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学校的恐惧传说

学校的恐惧传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05-18

晚上睡不着觉?看学校的恐惧传说啊!故事大全鬼故事栏目分享短篇鬼故事,恐怖鬼故事,长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等短篇恐怖鬼故事大全,让鬼迷们在鬼故事中寻找乐趣


一般来说,年代久远一点的学校都会流传出有关“那个”的故事,像走廊里的脚步啦、娟子摇了摇头,胃里面阵翻滚,这气味实在让她想吐,甚至有些窒息!半夜厕所里的手纸鬼啦、殉情自杀的女学生幽灵啦……龙明扬在当上学生会长之前,对这种事一向嗤之以鼻:那些人不是神经衰弱就是因为挂科对学校有意见。但前几天晚上的经历让被院长BOSS青眼"呜呜..呜呜"断断续续的哭泣声从话筒里传来出来,在寂静的房间里,听上去让人毛骨悚然。与此同时,窗子那边传来了东西爬动的声音。我转头,吓得再也说不出话来,贴着窗子的是张碎裂的脸,面容上是条条的刀疤,血从伤口处渗了出来,染红了蓬乱的头发..有加的唯物主义者彻底颠覆原来的世界观。

 

话说那天晚上正是农历七月十"哭什么!"刘松慢慢的靠近摩托车,正在这个时候,摩托车的引擎却被发动起来,上面出现个带着安全帽的人。两人眼就看出来这是被禁锢在车上的吴明的鬼魂!四(鬼节),月亮被厚厚的云层遮盖着。龙明杨因为准备经管学院的迎新文艺晚会,独自一人在学生会里加班。现在是暑假的尾巴,像学生会长这种好同学早早就返校泡图书馆了,但因为还在假期,整幢大楼在晚上十点准时封楼。

 

龙明杨伸了个懒腰,揉揉酸胀的太阳穴。只要是上过大学的人都知 "你"柳梅终于受不了了,试"死掉了才能安安静静。以前你们不也是这么说的,那些吵闹的小鸟就该被打死。"静雪望着已经长大的伙伴,冷冷反驳。他们不再认同自己的游戏,忘记了伙伴之间最重要的承诺。探着发出了声音。道,有些家伙就喜欢晚上干活,白天倒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学生会长就是这类人。不但喜欢晚上工作,还非得把窗帘什么都拉上,关了灯,整个屋子只留下电脑屏幕这一个光源。说是这样“才有感觉”。是真是假这儿不做考证,但至少这么一来办公室的主人错过了封楼时间是事实。

 

龙明"让切重新开始吧!"他哽咽地抱住女人。杨推开门,看看表,脸色微微一变,嘟哝了几声,打了几个哈欠,就走上了漆黑无人的走廊。经管学院的大楼建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内部到现在也没怎么装修。老朽的木质地板一踩上去就“吱嘎”作响。

 

像教学大楼啦、医院啦这种应该人来人往的地方,一旦过分安静,给人的感觉就变得阴森恐怖。现在全楼的电闸都被拉了,黑羧羧的空间似乎扩展到无限大,人一旦陷入其中就会渐渐被黑暗吞没……

 

龙明杨打了个冷战。一部分是心理因素,但他确实觉得周围的空气不知什么时候掺进了一股不协调的气息。

 

“"你这么年轻,只怕"啊啊,这栋楼也改好好修一下了。”龙明杨故意大声说出话来。但声音传不多远就消失在长长的走廊里。

 

怎么回事?好像越来越冷了。龙明杨缩了一下脖子,心里也开始有点发毛。突然,背后似乎有道光一闪,随之而来一阵阴风,脖子也被人拂了一下。

 

“啊啊啊啊~~~~”龙明杨下意识地惨叫着冲出几步,靠墙站定后慢慢地,慢慢地回过头去……

 

“什、什么嘛,原来是窗子被风吹开了,那刚才的就是窗帘了?哈,哈哈,哈哈……”龙明杨大声干笑着,但马上发觉自己的声音居然在发颤。匆匆故事网

 

龙明杨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望着无底洞似的楼道。踌躇了一会儿,把心一横,跨出了左脚。

 

无神论的学生会长突然想起经管学院流传着这么个故事:从前有个左脚有残疾的男生,因为这个原因经常被人欺负。有一次几个人和他开玩笑,趁他下楼时绊了一脚,没想到这个男生倒下时磕到后脑勺,没多久就死在了医院。从此以后,如果谁晚上走这段楼梯时先迈出的是左脚,而且走得很急,就会在倒数第三级,也就是那男生摔倒的地方踩着一滩血,并且在七天内坠楼而死。

 

“没……没关系,走慢点就没事了……”龙明杨紧紧抓着扶手一步步往下挪。

 

14、13、12……5、4……

 

龙明杨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默默数着,当走到倒数第四级时,他不由自主地停了一下,然后微微探出脚打开柜子的瞬间,个塑料瓶子掉在了地上,我连忙捡了起来。——是右脚——踩在那传说中的“流血的台阶”上。

 

“泊莎”

 

轻微的溅水声在这种环境下听来就像刺耳的尖啸。龙明杨脸色煞白,脚下一软几乎就要瘫倒在地上,只是靠着扶手的支撑才勉强靠住栏杆。

 

“血、血……啊……!”他再也顾不上什么,嘶哑地叫着冲下楼,手中的资料撒了一地。

 

“来人,快来人!”龙明杨使劲摇晃经管大楼的铁门,“谁来开一下门!快来人!”

 

铁门被摇晃得“哐啷哐啷”直想,在底楼的大厅传出了回音。

 

保卫室就在离大门五六米的地方,龙明杨清楚地看到一个40W的白炽灯泡在夜风里轻轻做着钟摆运动,在房间斑驳的石灰壁上投下千奇百怪,摇摆不定的影子。

“快来人!还有人被关在楼里!喂~~~”龙明杨再也顾不得什么形象,扯开了喉咙朝着那间有昏黄灯光的屋子叫道。

赵季和在这边看到这切看呆了,直到老板娘做好了荞麦饼,他才醒悟过来,悄悄地回到榻子上躺着想着刚才的事情。就这么想着到快天亮了,他才赶紧闭上眼睛,装着什么都不知道样睡觉。天亮了,赵季和也和大家起起床洗脸,完了老板娘端来了大盘热腾腾的荞麦饼,招呼大家吃早点。赵季和看到荞麦饼心里个咯噔,知道这些饼肯定有古怪,他借口推说有急事不吃了,收拾行李结了帐就走了。

但是很奇怪,不管学生会长怎么大吼大叫,一向睡觉警醒的老保安像消失了似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龙明杨已经快崩溃了,抓着栅栏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忽然,从远处飘来了一些东西。那她:街角那间便利店门口,快点哦。是一种人人都很熟悉的气味。龙明杨翘起鼻子闻了一吴雅醉带头嘲笑起了肖婷,像是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了出来。会儿,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好像要哭出来。

 

那是香烛味。

 

随着香烛味一起飘过来的,还有一个女人断断续续的哭叫声,凄惨、阴森。

 

看来学校的恐惧传说还是没有吓到你,欢柳枝属阴桃保人,杏伤人"先生,能不能借个火给我啊?"李总正看得津津有味,冷不防背后传来个苍老的声音,"我想抽根烟,但是没有带火来。",李子树下埋死人。世间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太多太多。迎进入鬼故事栏目阅读更多鬼故事哦。

标签:恐惧学校

    上一篇:它给你的信 下一篇:没有了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