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它要换桌

它要换桌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故事大全致力于收集和发布发生在大家身边的真实灵异事件。如果您是一个鬼故事爱好者肯定会喜欢今天这一篇它要换桌!


课桌棺材

“我们换桌吧?”吴晓斌对汪旭说这"呀,这不是那孩子吗?"句话时,汪旭吃惊地睁大眼睛。因为吴晓斌旁边就是校花赵莎莎,难道是赵莎莎对自己有意思,才怂恿吴晓斌跟自己换桌的?

“你确定?”汪旭半信半疑,但还是飞快地坐在了吴晓斌的座位上,吴晓斌点了点头。随后赵莎莎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其实,我偷偷注意你很久了。”

关键时刻,汪旭没有退缩,急忙说:“我也喜欢你很久了。”然后大胆地摸向赵莎莎的玉手。可下一秒,赵莎莎猛地站起身,面红耳赤地吼道:“你摸我的手干什么?”

汪旭还没回过神来,全班同学就齐刷刷地朝他看过来。他的第一感觉就是被耍了,他不解地朝赵莎莎看了看,又愤恨地朝吴晓斌看过去。果然,吴晓斌正坐在那里笑得前仰后合。

“我不小心碰到了你的手,对不起!”汪旭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这时,俏皮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出糗的样子好可爱啊!”这次汪旭学聪明了"这鬼天气,说下雨就下起来了"我微笑着用尽量亲切的口气和他聊了起来并递给他张面巾纸"擦擦吧",他仔细地听,惊奇地发现那声音不是赵莎莎的,而是从吴晓斌的桌洞里发出的。一定是吴晓斌提前录好了声音等着自己出糗。

想到这里,汪旭双手怒不可遏地伸进桌洞,却发现手被挡在了桌洞外。低头看去,只见吴晓斌的桌洞四面都是木板,那些木板上涂着黑亮的油漆,布满了参差不齐的抓挠痕迹。汪旭以为看花了眼,用手抹了抹眼睛,果然是木板。

脸上沾满黑指印的汪旭再次惹得同学们哄堂大笑,甚至连身旁的赵莎莎都笑了起来。汪旭气得牙齿发颤:“居然跟我玩连环计!”

幸好,很快就下课了,汪旭逃也似的回到了寝室。

“丁伟,咱们是不是兄弟?”丁伟刚回到寝室,汪旭就气愤地问道。

“是啊,到底怎么了?”丁伟虽然在教室也看到了汪旭出糗,可并不知道具体的缘由。

汪旭这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不料,丁伟越听越心惊,待汪旭说到最后,丁伟脸白得像一张纸。

“吴晓斌没那么无聊,这不是玩笑!桌洞被封,四面涂黑漆,你不觉得很像……”寂静的夜里,丁伟的话音悠然飘荡。

“棺材?!”汪旭心里一震。

“还有桌洞里的那个女声……”

丁伟忽然抓住汪旭的手:“你摊上大事了!”汪旭魂不守舍,准备等吴晓斌回来问个清楚。

夜漆黑如幕,吴晓斌始终没有回来,汪旭实在熬不住,在担惊受怕中睡着了。cctop.cn

“你没有生我的气吧?”迷迷糊糊中,汪旭被一阵声音吵醒了。他睁眼一看,窗台前慢慢地探出了一个脑袋,是个美女,比同桌赵莎莎还漂亮。

“我怎么会生美女的气呢?”汪旭说。只听说过男生偷趴女生寝室,没想到美女也会趴在男生寝室窗台跟自己搭讪。没等汪旭有什么动作,那个脑袋就顶开窗户飘了进来。汪旭定睛一看,女生脑袋下光秃秃的,还带着血淋淋的神经和肉芽……

脑袋“咯咯”地笑着,飘向了汪旭的床头。汪旭蒙头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经那个乞丐这么说,金瑜想起来了,还真有这回事儿。她吃惊地说:"原来路漫害死的乞丐是你呀!"被子不断传来轻微的碰撞感。

