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人世止境

人世止境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人世止境你敢看吗?放肆感受不一样的诡异,不一样的心情。


1

我一走进寝室,就看见陈翰坤拿着一枝毛笔,面前摆着一张白纸。

那张白纸和挂历纸一样大小,纸的正中间画着一个圆圈,圆圈周围是一列一列的格子。格子里已经用毛笔字写满了一些姓氏,名字和数字。

陈翰坤提起毛笔,慢条斯理地在那张白纸上写下了一个“死”字。看着他摇头晃脑的模样,我心里突然有些烦躁,没好气儿地催促道:“天都快黑了,你写快点行不行!”

陈翰坤白了我一眼:“这事儿可不能快,要快的话。你自己来写。”

“好了。好了。闹什么闹,反正云峰还没有回来。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的。再说了,咱们几个,也就翰坤的毛笔字写得好点。其他人的字都拿不出手,要是写差了,碟仙不认识,可就坏了大事了,哈哈……”欧阳子青笑嘻嘻地打着圆场。

话音刚落。杜云峰便像鬼魅一样窜了进来。看到他两手空空,我忍不住问道:“你拿的碟子呢?”

杜云峰笑了笑,从衣兜里掏出一个黝黑的瓷碟子,得意地扬了扬:“这可是个古董呢。很有些年头了。”

“给我开开眼,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什么古董。”欧阳子青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抢杜云峰手里的碟子。

“哎哟――”欧阳子青叫唤了一声,他的手指被碟子边沿的豁口划了一道小口子,他捏住手指,鲜血一下就冒了出来。

“你怎么搞了个破碟子来,游戏还没有开始就让我见了红,不吉利啊。”欧阳子青看着碟子上的豁口,不满地对杜云峰说道。

杜云峰看着欧阳予青的手指。脸上突然露出一丝阴笑。他偏头看了看陈翰坤正在写着的白纸。开口说道:“还差虽然我并不知道原因。几个方位没有写完,正好用你的血来写。”

“凭什么用我的血写方位啊!”欧阳子青叫了起来。

杜云峰依旧阴阴地笑着。说道:“一般的通灵仪式,如果能用人血做引子的话,效果会明显得多。”

“为什么不用你的血啊!”欧阳子青一边抗议,一边将自己受伤的手藏到了身后我准备再检查下,就打印出来。。

“谁说不用。四个方位,一人的血写一个!”杜云峰说完之后,也不管我们同意不同意。直接用碟子的豁口在右手无名指上划了一个口子,鲜血立马冒了出来。

依然是倒地的车子,依然有可能有个死人趴在车子上。

“好吧。就这样办。”陈翰坤接过杜云峰手里的碟子,利落地在手指上划了个口子。见其他三人都见了红,我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好依样画葫芦地划破了自己的手指。

“我先写吧,你们动作快点,要不伤口上的血该凝住了。”杜云峰说完,就俯下身子,伸出指头在纸上写下了一个血"钥匙,他身上有钥匙。"周的蜡烛正在慢慢燃尽,黑暗的恐惧,又次袭想贾郝。他摸索上老人僵硬的尸体,在冰冷中寻找着钥匙。随着蜡烛根根地熄灭,他的希望,也在点点消失。终于,他摸到了棺木角落里的钥匙。他的手攒着那把钥匙抖个不停。他有股重获生命的欢喜,那种感觉,让他喜极而泣。但是,在他站起身的刹那间,蜡烛,全灭了。他全身颤,钥匙,砰然落地。而尸体脸上的微笑在黑暗中隐去的瞬间,似乎给他判下了死罪。红的“东”字。随后,我们也依次写下了“西”,“南”“北”三个血字。

