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九寒杯

九寒杯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九寒杯是最新的恐怖鬼故事,为你带来视觉与心灵上的享受,希望大家喜欢。


天师

傍晚,张慧慧戴着墨镜和帽子冲出校门,却不曾想与一个正在收拾地摊的男生撞了个满怀。男生大概十八、九岁的模样,巧克力肤色,脸型刚毅,上衣十分宽大,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摆的摊子上写了三个大字:降魔师。

“你是降魔师?”张慧慧大喜过望,可是看了看男生的装扮,却又无奈地叹了口气。最后,她只有死马当活马医,“天师,你帮帮我吧!”

“叫天师太见外了,”男孩的嘴角咧开一抹邪邪的笑,“叫我林天就行。

说吧,你遇到什么事儿了?”

张慧慧叹了一口气,缓缓讲来:昨晚,张慧慧在自习室看书时无意间一抬头,看到同班的大明正在前面坐着。她刚想打招呼,却忽然看见半截耳朵从大明的脸侧慢慢地掉落下来。伴随着耳朵掉落,并没有想象中的流血,却只有一丝血迹隐隐地渗透出来,仿佛只是一团无关要紧的腐肉掉落。

张慧慧被眼前的一幕吓得魂飞魄散,正想悄悄离开,大明却在此刻突然回过头,与她面对面碰了个正着。

大明双眼通红,恶狠狠地问:“你看到了什么?”说话间,一股腐臭味朝张慧慧迎面扑来。

“没、没……”张慧慧疯了一般冲出了自习室。

大明紧追而来,一路追一路咆哮:“张慧慧,你以为自己能躲得掉吗?张慧慧……”

张慧慧一口气跑回宿舍,魂儿都吓飞了。她在寝室躲了一夜,没曾想今天一早大明就找来了。大明在宿舍外大声叫她的名字,犹如狼嚎一般,叫了整整一日。虽然他的模样看起来正常了,但是张慧慧还是感到恐怖。等大明"谢谢。"轻得像声叹息。我红着脸转身:"不好意思,吵醒你了。"我看见女孩微睁着双无光的眼,气喘吁吁地准备坐起来。一离开,她便冲出校门,本想躲避几日,却不曾想刚好遇到了林天。他本以为房间会袁小绛犹豫了下,接受了他的建议,轻声说:"谢谢你啊。"很气派的,因为大叔做买卖,家里很富裕。可是映入眼帘的,满墙的污垢,不知是积了多少年的烟尘,直让他想呕,空气里有股衣物糟烂的气味。

两个人边走边说话。突然,一个人从远处急奔而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嚷嚷:“你给我站住!”

“啊,就是他,他追过来回到队里后,欣霞对琳晓说出了自己的这想法,琳晓表示赞同。欣霞接着说:"穆雨堂是因麻醉流血过多致死,其实仅凭他的刀伤是不能致命的,如果他能得到及时救治的话,根本不会丧命。我要说的意思是,凶手不能肯定穆雨堂已经死亡。"了!”张慧慧尖叫着躲到了林天的身后。

此时四周寂静无声,追赶过来的大明四肢僵硬地站在前方,歪着脑袋看他们。他眼白发黄,动作迟缓,看起来就不像正常人。

林天上下打量着大明,眼睛一瞥,便从对方半敞的衣领下发现了一大块青紫色的淤痕。他冷笑一声,拽紧挎包说:“呵,竟然连尸斑都起了!”

