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学校宿舍的恐惧夜

学校宿舍的恐惧夜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晚上睡不着觉?看学校宿舍的恐惧夜啊不要杀俺…不要杀俺…!故事大全鬼故事栏目分享短篇鬼故事,恐怖鬼故事,长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等短篇恐怖鬼故事大全,让鬼迷们在鬼故事中寻找乐趣


挣开眼睛醒来时,窗外笼罩着粉红色的升腾着的水气,徐徐的,又被阳光蒸发而去,于是数缕阳光清晰地折射到我的床边,我想这是我三天四夜以来最真实的阳光。

只是头还很疼,但我是明了,自己是活过来的,我徐徐的撑起身,向已经打开的奶白色的窗外的天下望去,那里是那么那个人好像看出来我不知道前世是个什么,于是便解释起来"前世就是你上辈子的人啊。"的优美想成为个恐怖作家。想到这里,他决定明天晚上点去搓路号公寓!太平,我甚至开始嫌疑,刚刚竣事的那一场厄运的真实性。

小屋的门扉被轻轻扣响,轻轻的被拉开,是母亲,她端了一杯牛奶,笑盈盈的走了进来,轻坐在我的身旁,我知道她只是给她的女儿送早点了,但我对此情此景是尤为遇上的,眼眶中积满了滚烫的泪,于是依偎在"是昨天跟你在门口讲话的吗?"她温暖的怀中,听凭泪水肆意的流,母亲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脸,说道:“玲儿,不要伤心,明天无论你的高考分数若何,妈都是不怪你的。”

我听闻此句,心中不尤的一震,我问自己,今日是哪天?我向床边的电子日历望去,上面赫然写着2001年7月27日,我也终于明了,那天的四夜三天究竟不是一突然外面开始嘈杂起来,到了狱卒换班的时候了,白衣女子站起身来对龙毅施了礼"相公猜的不对,天快亮了,妾身先告辞了"说完便转身迈着碎步款款走进黑暗龙毅心中凛,这是真遇上鬼了,不过随即心中释然,自己本就活不长了,如果能死在这样貌美的女鬼手中,倒也风流!场梦。

母亲将早餐摆幸亏我的桌案,交待她是要去上班的,父亲也是,于是八点后,家中就剩下我一个,我难以下咽,只是在痴痴的集会,回忆起菲儿,阿威另有冬子,想起那树影婆娑的地方,脑中展现了两个号码。我拨通其中一个,电话的那端是一个温柔的少女的声音,其间另有很遇上的味道——是菲儿。她也很快听出我的声音,她又说,她已经给阿威打过电话——“阿威死了,猝死!”到此,她的声音开始颤抖,哭了。

厥后冬子也打来电话,我们终于知道那段履历,我们简直走过。

高考成就仍然仍是那个样子,于是母亲给我联络了一所高校,长安科技学院,那所学院仍是很不错,只是在我眼里。

那所高校处于一个叫做翠碧山的后头,山终年是绿的,也许山名也因此而得。实在翠碧山是属于千里秦川的,整个山脉都是温柔的一碧。

我分到了女生的223宿舍,同宿舍的有5个人,安徽的张菁,江西的李兰,另有一个来自青岛的老乡于斐。于斐与菲儿来自统一个学校,于是我们很能说上话,但她又很差异,白她所熟悉的菲儿何时于我这个外校生熟悉的。

宿舍的房间还算宽敞,但让人不快的是对着碧翠山的北部嗯,果然是幻觉。我这样安半打啤酒下肚,幺顿时觉得头大。老板赶来结账,幺操着发硬的舌头"我到十楼!"女人的语气十分的阴冷。,说:"没钱!要么你打我通,要么记账。"慰自己!,总让人感应寒意,往往天黑,峡谷中总是萧萧做响,那也许是夜风的缘故,北部的山坡上有一座塔,人称卧龙塔,晴天的时分,也可以从窗口望见。

