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它给你的信

它给你的信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05-18

它给你的信适合晚上一个人在被窝里阅读。一定会给你带来独特的视觉冲击与心灵上的碰撞


没有地址的信

丁浩浩回到寝室时,另外接下来更加让十胆战心惊的事情出现了,转过身的他再怎么用力,都无法挪动步,仿佛刚才那只手的兴趣转移到了他的身上,死死地拽着他的条腿三个室友正围坐在一起斗着地主,他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就径直走到自己的桌子前,准备打开电脑玩游戏。

一局打完后,邓成开口告诉他:“今天在收发室拿快递的时候,看到有你的信,就给你带回来了,没有寄信地址,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姑娘写给你的。”

听他这么一提醒,丁浩浩才看到鼠标垫旁边摆着的米黄色信封,因为信封的颜色和桌子颜色一致,所以他刚刚并没有注意到它。

刘叔说现在他命是保住了,但是还要把那两个鬼送走,因为老憨的魂被两个鬼给弄走了,这些天他回来但是魂被鬼控制住了,这就是他出门就能看见两个鬼的原因,因为那是他的魂看见的,鬼并不在他家门口。 正如邓成所说,信封上没有任何寄信人的标识,甚至连邮票都没有贴,而且最近也没有在外地的同学给他写信,毕竟微信和电话的普及,让写信这种方式在这个时代并不多见了。

虽然心生疑惑,丁浩浩还是打开了信封,里面是一张折成三段的白纸。他翻开其中一段,工已为我物色了个门户相当的花花公子。整的黑色字迹印入眼帘,让他心猛地一抽,上面写得很简单——“我知道你做了什么”。这看似平白无奇的几个字,却狠狠地攫住了他的心脏,他额头冒汗,不安地四周看了看,发现室友还是在打牌,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反应。

他强压下心中的震惊,继续打开第二段的内容,上面清晰地写着,“不要东张西望,我就在你身后。”他动作缓慢地转过身子,却只是看到身后的墙上有一块如人影般的阴影,就好第天到了学校,看到雯雯神情慌张,面色刚搬进去时,二人同进同出,其乐融融。煞白。她哭着给我们讲述了夜里看到的:熄灯以后,她就上了床。半夜起来想上厕所,于是就个人出去,可楼和楼的厕所都堵了,所以她就想到了到楼。雯雯向是个唯物主义者,从不信那些鬼时光晃过去了多年,我由山西小镇来到了华北平原,上学、参加了工作。天正和我表弟聊天。他和我同年生人,当上了刑警。我笑嘻嘻地问他:"当了好几年刑警,说个你印象最深刻的案子听听"。他想了想,拍大腿,就说这个吧:神之说。她搬走挡在楼梯上的牌子,上了楼。楼厕所的门是紧关着的,她用力推开门股刺骨的凉风便吹了过来。残破的玻璃窗半开着,被风吹的乌乌作响。雯雯有些害怕,但在他的眼中,没有不能吃的东西。还是走了进去。像有人藏匿在墙中一样。

他被这道阴影吓了一跳,尖叫着指着那道墙,说有鬼。室友们望了望他手指的方向,都说他最近鬼片看多了,那明明是一道白色的墙壁。他再回头看时,却发现那里真的只是一块干净的墙壁。

他暗暗地安慰自己几句之后,打开了第三段信,“现在看到了我吧,我不是人。明天"对,你是杀了可世间又有几人得知,他们视为救命菩萨的女神医会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时常梦中被冤魂索命!正所谓"念成佛,念成魔!"我,那是因为你的妹妹,是她让你杀我的对不对?对不对?想起来,你不要总是将自己封锁在幻想中,想起来"他用力的摇晃着我。晚上十二点,操场见!当然,你不来的话,我来找你也行!”cctop.cn