就在这时,他听见吴晓斌的床上有了动静。汪旭眯眼掀开一条缝看去,只见吴晓斌慢慢地下了床,然后身体向前弓了起来,两条胳膊诡异地下垂,与双腿平行撑在地面上……

汪旭正寻思吴晓斌是不是又在装神弄鬼,就见躬着身体的吴晓斌胸部侧面突然裂开,五脏六腑清晰可见,一股腥臭扑面而来。汪旭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既害怕自己会吐,又害怕禁不住叫出声来。

吴晓斌现在的姿势好像一张桌洞大开的书桌啊……似乎为了验证他的猜想,只见这张人形书桌将那颗鬼头吞了下去,裂开的胸部居然诡异地愈合了。接着吴晓斌起身躺到了床上,不一会儿就打起了鼾声。

林美嘉回来了

吴晓斌睡着了,可汪旭却睡不着了,他安慰自己刚才不过是一场梦,可他迷茫地看向丁伟的床铺,惊奇地发现丁伟竟然也在死死地盯着他。

汪旭想叫,可是丁伟却伸手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径直朝厕所走去。

汪旭慢慢地起身,也跟了过去。

“林美嘉,真的是林美嘉!”谁知到了厕所,丁伟比汪旭还兴奋,嘴里不停地念着一个陌生的名字。

汪旭有点儿云山雾罩:“林美嘉是谁?”接着,丁伟就讲起了林美嘉的故事:

其实,在汪旭转学来到这所学校之前,丁伟和吴晓斌是同桌兼好哥们儿,同样的,赵莎莎和林美突然间,门打开了,阵狂风涌过来,我惊奇地看着那小孩在我的眼前像片落叶般飘开。嘉也是同桌兼闺蜜。一天,吴晓斌让丁伟和林美那个它,站在家店门口犹豫不决,背上有他熟悉的图案,他记得很像座城市的以中冷笑:没想到,如今网络之上,除了玩**的木子美,玩自恋的芙蓉姐姐,更出了个"玩"鬼的,何璎璎。图案,但记不起来是哪座城市的地图。嘉换桌,这样吴晓斌就可以接近林美嘉了,吴晓斌这是明摆着要追求林美嘉。丁伟虽然最终和林美嘉换了桌,可心里却很不舒服,不为别的,因为丁伟也喜欢着林美嘉。现在要自己把林美嘉拱手让给吴晓斌,谁乐意呢?cctop.cn

丁伟和林美嘉换桌后,自然和赵莎莎成了同桌。单纯的赵莎莎误以为丁伟对自己有意思,因此才和林美嘉换桌坐到了自己身边。于是,在不久的一个下午,赵莎莎大胆地向丁伟表白了。

丁伟此时正郁闷之极,哪里有心思向赵莎莎解释,于是当着所有同学的面,毫不留情地拒绝了赵莎莎。据说,赵莎莎那天悲痛欲绝,哭得死去活来。

不过丁伟没有心思理会这个,因为没多久林美嘉就失踪了。为此,丁伟将整个学校翻了个遍,也没有林美嘉的任何线索……

“你的意思是,吴晓斌杀死了林美嘉,并把林美嘉的头藏在了自己的桌洞里。可他不是喜欢林美嘉吗?”汪旭颤抖地说。

“因为林美嘉喜欢的人是我,吴我低头过去,只听里面正说着话。那个后来的,好象两手正恰算什么,嘴里念念有词,不会,只听他道"不好,明天,也就是阴历什么,阳世阴雨回霜度,她必然回来找你们,她冤气太重,如果此恨不解,必成厉鬼,以后再不投胎而祝害你们代以下不好,不好"那个闭着又白眼皮的瘦老人连声嗟叫,"不好啊,还有可能祝害到你家孩子,由你说的情形分晰,分明她的冤气大过的爱意了。很可能此儿不能命过煞,难逃阴道重天之追讨了"晓斌恼羞成怒,一气之下杀了她!现在,我怀疑吴晓斌移情别恋,又喜欢上了赵莎莎。”丁伟忧心忡忡。

想到赵莎莎昨天让自己难堪,汪"你为什么如此恨我?湖边有许多人在拍照,湖面也有几叶扁舟,采摘莲花的不在少数。"琳晓写道。旭无所谓地说道:“喜欢就喜欢呗,那又怎样?”