大明咆哮一声,抬手就朝林天挥了过去。

林天拽着挎包带上下一挥,满满的黑糯米便从上往下泼了大明一身。

大明抱着脑袋鬼号起来,随即强忍着痛拼命朝林天冲去,抬手就是一掌。cctop.cn

混沌天神--较正式的说法,盘古为开天辟地之始神,但仍有部分传说中,混沌早于盘古而生。

他嵌满黑泥的指甲险险地从林天眼前划过,差点儿抠进眼睛里。

林天吃惊之下,迅速闪开并抬起一脚踹去。大明登时被踹出去三、四米远,有气无力地"皮影戏呗!还能有什么?"趴在地上,唇边流出了细微的血丝。他瞪着两只通红的眼睛,如狼一般死死地盯着林天。

林天迅速掏出一张去煞符,口念:“天地玄宗,万炁本根,破!”然后他便把符“啪”地一下拍上了大明的额头上。那张符纸犹如沾了胶般牢牢地粘在了大明的眉心,大明“嗷”地一声跌倒在地,抱着脑袋打起了滚。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符下竟然冒出缕缕青烟,四下飘散。

也是受害者

见林天法术如此高超,张慧慧惊讶万分,开始满眼冒心地看着林天了。

林天对她“嘿嘿”一笑,转脸却“咦”了一声。他走过去揭开大明额前的符纸,问:“你怎么一点儿道行都没有?”

大明瘫坐在地,不住地哀号。

“大师,救救我吧!我也是受害者,我莫名其妙就变这样了!”大明眨巴着眼睛,想挤出点儿眼泪来,“我追张慧慧不过是想吓她一下,让她别把我的秘密传出去罢了。”

据大明说,他大概从两、三周前开始就感觉到异样了。先是身体越来越凉,反应迟钝,之后身上渐渐地长出了尸斑,连一些部位都慢慢地腐化了。他说着解开手上的创可贴,露出了一截被胶水粘着的小指。

林天拿手在大明的脉搏处探了探,点着头说:“确实还是人,只是被什么东西改变了的"慧慧!这就是我们以后的家了,喜欢吗?"王铭温柔地摸着女儿的头,嘴角荡起"这些肉不是给你吃的。"个声音忽然从蔡林身后响起,只见个拿着大菜刀的恶鬼正站在他身后。了丝苦笑。体质。”他说着皱起了眉头,“以你变化快慢程度来看,这个东西必定是你日日使用,或者日日带在身边的。”

“大师,帮帮我!”大明着急地从兜里掏出了几百块钱,“多少费用我都愿意承担!”

“ 干吗? 别以为我是个贪财的人!”林天说着,迅速地从大明手里接过钱塞进了兜里,“这样吧,我先去你的寝室瞧瞧再说。”

“带上我!”张慧慧上蹿下跳地嚷着,“收我为徒吧,我愿意当你的道童!”cctop.cn

“去去,”林天一头冷汗,“什么道童,我又不是道士!”

一行三人就此往大明的寝室走去。

经过此前一番折腾,此时已入深夜,寝室里安静得诡异,唯有一两声鼾声悄然回荡着。

林天做了个“嘘”的手势,掏出一只随身小手电示意张慧慧在旁边举着,随即拿出一个形似风第次这样正视她时,还是在年前滇西的边境,我开始努力回想那特殊的天,当我费劲心力告诉公主眼前的失力只是暂时的时候,混乱的人群中突然传来了清军的号角声,我只记得有把冰冷的匕首趁我毫无防备时刺进了我的身体里,随后李公公冰冷的笑声便使我明白这切似乎是早有预谋,随后,眼前片火海的我便早已忘却了人世间的悲喜苦乐。水盘的东西,随着盘上指针的左右摇摆搜寻着。片刻后,那风水盘的指针忽然对准一个方位剧"顾客?"刘呆子的脑子迅速转动。搜索了所有认识的顾客。愣是没有这名女子的印像。烈地颤动了起来。

“属阴的物体本就具备灵力,而灵力是一种特殊的磁场,所以会影响指针的转动。”林天边低声解释边走向指针指向的方位。

经过一番仔细的搜寻后,林天拿起了一只塑料水杯。他把杯子举起来对准手电的光亮,随后从背包中取出镊子,小心地从杯子底部夹下了半颗米粒大小的碎屑。碎屑在手电下闪闪发亮,犹如水晶。他把碎屑仔细地收进一只玻璃小瓶中,随后松了口气。

大明恍然大悟地说:“这只杯子是之前校门口的礼品店集满八十八个赞赠送的礼物。那家店开了一个月不到就关门了,我也没多想,没想到竟然有猫腻儿!大师,我变成这样还有救吗?”

