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校园怪谈之减肥进行时

校园怪谈之减肥进行时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药物减肥很恐怖

减肥效果:减肥药的副作用

减肥人:小爱

减肥过程:

我真的受不了那死胖子、死肥婆。

“呼呼呵!”就只会用这种又憨又蠢的笑声回答我?真难相信她是个女生,生活习惯甚至比那些臭男生还糟!告诉她几次了,上完厕所要记得冲水,结果还是给我看到马桶里满是臭气冲天的粪便。真不知道她到底吃了什么东西,不小心嗅到那屎臭味,我只欠没将早餐与午餐呕出来!

想当初,要知道旁边那间房住的是无独有偶,由于那痕迹很明显,桌上的其他人自然也看到了。其中个叫虎子的道:"平,头上那块儿现在还不长头发啊。"那肥婆,我也不会租住在这,当然,若不是因为我是个穷学生,为了省点钱,我更不可能会想住在这种顶楼违建:四个房间,只有一间卫浴,水压奇低,瓦斯还得自己叫桶装,房间是木板隔间,不但狭小,隔音差,下雨时墙还会漏水,连续好几天必须忍受满屋子的霉味,也难怪,四个房间只租出了两间。幸好,我再半年就毕业了,直接到我男友的进出口公司上班,这地方也住不久──当初我的确是这么想的,但我错了。

问题就出在那肥婆身上。我第一次看到她时还没有很强烈的感觉,毕竟身材肥胖,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在街上走一遭,也会看到几个胖子走过,那实在是太平常不过了!也因此,我并没有特别注意她。

直到有一天,我走进厕所,几乎被臭昏在里面,当下才知道她的生活习惯实在差劲得很,除了大小号常忘记冲水之外,也偶尔会看到垃圾筒里大剌剌地放着月事时使用完的卫生棉,就这样一摊腥红朝天摆着。至于她吃完食物的垃圾更甭说了,若非她总把便当随地乱摆,而且一摆就是一两个礼拜,在这种顶楼也不会生蟑螂。

“喂,你没事吧?”我仍然关心地问一下,但她还是边摇着头,边呼呵地蠢笑着。

一开始总是会担心的,我可不希望她药物中毒死在房内,那我是绝不敢再住在这边的,但担心的想法,渐渐被愤怒给取代──我老早就要她别忘记冲水,但好几次,我都给马桶里的血污吓着。那血色相当恶暗,不单是有粪臭,还有种难以想象的腐败气味,仿佛一具泡了药水的尸体,放在浴室农村的夜晚有些寂静,到处都是青蛙和蛐蛐的叫声。冬子有些烦闷,直奔山后的水塘去了。里好几天。

“怎样?要不要我帮你订一瓶?很有效啦!钱?不用多少啊,很便宜的。”她好像根本不在乎那副作用似的,还在电话中跟人推荐那见鬼的减肥药。我边晾着衣服,边自她半掩的房门,她就是个瞎子!向内望去,只见她在某知名的拍卖网站上浏览着,再一定睛看,敢情她又订了货,边说着电话,又见她随手抓了一把洋芋片胡乱塞进嘴里。我的老天,这个人有病!

晚上,我为了拼隔天的两科期中考,所以熬了夜,读书读到深夜。或许是因为读书时较为专心,因此待我略有些尿意,我才意识到,方才似乎听到了哀嚎声。我心中起了些厌恶,该死的是,我的尿意越发得急了!没听到哀嚎后,又等了十来分钟,我才快步奔向厕所。

进了厕所,一眼瞥见马桶,我的身子立时一震,这一震是因为我遏止不住愤怒所致:那死胖子、死猪母、死肥婆又忘记冲马桶了!当我还没来得及找她开骂,我浑身又是一震,而这一震就绝对是受到惊吓时,自然而然的反应了。

我很难形容我看到了什么,只见马桶内不单是一坨一坨的血污,还有其他的东西正在血中浮沉。或许我猜想的没错,那血污中一块块肉团似的东西,应该是肠子,而上面连着的,那是胰脏吗?天啊,我可不想再猜下去。