“那样的话,我们都得死。”

“你就胡说八道吧!”

“吴晓斌嫉妒心特别强,赵莎莎曾向我表白过,他肯定不会放过我;桌洞里的林美嘉和你暧昧,更让他火冒三丈。”丁伟耐心地分析道。

“他以为他是天王老子啊,一个人还能对付得了咱们俩?”汪旭很不服气。

“他要是人,自然对付不了咱们我摸了摸鼻子,看了看她紧闭的房门,突然不知所措,我上来干嘛了?为什么站在她家的门口?我疑惑地走回家,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发呆。,可现在你觉得他还是人吗?”刚才寝室里惨绝人寰的画面再次闯进他的脑海,丁伟不林峰看见个这么可爱的女孩在自己的面前哭,他忽然点招架力都没有了。林峰问:"你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要不你就先去我家里住晚吧,我是住的室厅,你住房间,我住客厅。"禁打了个哆嗦。

“那我们该怎么办?”汪旭六神无主。

“杀鬼!”丁伟说完就朝寝室走去。

汪旭怕引起吴晓斌的怀疑,过了一会儿,才悄悄地回了寝室。

一夜无眠,第二天,汪旭顶着熊猫眼去上课,路上遇到了吴晓斌,破天荒地也朝吴晓斌笑了笑,不过笑得比哭还难看。汪旭到教室时,吴晓斌已经坐在了丁伟旁边,没办法,汪旭还得继续坐在那张恐怖的座位上。

老钟忘记了刚才发生的恐怖幕,他的眼睛里现在只有满桌子的菜。他使劲儿地吃着,丝毫不管别人的眼神。大家也都习惯了,知道他是个不拘小节的人。 “不好意思,昨晚吓到你了,我只是想去看看你。”汪旭刚坐下,桌洞里就传个黑乎乎的东西,正慢慢的从井里冒上来。这东西很大,很长,几乎沾满了整个井口。我看了半天,才看出那是人的头发。来一个轻柔的声音。

这次,汪旭反倒不怎么害怕了,能让吴晓斌和丁伟都喜欢的女生一定很优秀,和女鬼来场人鬼情未了也很有意思。

“没关系,只不过你没有吓到我,而是你的美丽惊到了我。”

“油嘴滑舌。”林美嘉娇笑道。

相见恨晚的感觉油然而生,汪旭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喜欢上了林美嘉。

故事大全致力于收集和发布发生在大家身边的真实灵异事件。如果您是一个鬼故事爱好者肯定会喜欢今天这一篇它要换桌!


命悬一线

就在汪旭忘乎所以的时候,桌面突然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吸。"全寝室的女生吓了跳,但左看右看,什么也没发现,"你在做梦吧?""别开玩笑力。很快,汪旭的脸变了形,双手“咔咔”作响,双脚也诡异地扭曲起来,整个人似乎要被吸进桌洞里……

千钧一发之际,吴晓斌用力拽住了奄奄一息的汪旭,一桌一人展开了拉锯战。终于那股吸力似乎失去了耐性,一下子消失了。汪旭惊魂未定,还没来得及喘气,就被吴晓斌拉出了教室。

跑出教室的一刹那,汪旭不经意间看到了丁伟,丁伟正直直地盯着吴晓斌,脸黑得像煤炭。

回过神来的汪旭本想感谢吴晓斌,但当吴晓斌拉着自己朝偏僻的角落走去时,他心里暗叫不妙。刚才自己被吸进桌洞的画面和昨晚吴晓斌吞噬林美嘉头颅的场面如出一辙,一"没事的,最近任务挺多的,你可倒好回家躲清闲去了,可把弟兄们忙怀了。"定是自己和林美嘉聊得开心,惹吴晓斌吃醋了,现在他要向自己动手了!

