偷!抓贼啊——”顾不上想什么,我冲口而出。

“别!”鬼鬼姐竟没来得及制止我。

那个贼显然万万没有想到,半夜时分,会从空无一人的玲珑塔里传出这么一嗓子!大约是心胆俱裂,他一声惨叫,吓得摔下塔去……

我也一个机灵,猛地坐起——从自己的床上。

“干吗啊萧玲,撒癔症吗?”宿舍里不知道是谁嘟囔了一声。

怎么?我是在宿舍里?是在睡觉做梦吗?我迷迷糊糊地躺倒,辗转反侧。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连着答应,下次有机会会登门再拜访。我觉得自己重又进入了梦乡因有钱人都讲究吃滦州城有名的郝拣烧或小佬熏鸡,所以买袁包子的大多为平民百姓。其中有常客是位年轻貌美的女子,身着青衣素裙,走路如弱风拂柳,她总是在天亮前或天黑后突然出现在袁面前,从不说话,只对袁嫣然笑,递枚铜钱,接过两个包子,然后像仙女般飘然而去。引得袁望着她背影常常呆愣半天。,因为我又看见故事大全飘然而至我的面前,她嗔怪地用手戳了我的脑门一下:“真是个鲁莽的丫头啊!你那一嗓子吼得好……唉。可怜那贼原本罪不至死的,也是我疏忽职守,该当此处分……”

“姐姐?我……”

“我知道你是因为想护塔,生怕它再遭一点磨难。你这点心意,我深深谢过了。不过这次因为我的疏忽,伤了人命,被罚五十年不许出塔,想来我们再见就难了……”

“姐姐,都是我不好!”

“呵呵,不要自责,这也是该当的风雨劫历。我虽不能出塔,但是你还能来看我啊,再来数玲珑塔给我听吧,五十年,弹指一挥间,很短暂很仓促的。记得我的话,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塔,每一座塔里都有一颗心的……”

“我会经常去看玲珑塔的!五十年后,我能再见到姐姐吧?”

“能,我等你来,还带你数玲珑塔的铜铃呢……”

再醒来的时候,阳光正直直地照耀进来。宿舍里几个嘴快的人已经在传播着刚听来的小道消息了——“听说昨晚上玲珑塔那儿摔死一个盗塔的贼,天没亮警车就开过去了,住西门宿舍那边的哥们一大早听见声音还去看热闹了呢,年盛夏的某个清晨,村长徐叔在觉醒来之后,发现从城里来的阿明小两口我上初那会儿,我们家开了家饭店,这个故事是当时我家店里的服务员小陈说的,小陈是y市人,后来嫁到了楼主奶奶的村上,这个故事是关于小陈的亲生姐姐的。竟宿未归。有人说这是报应呢……”

我悄悄地叹了口气。坐直了身子,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五十年,那时候我就是七十岁的老太太了,我还能把《玲珑塔》的绕口令流利地数下来吗?……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一层,一张高桌四条腿儿,一个和尚一本经,一个铙钹一口磬,一个木鱼子一盏灯,一个金钟整四两,被那西北风一刮,呜嘞哇啦响呜儿嗡儿……”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夜半血自流 下一篇:不肯投胎的老师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