冲了三次水,又装了一大桶水猛地倒进去,才总算将马桶内的血污和肉块冲干净。接着上完厕所,我蹑足到了她房门口,想看看是否需要帮她叫救护车,但我又错了。

“这药真有效,再买个几罐吧。呼呼呵!”她正盯着屏幕,点选那个拍卖网站,一边自言自语着。

我快速经过她房门,当作没我的事。

节食减肥很恐怖

减肥效果:唇间的血丝

减肥人:佚名

减肥过程:

阿征发现妮妮瘦了,这让他感到高兴。

他素来喜欢纤细的女子,只可惜后来喜欢上了妮妮,只好硬把天生的喜好草草埋了起来。不过,埋得终究不深,时不时就显山露水。在拥抱着妮妮丰腴的腰肢时,他每每情不自禁地露出丝丝惋惜的意味,都会令妮妮感到深深的惶恐。

妮妮说,不如我节食减肥吧!

可阿征听了又觉得自责,好似是自己逼她一般,便摸着她肉肉的脸颊说,不用,这样挺好。

听他这么切切地说了几次,妮妮的心才坎坷地放下了一半。可每每瞧见男友中文系那些窈窕的女同学,那颗心儿又顿时被顶得老高,好似要从嘴里被吐出来。

连当阿征亲昵地吻她时,都能感受到妮妮唇齿间的淡淡血腥味儿。

他问妮妮,怎么了?

妮妮舔舔嘴唇,笑着说,不小心自己咬到舌头罢了。

阿征将信将疑,事情也就过去了。可之后他越发觉得不对头,妮妮变了,变得苍白,乏力,眼圈红红的,脚步飘飘的,整个人都无精打采。阿征猜想,她是不是节食了?看上去也的确消瘦了不少。

念及于此,阿征的心情明朗起来。灯光暗了,屏幕亮了,这是一部恐怖片,描写变异的怪兽群血洗人类村庄的惊险故事。

尖叫声响起了,怪兽们冲破了人类守卫的砖瓦,肆意捕杀,人类满面的惊恐。

但阿征毫不在意,他只是借着屏幕的光凝视着身边妮妮的脸,变得尖尖的侧脸果真漂亮了不少,但因为毫无血色,打上了屏幕的光,居然成了泛青的色彩。

这脸色实在古怪,阿征不由皱眉,凝神看得更仔细,却蓦地发某天深夜,偶起来上厕所,见透明状东西左忽右闪~现妮妮的眼睛居然成了红色的,还瞪得大大的。她的舌头正缓缓伸出口腔,轻轻地在唇上扫了一圈,又优雅地缩了回去。湿润的唇抿了抿,她狠狠咽了下唾沫,于是咽喉处顿时隐匿地翻滚了一阵儿,一下又一下。顺着咽喉,阿征的目光游走到妮妮的肚子,因为他分明听见她的肚子发出一声窃窃的声响,“咕……”

妮妮察觉了阿征在看她,目光从屏幕上挪开,对着他不好意思地笑了。

而阿征僵硬地扭过头看着大屏幕,屏幕上那一群群饥饿的怪兽正利落地撕开一具具人类的躯体,血肉飞溅,溅进它们黏稠的口唇之间,它们干脆把头埋进了芳香馥郁的血肉之间,无暇顾及其他,只从一片鲜红中发出一丝丝窃窃的声响,“咕……”

面对眼前殷红的盛餐,怪兽们饿了。

妮妮也饿了。

抽脂减肥很恐怖

减肥效果:不要丢下我

减肥人:九十度

减肥过程:

人,为什么要减肥?是为了更吸引人吗?还是只为了自己开心?