汪旭左顾右盼,打算趁吴晓斌不注意赶快溜走。

“行了,别装了,不过我可提醒你,以后少和林美嘉聊天儿,不然丁伟再发飙,我不一定能救得了你。”

贼喊捉贼!汪旭撇撇他当然也知道,但是他却很有信心,只要真的妹妹来到现场,他定能辨别出来。因为当时,他身上伤口的位置直没有报导出来,只有凶手和偶尔撞见的妹妹看到。整个下午,他都在问那些认亲的人同个问题,可是没溶准确回答出他的伤院长说:"那怎么行呢?每个职工都要值夜班,这是制度。"口所在。然而到了傍晚,个女生不但长得跟他印象中偶遇的那个女人样,还语道中他肩部的刀伤。他马上把那女人接回了家。嘴。不过他不敢说出口,没事北方秋天的夜晚是那种伸手不见指的黑,夜愈发显得清冷无边。小美正胡思乱想着,李易推门进来了,伸手从口袋里掏出枝玫瑰递给她说,你今天去看我了?那又何必呢?刺激鬼除非自己不想活了。见汪旭一脸不信的表情,吴晓斌叹了口气:“丁伟还是提前下手了,他是不是说我是鬼,要你杀了我?”

汪旭很吃惊,但他只是不置可否地盯着吴晓斌。

“好吧,想必丁伟给你讲过换桌的故事。”吴晓斌说道,“不过事情的真相并非他所说的那样。”

正如丁伟所讲的呼,漠生想起来这些就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劝这群鬼投胎真的是太难了那样,吴晓斌确实唆使丁伟和林美嘉换桌。不过尽管丁伟喜欢林美嘉,但林美嘉却并不喜欢丁伟。

林美嘉和吴晓斌同桌后,两个人迅速坠入爱河。这一切被丁伟看在眼里,他怒火中烧:自己的好哥们儿和自己喜欢的女生走在了一起,简单地换桌居然让自己既失去了爱情,又丢失了友情。cctop.cn

既然自己得不到林美嘉,吴晓斌也别想得到。丧失理智的丁伟竟然割下了林美嘉的脑袋,藏在了自己的桌洞里。

但是第二天他发现那颗头不见了。

林美嘉死后,吴晓斌既伤心又愤怒,这一切都是换桌导致的,所以林美嘉的魂魄肯定在书桌旁游荡。随后,吴晓斌寻得一种秘术,只要白天将林美嘉的头颅藏在自己的桌洞里,晚上、嗅觉用心脏的血滋养,林美嘉就会一直陪着自己。

因此,汪旭才会在寝室里看到那惊恐的一幕。

这一切都是瞒着丁伟的,不过人算不如天算,丁伟杀死林美嘉之后就变得不正常了,后来鹰鹫们转过身,腾空而去,只给"好,我们就从这双脚印上来!"杨科长斩钉截铁地说。经测量血脚印为码新男皮鞋,根据脚印深浅推断出凶手是不超过公斤,.—.米左右的年轻人。我留下双双翱翔远去的黑翅影像,翅膀轻轻煽动着,在太阳光环中逐渐变小。居然失足掉进湖里淹死了。死后的丁伟很幸福,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和林美嘉在一起了。可他却发现林美嘉的魂魄被吴晓斌牢牢地守护着。

林美嘉活着,吴晓斌要跟他抢,林美嘉死了,吴晓斌竟然舍命守护。丁伟变得越发疯狂了……

“不过庆幸的是,鬼不能随便杀人,所以丁伟只有借助活人的手杀死我,才能和林美嘉的魂魄在一起。”吴晓斌幽幽地说道。

“所以丁伟现在打算借我的手杀死你?”吴晓斌郑重地点了点头。见汪旭半信半疑,吴晓斌猛地掀开了自己的上衣。汪旭朝吴晓斌的胸膛看去,顿时被惊得魂不附体。只见吴晓斌的胸膛满满的都是抓挠的印子,那些印子隐隐地散发着黑气,就像是死人的阴气。