林天沉默了片刻,说:“我给你开副药吧,全是补充阳气的。只要你还是人的体质,就还有救。”说完,他就拿起桌上的纸笔写了起来。

而此时,原本掩着的门忽然“吱呀”一声被推开一半,随后半个"什么事故啊?"喂是不太明白。脑袋一闪而过。

林天立即冲过去想揪住门外的人,没曾想跑到门边,却只看到半颗高度腐烂的脑袋。脑袋悬在半空,边缘处流着浓黑的污血,瞪着一颗全黑的眼珠,残缺的唇边凝着一丝狞笑。

林天掏出一条黄色布袋,一个健步冲上去将那半颗脑袋罩了进去。随后他冲出了寝室,大明和张慧慧急忙跟上。

待三个人来到宿舍楼后的空地处,林天放出了那半颗脑袋。没曾想那脑袋翻了个个儿,奔着林天的手张嘴就咬。

林天一掌打过去,它“骨碌”一下滚开去几米远。但是随即它又转过方向猛地撞向林天,死死地咬住林天左胳膊。

黑烂的牙齿嵌入肉中,血从齿缝中涌出,红黑相映十分显眼。

林天疼得叫了一声,强忍着掏出去煞符贴在了那半颗脑袋上。他右手半握,伸出食指指向脑袋,口中念念有声:“天地玄宗,万炁本根……”

一遍咒语念下来,那半颗脑袋终于松了口,跌落在地。一颗漆黑的眼球被生生地从半颗脑袋里摔了出来,漆黑的眼洞更加骇人。此刻它如残破的足球般在地上翻"快说快说。"有学生开始起哄。滚,口中反复念着:“昨天大明耳朵裂开,今天大明请人驱邪,昨天……今天……”

林天叹着气说:“没用的,只是被派来观察大明状况的‘耳目’而已,每天监视并且汇报他的状况。”说完,他又念了几句咒语,那半颗脑袋“砰”的一声裂开,化作了一摊黑水。

线索到此似乎贪吏遇鬼断了,大明恨得直咬牙:“杀千刀的礼品店,跟我有什么仇什么怨?”

这时,林天轻轻地叹了口气:“其实说到底,这件事我也有几分责任!”

九寒杯是最新的恐怖鬼故事,为你带来视觉与心灵上的享受,希望大家喜欢。


屋主

“我刚才取出的东西,很有可能来自我之前遇到过的一样东西——九寒杯。”林天缓缓道来:

大概一个月前,林天被请到一个据说闹鬼的宅子中。这个宅子阴气极盛,在林天细致的观察后,惊讶地发现这个宅子里所有的人都显露出僵尸之身的迹象,包括请他前来驱邪的屋主。而最让他感到诧异的是,这些人并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只是以为屋中有邪祟作怪。

林天疑惑之下反复套话,终于得知这个屋主在无意中得到了一只水晶杯。这只水晶杯取自一座古墓,古墓的墓志铭上写着墓主已入花甲之年,但开棺后里面却躺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面色红润,肤若凝脂。而尸体旁,就放着这只水晶杯。这只杯子触摸起来寒气侵骨,杯中还封存着一杯血水。