美与丑如何被界定?胖就是丑吗?不见得吧,当年杨贵妃肥得跟猪一样,却能获得皇帝的宠幸,她丑吗?不见得吧。

那,减肥是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

“要不要吃?”我递出了片草莓夹心饼干给坐在我左方的秋萍。

“不了,我在减肥,最近又胖了0.3公斤呢……”

秋萍是幼保系的系花,身高163厘米,体重47公斤,不会肥胖,又不骷髅的姣好身材,是众多男性追求的对象。她怎么会跟我认识?只是偶然。

我们一年级的时候连续两次共同打扫楼梯,我很偶然地说了借过、谢谢,然后也很偶然地说了早安,更偶然地一起上了选修课,所以就成了朋友。

不过,现在想想,她会将我当朋友而不将我当成追求者的原因,是因为我是惟一会吐槽她、开她幼稚玩笑、在她面前装白痴的人,好吧,我的白痴不是装的,我是真的很白痴。

所以,她不会将我当成追求者,只会将我当成朋友,曾经看过一部叫做《穿越时空爱上你》的电影,里面有一句话“女生不会喜欢小丑”大概是对的,不过这样也好,认识个正妹纯朋友也很酷。

“干什么这样?你已经很瘦了,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子很好啊!再瘦下去会变成骷髅的。”

“不……你不懂……”她叹了口气,摇摇头。

“哇,干什么这样,草莓夹心在哭泣了啊!你看……呜……秋萍不吃我,我好难过……”我拿起两片草莓夹心,当作嘴巴一开一合地演着,然后两三口吞下肚。

“噗……它伤心跟我没关系,顺便替我解决这份蛋饼吧。”她将完好如初的培根蛋饼放到了我的桌上。

“怎么?不吃吗?做仙喔?”

“减肥。”她笑了。

秋萍是个非常持之以恒的人,她说减肥,就是要减。她开始减少了进食量,并且大量运动,常常找我去跑操场,早上在太阳出现前晨跑、晚上夜跑,就连运动减肥都要挑那种烦死人的时间,只因为怕晒黑?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

好吧,我是不懂。

礼拜三的通识课,秋萍瘦了。

“唷……瘦了喔。”

“嗯,我去抽脂了,根本没有你说的那么恐怖嘛!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根本不用全身麻醉。”她笑着说。

“是吗?那现在可以吃草莓夹心了没?”

“呵,还是不行,要减肥。”

你够了没?

秋萍抽脂了以后,身材确实瘦了许多,但是她身边的追求者却没有增多的趋势,没有多金公子哥因为她瘦身而疯狂地追求她,也没有追求者因为这样而增加送礼,一切都跟抽脂前一模一样,所以我实在搞不懂,减肥的用意到底在哪?

砰!

教室的门突然打开,全班的视线往门口望去。

那是什么?

将门打"你不要回头,就在这站着保护我们母子会,可以吗?"女人虚弱无力的说。开的,是一坨白色的液体,看起来像是……脂肪?

“秋萍……秋萍……”脂肪说话了,是一个女性的嗓音,听起来跟秋萍的声音很像,却又有种说不出的不同。

“你……你是谁?”秋萍的声音颤抖的。

没有人插话,因为大家都愣住了。

“为什么要丢下我……为什么……”

“我……我……我……”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脂肪越说越大声。

“说啊!你说啊!为什么?”

说完,脂肪突然飞起,扑向秋萍。

“唔……咕唔……咕咕噜……”

脂肪开始从秋萍的口、鼻、耳甚至毛细孔等能够钻入的地方开始钻入秋萍的身体,弄得秋萍的身体不断地颤抖、抽动,骨头被挤压的"他说了吗?"声音喀喀作响,就像是地狱来的节拍器一样,打着夺命的节奏。

“呀啊啊……”

“干!妖怪啊!”

“妈的!别挡!”