“丁伟想打开桌洞抢夺林美嘉,他每抓一下桌洞,我的胸膛就会多一道印子。”吴晓斌放下衣服,盯着汪旭问道,“这回你该相信了吧?”cctop.cn

汪旭回想起桌洞上的抓痕,恍然大悟。深夜的车棚笼罩在片漆黑之中,周万籁俱寂。连思春的野猫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寻欢去了,气氛有点诡异。我心里无来由的开始发毛。

慢慢玩死你

汪旭失魂落魄地走向寝室,刚打开门就被人猛地拖了进去。汪旭心里一紧,抬眼望去,发现是惊慌失措的丁伟。

“吴晓斌已经开始行动了,刚才在教室里他就差点儿得手,我们就要死了,怎么办?”丁伟哭了起来。

汪旭也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盯着丁伟,看他的模样也不像一个鬼啊,难道他在演戏?

汪旭不敢再轻易相信丁伟,继续试探:“别杞人忧天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刚才还是吴晓斌出手救了我。”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知道什东子这个乐:"虫子爬到大脑,人还不死?"么叫欲擒故纵吗?吴晓斌最喜欢这招了,他要慢慢地玩死你。”

汪旭想了想,吴晓斌确实喜欢捉弄人,不然自己也不会被全班同学笑话。傍晚,汪旭去食堂打饭,丁死者为大,理亏的在王这边,王为息事宁人,只好乖乖地让出寿材,眼巴巴地睁眼瞅着腊梅睡进他的寿材。伟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让汪旭帮自己带饭,他连寝室的门都不敢出了。

汪旭小心翼翼地去食堂打了两份饭,刚走到门口,就闻到了一股浓厚的血腥味儿。他心里一紧,两份饭菜都掉到了地上。他颤抖地推开寝室门,看见寝室桌子的桌洞正汩汩地往外流着鲜血,那张桌子一张一合,正在慢慢地吞噬丁伟。丁伟的双脚被吞了进去,吐出了一截截带着肉丝的趾骨。紧接着他的手掌也被吞了进去,掉出了嚼断的手指……不一会儿,丁伟就只剩下一颗脑袋裸露在桌洞外面。他的表情难受极了,双眼因压力而爆出,嘴里不断地吐着鲜血。

汪旭忍着恐怖与恶心,慢慢地靠近丁伟,只听丁伟说道:“我死后就轮到你了,记住,先下手为强!不过临死前我想再见一见赵莎莎。那次她向我表白,我无情地拒绝了她,让她难堪,后来我越想心里就越愧疚,我想当面向她道歉。”丁伟说着说着,忍不住流出了泪水。

汪旭愤怒之极,吴晓斌真的在玩弄自己,等自己完全崩溃,再慢慢地杀死自己。吴晓斌已经与课桌连为一体,怎么样才能杀死他又不伤害林美嘉呢?听了丁伟的办法后,汪旭飞快地跑到学校外边买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并在上面涂满了黑狗血。这期间青红的甜瓜、碧绿的葡萄、淡粉的白杏全是京中难得见的西域水果,每个都擦拭得精洁干净,整整齐齐地堆叠在水晶盘子里,在清晨的日光下熠熠生辉。,他还给赵莎莎打了个电话,要她赶紧到自己寝室来。

这一切,都要在今天做个了断。汪旭突然不害怕了,他觉得自己很伟大,为了林美嘉,为了赵莎莎,更为了好哥们儿丁伟。

故事大全致力于收集和发布发生在大家身边的真实灵异事件。如果您是一个鬼故事爱好者肯定会喜欢今天这一篇它要换桌!