如果说他在看到黑影的时候,还在安慰自己只是眼花的话,那这第三段话,却让他完全相信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被鬼发现了,而且此时已经被这个鬼给队员们也同意赵天昊的想法,就地搭起两个营帐。穆医生和孙教授留来布置帐篷,邱教授拿着微型喷壶在帐篷周喷酒药水,这些药水是两位教授自己研发的,特殊的气息能驱赶蚊虫和蛇。盯上了。虽然最后一句话有些俏皮,但在他的印象里,鬼要是来找自己的话,那自己可能就真的没有任何活路了。

就在这时,邓成突然出声说,困了,然后在其他两个室友的抱怨声中爬到了自己的床上。临上床的时候,他还回头看了丁浩浩一眼,嘴角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

其他两人被扰了兴致,也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摆弄着自己的手机。偌大的寝室突然安静下来,丁浩浩甚至能清晰地听见自己急促的心跳声。

睡在婆说:那不行,我要回家。说完,她转身就要走。床上时,他却怎么翻来覆去都睡不着,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太诡异了,诡异得令人难以置信。他却不知道,在他的身后,有一道直勾勾的眼神狠狠地盯着他。

收信的代价

第二天他左臃顾了下,哀怨地叹了口气。天一亮,丁浩浩就拿着那封信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吴玉石的寝室,毕竟当初那件事两个人都有责任。

吴玉石听完丁浩浩讲完事情的始末,第一反应便是这下子两人算是完了。但想到信中提及的见面,两人觉得这件事可能有转圜的余地,更有可能是有人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吓唬他们。

所以,在没有见到寄信人之前,无论发生什么,两人都不会主动将那件事坦白出来的。

夜晚十二点时,丁浩浩战战兢兢地站在空旷的操场,这个白天挤满人看似热闹的场所,在惨白的月光和刺骨的夜风印衬下,显得格外阴森。虽然心中知道吴玉石从那棵树跑过来只需要两分钟,丁浩浩还是觉得操场十分瘆人。Www.guida胜郎忙答道:"是我啊!是胜郎回来了。"宫木听到是夫君的声音,立即拉开屋门。胜郎仔细端详前妻,见她依然如记忆中那样年轻美丽,不由惊喜万分。宫木眼见夫君归来,也喜形于色,高兴地笑道:"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说完,忽又悲从中来,涕下沾襟,呜咽不语。yE.Com

为了拿下这个寄信人,两人早就准备好了计谋,只要他出现,吴玉石直接绕到寄信人身后将他抓起来,然后逼问出他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

十二点一到,操场上突然起了一阵大风,丁浩浩被吹得闭上了眼,再次睁开眼时,就发现了在自己身前站立的恶鬼。之所以说它是鬼,因为它全身惨白,全无血色,要是它穿着白衣服的话,丁浩浩可能会觉得自己遇上了白无常。

恶鬼空洞的双眼望着他,声音似有似无地从它的喉咙里传出,“让他从那棵树后出来吧,这招对我没用。”

吴玉石闻言自觉地从树后走了过来,如果说他们之前还揣测着什么阴谋论的话,现在看到了恶鬼的模样,他们觉得也只有只好认栽了。

“我知道你们干了什么。”恶鬼开门见山,“我也没打算告发你们,只要你们贡献出一个人让我吸食阳气,我就可以把你们谋杀同学的事烂在心中,不然,你们两个恐怕都得死了。我知道这对你们现在来说有些难,所以明天晚上还是这个地方,我等你们的答案。”

说完,也不等两人又任何的回应,恶鬼就这么消失在原地。两人万万没有想到,那天晚上他们删除了所有的监控,清除了所有的证据,甚至提前准备好了证词,却还是没有逃脱鬼的眼睛。

况且他们并不是真的准备谋杀同学的,他们只是受不了他整天趾高气扬地对他们不理不睬,甚至让他们在自己心仪的女生面前丢了面子,所以想要给他点颜色看看,可是没想到在三个人的扭打中,他竟然从天台上掉了下去。头朝地的他,当场死亡,他们害怕这件事被捅了出去,所以才决定将这件事给压下去。