“呀……”

大家争先恐后地冲出教室,深怕脂肪怪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尤其是减过肥的女生,更是紧张。

离开教室前,我回头撇了秋萍一眼。

教室中,只剩下躺在地上不断蠕动的秋萍,口中被脂肪填满,却仍想说着对不起。

去你妈的抽脂,去你妈的减肥。

安眠药减肥很恐怖

减肥效果:忘却的记忆

减肥人:夏霏

减肥过程:

我瘦了。从我开始服用安眠药开始,体重便直线掉落。原本只是为了治疗睡眠障碍而服药,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副作用。每当我一站上体重机,发现自己的体重又往左移了一格,便觉得心情也轻盈了起来。

就连小孩和同事也惊觉我的改变。

“妈咪,你是不是都没吃饭?肚肚都扁扁的了。”孩子胖嫩的小手环最后抽到鬼牌的人是孙皓。抱着我,贴心地王曦晃身,便破墙穿了进去。问起我的健康,我心里一阵甜蜜。

我拍拍他粉嫩的小脸颊,“闵家,妈咪这样比较好看啊。你不觉得吗?”

闵家摇摇头,“不觉得,妈咪以前肉肉的,比较好抱。”

我听着可爱的儿子说着童言童语,鼻腔却起了酸意。这句话好熟悉,闵家的爸以前也常这么对我说。

“我最爱你丰腴的样子了,抱起来好舒服。”还没有大学毕业,我就嫁给了比我大好几岁的他,新婚时,他总这么说。

然而,昔日抱着我的那双手,却在我生了儿子后,去搂了其他女人纤细的腰肢。被我发现那天,他竟然只丢了一句话:“我不是故意的,要怎样随便你啦!”

我气到不可自抑,然而低头看见自己产后更显臃肿的身材,意识到自己除了是对方配偶栏的三个字外,这场婚姻,我已经没有任何筹码。

于是,激烈争吵后,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我的名字,带了儿子,离开他。

离开他后,我决定几天后,客户打电话来,同意了张伟的设计方案,并大加赞许。张伟喜忧参半,想不到那丫头片子这么有能耐,可不要爬到我头上来了。回学校完成我的学业,但是因为荒废了好几年,我已经落下了好多课程,压力之下,我失眠了。医生为我开了份量很重的安眠药,我从此夜夜好眠。我不再想起他那说着甜蜜谎言的模样,不再想起他那蹙着眉头一脸嫌恶的嘴脸,也不再为学业发愁。我现在很好,真的很好。孩子是我的一切,只要孩子陪在我的身边,我可以丢掉整个世界。

我每天按时服药,睡眠障碍渐渐得到控制,体重也变得越来越轻盈。一个月后,我回到医院复诊拿药,医生非常震惊我的改变。

更棒的是,我的体重又下降了一点。

“韵凡,你最近在吃减肥药吗?”同学小蝶问。W

“没啊。”我轻松地说,愉快地看着课本。

小蝶羡慕地看着我,“你瘦得好快,好离谱啊。”

我嘿嘿两声,没告诉她安眠药的事。

“你现在连走路的脚步都不一样了,变得好轻快喔。自从你离婚回学校后就没看你走路这么轻快过。”小蝶神秘地凑近我的脸阿正是突然想起了件事。,“说,是不是又谈恋爱啦?”

我摇摇手中的笔,“没这事。我现在的爱人只有学业和我儿子。”

“哎哟,真恶心,亏你讲得出来。”小蝶知道我的个性,如果不想说的话,再怎么逼也不会说,便讪讪地返回她的座位。

说起我儿子,还真不是普通的贴心。离婚后跟了基本没有收入的我,不但一句怨言也没有,还自动自发地做功课,帮忙做家事,能够拥有这么贴心的孩子,应该是我这段失败的婚姻中最大的收获。

“宝贝,你爱不爱妈咪?”

