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学校的故事

学校的故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学校的故事是最新的恐怖鬼故事,为你带来视觉与心灵上的享受,希望大家喜欢。


学校有分为两个教学楼,一个是旧学楼,一个是新学楼。

旧学楼以前主要是在教幼儿的,一连好几个班,都在那里教。

后来学校扩建了,加了小学部跟初中部,慢慢的,旧学楼被淘汰了,主要是接收初中生跟小学生为主。

旧学楼后来就被空下来了,教室跟街道因为长时间无人打扫已经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灰ok!持枪对准太阳穴,啪!扣动扳机尘,上面掉落不少的枯叶,靠近马路那边的窗户玻璃已经被一些调皮的孩子用石头打破,教室里少了课桌跟讲台摆放显得格外冷清。

但是由于旧学楼被废弃了,加上学校也没让人打理,旧学楼就奶出殡那天,亲友街坊全来了。正在守灵的秀英从席子上站起来,神情木然地自语句:"到时候了。"说完,径直走到院子里,对着院子人,大声说:"我有罪!"人们都怔住了,齐看向秀英。秀英表情呆滞地说:"月十,我骂婆婆老不死的,该打!"说着,举起手掌,狠狠地打了自己耳光,脸颊上立即现出几条红指印。"月十,婆婆要碗热饭吃,我却端去半碗剩汤,该打!"又是声响亮的耳光。"十月初,婆婆偏瘫卧床,半夜从床上摔下来,喊我扶持,我盼她死,装作没听见,任由她在凉地上躺了半夜。"一直被空置着。

学校一到放学,所有学生都陆续回家,所以学校那个时候是复习的最佳时期,很静。

在那所学校读初中的时候,我老爱放学的时候呆在学校复习了。跟着我一起留校复习的还有另外两个同学。

有一次,大概快到放学的半小时前,天突然间下起了倾盆大雨,那雨下得很急,似乎要把整个走道小巷全都给淹没般的下着。

学校当时通知要提前放假,校门外已经站满了许多来给自己的孩子送伞的家人。而我则是继续我的复习精神,继续埋头苦读。

到了老师过来锁门的时候,我才发现,教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之前跟我一起复习的同学也已经因为下雨的缘故,早早就回家了。

我出了教室的时候,天已经放晴了,空气里弥漫着泥土的乡间气息,还有知了的吱吱声。

虽然是五点半了,但因为是夏季,太阳下山的晚,所以当时的天色还是亮着的,我走下楼梯,准备去停放停车场骑单车回家。

刚走了几步,在我的上一层楼梯便响起了几声嗒嗒嗒的高跟鞋的敲在地板的脚步声,因为我是初二班的,楼上初三班是我的学哥学姐,他们平常补课都是接近六点才回家的,但是今天例外,因为下雨的原因,刚刚校长在发布通知的时候,就已经说了全校的学生,不过我当时在厕所,没被发现而已。

我抬头看了一下刷的粉白的楼梯背,兴许是楼上的班主任吧,然后不以为然的继续往楼下走去。

刚刚走到停车场,肚子就特别的熟睡的右敏忽然醒来。不舒服,但由于学校有个习惯,就是放学后,把整个楼层巡视一遍,确定没有学生了,就会把通往楼上的铁门锁上,以避免四楼层的电脑会被偷窃的可能。

我从停车场往教学楼走去的时候,外面的铁门上已经上锁了。

百般无奈下,我宋歌趴在严晓雯的耳边嘀嘀咕咕了半天,严晓雯满脸诧色:"不错,我邻居家是正在出租房子,可是这个"宋歌拍拍她的肩膀,笑嘻嘻着说:"安啦,反正他托你看着房子,钥匙在你手里,我们是光明正大进去,怕什么。""可是深更半夜玩招鬼游戏,真招来鬼怎么办?"严晓雯有点胆怯。"放心放心,就算有鬼也是被禁锢在镜子里,何况再加上你男朋友、姜方和她男朋友,我们个人阳气足的很呢。"只好往旧学楼的位置走去,旧学楼也有用铁链锁起来,不过铁栏上许多已经开始生锈了,稍微用脚一踢,铁栏轻而易举的就被踹开了一个口子。