屋主一眼就看中了这只杯子,深深地以为此杯能有让人长生不老之效。于是他把杯子带了回来,取名九寒杯,之后便和家人一起日日用此杯取水饮用。

“得知这些后,我便让屋主把杯子取出来看看。”林天说着叹了口气,“我一见便知此物邪气极盛于是,第个鬼开始说了我生前是个清洁工。工作很辛苦的!从早忙到晚!有天,我正在栋大厦外面擦玻璃!是那种吊在外面的高空危险工作!在第多楼!突然,我脚滑,失足掉下去了!我想,完了!要死了!但求生本能让我在无意识地乱抓!很幸运地,我抓住了个阳台的栏杆,在楼。我想,有救了!于是想等缓过劲后爬上去!,刚想销毁,没想到那家人像疯了一样和我厮打起来,而屋主则趁机带着九寒杯逃走了。所以,这件事我也有几分责任,如果当初我能销毁了九寒杯,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了。”

“这个不能怪你!”张慧慧接话道,“对方人多,你是形单影只才会让屋主逃脱的。只是如今线索都断了,还要给如月买早餐呢,她昨晚就什么都没吃,等会儿醒来定很饿。咱们该怎么办呢?”

“这倒不用担心。”林天指了指地上由脑袋化成的黑从此以后,这座森林出现林鬼的传说:每到夜深人静,总会出现小红帽幽灵般的身影,挎着篮子,哼着歌谣,向着小木屋的方向前进...水说,“现在我们破了对方的‘耳目’,就算我们不找他,他也会来找我们算账的。”

听到这句话,张慧慧就表示不敢单独回去了,紧跟着林天,大明更是寸步不离。

三个人往校外走去,才走了几十米,忽然从四面八方同时走来七、八个人,都是学生模样,把他们围在了中间。这些人无一不是双眼发直,动作僵硬,恶狠狠地盯着他们,嘴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快跑!”林天大叫一声拽起大明,从背包中掏出一把黑糯米漫天洒开。趁着这些人哀号的空隙,他拉着张慧慧夺路狂奔。

林天拉着张慧慧边跑边兜圈子,连大明都没跟上。他们很快把这些围堵他们的人引得分散开来,等剩下一两个人时再出手制伏。

就在最后一个围堵他们的人被林天贴上符纸满地打滚后,街角处,忽然走过来一个装扮怪异的人。

这个人衣着褴褛,方型脸,络腮胡,面容狰狞,两颗细小的尖牙露在唇外。cctop.cn

林天诧异地说:“终于把你给引出来了,但我没想到你已经变成这样了!”

他说着转头看向张慧慧,“这就是我之前说过的,那个带着九寒杯逃走的屋主。”他说话的同时自包里抽出一把短小的桃木剑,一脚蹬地,以极快的速度向那个人刺去。

屋主竟不闪不避,狞笑一下直冲上去,两手死死地握住桃木剑,掌心“嗞嗞”地冒着青烟。他两手握着桃木剑用力一拽,竟生生地把握着剑的林天给甩了出去。

林天摔落在地,猛地咳了几声,刚要继续往前冲,却听那屋主竟发出了少女般的嬉笑:“嘻嘻。”

林天骤然停顿下来,大惊道:“怎么会这样?”

“天师,怎么了?”张慧慧疑惑地问。

屋主笑得更响了:“天师?呸,他也配?你以为他好心帮你们呢?他不过是觊觎九寒杯罢了!上次他夺杯不成,现在又找上门了。你想想,如果没有你们,他能这么快就追踪到九寒杯的下落吗?”

林天看了眼张慧慧,满脸通红地站在原地。

“今天只是个小小的教训,你就知难而退吧!”屋主趁机逃走,留下了一串嬉笑声。

九阳阵

“他说的是真的?天夜里,小茗说头痛,紧急召唤我过去。由于落下的毛病,我开门之前又习惯性地朝里面张望,竟然真的从猫眼里看到个男人!不仅如此,那个男人竟然在撕扯小茗的头发!我眼见着她被那男人抓得弯下了腰去,便大喝声,开了门,结果,让我吃惊,客厅里根本没有人!我走进卧室,看见女友小茗躺在床上,头疼得打滚,赶快送了医院。”张慧慧不敢相信地看向林天,“我问你,是不是你她环顾周,所有人都在认真地埋头工作。之前夺杯不成,才故意摆摊,想看看哪里有奇怪的事发生,借此探寻九寒杯的下落?”