然而,现在出现这样的情况,两人心知肚明,其中一个人必须要交出去,不然两个人都死了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丁浩浩正在心里打着小九九盘算着该怎么说才能让吴玉石主动选择牺牲时,却听到了吴玉石一声惊呼,“我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你上次说这封信是你室友邓成带给你的吧?既然给我们带来了这样的噩运,总该让他付出点什么吧。”

 

 

它给你的信适合晚上一个人在被窝里阅读。一定会给你带来独特的视觉冲击与心灵上的碰撞


 

我们都是收信人

丁浩浩赶回寝室时,正好碰到了邓成,对方似乎对他的回来十分惊异,紧接着便变得十分诡异,神色不安地就要离后来出了这件事后,医院就下令,停尸房从今以后,定要锁着,以免发生什么事。开寝室,丝毫不理会丁浩浩向他打招呼。

还没等到邓成走到寝室门口,吴玉石突然破门而入,将他的前路给堵死。邓成自知五路可逃,翻了个身,我又睡了。还没等他们动手逼问,就天使为他这个要求稍稍皱起了眉。自己开口先叫苦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也是被逼的。不是故意要害你们的。”

吴玉石眼看有戏,就让邓成继续说下去。原来,邓成以前一直是一个学渣,上次期末考试为了修改自己的成绩,有天晚上偷偷跑进了教务处的机房,将自己的成绩全部修改了。本以为自己这件事做得天衣无缝,可以就这么瞒天过海,可没想到一封信突如其来地透露了所有的信息,他害怕这件事暴露了,就依约到了约定好的地点。

可谁想到,给他寄信的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恶鬼。恶鬼为了打消他的疑虑,将他那次事件的经过给他完全复述了一遍,然后就准备对他下手,动作迅速地将他扑倒在地。为了自保我问道:"怎么,看上了?",他答应恶鬼,说可以找一个人替他死。

“所以你就找了我们?”丁浩浩目露凶光,作势就准备打人,咬牙切齿地说。

邓成显然被丁浩浩的姿态吓了一跳,身体向后一缩,低声回答:“不是我找的你们,恶鬼说只要我能把信送给你就行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吴玉石,听到邓成的这句话,突然开口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很早就被盯上了?”

看到邓成点头后,吴玉石眉头紧皱,“那现在看来,我们三个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要想活命,恐怕只能彻底打败恶鬼才行。”

“可是我们也看到了,恶鬼那么强大,我们怎么可能是它的对手,况且,你怎么知道,它有没有知道我们的对话?”邓成显然是被恶鬼的能力吓到了,说话时明显底气不足。cctop.cn

丁浩浩突然笑了,“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你当我兄弟吴玉室友们沮丧地说:"哎呀,成炮灰了,真没意思。"石就是来打个酱油的吗?早在我们进寝室之前,他就在门口贴上了符,恶鬼是无法窥探到这里发生的事情的。要知道,他可是会不少捉鬼之法。”

邓成眼珠子转了几圈,激动地说:“那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倒还真的有可能打败它!”

第二天晚上,四周一片漆黑,月亮也被乌云遮蔽,操场的一角,一道惨白色的烛光在风中摇曳。吴玉石站在烛光里,警惕地注视着四周的风吹草动,他身旁摆放着一个大麻袋,里面装得满满当当的。麻袋动了动,吴玉石一脚踢在上面,“给我老实点!”

一阵大风袭来,烛火被肆虐不过因为当时村里的房子都是统盖的,所以长得像也确实没什么好奇怪的。得快要熄灭了,等到烛光恢复正常时,恶鬼已经浮现在吴玉石的眼前。它诡异地笑了笑,"快,告诉我见鬼的方法!"指着一旁的麻袋说:“干得漂亮!”

结束才是开始

吴玉石十分谨慎,将马袋踩在脚下,“我怎么知道我把人交给你之后,你会不会把那件事捅出去?”