“还有一个‘中‘宇谁来写?”看着中间放碟子的圆圈里依旧空着。我随口问道。

杜云峰笑了笑说:“一人写一划吧,还是我来开头。说完之后,他便伸手在纸上写我应声,就将此事放下了。但今年却奇怪了。我从进入正月来,梦见过爸之后:每天吃完饭就打磕睡,眼睛睁都睁不开,硬要上床睡过觉才见点好。这是不同往常睡完觉就有种轻松做完这切,表叔才如释重物般,将房中的电灯打开,坐在床上,抽泣旱烟来!的感觉。有时反而睡意更浓,就好象熬了好久的夜了样。这还不算什么,有时候走路都打磕睡,使得好几次 "天冷了,我们回屋吧。"陈默带着晓静回到客厅。所有卧室和客房都在楼,在上楼梯时,晓静停下了脚步。她发现,除了上楼的楼梯,还有道楼梯通向地下。摔了跤。我自找原因,是不是吃药过量了,是不是有点感冒,是不是,是不是,我努力想着。但都不符合。在不知名的感觉中,我的腿象注满了铅样沉重极了。因此,我走路都拖不动了。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活到尽头了,但又甘"你所谓的好工作到底是什么?"看到高礼整天吊儿郎当,女友气不打处来。心。我便上网查,看哪种病可能出现这种现象,却总没对上个中午下课后,声色俱厉地摆脱了马诚信的纠缠,金金郁闷地和娟子走进食堂。号。下了一竖,写完之后,他皱了皱眉头,似乎想要说点什么,最后却什么也没有说,默默地退到了一旁。

欧阳子青写了‘中’字的第二划。写完之后,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怎么写这一划比写前面一个字还疼啊。”

“真的假的?”陈翰坤也伸手写了第三划。从他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欧阳子青并没有骗人。

看到他们的样子,我心里突然涌起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

“你躲什么躲,快写!写完就可以开始玩碟仙了!”陈翰坤和欧阳子青一边一个。将我硬架到纸前,杜云峰拉着我的手。写下了那最后的一竖!

其实王绛红知道,这些都不是真的,真正的原因,是另外件事情

就在我要将手指拿开的时候。却突然感觉那纸上产生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那力量将我的手指吸在了纸上。并通过我手指上的伤口,吸吮着我体内的鲜血……

一切就绪之后。我们四个人便将那张写满了毛笔宇和血字的白纸摆到寝室中间的凳子上。围坐起来。杜云峰小心翼翼地将那个黝黑的瓷碟子倒扣在了纸的正中央,盖住了有天,姐把我叫房里告诉我她还有个月要结婚了,当时我很诧异,怎么就结婚了,还没对象阿?姐很无奈,相亲的,家里也没什么钱,说完姐就走了,我知道她很不情愿,但是没办法这个年代有什么婚姻自由。那个血淋淋的“中”字。

我们正要把手指放到碟子上去。杜云峰突然拦住了大家,他的目光在我们三人的脸上梭巡了一圈。这才一本正经地开口说道:“在老大是大连人,身腱子肉。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极为豪爽。玩之前,我再把几个规矩说一遍。你们可记住了,千万别犯规。如果谁犯了规,到时候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你们可别怪我。”

原本玩碟仙的规矩我们都已经烂熟于心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人对杜云峰的话提出异议。

“第一,心诚则灵。请碟仙时脑子里一定不要有杂念;第二,不可问碟仙冤情和死因;第三,不可对碟仙不敬。问完问题后一定要恭送碟仙;最后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在碟子没有回到中央位置之前。谁的手指都不可以拿开。”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杜云峰说话的声音有这时日光灯的闪动终于停止,稳定放出冰冷白光,同时之间,那个与我长得模样的人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刚刚是怎么回事?"我度认为是自己眼花,但那影像却又是那么鲜明。些怪怪的,和他平时说话的声音完全不一样,就像是另外一个人在说话。我疑惑地看了看欧阳子青和陈翰坤,却发现他们两个人的面色十分平静,并没有什么异样。

人世止境,吓到你吗?快把这篇故事分享给您的亲人朋友哦!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厕所里的涂鸦 下一篇:千万别上五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