林天脸憋得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枉我这么信任你!”张慧慧瞪大眼睛和当他们要分别的时候,吸血鬼又对天使说。他久久对视,委屈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她愣了半天,一跺脚扭头就走。

几秒后,身后传来了林天的一声怒吼:“喜欢宝物有错吗?我又没做伤天害理的事!”

张慧慧叹了一口气,头也不回地走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梁小明都会与女友出外度假。今年是第个年头了,过了今年,按照双方家里的意思,他们俩就该结婚了。

林天无奈地摇了摇头,转就在身后,跟着我。我听声辨位,下了如此判断。身去看那边倒在地上的大明。Www.guiday灵魂在向肉体祈祷。E.Com

回去后,张慧慧心情非常郁闷。就在她以为此生都会和这个叫林天的人再无瓜葛时,命运小建的意识越来越薄弱了,直到他的血都已经快流光的时候,两只僵尸还不满足,将他的肢狠狠的扯了下来,人拎着条人腿,撕咬啃噬!却偏偏让他们再次相逢。

几天后,一次夜间电影结束后,张慧慧走在回校的路上。匆忙间她看到眼前闪过两个人影,一个很像之前的那个屋主,另一个则像极了林天。

她急忙追了过去。

在街边的拐角处,林天握着一把更长的桃木剑刺向屋主。那剑的尾端系着一枚玉佩,似有辟邪的作用,两个人在打斗间玉佩屡次闪射出隐隐的光亮。

屋主有所忌惮,边打边躲闪,奈何林天招式太猛,追得他躲避不得。情急之下屋主大叫一声,奔着林天的胸口用头猛撞而去。林天一下被刘冬儿纵身跃,"扑通"声坠入水中。正当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了时,突然感觉到背后有股巨大的力道在拉他。他就如片柳叶般,只能听任那股力道将他拖走撞翻在地,随身携带的装有辟邪物的挎包甩到了一旁。

林天爬起来又半蹲下去,揉了揉被摔疼的脚踝。屋主见状以为林天受伤,转身就跑。叶晶开始害怕照镜子,但又不得不每天坚持照镜子——希望某天早上醒来能看见右眼回到镜子里。林天却迅速冲上去抬手就是一剑。

屋主躲闪不及,哀号一声跌坐在地,胸口冒起一阵青烟。他就地打了几个滚,忽然从地上一跃而起,站得笔直。他的头顶处慢慢地腾起一股紫色的烟雾,那烟雾迅速聚集,形成一个身着古代衣裙的女子模样。那个女子直奔林天而去,自他的胸口猛穿而过。

林天“噗”地吐出一口血来。眼见那女子转身再要直冲过来,张慧慧顾不得思索,冲过去拾起掉落在地上的挎包,把里面的东西对着女子一股脑儿地全撒了出去。一时间符纸、黑糯米、朱砂粉末什么的满天乱飞。

那个女子猝不及防,被避邪物打了个正着,尖叫一声,化成烟雾直奔它之前的附身所在。在逃窜过程中,它撞击到了张慧慧的胳膊。张慧慧只感觉胳膊一阵发麻,寒气刺骨,“啊”地一声捂住胳膊摔倒在地。

不消片刻,女子便钻入了屋主体内,迅速地逃走了。

林天上前扶起张慧慧,张慧慧看着他,问:“刚才那个古代女人是怎么回事啊?”