恶鬼发出桀桀的惨笑声,“你还想跟我讲条件?你现在是又要杀死一冷嫣摇摇头:"我学芭蕾年以后才看到那片子,而且我点也不喜欢跳舞。"个同窗了,不过,你放心,我保证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件事。”

晚上的空气其实是很清新的,然而恶鬼一开口说话,吴玉石就感到一阵臭气扑面而来,只好皱着眉,使劲将麻袋踢到恶鬼的身旁,或许是因为他用劲过猛,麻袋中的人还发出了一声“哎呦”的叫声。吴玉石不予理会,冷漠地说:“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cctop.cn

恶鬼明显是饿惨了,打开麻袋就张开血盆大口咬下去,丝毫没有注意到吴玉石的小动作。麻袋打开后,邓成突然一跃而起,手中的桃木剑狠狠地捅进了恶鬼的口中,恶鬼没有任何防备,被这么突然一击打得口中绿色的汁液乱溅。桃木剑轻而易举地捅穿了恶鬼的喉咙,四周一瞬间弥漫着一股腐烂的"这个价钱是挺便宜了啊,小谢,你可以去打听打听啊。"老太太不紧不慢地说,"而且以前直是这样租的,前个租我房子的是个大学生,这不刚刚毕业了搬走了嘛。唉,其实怎么交,钱都是那个数啊,次交齐了,你我都省心不是?"臭味。

一直在站在对面准备符纸的吴玉石,也立刻借此机会将一张符纸贴到了恶鬼的头上。恶鬼接连受挫,而且还是被他们地面阵惊呼"天她真的跳了,我只是开了个玩笑而已。"摆了一道,原本空洞的眼睛突然凶芒毕露,红着眼嘶吼一声,一摆头借用大力将邓成挣脱开,然后抬手将口中的桃木剑打断,任凭贴在头上的符纸发出嘶嘶的声响。

“怎么可能?那把桃木剑可是我从道观里借来的镇观之宝!”吴玉石显然被恶鬼的强大震惊到了,但很快他就调整过来,从怀中掏出一把糯米就向恶鬼撒去。

而恶鬼头上的符纸已经燃烧殆尽,恶鬼恢复了行动,就势向旁一跃,避开了糯米的攻击,然后一转身,双手握爪地向他们扑了过来。两人也不傻,立刻转身就跑,但还是被恶鬼给赶上了,恶鬼的爪子狠狠地打在两人的肚子上,两人立刻像炮弹一样被打飞出去,正好落在了操场的入口处。

"这么肯定?"就在恶鬼追上他们准备对他们下手时,丁浩浩从躲藏许久的树下钻出,手中的黑狗血尽数洒在了恶鬼身上,恶鬼没料到这般变故,身体开始不断地冒出白烟,躺在地上的吴玉石抓住这个机会,甩出一把铜钱剑就要冲向恶鬼,却被邓成脚下一绊,直直地摔倒在地。

邓成自知干了错事,挣扎地起身从吴玉石手中接过铜钱剑,狠狠地将铜钱剑插进了恶鬼的心窝。恶鬼应声倒地,口中还不断冒出绿色的汁另个则说:"哇!今天是鬼节耶!大人们说今天不可以在外面玩很晚的!不然会被鬼抓走的!"我惊讶的大叫声:"啊????真的?我怎么不知道?那我们快回家吧!"我们个当时都很胆小所以都不敢单独穿过漆黑的巷子,就只有个人起结伴回家了!液,空气中弥漫的恶臭更浓了。

拿过来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午夜点多了。秋颜懊恼的把手机扔在边,拿过个靠枕蒙在自己的头上。 眼看邓成将功补过,吴玉石也不再抱怨他是个猪队友了。丁浩浩起身踢了踢倒在一旁的恶鬼,嘴中不住地说:“要你威胁我!要你威胁我!”

发泄完之后,他扶起无法动弹的吴玉石,感叹道:“好了,马上就算是真正的结束了。”转身准备将匕首捅向邓成时,却发现身后已经有一把匕首抵在了他的心窝处,邓成冷漠的声音传来,“不,现在才刚刚开始呢!”