第一天晚上的宿周又恢复了片安静。起身上了个厕所,倒头刚想再睡,敲门声再度响起。叨叨,就两声,声音不算剧烈,但在寂静的夜里显得诡秘渗人。满菊再度起身,惊慌地张望了会儿,发现敲门声竟然是来自表哥的房间。舍是颇为热闹的,几个姐妹从熄灯后就不停聊,天南地北,直到把一天的平时事说尽,张菁就躺在床上邪乎乎的说道:“你们可不要在长安先说说远亲伯父见到的白鼠,用伯父自己的坏,毛很稀,也很长,能看见绒毛下覆盖着的棕红色皮囊,皮囊稍显褶皱,让人感觉到明显的不适,眼睛像被扎了下。更扎眼的是它的个头儿,伯父从未见过这么大的老鼠,当然远远比不了猫猫狗狗,到底还是只老鼠。从小到大,伯父见的老鼠多了,只当是遇上了老龄鼠,活的年头儿久了,皮也皱了、毛也白了、自然比平时见到的大些。科技大学乱语言。”李兰问为什么,张菁便又说:“这女生多,山也阴,很容易出”

我从窗子望到今天的碧翠山,山的后头果真是很阴森的,有时传来几声神秘的鸟叫,手中的漫画树我是不再想看了,于是将它抛到铁架床上去。灰白色的阳光将上面夸张的美术体字映的十分清晰——“一年C组集会”——李兰昨天借的,她还一脸无知的小,说此事只是一种娱乐,只是吓唬一下自己而已。但她又怎么知道这是虚无的事情?

我又想到了济木学院,那棵参天的妖树,想到死去的阿威,这种事情,有人拼命的想,有人拼命的逃!

就如这个漫画,开场只是一个学生之间无聊的试胆大会,但最后却成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事。

太平中,舍门被推开,于斐和向来一起涌入房内,手中拿了一块已经有了铜绿的镜子,上面粘了一层灰,一见便知道是有理由的器天两天天她都没有上线,此刻他内心无比的伤感,明明约好的,就算不玩了起码得打声招呼啊!电话直都是关机状态,他在她空间频繁的滑动着她的照片,红灯绿酒,光彩耀人,她的每张照片都是那么的楚楚动人。械。

李兰把镜子在我眼前挥了几下,灰尘马上飞扬起来。她颇为自豪的说:“怎么样,卧龙塔里找到的。”

我接过镜子端详了半天,那是一把很像《鬼话西游》中周星驰从菩提老祖那弄来的照妖镜。

李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道:“你不知道这镜子摆的好高哦!害的人家爬上取才拿获得!”我对此轻声笑道:“你拿了人家的宝,人家不追你?”她却很自然的说,那是空塔。

晚自习放课后,夜漆黑无比,宿舍治理员又说要停电,于是李兰索性到小卖部买了一捆蜡烛,说要回宿舍点。

厥后,我们点了五支蜡烛在桌面,镜子放在蜡烛跟前,这样就会有十根蜡烛的效果,卧室变得有点光明起来,我们四人就在这样微弱的光下洗完脸,爬上床。

李兰爬上去后不久,又跳了下来,在桌子前后左右摆了四把凳子,道:“我们也来个试胆大会。”于斐很是赞成,我也无所谓,但张菁却很为难,李兰却把她拖到桌前。

李兰诡秘的说:“既然是我提议,那么就由我来讲第一个故事,这是一个发生在我们学院话剧社的故事。——这是我听大二的学长讲的,我们学校的飞力话剧社你们都知道吧!然而就是这个话剧社,在几年前就发生了一件很难以想象的事情。那个时分,话剧社里有一对被还有件事也很奇怪。阿明平时和我甚少联系,我和他姐姐结婚这么多年,他也没主动跟我见过几次面,说过几次话。妻子说他们姐弟俩从小相依为命,所以阿明定觉得我把他唯的亲人抢走了,因此对我有些怨恨。人人称作金童玉女的拍档。女的叫小惠直到第天,任阳阳都直心有余悸,满脑袋都是关于舍的问题。例如,为什么舍莫名其妙消失霖?舍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吗?,五官十分的周正,男的叫徐城,两个人熟悉后,就火热的恋爱开,最为徐城喜欢的是小惠那一头齐腰的秀发。但小惠却由于一初话剧的需要,把长发剪掉,徐城便很不愿意了,说要与她分手,小惠从那一天,就神秘的消逝了。

学校宿舍的恐惧夜,吓到你吗?我们每天更新最新鬼故事,所有鬼故事都可免费阅读,喜欢本站记得告诉您的朋友!

标签:宿舍恐惧学校

    上一篇:本人 下一篇:恐惧的人头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