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谁是坏先生

谁是坏先生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故事大全发布最新恐怖小说、恐怖短篇鬼故事、鬼故事短篇集,让喜欢鬼故事的读者在这里带入感受到不一样的诡异,篇幅较短适合想快速阅读完鬼故事的朋友,快来看谁是坏先生


女鬼歪着头像是在思考,停下了拿手戳他的动作。一瞬间疤面明还以为有了生机,但女鬼的血脸忽然贴近他的面前,並把右手臂往他的嘴里硬塞。他的喉咙被东西塞住,难受得双眼翻白,但那女鬼只是不断把手臂往里伸,直到整条前臂完全没入疤面明的嘴里。姑姑(医院中的名妇产科医生):

疤面明

“本报讯:昨日上午十点十五分,三名蒙面青少年冲入台北县的××中学,企图捣乱。因不满警卫阻拦,以随身携带铁棒、开山刀等武器砸毁警卫室,並以枪柄重击警卫头部。警卫负伤逃往总务处求救,三名青少年追至总务处打伤值班的总务主任並将总务处玻璃全数击破。正在三楼×班上课的学生目击追逐过程。两名老师立刻下楼处理,皆被少年用开山刀砍伤,其中男老师伤势轻微,送医后已无大碍;另一位女老师身中十三刀,送医途中宣告不治。警卫及总务主任留院观察。因适逢假日,故学校警卫及训导人员人数不足。三名嫌犯至今仍在逃逸中。教育部长痛心呼吁注重校园安全问题……”

桌上凌乱地堆着泡面碗、零食包装纸、矿泉水瓶和两天前的报纸,几粒药丸也随意躺在桌上。一个少年拿着手机坐在桌旁的沙发上猛抓头。

“老大,怎么办?报纸上说那个女的挂了……”少年脸上有两条疤,绰号叫疤面明。他满脸烦闷,脸上有着刚睡醒的一种茫然表情,头上的头皮屑随着他的猛力搔抓犹如雪花纷飞。

电话那头传来不耐烦的声音:“怕屁啊!都过了几天了,警察找上你了吗?那群废渣抓不到我们的啦!”

“可是有人挂了!要是那小子把我们供出来……”疤面明苦着脸说。

“跟你说不用怕了,我们又不是那个学校的学生,只是帮兄弟出气。他们怎么查都查不到我们的。如果警察找你,就说你一直在家睡觉,什么都不知道。还有,把药收好,听到没?我现服务生走后,对面的那个男人摆出副同情的眼神对我说:"你难道不惋惜么,难道不想然时光倒流回到过去向她表白么?"在要忙,没空管你了!”啪一声,电话里传来嘟嘟的断线声。

“知道了……”疤面明颓然挂上电话。老大好像一点儿都不怕,但他可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啊!晚上在暗巷里砍人倒是砍了不少次,可是没一次把人真砍死的,这次还赵熙在抽屉里找到了感冒药,然后又到桌子边倒了杯开水,就在赵熙端起杯子准备吃药的时候,透过窗子突然看到了宿舍楼对面有个黑暗的人影在移动,当时赵熙惊得差点把杯子都掉在了地上。因为他知道,宿舍楼对面那排楼房早就报废了,根本不可能会有人在里面。赵熙赶紧把阿明他们叫醒,可是等阿明他们醒过来的时候,那个黑影却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阿明他们以为赵熙看花眼了或是因为发烧出现了幻觉,无论赵熙怎么说都没人相信他。由于拿不出证,据赵熙说干了口水也没有用,最后连赵熙自己也记不清楚自己到底看到过黑影没有,也许真的是烧得历害,看花了眼吧。虽然心里还有些怀疑但是赵熙还是很快就把这件事忘到猎后,没想到今天晚上黑影又次出现了,赵熙再次惊得张大了嘴巴。是个无辜的女老师。

当时他砍了她多少刀自己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当自己回过神来时,那个女老师满脸是血,眼睛却一直没闭上,一直直勾勾地盯着他瞧。

当时他愣了一下,迟疑着要不要继续砍,忽然听见耳边一声“快闪人!”他也就失了神般地跟着跑,跑回家里发了疯地冲澡,却洗不去满手的血腥味。

这两天他睡睡醒醒,不敢出门,怕碰到警察,直到今天才鼓起勇气跟邻居大妈借了前两天的报纸来看,谁知道一看就发现真的出事了。

“怎么会那么巧?我记得我没有砍得很用力啊!”他把手深深埋入长长的头发中,颓丧地想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可当时杀红了眼,如今哪里想得起来自己当时下手的轻重?