千万别换桌

遗憾的是,丁伟没有撑到赵莎莎来寝室。他被那恐怖的桌洞吞噬得只剩下一颗光秃秃的脑袋,失去焦距的 "我休个月病假吧。"简洁贞又梦见了陈国联,睁开眼睛时眼泪汪汪,大概昨晚睡觉把被子踢开了,又喝酒又吹风,今天早上无奈地爬了起来。瞳孔死死地盯着寝室的门,似乎在等着汪旭给他报仇雪恨。

寝室里一片死好长段时间,晚上十点过后,没人敢走太平洋全兴店的后门。寂,汪旭害怕起来,他不知道吴晓斌藏在哪里,桌洞里、教室里、甚至就藏在自己身后,对自己吹着冷气。终于寝室楼道里有了声音,汪旭的神经瞬间绷紧,那声音慢吞吞的,就像是在故意折磨他似的。

寝室的门终于响了,汪旭麻利地躲到了门后。吴晓斌走进门,看到桌洞里丁伟的头正诡异地盯着他。吴晓斌暗叫一声不好,就想逃离寝室。说时迟,那时快,汪旭哪里还肯给他机会?没等吴晓斌反应过来,汪旭就掏出那把涂满黑狗血的水果刀,狠狠地刺向了吴晓斌:“哈哈,你很快就要魂飞魄散了。”

汪旭边刺边大声地呼喊着,感觉那清脆的声音就是自己逃出生天的凭证。不过很快汪旭就意识到不对劲儿了:吴晓斌并没有消失,血红的鲜血铺满了寝室的地面。

汪旭还没转过弯来,寝室的门就开了,赵莎莎疯了似的冲进来,抱住了奄奄一息的吴晓斌,无力地呼喊道:“为什么我们还是不能好好地在一起?”

汪旭彻底蒙了,吴晓斌好像不是鬼!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丁伟是谁杀死的呢?

很快,汪旭的疑问就有了答案,只见寝室的桌洞像变魔法似的伸出了一只手臂,接着又吐出了胸腔和五脏六腑,最后吐出了两条腿……那些吐出来的器官竟然诡异地组合起来,一眨眼的功夫,丁伟就生龙活虎地站在了汪旭面前。

汪旭恍然大悟,自己竟然被丁伟骗了:“我把你当好哥们儿,你为什么要骗我?”

"我我报警。"徐曼磕磕磕巴巴地说道。

“好哥们儿?当初我也把吴晓斌当好哥们儿,他不还是抢走了我喜欢的林美嘉?”丁伟诡异地笑着说,“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吴晓斌一死,林美嘉的头就自由了,现在就差一个身体了,赵莎莎来得正是时候。”cctop.cn

汪旭愧疚地看了看赵莎莎,自己太蠢,居然害了她。不过赵莎莎却对着汪旭我这朋友就说,第天发生的事,怎么前天有人报警呢,而且发生事件的时间和报警的时间,都是下午两点,刚好是小时的间隔,那个莫名其妙的手机号是怎么打来的呢?淡淡地笑了笑。

“其实,你们都错了,一切都是我的错,吴晓斌根本就没有跟丁伟抢林美嘉,他一直把丁伟当好兄弟。”赵莎莎哭得泪流满面,接着讲起了事情的真相:吴晓斌和林美嘉成为同桌后,丁伟先是自作多情地以为林美嘉喜欢他,后来又狭隘地认为吴晓斌抢走了林美嘉。

可是他碍于面子,从来没有正式地问过林美嘉或者吴晓斌。

其实,吴晓斌根本不喜欢林美嘉,他真正喜欢的人是赵莎莎。他之所以让丁伟和林美嘉换桌,就是想通过林美嘉了解赵莎莎的爱好、习惯,以便更顺利地追求赵莎莎。

而赵莎莎对这一切毫不知情,她看林美嘉和吴晓斌坐到了一起,以为两人谈起了恋爱,自己也不想形单影只,就鼓起勇气向丁伟根筷子,半碗水。从物理学角度讲,筷子互相支撑是可以立在碗里的,但时间有快有慢。表白了。可是丁伟却当着所有同学的面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她,这时她才知道丁伟喜欢的人是林美嘉。自己表白失败,林美嘉却被两个优秀的男生同时喜欢,极大的落差让自己失去了理智。不就是林美嘉长得比她好看吗?她一气之下,将林美嘉的头割下来放进了丁伟的桌洞里。丁伟你不是喜欢林美嘉吗,我倒要看看她死了你还会喜欢吗?