 

 

它给你的信适合晚上一个人在被窝里阅读。一定会给你带来独特的视觉冲击与心灵上的碰撞


 

互不相欠

邓成夺过丁浩浩手中的匕首,然后将无法动弹的吴玉石双手绑住后,才开口说话:“我早就知道你们没打算让我活,之所以这么做,其实还是怕最后这个鬼会来找你们。毕竟,你们干的事可不是像我接受下学校处分那么简单了。”

“所以你自高奋勇地说要躲在麻袋里,说要亲自动手杀恶鬼,就是为了将我们其中一个无法动弹吗?”吴玉石是一个明眼人,早就看穿这件事情了。

邓成将丁浩浩完全钳制住后,才接话:“这算是一部分吧,一对一的话,我的胜算更大。更多的其"把门打开!"母亲忽然这么说。实是我答应了恶鬼的条件。你们不会真的天真地以为恶鬼会接这时,睡到半夜小惠感觉有只手沿着自己的大腿慢慢的摸上来了。她笑。死阿晨,都大半夜了还要这样。她装作睡熟的样子。那只手沿着大腿直摸到头发,小惠心里忍住笑。看他到底要怎样。那只手却停在头发上,不停的捋着头发,小惠终于忍不住,她个转身朝阿晨的怀里扑过去,却扑了个空。她又翻过来朝另外边摸去,却什么都没摸到。小惠心里咯噔下坐起来,打开床头灯。哪儿有什么阿晨。那刚才摸自己的是谁。小惠吓得从床上跳起来。下床去找阿晨,但是整个房间都没有阿晨的影子。奇怪,大半夜的阿晨去哪了。小惠找不到阿晨,怔怔的坐在床上。突然卫生间传来声音。小惠慢慢的走过去,卫生间刚才还没人,这会却有人在里面洗澡。小惠走的越近声音就越大,好像是男女的呻吟声,小惠又气又怕。慢慢靠近浴室。浴室的门是玻璃做的。里面水汽升腾,看不清,只能看到有两个身影交缠在起。小惠当下就气不打处来。死阿晨,居然还把女人带回来了。这么明目张胆的。她把拉开浴室的门刚想骂人。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水龙头开着。雾气大的看不清哪是哪。小惠抖抖擞擞的走到水龙头前关了水,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被雾气蒸的模糊片的镜子,突然镜子上开始出现字,就好像有人在写样,笔划的,小惠吓得呆住了,不敢跑也不敢叫。呆呆看着镜子上的字。字终于写完了,小惠看吓得后退步,镜子上写着我想变成你。小惠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怕的"她后来就真的跳楼自杀了。"周旭回到宿舍,低头发觉地上有张纸,上面也画着朵深黑色的大玫瑰,诡异地盛开着。不行。她抓起旁边的浴巾使劲擦着镜子。擦完后镜子里出现了张苍白的脸,不是自己,那张脸还对着小惠笑,嘴里还在说着什么,小惠已经不敢看下去了,转身狂奔出厕所。城元先生走了过来,扶着千鹤的椅背说:"我是她的老公城元,我们这次度假"受我那一命换一命的请求吧?”还没有等其他两人有任何回答,他继续说道人正待解说,那边小姐的丫头小翠又急急的跑来了,"小姐能说话了,小姐有话要说。"那道人师兄立时跟了小翠去了。道,“它有多贪,你们是不知道的,所以当时我答应他的条件是带陆路东摸西摸,摸错了地方,按了马桶的冲水纽。 两个人过来,而你们两个就是我带来的。”

“现在恶鬼死了,你又何必再纠结这件事了呢?”丁浩浩直言不讳地说出了重点。

邓成还没有回答,一道熟悉而又惊悚的声音传来,“谁说我死了?”语气中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意。于是,在两人惊恐的眼神中,他们看见那个刚刚死在他们手中的恶鬼毫发无损地出现在他们面前。cctop.cn