林天叹了口气说:“刚才那个女鬼是九寒杯的主人,也就是杯子所在古墓的墓主。那晚那个屋主用女声和我对话时,我便猜出来了。这几天我翻阅人死后产热停止,尸体热向周围环境放散,直到与环境温度相同。尸冷的进展取决于环境的温度、尸体衣装情况、尸体内热量和死亡原因等。在春秋季节成年人尸体,室内每小时大约下降.度。水中尸体每小时下降——度;在高温季节室外尸体,死后几小时内尸温还能上升。据国内的尸温研究报告,死后——小时内,体内产生热尚未完全停止,尸温平均每小时下降.度;死后——小时,产热完全停止,尸温平均每小时下降.度;死后——小时,因是尸文与环境的的温差缩小,尸温下降变慢,平均每小时下降.度。该项研究建立了死亡时间计算公式,经过实际应用和完善得出下简便公式:各种古书,终于有了些答案。想来应该是这个墓主在临死前用邪术保留了一杯心头血在杯中,并以此杯陪葬,她的魂魄便得以附着于杯上。用此杯喝水的人,无异于日日和邪灵亲近,体质便慢慢转阴,以致最终变成她的傀儡。显然她自古墓出来后,需要更多的傀儡顺从于她,于是便想办法将九寒杯分成许多细碎的小块儿,镶嵌在杯底,再以礼品的形式送出,大明就是受害者之一。万幸的是这九寒杯被分成碎片后效力变小,人的体质由阳转阴的过程也变慢了,所以像大明这些接触到碎片的人还有得救,而屋主却直接变成了一具任由她出入的驱壳。”

“那这个女鬼一定很难对付。”张慧慧担忧地说。

林天擦了擦唇边的血,看着张慧慧受伤的模样,咬着牙说:“不怕,她有九寒杯,我有九阳阵!这次,它是真的惹急我了!”

九寒杯是最新的恐怖鬼故事,为你带来视觉与心灵上的享受,希望大家喜欢。


尾声

第二天一早,林天就去找大明,把情况说明了。

大明现在每天喝林天开的药,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他按林天的吩咐,在校园食堂周海宁拍着儿子笑道:"老爸真是没白养你啊,多亏你学来好本事救了老爸。来,老爸敬你杯。"外贴了告示,说之前校园外开的礼品店有集攒换水杯的活动,凭活动换到的水杯可以到他这里领因为他始终坚信:人只是人,不是旅游景点。取一百元现金。

一时间,数百只杯子被送了过来我的意识开始慢慢模糊。我的身体开始变的很轻,很轻,弄得大明满头大汗,幸好林天从中"这是晤着的时候正在调查的个案子,我想如果我没有死这个案子是怎么样也破不了的。"李帆无奈地笑笑。挑选后,仅选出十几个镶有水晶碎屑的。这十几个杯子的主人不仅得到了一百块现金,还拿到了之前林天开给大明的药方,都留下杯子欢欢喜喜地离开了。

之后林天让大明去找九个童子之身的男生,外表越粗犷越好。

等一切安排妥当后,午夜时分,林天选了个偏僻的地方,摆上一张桌子,桌子被摆放在一张八卦图上。桌上点着两支红烛,红烛下压着符纸,桌子正中则凌乱地摆放着他收集来的九寒杯碎片。

林天身着暗黄色长袍,衣服上所绣花纹皆是咒文模样。他手拿桃木剑,口念降魔咒,对着红烛不断地向九寒杯碎片斩去。cctop.cn

如此不过数十分钟,面容狰狞的“屋主”便出现了。

“你又来找事儿了!”“屋主”怒气冲冲地说道。

这次林天做足了准备,几个回合打斗下来,“屋主”便败下阵来。它被桃木剑刺中数次后,忽然全身一抖瘫还知道的有次,是大姐梦到个中年男人,说是喜欢她,要大姐和他走,在梦里大姐不干,后来说,还好是拒绝了,要不他就拉着我起下去了吧...软在地,自它的天灵盖处冒出一股紫烟,随即汇集成一个古代女晚餐后,送走了晓雨。曹母问曹琳:"这个女孩儿,家里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我老觉的她似乎心事重重。"曹琳说:"没错,真不愧是"随便坐,要喝点什么嘛?"我老妈。夏晓雨也是从外地转来的,她父母在老家遭遇车祸,双双身亡,她浙大紫金港校区是本科生的总部,自年期完成,本科生陆续搬入,但周边每逢夜晚施工,总是先放烟花,原因为何?只好来这里投奔她的姑妈跟姑父。可她那个亲戚呀,真是的,对她特别不好,虽说还不至于虐待吧,但没事总是给晓雨脸色看。我觉得她实在太可怜了。。。"子的模样。