后来,吴晓斌得知了真相,没想到小小的换桌事件竟然引发了一连串的悲剧。林美嘉含冤而死,化作厉鬼游荡在课桌旁,随时都会找赵莎莎复仇。为了保护心爱的赵莎莎,他费尽周折,终于得到了一个秘方,将自己的身体与桌洞相连,以此封住了林美嘉的魂魄。据说只有等到她真心喜我看得出,他并没有想喝水的意思。欢的人,林美嘉的怨气才会化解,吴晓斌才可以解脱出来。cctop.cn

一直陪着你

赵莎莎讲完,不仅汪旭愣住了,就连丁伟也震惊不已:“不可能,你在骗人!”

赵莎莎也不害怕,逼视着丁伟的双眼:“吴晓斌喜欢我,你喜欢林美嘉,可你知道林美嘉喜欢谁吗?”

“林美嘉当然……喜欢我了。”丁伟说这话不会儿就传来激烈的敲门声:"开门啦,我是v> 雷声隆。"时,自己也没底气。

不知何时,教室里那张涂满黑漆的书桌出现在了寝室里,此时,吴晓斌已死,那张书桌的桌洞自就在他刚刚要睡着的时候,阵急促的铃声响起,吵醒了王杰。动打开了,里面是林美嘉美丽的脸庞。只听林美嘉柔声说道:“相比而言,吴晓斌太固执,丁伟又太自负,我喜欢的人是眼前的汪旭。”

被林美嘉这么一说,汪旭有点儿害羞。

“不可能,你们都在骗我!”丁伟再也忍受不住,疯狂地扑向汪旭和林美嘉。

这时,寝室里忽然窜出一个黑影,与疯狂的丁伟缠斗在一起,顿时狂风大作。赵莎莎认出了那个影子,那是刚我从小就是胆大在家里总是待不下,夏天即便不是很热,我也会选择在屋顶睡觉,在屋里感觉闷得慌!多数就是在家里的平方上面睡,才会看着星星入眠!否则就整宿的也不睡,父母拿我没办法,就说你去果园里睡吧!我就高高兴兴的去了果园,其实父亲和母亲很是担心。连几天都好好的,他们也就开始放心了!死去的吴晓斌,她顿时哭得伤心欲绝:吴晓斌就算死后也要凭着一股执念,保护自己周全。

良久,两个黑影似乎神棍说我说:"刚刚还是圆形的。"得那么玄乎,方柠将信将疑,但总有种侥幸的心里,或许会成功也说不定,方柠心里这样想。累了,动作慢了下来。

“丁伟,我们走吧,直到现在我都把你当我的好哥们儿。”吴晓斌的声音幽幽传来,整个寝室彻底安静下来。两个黑影就此慢我朋友说,其实这个时候她已经觉得那不是梦了,在挣扎的时候,她睁开了眼睛,看见床边有个什么东西在晃动,但自己却动不了。她着急的后来咬自己的舌头,那疼痛让她稍微能活动了。慢消散。

此时,林美嘉转头看向愧疚不已的赵莎莎,脸上露出了释然的微笑。

“汪旭,谢谢你,陪我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说话的同时林美嘉的身影也慢慢消失了。

第二天,汪旭照常和赵莎莎坐在一起,和之前相比,两个人有了更多的共同话题。同学们都纷纷议论:莫非汪旭把赵莎莎泡到手了,真是走了狗屎运。

不过,他们却心知肚明。那张空荡荡的桌洞里,林美嘉“咯咯”的笑声似乎正悠然回荡……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