这是我们每天起床固定的招呼语,我可爱的儿子总是睁着惺忪的睡眼说:“闵家最爱妈咪了。”

这句话足够带给我一天的元气。

离婚满一周年的那天,我也顺利毕业了,带儿子去高级餐馆庆祝自由周年纪念。儿子开心地切着肉排,手执刀叉的模样和他爸爸一模一样。我摇摇头,强迫自己不再想起他。他已经离开我的生命了,我不该再想起。

用完愉快的大餐,我牵着儿"嗨!哥们儿向你打听个道,您知道李狗子家住在哪里嘛?"个穿着黑色运动装的年轻人对阿信问道。子的手散步回家。

“好吃吗?”我低头问踢着石头的儿子。

“嗯。”儿子灿烂地笑开,用力点头。

这一年学业忙碌加上服药,我已经比当初他外遇的狐狸精还要苗条。我自信地牵着儿子在路上走着,即使现在再见到他,我也可以很骄傲地睥睨他。毕竟,我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了。

“宝贝,你好久没见爸爸了,都不会想他吗?”

儿子一脸疑惑地看着我,“妈咪,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说,你跟爸爸好久不见,都不会想爸爸吗?”

儿子伸出肥嫩的手指,指向我的身后,“妈咪,爸爸不是一直抱着你吗?我们每天都在一起啊!”

我低头,看见自己的脚跟正在飘浮。

霎时,我想起离婚的那天,我手持卸肉的利刃,在他身上不断地,不断地戳……

减肥中心减肥很恐怖

减肥过程:干瘪的躯体

减肥人:欧喷奖

减肥过程:

现代人的饮食过于油腻,所以使得有些人不得不减肥了,但是如果你想要非常快速的减肥,你不彷试试这个方法。

“汉纬,你该减肥了吧,已经80几公斤了还不减肥?”林娟说。

“没办法啊,我就是瘦不下来,怎么办?”汉纬说。

“那是你没有耐心好不好,不想跟你说了。”林娟说。

汉纬心"秦叔还没有来么?"想他也想减肥啊,可就是爱吃,怎样也戒不掉。他看到同班的昶韦那么帅又那么瘦,而且异性缘又好,真的是既羡慕又忌妒,他心想有一天一定要跟昶韦一样。

某天放学,回家的路在施工,汉纬就绕了一条从没走过的小巷子回家。

“咦?以前有这条巷子吗?怎么住这边那么久了都不知道?”汉纬说。

巷子里面还有一间房子,不像是民宅,而像是旅馆或是店面。汉纬看了一下招牌,上面写的是“减肥中心”,就这四个字而已。

“反正我也想减肥,进去看看好了,不行,太晚回家会被妈妈骂的,还是改天再来好了。”汉纬在门口晃了一下就走了。

“真的吗?老奶奶,你人真好,谢谢了。”

“从这里走进去左转那间房间就是了,助你减肥愉快。”老奶奶又说了一句“这是你的第一次,也是你的最后一次了。”

但汉纬并没有听到后面这句。因为他太高兴了。

汉纬正准备走进去时,转头一看,老奶奶却不见了,他心想,那么老了行动还那么快,真是健康。

他走进去,一打开房间的门,却感觉把手油油的,但他并不在意,可是一踏进去,就被打昏了,醒来时已经被绑在一张病床上,在他面前出现的是一位戴着面具手上拿着开山刀的人。

“你要减肥是不是啊?哈哈,我来帮你吧。”

一瞬间,汉纬那又肥又油的肚子已被切开来,还被一直挤压,让他一直哭喊着不要。

“哈哈,把油挤掉的感觉如何?爽吗?你就是排便不良和贪吃才会变那么肥,我要把你弄得不能吃东西。”

接下来,汉纬的大肠和小肠已经被抽出来了……

“新闻报道,在一间废弃的减肥中心中发现了一位疑似是不久前失踪的初中男同学曾汉纬,可是他的身体我没有在开口,而是耐心的看着她。我知道她定会说。已经变成干瘪的一块,连肚子里的器官也被抽走,并用参差不齐的线把他的肚子缝了起来,死相相当恶心。”

之后,如果有胖胖的同学独自一个人走出学校的话,就会有一具干瘪的尸体跑出来问:“同学,你要减肥吗?”

标签:减肥怪谈校园

    上一篇:校园日记 下一篇:小心有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