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校园怪谈之幻·灭

校园怪谈之幻·灭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故事大全发布最新恐怖小说、恐怖短篇鬼故事、鬼故事短篇集,让喜欢鬼故事的读者在这里带入感受到不一样的诡异,篇幅较短适合想快速阅读完鬼故事的朋友,快来看校园怪谈之幻·灭


恐怖指数:

诡异指数:

体验者:Doraemon

今天是假日,早上一起来我就跑到楼下的厨房找吃的。

一到厨房,便看到老妈正低着头不知道在剁什么东西。

我走到老妈身旁,看看今天吃什么。

糖醋排骨、清蒸鱼、酱牛肉……

“太好吃啦!好棒啊!”我欢呼起来,有这样的老妈真幸福。

但一转头,吓得我屁滚尿流——我看到了非常骇人的景象,应该说,我没看到应该出现的东西——我的老妈,没有头。

我大叫一声,向后跌坐在地上。

“喊什么喊,害我差点儿切到手。”老妈也被我吓了一大跳,气急败坏地说。

“你……”我震惊得无以复加,双手兀自抖个不停。

“怎么啦?”老妈放下菜刀,双手在围裙上抹了抹。

再正常不过的动作,在我眼中却非常诡谲。

因为,没有头……

我站不住似的,几乎是爬着离开了厨房。

一出厨房,就撞上了刚起床的老爸。

“礼拜天你在鬼叫个什么啊?”老爸一面说一面抓着肚子。肩膀以上,依旧是空荡荡的一片。

我发出更凄厉的惨叫,手脚并用,以最快的速度爬回我的房间。

我在棉被里面眼泪鼻涕直流,无法控制地拼命大叫。是做梦吗?是幻觉吗?我看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狠狠地在手背上咬了一口,如果是梦,快让我醒来吧。

突然,我感觉到有人在拉扯我的棉被。

“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是妈妈温柔的声音。

但我却感到汗毛直竖。

棉被被拉开,熟悉的感觉、熟悉的身影,却看不到熟悉的那张脸。

我躲到床沿的角落,带着哭音大吼着:“走开,走开……”

妈妈迟疑了一下,落寞地转身离开我的房间。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我惊醒时,天色已经黑了。

我偷偷地打开房门,看到门口放着一盘炒饭。我饿坏了,拿起来吃得一干二净。吃完后,看到这时,门开,个浓妆艳抹的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小姐走了进来,她脸上堆着职业性的微笑,人还没走近股刺鼻的劣质香水味先扑面而来。凌楠厌恶地皱起眉头,不悦地道:"我不是吩咐没事别来打搅吗?"做小姐的都善于察言观色,她见气氛不对知道自己触霉头了,赶紧道着歉退出门去。爸妈留给我的字条——

“我们很担心,不知道你怎么了。不管发就这天,月十这天,王冬大早起来,拿着前日里李嫂已准备好的香纸,带了点馒头之类的,准备出凹子去上坟。生什么事,爸妈都会帮你。”

我擦干眼泪,努力去思考昏暗的蜡烛光下,余妮的身影在镜子上时暗时明,可具都十分清晰。岁余妮的背上,趴着个浑身是血面目狰狞的小男孩,小男孩嘴巴开闭,虽听不见声音,却可以从口型辨认出,他是在重复的控诉着:"姐姐,你为什么杀我!姐姐,你为什么杀我!"任何合理和不合理的理由,却找不出半点头绪。

手机铃声着实让我吓了一跳,我接了起来,是女友小珊。

“你怎么了?伯母说你不舒服?”小珊在电话的另一端着急地说。

“我看不到我爸妈的头……”我努力保持冷静。

“什么?什么意思?我不懂。”小珊不解地说。

“就是……我的爸妈都是没有头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什么头?你等我,我过去。”

挂了电话,我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努力按着按键,想找出我跟小珊的照片。

照片上,亲昵的两个人靠在一起,可是,依旧没有头,包括照片上的自己。

我的心凉了半截,一阵寒意从背上窜到我的头顶。

叩叩叩!

“儿子,你没事吧?你还好吗?”阿玲的母亲去世第天后,家人都对鬼魂的传说而感到好奇,而此时巧好是她母亲回魂之日。阿玲家人们都认为那是证明它的存在的好时机。当晚,阿玲的家人们都在地上散满了灰粉,倘若明天观察时,灰粉表面有变动的话,即是说她的亡魂曾经归来!爸爸在房门外问。

“我还好。”才怪,一点儿都不好。

“爸,可以在门外陪我聊天吗?”我""问。

“好啊!”

于是我们就隔着一道门,说着今天的怪事。

妈妈也来了。小珊也来了。

他们安慰着我。隔着房间门,我感受到了他们的关心。

他们依旧是我熟悉的家人。

隔天,我们决定去医院。

我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

一路上,小珊握着我的手。

熟悉的温度,熟悉的感觉,我却看不到以前那美丽的脸庞。

每当我抬起头,看着没有头的小珊,总是不忍再多看下去,于是又低下头。

车窗外,两个没有头的小男孩在踢着皮球,打闹成一片;公园里有个无头小女孩在放风筝。这个世界依旧正常运转,不正常的似乎只有我一个人而已,是我的脑子出了问题吗?我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我摸着自己的脸颊,手指感受到皮肤的触感,脸颊也感受到颤抖的手指。

怎么会这样?