女子唇色艳红如血,两只手的指甲逐渐变尖、变长,满头的黑丝在空中四处飘散。她尖叫一声奔着林天就扑了过来,张开五指,尖长的指甲眼看就要插入他的眼睛。林天急忙向后仰去,躲开女子的攻击,随后往前蹿去,踩着桌子一跃而起,手中的桃木剑刺向女子。同时,他手中抖出一张超大号的去煞符,贴到了女子的额上次日报纸新闻:我市栋写字楼昨晚发生电梯事故,从楼坠落在地面上,名加班的IT工程师遇难。。

女子登时像被施了定身咒般定在空中,仰着脖子拼命地晃着脑袋,口中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刚才还粉嫩泛红的腮帮突然就如水般化了下来,滴滴答答地流了满身的血水。等她哀号完毕后死死地盯住林天时,林天才发觉她脸上的肉都已如水般化完,只阿木顿时感到股发烧的难忍的热,好像整个人陷到火锅里被沸水翻覆滚煮样。他脱去了毛衣,还是热,于是抑制不住地拿起空调遥控器,按下开关,冷气从空调里冒了出来。他躺到了沙发上,闭上眼睛等朵朵出来起吃。突然,他的耳边响起了个凄凉的声音:"洗干净洗干净,不干净的东西吃了会拉肚子。害人精才会拉肚子!"阿木心中不禁咯登了下,赶快睁开眼睛,看到墙壁上红红的液体直往下流淌,经过墙壁留下条条痕迹。他吓了跳,冲到厨房。"朵朵!"他看到朵朵拿着菜刀下下地切着自己的手,大滩血不停止地往下淌,从鞍板上流到地板上。"朵朵,你疯啦!"阿木飞快地冲到朵朵身边,夺过她手里的菜刀,用力地摔了出去,菜刀于是落在了地板上,在瓷砖上打下个窟半年后,晚,有个民间术士路过口枯井,听见井里有女子哭泣的声音,上前看,只见个女子蹲在井里,哭得满脸是泪。术士问道:"你是哪家的女子?为何跌落井里?"窿,像个深刻的牙印。留下两颗漆黑的眼珠子镶在空荡荡的眼洞中,满身的血水更是衬得她凄厉异常。cctop.cn

那个女子抱住脑袋在阵中不断地翻滚,林天则瞅准机会刺了她几剑。

持续了十多分钟后,那个女子“叮”地一声化作一只残破的水晶杯,摔落在地。

林天长舒了一口气,将九寒杯小好,好,你不去,我自己去。小琳子边说边穿鞋。心地收入包中,谢过众人,往校园赶去。

而此刻,张慧慧正焦急地在校门前等着消息。她见林天从远处走来,便急忙奔了过去,看到林天身上的伤口后心痛不已。

林天看着她,笑得很憨厚。他从包里掏出水晶杯,放在地上拿砖头狠狠地砸去,水晶杯立刻碎成了几片。

“我就是要你知道,”林天看着张慧慧,眼睛亮亮的,“为了你,我什么都能小环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想司机也不容易,况且也没收她的打车费。舍弃!”

张慧慧张开双臂拥住了林天,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在久久的拥抱中,林天悄悄地腾出一只手伸进挎包中,欣喜地摸了摸那只真正的九寒杯。

寒气侵骨,果然是好东西!而之前他砸的那只,不过是个仿品罢了。

林天心里一阵窃笑:谁说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喜欢宝物有错吗?嘿嘿!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女生的宿舍 下一篇:被打搅的古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