他想着想着,又困顿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沙沙的声音,他猛然惊醒,窗外天色已经是一片黑暗,而自己居然连窗帘也忘了拉上。

他站起身边打着哈欠边走向窗户,顺便找寻那沙沙声的王其曾是前清从品官员,任哈德森跪在湿漉漉的防火楼梯,从外套口袋里取出支左轮手枪,那是前两天买的;然后,从另边口袋取出消音器,这是在家当铺买的。他把消音器套在枪口上,然后,左手臂放在窗台上,手枪架在左手臂上。南通任盐运司副使,苏维铭是王老爷的私然僚,同治年,王鸿寿刚满十岁,王其曾因得罪上司,被参奏本,招致满门抄斩。抄家当日,正好王家请堂会,苏维铭美将小鸿寿藏在戏班子的女生寝室离琴房不远,这个夜里琴房传来了琴声,是那首咏叹调。戏箱之内,才得以逃出生天。从此隐姓埋名,跟着戏班子流落江南,直以艺名麻子为号,直到辛亥革命后,才敢重新打出自己的本名王鸿寿。来源。桌上的报纸被窗外的风吹到了脏乱的地上。他弯下腰去捡,却发现报纸正快速地翻动着,正好翻到了女老师命案的那页。他不寒而栗,马上把报纸捡起揉成一团丢进垃圾简。cctop.cn

“搞什么鬼,我刚刚明明记得关了窗户……”疤面明嘟囔一声,把窗户关上並拉上窗帘,一个人坐在屋里发愣。这几天浑浑噩噩,连今天是几月几日都不记得,他拿起电视摇控。房黎纲逐渐冷静下来。王媒婆的后脑勺有个弹孔,子弹为土枪发射,有人在王媒婆背后开枪杀了她?东没拿走的小电视延迟了几秒才开,他将电视转到新闻台,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他从没见过的女主播。

“有没有搞错!长这么普通也可以当主播!”他低声抱怨着。不过主播虽然相貌不特别出众,报起新闻来倒是有条有理。

“以下是地方新闻:台北县××中学校园凶杀案,案情有突破性进展……”

疤面明本来正弯腰想捡滚到桌下的一罐可乐,听到这句话忽然全身一震,忙看向电视。但那面无表情的女主播明明正在报着物价上涨的新闻,哪里有什么校园凶案的报道?

“怪了……”

他心里暗自疑惑,转身走近冰箱拿另一瓶可乐,忽然又听见电视上的报道:“三名青少年中带头的绰号叫大黑,曾多次参与街头械斗,另外两名绰号分别叫疤面明与小鬼。据报小鬼是该校的在校生,因不服管教故找来一起加入帮派的两位成员来校复仇捣乱……”

疤面明听得全身冒汗,事情已经露馅了?但为什么警察还没找上门?他猛然转头看向电视,屏幕一片黑,早已经关机,但那播报的声音却不断在他的四面八方忽大忽小地出现。

他颤着手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为什么电视关了还有声音?

“鬼?”这个念头一浮现,就害他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匆匆故事网cctop.cn

不管怎样,现在还是先跑路再说!

他回头跑进房间拿了一个大包包,胡乱塞入一些日用品跟衣物,又回到冰箱前想搜刮存粮,于是手忙脚乱地打开柜门。

“嘻嘻……逃不掉的哦!”一个满脸是血的女子正蜷缩着身子坐在冰箱里,侧着头看着他笑。

“哇啊啊……”疤面明大叫着后退,竟忘了把冰箱门关上。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连连摆手:“你别过来……”

直到此时他才赫然想起,冰箱里的女子的长相和刚才电视上那位平庸女主播一模一样。除此之外,那满身是血的模样,不正是那天那个死不瞑目的女老师?

冰箱女子歪着头笑了笑,脸上有好大一道伤口,连鲜红的肉都翻了出来。她的脖子上也有两条深可见骨的裂痕,长发混着湿黏的血披垂在脸上,却遮不住那血肉模糊的惨状。她歪了歪身子,一只右手臂却因刀伤深入骨头,一动竟掉了下来。她用左手捡起自己掉落的右手,从冰箱里爬出来,缓缓接近疤面明。