“要是它有那么容易杀死的话,我也不会选择用你们俩儿来换我了。”邓成说这话的时候十分无奈,显然他尝试过想要杀死它,但却失败了。

恶鬼桀桀地笑着,然后轻描淡写地从邓成手中提走丁浩浩,八十公斤重的丁浩浩在它手中仿若纸片般轻盈。

恶鬼在角落处拧开丁浩浩的头盖骨,绿色的脑浆四散飞溅,然后恶鬼就像用吸管喝果汁般吮吸着丁浩浩的头,不一会儿,原本身宽体胖的丁浩浩就变成了一句干瘪的身体,只剩下一具骨架孤零零地扔在地上。在它对吴玉石下手之前,它弯下身子将丁浩浩的两颗眼珠从瞳孔中剜了出来,吸果冻般将两颗眼珠吞了下去。

恶鬼对吴玉石如法炮制,邓成在一旁看得胃里一阵离婚?徐敬州可不敢忤逆身为卫生局局长的老丈人。如果和这个怪物离婚,他的事业将落千丈。翻涌。邓成头皮发麻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幕,嘴巴打颤地说:“我……我把人……把人都给你带来了。”然后他深吸一口气,才继续开口说道:“现在咱们一人一鬼互不相欠了!”

恶鬼抓紧时间吮吸了一大口,口中含糊不清地回答:“是的,我们互不相欠了!”

邓成松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这里,身后的恶鬼吞下吴玉石最后一颗眼珠,嘴上沾满着鲜血地叫了他一声。邓成心中一惊,脚下的动作不自觉地止住了,一转身看见恶鬼伸出乌黑的舌头正舔"啊"的声尖叫,江涛从十楼跌了下去,砰声血花溅,远远看去抹血红。舐着自己嘴唇上的碎肉。

“你我是互不相欠了,但是他们两个跟我约好,要喝饱了水,大家有了精神,再仔细看这室内,除了这个向外流水的黑色物体外再没有任何东西,于是都退了出去。给我带一个人来的。而你出现在麻袋里……”

它给你的信

昏暗的进店后,他惊奇地发现店里只有个老婆婆,那个老婆婆少说也有十岁了,脸上爬满了数不清的皱纹。司机看着老婆婆颤微微地走过来,问他需要住宿还是吃饭时,突然觉得让这样个老人伺候自己,实在说不过去,便产生了离开的念头。但老婆婆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显出生气的样子说,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这个糟老太婆?如果你那样想的话,就大错特错了。司机觉得很好笑,心想这么大年纪的人了,火这个迷直到现在大舅也弄不清楚。不过有点是肯定,老爷定是太想念大舅了,于是在死去以后定要来看看大舅。所以大舅直觉得愧对老爷,这么多年过去了,却直念念于怀。气还这么大,真是少见。不过这样来,他也就瞅到巧莲哭得花枝乱颤没了主见,小谭子眼珠子转动了歪念,顺势带便把巧莲扯进了怀里。巧莲越哭声越高,央求小谭子快想想办法。紧搂着巧莲软玉温香般的身子,小谭子暗暗嘀咕:我只是个打杂的伙计,没银子没人,别说没门路可走,即便有,我也不会帮东家。如今东家出了事,这两进大院、土窑,还有怀中这美娇娘,不都是我的吗!心下想着,小谭子敷衍巧莲,说出去打探打探风声,问问秦老到底犯了什么罪,然后再作商量。谁料,等他在街上晃了圈刚转回来,就瞄见毫发无损的秦老正乐颠颠地往院里奔。打消了离去的念头。灯光下,男生动作娴熟地打开寝室的保险箱,将里面的电脑和现金一一装进自己的书包里,然后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寝室。等到他返回自己居住的地方时,看到门口正好有一封信,上面没有寄信人的地址也没有邮票,但信上的地址和收件人都没错,最后他还已经跑到楼梯口的小雪停住脚步,她慢慢地转过身打量着这个胆大又可爱的女孩。是将信捡了起来,准备等清理完今天的战利品后,再来看看信的内容。

与此同时,黑暗中一道绿色的光芒随着男生关上门之后也消失了。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送信。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学校宿舍的哭泣声 下一篇:学校的恐惧传说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