到了医院,做了一连串的检查。无头医生们在我身上敲来敲去,无头护士们将冰冷的仪器装在我身上,拆了又装、装了又拆。

结论:一切正常。

于是我们又去看心理医生。

然后我跟一个无头心理医生聊了半小时天,做了一堆测验。

结果是,我除了有点儿紧张和敏感,其他都很正常。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心理医生介绍我们用催眠的方法和我作对般,我再次听见燎声音!。他们有一种新的催眠琪琪啊地叫了声,回过头想要逃跑,但没想到前面竟然是条死路,她现在记得,原来这里在前几天修路了,也许是刚才喝醉了,并没有想起来。仪器,用共振的方式刺激脑波,释放出潜意识压抑的烦恼和恐惧,能够改善幻觉的现象。

我们都同意了。

他们帮我打了镇静剂。

我在仪器前的病床上与家人约定明天下午来接我。

我满心希望当我再次睁开眼睛后,可以回到我原本的世界。

隔天。

“医生,我儿子他现在怎么样了?”父母焦急地问。

“治疗非常成功……可是……”医生不知所措地说。

“可是什么?”父母更焦急了。

“今天早上治疗结束后,你儿子非常高兴,拥抱了我们所有的医生,大喊着‘我正常了’。”医生苦笑着,“但是当他高高兴兴地去上厕所时,我们听到了很大的惨叫声……你儿"如果你能保证为我们多带几个客户,我们会有相应的折扣。""那太好了。"周娜吐了口长气。子用拳头打碎了镜子,用碎片把自己的头割了下府看着老太太意味深长地说:"你别看她年纪轻,胆子倒不小。你知道她住在几号吗?"来……”

幻听

恐怖指数:

诡异指数:

体验者:小孩

一早起来,我睡眼惺忪地在床头柜上摸索着我的手机和眼镜。 “啊!快迟到了。”

“要……会……嘎叽……”

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人在说话,又像是老鼠乱抓东西的声音。

“该不会有老鼠吧?”我打开衣柜查看,连床底下也不放过,但什么都没有。

“迟到了!”我赶紧穿上了外套,顺手拿起桌上的烟和打火机,匆匆忙忙地出门去了。

到了实习的公司,果然迟到了。

“你死定了,老板叫你等一下去找他。”阿志幸灾乐祸地笑着。

果不其然,我被叫进办公室狠狠地臭骂了一顿。

“哈哈,你真倒霉。”

我一出来就看到阿志贼兮兮的那个了队友象是从人间蒸发了样没有了音讯。脸,真想是黄金啊!直以盛产黄金为名的小镇下喧闹、沸腾起来。人们争先恐后,呼朋唤友,合伙将整个山包围,扎营结寨,日夜忙碌,挖掘。给他一拳。

“我今天早上听到有老鼠的声久别赛新婚。音,找了半天没找到,结果就迟到了。”

我跟阿志在阳台抽着烟,说着今天早上的怪声音。

“白痴!快迟到还找老鼠。”阿志吐了一口烟在我脸上。

“唉,老板叫我下午去厂房抄料号。烦啊!”我边说边把烟灰弹到阿志的肩膀上,看起来很像头皮屑。

“听说厂房来了一个美女,可以顺便看一下。”阿志兴奋地说。

我跟阿志都是老烟枪,特别是心情郁闷的时候,一定要来上一根。

“未……停……啊……嘎叽……”

我又听到了奇怪的声音,但是我没有跟阿志说,我怕他以为我脑袋有问题。但我总认为那说话的声音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

没想到这声音一发不可收拾,整个早上到中午都没有片刻的安宁,就连中午休息的时候也不断听到嘈杂的说话声和摩擦玻璃的嘎叽声,吵得我心烦意乱。

“嘎叽……嘎嘎叽……去……”

尖锐的声音刮着我的耳膜,我的脑袋快要爆炸了。

我离开办公室往厂房方向走去,一路上忍受着尖锐噪音的攻击。

这幻听有越来越严重的倾向,因为声音越来越大,大到我听不清楚其他的声音。

领我去仓库的正是传说中的那个美女,她戴着口罩,只露出灵动的大眼睛。

到了仓库,美女跟我交代了几句话。我根本听不清楚,因为我只听到一双手在用指甲拼命地抓黑板的声音。

TMD,要是美女跟我要电话怎么办?

我假装听懂了,微笑着点了点头,目大脊是眼睛睁的大大看着她。送美女离开。

烦!工作烦!老板烦!现在自己的耳朵都来唱反调。

尖锐刺耳的声音让我烦躁不已。

我爬高爬低地查看每包原物料的号码。

咚!

手边的一包原物料掉了下来,我把它用力地塞回原本的位置去。

咚咚咚! cctop.cn

对角的原料因为我的推挤又掉下了好几包。

烦死了!

“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

烦烦烦!吵死了!我开始头痛起来。

似乎有几包物料摔破了,散了一地的粉尘。

烦死啦!

“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

我走到旁边想找个扫帚整理一下,却被一条电线绊倒,摔了个狗吃屎。

一台大型电扇被我这么一拉一扯,倒在地上,呼噜噜地转动起来。

风扇一吹,满地的粉尘被带往空中,雾气弥漫,就像沙尘暴一样。这下连扫都不用扫了。

“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不要……”

吵死啦!

我拿出口袋里的烟和打火机,点火……

新闻快报:

今日下午,北县某厂房发生粉尘爆炸,造成一死的惨剧。

我睁开眼睛,看到了熟悉的房间,床上躺着一个人。

看来校园怪谈之幻·灭还是没有吓到你,欢迎进入鬼故事栏目阅读更多鬼故事哦。

标签:怪谈校园

    上一篇:奥秘的实验楼 下一篇:请留神进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