他"嫂,嫂,你们不要这样,家人的动什么气?别把小妃吵醒了,孩子会怕。"吓得尿了一裤子,但那女鬼(或女尸)只是嘻嘻一笑,用她断落的右手臂靠近他的脸。

“嘻嘻……你躲什么躲?”她像是逗弄小猫一样用全是血的手臂戳弄着他的脸。

他腿软无力,只好侧头闪躲。

“求求你放过我……不是我主使的……”他吓得张大嘴,好不容易才挤出这句话。 女鬼歪着头像是在思考,停下了拿手戳他的动作。一瞬间疤面明还以为有了生机,但女鬼的血脸忽然贴近他的面前,並把右手臂往他的嘴里硬塞。他的喉咙被东西塞住,难受得双眼翻白,但那女鬼只是不断把手臂往里伸,直到整条前臂完全没入疤面明的嘴里。

“可是……这只手臂是被你砍下来的啊……”女鬼嘻嘻的笑声在满室凌乱中回荡着……

小鬼

小鬼昨天一整夜都打不通疤面明的电话,心里越发不安。自从看到女老师的死讯之后,这几天他都心慌得睡不着觉,怕被人发现他们的同伙关系。一直到昨晚才忍不住打给疤面明,但是他手机和家里的电话响了几百次都没人接,打给老大他又说在忙,一下子就挂了电话,留他一个人心慌意乱。

因为一个人在家更容易胡思乱想,所以今天他破天荒来了学校。同学一向知道他背后有帮派撑腰,所以也不太敢惹他,只是淡淡地跟他打了声招呼。说实在的,他一个学期出现不了几天,大多也是在操场游荡或是去训导处,大家早已习惯班上没有他这个人了。

小鬼这才发现,原来他在学校里连同学的地位都失去了。以前他总是有外面的所谓朋友撑腰,但当他们都不在时,原来他在学校里什么都不是。

他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听了两堂课,到了第三堂语文课,女老师进.赎我不站起来了。到教室时,把他吓得几乎从椅子上跌下来。"不!不会的,我只是说说而已,我可没真的想你会被撞到,不不!"

语文老师明明那天被他们错手砍死了,为什么今天又拿着课本来上课?

他惊骇地瞪着老师的脸。她望向坐在教室最后面的他,嘴角上扬,竟露出一抹冷笑。

“喂!坐下啦!”直到隔壁的同学好心轻轻戳了他两下,他才发现自己在课堂上站着张大嘴的惊骇样有多失态,再抬头看看那正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他的女老师,跟原来的语文老师根本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啊!但他发誓,刚刚那一瞬间真的以为原来的老师没死!

他既惊惶又害怕,这节课也不知听进了什么。不过这几天倒是异常平静,想必还没人知道他就是怂恿疤面明和大黑来报复学校的人。

“这不关我的事……”他趴在桌上颓然想着,“我只是想给学校一点儿好看"你还有脸说?你要是对自己负责,会欠下高利贷吗?"老人连叹口气:"抬起头来,我就问你句,你真的打算辈子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谁知道老师会忽然跑下来?他们怕被抓到当然会比较狠啊……我记得我没下手吧……”那天的事太过惊悚,他其实已经混乱得记不起来,但是他那天似乎没拿刀,只是拿着铁棒砸车。既然老师是被砍死的,那么拿铁棒的他应该无罪才对啊……把错都推在疤面明和大黑头上,的确让他好过了点儿。

下课后,小鬼拿了根"嘿!伙计,咱们还是快走吧,这附近沼泽里有鬼!"烟躲进地下室男厕。那里平常很少有人去,应该不怕被训导处抓到。

他选了最里面的一间,坐在尚算干净的马桶上,点上烟,任云雾缭绕在黑暗的厕所里,却听见一阵脚步声叩咚叩咚地进了厕所,並且有人推开了门。

“管他是谁,不是老师就好……”他不理进来那人,继续吞云吐雾。忽然,叩咚叩咚的声音又响起,那人似乎离开了第一间厕格,却不是朝着往外的方向去洗手,而是往里靠近了几步,又推开第二间厕格的门。

小鬼仍是不以为意,直到那人又叩咚叩咚出了门,朝他的方向又近了几步时,他才开始发现不对。

“该不会是主任来抓抽烟的吧?”他吓了一跳,想把烟熄掉。

叩咚叩咚。

等等!这声音不太对,这明明是男厕,为什么传来的是女人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

叩咚叩咚。

读完本故事,你害怕次日,当母亲打开门的时候,看见自己的儿子躺在血泊里,上前看,早已气绝。王思成的母亲十分悲伤,抱着他的尸体,哭骂道:"马秀月,你这个小妖精,是你害死我的儿子思成呀我的儿"了吗?

标签:谁是

    上一篇:小梅的二叔 下一篇:朱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