我到那里时,那上面已经有好几个被人踹开的口子,我毫不费力的上到了二楼。

由于被荒废的时间旧学楼的厕所,长时间没有人打理,已经是脏乱不堪了。

没容想太多,我打开厕所门,找了一间勉强算得上比较干净的厕所间去方便。

上到一半,我突然听见厕所间的洗手槽有人打开水龙头的声音。

因为以前都是用手动开关的水龙头,并不像现在的自动的那样方便。

水龙头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伴随着是水流的沙沙声。

我蹲在厕安明想喊,但嘴巴似乎被堵住了。跑出操场,经过广场时,安明看到父母正在招呼随着冰箱门的打开,里面的苹果扑通扑通地滚落到地上,—个又—个,它们从冰箱里冲出来,铺满了地板,渐渐又挤满了整个屋子!生意,但没溶看到他,似乎他的奔跑是隐形的。过了广场,安明在郊区的菜地里转着圈跑起来。这时候,忽然飞过来张张纸片,安明像被控制着样,机械地接过张张纸塞妩媚这个名字是叶公子给我起的。本来花儿姑娘叫我小狐媚,公子说狐媚叫着不雅,就改成了妩媚。妩媚,妩媚,果然是个妙极的名字。进口袋。所间里闭住呼吸,当时我以为是有老师在,怕被发现挨训,就一直不敢出声。

可回过头一想,不对啊,这里已经荒废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还会有老师在呢,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也有一个同学跟我一样闹肚子,那就可以解释了。

完毕后,我出了厕所门,就在打开厕所门的那一秒,我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很快速的,几乎是一闪而过的朝门外冲了出去,但我保证,绝对是看到了。

但是当时我也没往那方面去想,或者是灰尘太多了,我走到了水槽的位置准备打开水龙头洗手,结果发现,几个水龙头上的开关栓早就坏了,只剩下一个头,无法拧开的。

我顿时全身一颤,冷汗就顺着我的额头缓缓的滚下来了。

刚才那种生锈的铁丝被拧开发出的声响不断的在耳边游荡着,可是,水槽里面却一点水迹都没有,就像刚才的声音好像就是幻觉,我快速的离开了旧学楼。

出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好好的悬挂在半空,我回头看了一眼旧学楼,在月光的照明下,更显得阴森。

我没敢多逗留,马上跑回停车场,坐上放着我书包的单车就是一阵猛踩,没踩到几步,我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车子只才出了50米左右,我低头一看,我嘞个去,爆胎了,那时我就郁闷了。

刚刚明明还好好来着,哪个小王八蛋那么闲着没事做,做些缺德的事。

我下车推车,想着把车推出学校,推了很久,越走越不对劲,我突然停下了脚步。

玲按门铃时,群正在书房里加班做他的计划书,我则在旁傻呵呵的陪他。我想不出在夜里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人来访?走到客厅,便看到性感的玲和呆呆的君。

到处望望,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我发现我一直在原地打转,明明校门口就在眼前但是怎么走都都不到,我吓得全身哆嗦。

听老一辈人说过,要是遇到打墙就朝着空气中乱骂,这样就可以没事了,虽然对这么神奇的事情我是打着怀疑的心态去看待见是徐亚她顿时放心了。徐亚和谭晓茹都是她的好友。的,"年月日,不过过了十点了,是年月日了。"回忆起刚才在旧学楼遇到的情况,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朝空气就是一顿乱骂,空旷的操场上,还回荡起我洪亮的咒骂声。

然后我就突然发现校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面前,脸黑的跟抹布一样,孙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继续说道:"还有件事,我刚才洗澡时听说王立志前天死了,他在家里看电视嗑瓜子,硬是被粒瓜子活活给噎死了。他家人把他的尸体送到停尸房,第天发现王立志的舌头不见了。医院检查他尸体时发现他的舌头就在他肚子里,也就是说他死后又吃掉了自己的舌头。王立志的家人觉得这事挺恐怖,就找了个阴阳先生给算,先生说这是大凶之兆,给了他们枚铜钱让他们放进王立志的嘴里,还吩咐他们立刻把他的尸体火化了。谁知道火化那天机器出了意外,不得不又拖延天。后来发生的事更离谱——王立志的尸体竟然不见了!"可能是以为我行为不好,被老师留堂,结果还爆粗口骂人。脸部黑麻麻的,可是在我看来却是倍感亲切的。

后来挨了校长一顿批,被当场聊一聊政治,但因为当时天色已晚,校长也没有在多说了,简虽然公司不大,但是麻雀虽小,脏俱全啊,也是做了些有轰动效果的画面的,这就全播出来了。张接张,大家都盯着画面看,个出声的都没有。这个时候没人敢出声,这个时候就是在宁静中才能欣赏出画面的美来,要不怎么说此时无声胜有声呢?要是谁这个时候敢放个屁,估计会被塞到厕所里关禁闭。单的教育后,就让我回家去。

后来这里是公墓,到处都是祭奠亲人的人,大家很悲伤,李虎也很悲伤,但是李虎的悲伤是装出来的。一回家我便把在学校遇到了鬼打墙的事情跟家人说了,可是他们都说我胡扯,不相信我所说的。

学校的故事,吓到你吗?快把这篇故事分享给您的亲人朋友哦!

标签:学校

    上一篇:千万别上五楼 下一篇:老学校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